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一十五节 擒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凌宁穿着军大衣的样子后来被楚风嘲笑了好久,她本来身材就小巧,这下就像包粽子一样,把整个人都给包在了里头。楚风当时可顾不上笑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就像见了鬼一样:“你,你怎么来了?教授呢?教授现在谁照顾?”
教授在那头也证实了,楚风对这两行佉卢文字的翻译是准确的。
可惜现在他不能走,楼兰王陵的发现意义不可谓不重大,若是这个墓门打开以后,能确定这确实是一个楼兰王陵,那么,这就是数千年来,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楼兰王陵。这个消息让凌茹凯非常激动,决定马上赶来。楚风好说歹说,才劝得教授在病房先静候消息,楚风答应将现场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他。所以,他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走。
“不行,绝对不能爆破!一定要保证这石门的完整性!”开玩笑。这个石门现在可是唯一能证明这座墓是楼兰王陵的证物,要是炸毁了,里面再无文字资料可证明墓主人的身份,岂不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楚风回过神来,看了看蔡局长的神情:“哦,没事!这个人,我好像在乌鲁木齐见过!”他指着车里一位“黄毛”青年说。这就是那天晚上在胖子家出现过的“黄毛”!
当晚,天快黑的时候,张教授带着新疆历史研究所的一班子人和一个排的武警战士赶到,张教授本来坐今天的飞机要回南京,听说了发现楼兰王陵这件事后,立即取消行程赶了过来。
从楚风等人处获知情况的警察们到了麻扎村,却一无所获,将要撤出时,看到一个小男孩气喘吁吁地跑来:“警察叔叔、警察叔叔,快!快去抓坏人!”
昨天下午来过的那位王教授也来了,跟楚风打了个招呼,一脸的懊悔之色。楚风与张教授正在交流这一天当中发生的事,也没顾得上问。
这一声,据目击者事后称,声音之大,足可以撕天裂地,至少是把楚风的半边耳朵震麻了好长时间。而帐篷里的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跑出来看,这时,楚风的眼睛又瞪圆了:“老师!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楚风客套两句,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
“哦!”蔡局长大感兴趣,“您在哪儿看见过他?您认识他?”
一想到这儿,楚风恨不得赶紧回到乌市,去找胖子,当面问个清楚。
大部分的犯罪分子已经让蔡局长安排干警押回局里去了,车上只有两个,这两人就是看守艾斯卡的,蔡局长准备自己亲自审讯,所以押解他们的车在最后头。楚风瞥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眼,透过车窗,他竟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一时心头一震!
但“黄毛”出现在这儿并被当做盗墓贼被抓又怎么解释?难道,胖子跟他们有些不清不楚的联系?
小王听了,迅速上地面布置去了。桑布走到楚风身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你真的确定,这就是楼兰王的墓地?”
“从来没有发现过楼兰王的陵墓,怎么会在这里找到?”
“楚教授,听说这伙人的线索最早是您发现的,哎呀,太感谢了!还多亏了您没有打草惊蛇啊!要不,这帮家伙换个地方一藏,又不知道上哪儿找去了!”蔡局长对楚风的感谢是真心的。
凌宁耸了耸肩:“叔爷爷让我来的,放心,我给他请了特护。叔爷爷没关系的。”
深吸了一口气!楚风收起电脑,要去再仔细地看看陵墓周围,看看能不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闭嘴!”桑布听到队员们的议论,烦躁地吼了一句,他等着楚风的确认。而楚风,现在正忙与凌教授交流:“教授,我们可能发现了楼兰王的陵墓!”
“噢不!不认识!”为了胖子,楚风没有完全说实话,“那天我刚到乌鲁木齐,想到朋友家去,在路边看见他跟别人吵架,因为他那一头‘黄毛’太显眼,就多看了两眼,没想到在这儿又见到他了。”
这时,桑布队长也走了进来,小王便把情况又说了一遍。桑布听了,很平静地说了一句:“照楚教授的话做!”说完,仔细看了看那青色的巨石,招手,叫小王过去:“叫人,从地面上的那个位置挖,你们从这里挖,一起动,我就不信了,这块石头还能大得没边了!”他一边比划一边说。指点的地方与现在青石的位置差50厘米。
“因为真正的美丽只能被少数人欣赏!”楚风吓了一跳,不知哪来的声音,仔细一瞧,居然在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身影。
桑布还是那个样子,以特别简洁的话向两个人互相介绍。
这里要真的是楼兰王陵,说不定可以找到当年楼兰神秘消失之谜的一些线索。这可是第一次发现楼兰王陵啊,没有人不激动。在汉文史籍中记载的楼兰王有名有姓的不下20位,可至今一座王陵都没找到,如果在这里能够找到楼兰人隐藏数千年的秘密,那么其可能真是本世纪最有价值的考古发现了。
小王正好是这里的监工,见到楚风过来,便走上前:“楚教授,我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这道石门好像不止这么一点儿,你看——”他指着旁边挖出的一抹青色,“这也是一块巨石,这石门左右两边都是巨石,我们还没有挖到巨石的边缘,不知道它会有多大。要不,我们爆破吧!”
听到这句话的还有周围几个听到消息赶过来看的队员,大家一下子炸开了锅:“怎么可能?”
蔡局长这边说的,与小阿合买提江说的差不多,总共抓住10人三辆车,这伙盗墓贼的头头并没有和部下在一起,所以这次漏网了。而且,昨天半夜他们从那个汉墓里盗得的大部分陪葬物品也被那位头头和一个叫“黑皮”的开车拉着销赃去了,所以也没有缴获,也就是说,至少漏网了两个人一辆车。
楚风又去墓门跟前看了看,这道石门严丝合缝地堵在了通道的尽头。民工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想要撬松这石门,却是毫无进展。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蔡局长干笑道。
“不行!”楚风不放心,虽说特护很好,但怎么也不可能有亲人那么细心,他一把抓住凌宁的手,就往外走:“你必须回去,现在,立刻,马上!”
鉴于贼首还没有落网,楚风他们再回村子过夜只怕有危险,而张教授他们带来了足够的野外生存用具,因此,楚风与大家一起露营。
楚风把遇到盗墓贼的事情告诉了教授,教授一听就急了:“那怎么行!马上申请武警保护!”
“楚教授,久仰久仰!”这位蔡局长倒是很热情,抓着楚风的手一顿猛摇。
警察们跟着小男孩进到峡谷里,与正想逃跑的盗墓贼团伙相遇,一番交火之后,将该团伙一举成擒。
蔡局长听了他的解释,没再说什么。不过,楚风的话之所以说得这么半真半假,本就是为了防备他这种专业人士听出什么不妥来,因此,蔡局长一时肯定也找不出什么破绽。但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黄毛”招供了,那就被动了。不过,这之前楚风一定要找胖子问个清楚。
“哪里,说来惭愧,我什么都没做,没有这个小男孩,只怕我还得落个纵容犯罪的嫌疑!”楚风苦笑道。
那一个排的武警战士由一位姓毛的连长带领,看来上面对这事还很重视。他们一到,就布置了警戒哨,还把这方圆几公里之内用警戒带围了起来。
听了这一番内情,楚风心里暗叫侥幸。要不是小男孩阿合买提江,只怕警察还是抓不到这伙盗墓贼。
这个小男孩就是阿合买提江,他昨天没有见到那几辆越野车出村,心里很不甘心,今天早上没心思去学校听课,就干脆逃课了,结果守在村口的他,见到了昨天那几辆车和自己的小伙伴艾斯卡……
楚风细细问完阿合买提江,这才向桑布队长走去。桑布正和一个警察说话,见楚风过来就介绍道:
楚风心知,这位铁塔一般的大汉,别看外表镇定,心中恐怕也早已翻腾开了。他很肯定地摇了摇头:“我不能确定!在这道墓门被打开之前,我什么都不能确定!”
别看这里白天有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一到了晚上,可就要穿棉大衣了。“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在这里一点儿都不夸张。楚风跟着大家吃了简易晚餐——方便面后,披着张教授给大家人手一件发的军大衣,起身走出帐篷。
“对啊,楼兰王的陵墓怎么可能在这里?”
楚风一听,大为遗憾,但蔡局长却是满面喜色。破获了这么大一起盗窃案,而且抓获的还是一个惯犯团伙,这位蔡局长立功受奖已经是可以预想的了。这样的好事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怎不让他喜出忘外?!
“呃——等等,等等——”楚风不顾凌宁的抗议,拖着她就往停车的方向走,凌宁实在忍不住了,大吼了一声:“住手——!”
“老蔡,鄯善县公安局局长。”
“太好了,等了多少年,终于找到一座楼兰王陵了!”教授显得很激动。
抬头看看天上那仿佛触手可及的星空,看着那孩子般地在寂静的夜空中闪烁的群星,楚风叹了口气,为什么这美丽的星空总是只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呢?
按理说,如果这个墓被人盗过的话,在附近应该找得到盗洞,而楚风围着那道墓门方圆一公里处,仔仔细细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哪怕一个耗子洞,那么说,这个墓应该从来没有过访客。他再从地形和考古队员手持洛阳铲得到的结果看,这块墓地所占地下面积,不会小于三亩地。这与一个西域小国国王——楼兰王的身份基本相符。
原来,艾斯卡无意之中发现了一条小道可以从村后绕进峡谷,他在鄯善县城有朋友,前几天,那位朋友回来找他,他与之吹牛时不小心说了出来自己知道一条无人知道的小路进峡谷,没想到第二天竟然被这伙人抓住,让他带路进峡谷。小男孩阿合买提江跟在那几辆车后边,看见被绑着双手的艾斯卡,赶紧回村找帮手,正好撞见了前来搜捕的警察。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开进了工地。楚风一看,从打头的一辆警车上跳下来一个小男孩,仔细一瞧,竟然是昨天黄昏时分在麻扎村村口大青石上遇见的那个小男孩。
桑布一直跟在楚风身边,听到确认了这句话的含义,立即转身去打电话。
“楚风,楚教授,南京来的,大名鼎鼎的凌茹凯凌教授的弟子。”
据文献记载,楼兰国于公元前77年更名鄯善国后迁都于泥城。迄今为止,关于楼兰国都和更名为鄯善国都的都城地望,学术界仍无定论。当年贝格曼在小河墓地发现了大群墓葬,疑似楼兰王室的墓地,但没有文字表明那里埋葬着的有楼兰王。而此处距离楼兰遗址怕有上千里远,这块石门上,却明明白白地刻上了楼兰王的安息之地的字样,这如果是真的,只怕是本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了。
然后,他用电脑上的扫描功能把那石门上的文字扫描了一遍,给教授传了过去。
蔡局长和押送“黄毛”的车走远了,楚风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黄毛”在这里出现并被抓,是不是意味着胖子就是那个逃脱的贼首?……楚风甩甩头,似乎想把这样的想法甩出去,不会的,胖子有自己的正当事业,怎么会是这伙人的头?
就连一向冷静自律的楚风,在与教授认真地讨论了这个地方出现楼兰王陵的可能性之后,也禁不住双手微微颤抖!
在他身边的蔡局长注意到了他的异状:“楚教授!楚教授!你怎么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走出了好远,还能听见桑布磨牙的声音。楚风心里暗乐!这位铁塔大汉也有吃瘪的时候,他似乎报了当初握手的一箭之仇!
楚风早已把人员分配好,他、威廉、凌宁和一名战士坐王聪开的那辆车,其余三名战士在冯祥车上,桑布和大齐以及另外三名战士押运那辆皮卡车。
“看汽车底盘的受力程度,三辆车加起来,他们的人除外,东西得有将近300公斤的重量。”年纪稍长的那人补充道。
楚风一听陈列室这个词,心中一跳,他想起大齐对自己说过的话,父亲的相片据说就在这个陈列室里挂着,是不是要去看看?楚风很快回过神来:“哦,好的,我就去那里看看,谢谢!”
尼雅既然出土过以佉卢文转写的《摩柯婆罗多》,那么,证明当时的楼兰人对此非常重视,此处出现的贝叶经书,极有可能是楼兰人用某种文字转写了一部分。因为他刚才在仔细观察时,发现有些贝叶上书写的文字并不是婆罗谜文,而是非常像一种古波斯的死文字。这一点让他非常困惑,不过桑布的一句话又为他解决了这个困惑。
冯祥“嘿嘿”一单*色*书笑:“有沙管所的人找他们罚款呢!沙管所的车过一阵就会进来巡视,迟早也会找着这两人。反正他们就是要罚款,也得把人先救回去不是?我就不想多事了!”
“黑皮”一听,顺手就是一个‘磕篓子’(爆栗)打过去:“你们俩怎么不早报告,要是在路上抢还有机会,现在进了基地,真正是没指望喽!白忙乎一场!”
尼加提倒是一个明理的人,没有难为他们,挥挥手让他俩休息去了。
小战士说:“您等等,我给您找个人带路,不然您很难找得到地方!”
在大家都叙述完自己对这座城的发现之后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城与楼兰人有关;城中居民至少有一部分是东归的大月氏人;城中居民信奉小乘佛教或祆教;古城的废弃时间最晚不会晚于隋唐;在被废弃之前,古城的文明程度已经非常发达。
“你们能肯定他们在那儿找到了不少宝贝?”尼加提听完以后沉吟不已。
尼加提拿他很头痛,胖子的能力和脑子那都是没得说的,可他偏偏就是死脑筋,非要找哥哥复仇,这真是让尼加提左右为难。要依着“黑皮”,早就把胖子杀了,可尼加提就是下不去手,当年,胖子可是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
他一下子怔住了,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亲眼见到的时候,心中的汹涌确实实控制不住。这位自己从未试图了解过的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怎么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对自己唯一的儿子都瞒得这么死?楚风不能理解。但他同时也知道,当年自己能顺利复员回家,并获得考大学的资格,应该离不开父亲在背后的努力。这一点,大齐没对自己撒谎。
“肯定错不了,那根长棍子,虽然他们用衣服包住了,但我悄悄掀开一角看了,是黄金啊!乖乖,这么大一根纯金棍子,得值多少钱!”说这话的那位年纪小些,此时一脸的贪婪之色。
此时胖子的建议,就连对他横竖看不过眼的“黑皮”也不得不点头。这些人都是沙漠中找宝的老手了,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就是再细致的人,也不可能一次把一个地方的宝藏都清空。
由于张国柱开走了大齐他们来时乘坐的车,此时虽然冯祥的车回来了,但要把大家都拉上,车还是不够。即便是按照他们事先商量好的,把东西保存起来,然后大家再出发去找那河图石碑,那也得好几十公里!不是靠双腿就能走到的,只有两辆车来回运了!
话说间,一位干事打扮的人从不远处的操场上过。小战士连忙叫住他:“王干事!王干事!您来一下!”
冯祥开车把桑布、大齐两人拉上,很快,就带了一辆双排座的皮卡车回来。
这话说的,那两个人真是一肚子委屈没处诉,那几名押运的家伙那是好对付的?他们何尝不想抢人家的金子,那不是实在抢不到么!
“这东西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倒是那地方,这么仓促的时间,他们不可能把所有宝贝都拿光了。我们再去一次,说不定还有收获。”说这话的是胖子。他依然还在这里待着。
小战士听了他的要求,想了想:“倒有一个专门供外来人参观的光荣陈列室,不知道您是不是有兴趣去那里看一下?”
此时,刚刚归队的冯祥倒是出了个主意:“桑队,刚刚我来时,在那边沙丘底下发现一辆车。那里面有两个人,是来找风凌石的,昨晚上遇见黑风暴,还算幸运,没有被沙埋,可是昨晚上为了取暖,他们把汽油都烧光了。此时咱们要是能有多余的汽油给他们,让他们帮咱们运一运货和人,他们肯定不会拒绝。”
大月氏人与楼兰人早就被人证明有着某种亲缘关系,因此两者共存于一座城市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令人难以理解的是,那神像是谁?地底石宫中的人首蛇身像又是怎么回事?会是伏羲、女娲之一吗?或者根本与他们无关?这座城到底叫什么名字?生活其中的居民为什么那么匆忙地将其抛弃?那地宫中的巨蟒和巨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只剩下了一半?另一半哪儿去了?那黄金权杖的主人是谁?他是否大月氏人的国王?或者是楼兰的某位王者……这些统统都是难解之谜!
桑布提到尼雅,给了楚风很大的启发。尼雅遗址,是楼兰国的属国——精绝古国的国都所在,而精绝国,一般认为是楼兰国的藏书之处。它出土的文书数量非常多,多到20世纪初被称为“丝路强盗”的英属匈牙利人斯坦因到那儿挖掘时,以为自己挖到的是一座书山。木椟、纸、贝叶、桦树皮、帛,各种载体的各种文字的文书应有尽有,似乎这里的人们人人都是语言学博士。
还没进大门,楚风就看见了正对大门的墙上挂着的二三十张照片中,那高居第二排第三名位置的不正是自己的父亲?!
那两名一看就是老在沙漠里泡着的人,脸被晒得泛着红黑色,年纪都有40多了,说话之间遮遮掩掩。大家对他们都不太放心,因此走的时候,楚风等人走头里,把皮卡车押在中间,冯祥车上的三名战士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它。
这一汇报就是大半天,楚风等人在战士小邢的安排下吃了午饭,仍没有见他回转。楚风在招待所待得无聊,漫步走出来,知道有很多规矩,就找了一位门口执勤的小战士问路,看看这里有没有像他这样的外来者能去参观的地方。
等到大厅里不再往下掉土,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原本楚风还想原路回去,看看那古塔的情况,结果却发现,通往高台的密道竟然坍塌了大半,眼见是无法通过了。就连出去的密道,也有多处被掉下的沙土堵塞,大家费了好大劲才从地下密道的另一端钻出地面。不过,这一出来就收获了一个惊喜,冯祥回来了!他带来了毛连长已经脱离危险的消息。大家为之欢欣雀跃的同时也默默祝福昨天受伤的那名特种兵战士!希望他也能有这样的好消息传来!
桑布一听:“咦!你小子,怎么见死不救啊!你小子车上也该有多余的油啊,怎么不给人家一点儿?”
说完,楚风就待离去,却被小战士拦住:“怎么?”
桑布这才算明白,那俩是偷偷进来盗采风凌石的。不过,眼下倒是可以用一下他们,他瞪了一眼冯祥:“还等什么?赶紧带路!”
不说楚风此时的百感交集。就说刚才那两位被临时征召的奇石贩子,此时正在尼加提的老巢中,面对着尼加提汇报着什么。
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地了,等把东西都卸下,打发那辆皮卡走了之后,大齐才舒了一口气,安排好人照顾楚风他们,他自己则匆匆找领导汇报去了。
听了楚风的说法,凌宁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桑布,但好在她并没有发作,所以此时倒很容易掩饰过去。只是在她暗自庆幸时,无意之中一回头,发现威廉正在冲自己很有深意的微笑,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脸如同火烧一般滚烫。
为了安全,那些文物并没有都装在皮卡车上,三辆车都分装了一些。外边用衣服包着的黄金权杖因为太长却只能由皮卡车来运。桑布说什么也不愿意坐在车里,他坚持和大齐以及另外两名战士一起在车斗子上看着东西,大齐无奈,也只得依他。
等小战士把事情的原委一说,这位王干事很是爽快地答应了,领着楚风直奔那基地光荣历史陈列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