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呀,还没有,不过,这时候,他一定还在我们学院的招生办公室‘值班’呢!”张教授边说,边掏出手机打电话,接通以后就听他说让林威廉接电话,随后,把手机递给了楚风。楚风接过来,耳边就传来那小伙子热情四溢的声音:“楚大哥,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他们不让我当你的学生,怎么办啊?”
楚风接口:“倒不完全是苦,还很危险,你知道,那里被称为死亡瀚海,没有水,没有动物,没有植物,什么都没有,还时不时地刮一阵黒风暴。就是最近,都听说有人在里面失踪,你还是不要去了,要不,出点什么事,我没法跟老师交代,是不是啊,老师!”最后这句他是冲着凌教授说的。
楚风很是惭愧:“导师,对不起,跟您教导我比起来,我实在是太差了,这是我的错,当年您教导我们的时候,不厌麻烦、不言辛苦,相比之下,我今天对凌宁实在不应该,等她回来,我向她道歉。”
凌教授等他说完了,就这么看着他,静静地,也不说话。良久,楚风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凌教授开口了:“楚风啊,你知道,我自己没有孩子,我们老兄弟两个,孙字辈的就这么一个女孩儿,我也舍不得她吃苦,不过,要想做学问,首要条件就是要吃得苦、耐得住寂寞!”
“没事,路上有政府部门派专人送,回去了有老伴呢!总算是把我们的小凌宁解放了,都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半个多月了,还好,她的心愿之一就是想亲自去罗布泊地区看看,现在有机会了。”
凌宁本想开口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遵照叔爷爷的意思出去了。
楚风在电话里没说什么,就是让他先以留学生身份办入学手续,明年再参加全国统考,威廉同意了。不过,他的要求是要跟着楚风,并问了楚风现在的地址,要尽快赶过来。楚风劝了劝,见他决心很大,也就把地址给他了。
楚风此前虽然有所猜测,但老师自始自终没有明确跟他提过:“老师,您的课题是?”
楚风点点头:“好,导师,一切听您安排,不过,我有个昔日的战友想跟进去瞧瞧,不知道可不可以?”
楚风此前就已经决定要去一趟罗布泊,去石碑处看看能不能破解其上的文字,此时听凌教授重提这个要求,一口答应了下来,只是担心教授的身体:“老师,您的身体能不能经得住飞行?”
凌教授对楚风解释:“这个桑布队长别看人长得粗,心可不粗,他有多次塔克拉玛干沙漠里考古的经验,而且,上次找到石碑就是他带的路,由他带队是最好的。”
“你身上没有粘灰,不用担心。”张教授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是你的学生,从美国跑来了。”
等她一出门,楚风就大吐苦水,表明自己的难处,总之,就是不能带她一起去。
楚风知道这事那个小伙子干得出来。既然已经答应了导师带学生,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倒也无所谓,便对张教授说:“您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凌茹凯回答:“找到传说中雅士语的存在!找到它,破译它!让世人明白我们的文明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辉煌,或许,还可以找到那让人类文明登上辉煌顶点的钥匙!解开某些奇异殿堂的千古之谜——比如神话中的‘昆仑神宫’!它是否真的存在过?又比如巴别塔,它到底意味着什么?说不定,你们还能证明‘天梯’的存在呢!”
“道歉就不必了,让我去就行。”说着,凌宁蹦蹦跳跳地进来,一脸的开心。很显然,她刚才根本没走开,就在门外偷听。看到她这个样子,就连楚风都禁不住嘴角弯弯翘起。
他有心想拒绝,又不忍让导师失望,转过头,看见凌宁也瞪着一双大眼睛在看他,连忙回过头来,对着教授说:“老师,您回去路上没有人陪您怎么行?”
“他叫什么名字?”
凌教授把楚风、凌宁要进罗布泊地区,去找那块石碑的事给张教授说了。张教授也很高兴,马上答应替他们安排。两位老教授的能量都很大,很快就搞定了一些事情。好些部门都被打了招呼,答应配合。凌教授出于对他们的安全考虑,要求要新疆考古队的队长桑布带队进去,桑布的领导也同意了。
“林威廉!”
听到这个问题,楚风心里一凛,一时之间他还真的回答不出来,好在凌教授并不等他回答,继续说着:“凌宁这孩子,虽说不是我的亲孙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亲孙女,所以她要去罗布泊,尽管我知道有危险,但还是同意了!为什么?我是为了她好!
想到这,他扬起手中那卷桦树皮文书,“不管这卷文书是不是昙无谶的那卷,至少它上面的汉字已经揭示了它与昆仑有关,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线索,我需要回北京去,仔细破解这卷文书,你愿不愿意替我走一趟罗布泊?”
“这个孩子我知道,她很聪明,可是也难免会有聪明人都有的通病——骄傲和懒惰。相信你也感觉到了,她身上现在已经有了很重的骄娇二气,但这个孩子的本性是善良的。我让她跟着你,学习具体的知识倒是次要的,主要是希望让她在你身上学会谦虚严谨的治学态度。罗布泊那个地方可不简单,我希望她能在那儿找着自己的生命终极意义。”说完,还特意看着楚风的双眼。
楚风却笃定胖子不会辜负当年的兄弟情,对这话并没有往心里去。
“呃,这个——”楚风知道,要当面说出这些理由来,小姑娘绝不会轻易罢休,所以他一边想词回答,一边使眼色向凌教授求救。
凌教授此时,突然叹了口气,说:“楚风啊,我老了,身体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是最有希望完成我的那个课题,证实我的猜想的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帮老师把这个课题做下去?”
楚风其实也不是很理解胖子的想法,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走这一趟,但他相信兄弟,胖子没说,他也就没问,面对凌教授的问题,他只好随意编了个答案:“他是做玉生意的,可能就是好奇,想跟着去看看!”
“张教授,我有什么不对劲?”他看了自己全身上下,没发现不妥的地方啊。
岂料凌教授这会子根本不看他。
“不妨事,我早就联系了北京的医院,那边的条件比这里好得多,路上不要紧,这边用轮椅送,那边用轮椅接就行了。”凌教授说得很轻松,可楚风听到这位不久前还健步如飞的恩师,现在竟离不开轮椅了,心下一阵凄凉。
凌教授最终同意了:“好吧,不过,楚风,你对朋友还是太信任了一点啊!”他若有所指。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这次应声而进的是张教授。他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凌教授的爽朗笑声,进门以后看见楚风和凌宁都是笑容满面,禁不住自己也带出笑容来问道。
“原来是他!”楚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开朗的笑脸,一丝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
此时的凌教授脸上神采飞扬,远不像一个卧床半月的高龄患者。他对自己的猜想充满信心,只可惜自己的身体和精力已经不允许自己亲自去证明这个论断了。不过,如果楚风答应帮自己把这个课题做下去的话,说不定会比自己亲自做的还要好呢!
“什么?我的学生?”楚风诧异,自己并没有收过学生啊,还从美国……等等,美国,会不会是——
凌教授听了这话很惊奇:“哦,有这种事?你的朋友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对罗布泊感兴趣?”
倒是人家小姑娘自己说出来了:“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女孩子,娇气,怕我受不了苦啊!”
凌教授看见了她的表情,赶紧说:“凌宁啊,我今天的药护士怎么还没有送来啊,你去帮我催催。”说完,还使劲对她使眼色,意思是一切有我。
“不过,凌宁不跟我一起回去,楚风,我可就把她交给你了啊,替我好好管教她,如果她不听话瞎胡闹的话,给我打电话,我来骂她!”凌教授说是这么说,可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对这个侄孙女的关心和维护。楚风也明白,教授一生无子女,这是把凌宁当成自己的亲孙女来疼爱了。
“楚风啊,我知道,当年的事对你打击很大,你跑去经商,我一个字都没说你,就是因为,我相信,我凌茹凯的学生,不会连这点事都经不起。一个人,活在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是锦衣富贵?别墅豪车?一呼百应?还是功成名就、众星捧月?人活着,得想明白了。美国人马斯洛曾经把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最高层次的需要我认为不对,最高需要,应该是对生命终极意义的追寻。当一个人,他解决了生存、生活问题,什么都不缺的时候,他就会想这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活着的问题!你老师我,现在对自己生命终极意义的追求就是想要完成这个课题,解开这个人类文明史上的最大秘密!我认为,只有做到这个,我的生命才有了存在价值!你呢?你的生命的终极意义又是什么呢?”
楚风听到这里,想起自己半途而废的行为,有点羞愧。
楚风一听,原来不只当保姆,还得当保镖:“这怎么行!”他赶紧拒绝,开玩笑,他是不想让老师失望,可是这个任务难度也太高了,罗布泊地区是那么好进的吗?再说,他又不是去玩,在那里考察可能一待就是半个月、一个月的,男人都有熬不住的,就别说女孩子了。
“为什么不行?”果然,一听这话,小姑娘急了。
“我就是来向你辞行的,我已经出来一个多月了,学院那边还有一大堆事呢,现在听说你要转院回北京,我就得回去收拾我那一摊子了。”张教授一边说还一边猛瞧楚风,把楚风搞得莫名其妙。
“这个小伙子跑到我们学院来,知道今年招收研究生的硕导中有你的名字,非要做你的学生,可我们的招生考试早就过了,本来他持有美国国籍,汉语还不错,可以作为留学生过来,可他偏偏不愿意,现在天天在学院的招生办里软磨硬泡,把招生办主任搅得头疼。”张教授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凌教授听到他这么说思索了很久,半晌,才对楚风说:“楚风,这次发现的这块石碑,目前还是完全保密的,你能保证你的朋友不会往外说吗?”
“不用你交代!”凌宁很是生气,她的脸上瞬间涌上了潮红——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让人无法忍受,但当着生病的叔爷爷的面,凌宁心知自己不能鲁莽。
听到这里,楚风感受到了导师的那颗慈心,他忽然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凌教授的择徒条件很严格,那一年,楚风经过笔试考上了凌教授所在学校的研究生,在面试时,他看上了楚风。此后,楚风成了凌教授硕博连读的弟子。凌教授对楚风可以说是倾囊以授,他甚至在出国参加会议时也带着这个弟子,还专门带楚风去过大英博物馆,让他看了收藏在那里的实物,就是因为看到了其中一块同时刻有佉卢文和汉文的木椟,楚风才最终得以掌握佉卢文的翻译。可以说,楚风之所以有今天,与凌教授倾尽心血的教导有很大关系。
楚风很肯定地为胖子担保。
“哦,老伙计,你来得正好!我要回北京了,你呢?什么时候回南京?”凌教授见了他,更高兴了。
古城的这一边,城垣已经坍塌,但其他三面还基本可以见到轮廓。
古城曾经被黄沙整体掩埋,可能直到最近的地震才把覆盖其上的沙粒震落了下去,所以,很多大型建筑的顶都坍塌了。唯有城西北角一个高达七八米的小型尖塔还耸立在那儿。尖塔的附近就有一些用彩色砖块修成的建筑,即便是如今,也还有四五米高的墙,耀映在阳光之下,依稀可见当初的雄伟壮观。
“得了吧!看看这个——”王聪捡到缸底,“这底下全是手指粗的洞,能盛水或者是米吗?”
“这是盛水用的水缸?”林威廉捡起一块脸盆大的碎陶片比划了一下。
桑布似乎知道大家的疑惑,他从地上捡起一段链子:“看,就是这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地下一层有一个水房,水房里一定有很多木桶。其实这个东西的使用原理与我们今天南方农村还在使用的链泵是一致的,它把几个水桶系在一个链带上与这个轮子相连,轮子转动一圈,水桶就跟着转动,完成提水和倒水的工作。不信,你们看,这地上有水槽的痕迹!”说着,他把地上的沙子扒拉开,露出一个槽型的口子来。
“这是什么意思?”楚风暗想,这座塔莫不是祭祀用的?那它身上雕刻这么多的带翼儿童像是做什么?
“压水机?”大家都很纳闷,古代的压水机就是这么一个轮子?!
没错,都被黄金晃花了!
而且,这批宝藏数量之多、制作之精美,为西域地区考古史上所罕见,这些东西怎么运过那独木桥。运过去之后,又存放在哪里也是个问题,商议来商议去,楚风决定听取大齐的意见。把东西存放在他们基地、补充完给养之后再去石碑处。
而且,这些带翼儿童像这么看怎么眼熟。
桑布指挥战士们继续发掘这宫殿遗址,楚风和大齐则来到了尖塔之下。这尖塔很高但占地很小,楚风探了探,内里是实心的,就好像是用一块巨石整体雕刻而成。
楚风想不明白,但这在楼兰地区却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因为,早在100多年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第一次造访1500多年前的楼兰城的时候,楼兰古城也是这么一副被慌乱遗弃的状态,所以楼兰又被称为“东方的庞贝”。而隶属于古楼兰的附属国——精绝国,其国都所在尼雅城被发现时,也是如此,甚至在人家的锅里还有半熟的粟米,这一切造成了楼兰的神秘与千古之谜。
楚风等人在进入城堡区域后就分开了:王聪带着两名战士前去丈量城墙,好取得这城的最基本数据;楚风和桑布以及大齐,冲着那尖塔而去;威廉则被安排带着其余四名战士四处查探,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果然,很快王聪就来报告,在一间类似普通民居的屋子里,他们发现了锅里有半熟的粟米。而且那屋里还有一个完整的陶瓮。
“瘦猴”听他这么说,就在附近的沙里扒拉,果然叫他找到一个已经残破的木桶:“呃,真的啊!桑大哥,这你都知道,太有才了!”
忽然想到了什么,楚风赶紧吩咐:“快!快在四周挖挖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刚一踏上这片沙土地,楚风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古代的废窑:到处是碎陶片——有着不同的绿色釉彩的碎陶片。这些陶片虽然大半埋在沙里,但还是有不少裸露在地面。
由于这支小考察队本来的考察目的不是此处,而是罗布泊深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石碑之处,所带给养也全部是按照那个路程安排的。按照大家所带的给养,在此处再停留几天也不是不可以,但那石碑处可就去不得了。而且,此处这么大的一座古城遗址,也不是这几个人短时间内能考察完的。
这个方案获得了大家的一致通过,不过这样一来,继续留在这里时间就不多了,大家决定,先由王聪把东西登记一遍,然后化整为零,大家分散把这些东西分批带过独木桥去,然后在那边集合。如果天色晚了,就在对岸那地下大厅再住一夜,明天再出发。
很遗憾,似乎当初留下这些东西的人确实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把它落下了,在它周围15米的地方,都被大家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找到一两件黄金耳饰和几枚铜钱以外,再没找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这里是有点邪行!”楚风也点点头。这些儿童雕像并不像一般的宗教像,宗教中的带翼天使像总是给人一种祥和、圣洁之感。对岸那塔里的壁画上的带翼天使,给人感觉,那表情就很家常,对,就是“家常”!没有经过加工的,正常生活中的人物表情就是这个样儿!
“也许是米缸!”大齐在旁边插话。
“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一位战士实在忍不住。可惜,面对这个连楚风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东西,一时间没有人回答。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好奇起来,仔仔细细查看了那块碎片!的确是缸底没错,可是为什么缸底有洞呢?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最重要的是,这次考察的收获之丰,已经大大超出了众人的想象,也超出了众人的携带能力。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得把这些东西安全迅速地带回去,至不济,也得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就是典型的地主思维,有钱有粮了,就怕贼惦记!更何况这贼惦记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是佉——汉二体钱。”这种钱币在塔里木盆地、楼兰地区和洛阳都有出土。
这里就在西面城墙的墙根底下,那城墙已经塌了一半了。那墙下有一个箱子刚刚被林威廉他们挖出来。
楚风有意地四处寻找,没有发现有文字记载的碑铭、文书等物。他仔细围绕着这很可能是一处皇宫的遗址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这些。
楚风赶紧把其他人把那些半埋在沙里的宝贝挖了出来。一边挖黄金,一边还时不时有一些古钱币冒出头来。
这一打开不要紧,下一秒,那两位战士就见略一愣神的威廉马上像发了疯一般惊叫狂跳起来。
楚风走过去,把那罐口打开,拿出里面的粟米用两个手指头捏了捏,这些粟米被丢弃时应该已经有八成熟了。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的人连即将到嘴的食物都顾不上吃了呢?
在屋里四处搜寻了一遍,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楚风走出来,就见王聪等人在围着一个东西嘀嘀咕咕,这是这间屋子屋后外边的墙上挂着的一个东西,似乎像是一个木头轮子。
整座塔为六面体三角形,塔身雕刻着一个又一个肋生双翼的小天使。这群小天使像的脸部表情,也跟对岸那座塔中壁画上的一样,生动,兴奋、快乐之情跃然画外,站在塔下,仿佛可以听见他们的轻笑。
大家一听,心中都吃了一惊,难道他遇见什么危险了?
还有,楚风想起来了,自己家的那个匣子,四边底座上双手向上托着的那四个小天使像,不也是这种表情吗?
这张面具的大小可以遮住两个桑布的脸都有余,什么人的脸有这么大?这不是给人戴的,难道是戴在神像脸上的?没听说哪种文明有给神像戴黄金面具的传统啊?!
“看,我捡到了半两钱。”这么兴奋的是林威廉。顺着这一路散落的黄金杯、盏、灯架等饰物,楚风等人来到了在远处就看到的闪闪发光的彩色砖墙处。这处圆形建筑的左右两边都有两处类似建筑,只不过小一点,不过大约都占地2000平米左右。剩下的墙高不足5米,所用的砖是上了釉的大型彩砖,每一块都有30厘米高、90厘米长,50厘米后。这种彩砖型建筑从没在楼兰地区出现过,这只有传说为古巴比伦城出土的宫殿建筑中有过类似彩砖。
“这是大月氏人的藏宝?”
楚风捡起其中的一些,拼了拼,很奇怪,这些碎陶片明显是从一个整体上分裂开的,拼起来的容器非常巨大,巨大到装两三个人都没有问题。这是做什么用的?
“喂,小风,你说,这些孩子们怎么看着像活的一样?”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齐,在面对这些逼真的儿童雕像时,竟然被那些孩子们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这小子带着两个战士听从桑布队长的吩咐,顺着那条洒满黄金和古钱的道路一直向前搜寻,直到来到了这个墙根。在这里,一直不停地挖挖捡捡的威廉发现了坍塌的城墙黄土下似乎掩埋着什么东西。他走过去一扒拉,一个大木箱的一角露了出来。这个箱子的雕工之精细,图案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这还不算,好奇的林威廉在挖出它来之后随即就把它打了开来。
楚风等人接到消息,赶到城东边这间外表看着比较完整的土胚结构的屋子。大家一走进去,入眼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陶瓮,这个陶瓮几乎占掉了屋子一半的空间,众人当中身材最为高大魁梧的桑布走到它跟前也略显矮小,而它的颜色与外边四处散乱的碎陶片的颜色别无二致。此陶瓮为圆腹窄口形状,大家看着这个绿色彩釉陶瓮发呆,这么大的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啊?
“一、二、三、四……”楚风一面一面地数,这塔身上竟刻得有600名小天使像,而且男孩女孩各一半。可惜,他想发现铭文的愿望又落空了,整个塔身无一文字。
这座城里迄今为止没有发现一具人的骨骼,这说明城里没有人,而城里的古钱币没有晚于魏晋时期的,这说明她很有可能在隋唐以前就被遗弃了,而且遗弃者走得非常匆忙,这一点,从这满地散落的黄金饰品就可以看得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的居民匆忙到连黄金也来不及捡起就走了呢?
王聪和战士们走上前去,把这陶瓮放倒。陶瓮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一放倒才发现,这陶瓮的底部也一样有很多小指粗细的孔洞,密密麻麻,布满整个瓮底。
楚风等人在到达距离尖塔百米左右的地上有重大发现。那是一片散落的黄金物品,有黄金饰品、金壶、金盆、金杯等。金灿灿的一片,着实炫人眼目。
那边桑布早就把人员又做了重新分工:王聪带人去查找有没有能表明这座城市身份的东西;威廉则负责顺着那条散落黄金饰品和古钱币的道路去寻找它消失的方向,因为这条“黄金之路”的源头明显就来自于这宫殿建筑之中;桑布自己则带了剩下的两名战士顺着这五座宫殿的遗址考察,期待发现更多东西。
楚风等人此时已经被满眼的黄金耀花了眼。楚风在眼睛好容易适应了这闪烁的金光之后,看着这些纯黄金打造的工艺品,首先想到了那个历史上出名酷爱黄金的民族——大月氏。
听到他的提醒,大家也都想起来,这失落的遗宝,不一定只有这一箱东西,赶紧再找找,看还能找到点什么没有!
就在大家都失望了时,桑布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又在那地上仔细观察了一番,很肯定地说:“这是古代的压水机!”
那箱子成长条形,箱中是满满一箱的黄金饰品,而且其工艺的精美程度要远远大于他们刚才从地上捡到的那些。就在箱子的正中央,一张巨大的深目高鼻的黄金面具,正面朝上的躺在那里,面对着众人,它嘴角噙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笑,此时正对着众人,似乎在朝大家冷笑。
这里是城墙边,可能当时的人们在仓皇逃离城市之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遗弃掉了这些宝藏。此前他们捡到的失落在路上的黄金饰品已经可以充分说明,这城里的主人当时走的有多么匆忙了。在这里又出了什么意外,从而把这一箱宝藏失落也是很有可能的。
桑布白了他一眼,“有才”这个词现在是夸人的么?!就在他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远处传来威廉的惊呼:“哇!MA GOD!天呐!神呐!救命!要死了!”完了就是死命的尖叫。
略微有些失望的众人,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休息了一阵,吃了点干馕,喝了点随身带的矿泉水权当午餐。吃饱喝足之后,看着那箱子敞开的黄金饰品,大家的心又热了起来。
赶到地头一看,所有人的眼都花了。
楚风一路走,一路仔细观察。这碎陶片到处都是,散落在整个古城的外围。
“这应该是大月氏人的藏宝!”楚风就在此时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不过随即就被他自己纠正:“准确地说,应该是他们遗弃的宝藏!”
就在这陶瓮旁边,一个看上去好像是灶台的东西,那上面有一个罐形陶器,里面盛有半罐粟米。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