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胖子应了,转身出去。
毛连长带人,用塑料袋装走了那三枚弹壳。
还没等他走到凌教授的帐篷外,就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是一名武警战士:“楚教授,有个人,他自称是您的朋友,要进来,您看——”
楚风把胖子领回自己住的帐篷,帐篷里还有几个考古队员,由于下午的枪击事件,考古工程都停了,大家一见楚风进来,都围上来,打听情况。楚风见不是个事,就借口要去张教授那里为胖子登记一下,领着胖子又出来了。
“经过鉴定,这三枚弹壳应该是从一把俄式狙击步枪的枪膛里射出来的。你真是幸运,没有被射中要害!”毛连长带着钦佩的口吻说。
他吃了一惊,在这里还会有谁给这丫头委屈受?
“也有可能不是俄罗斯人,下手之人是被雇佣的,但能雇佣俄罗斯雇佣军的,一定是国际势力,你得罪过这样的人吗?”张教授分析。
“哦!”张教授和毛连长的感兴趣了,纷纷追问事情经过。楚风就详详细细与他们讲了,两人听完,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人追杀楚风。从那些美国人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是有求于楚风或凌教授的,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下杀手。
“不许动!”一群武警战士包围了那个小山丘,冲上去一看,空无一人,不过现场留下的三枚弹壳还有余温!
他跟在战士后边,一瘸一拐走到工地边上,果然,一个人被挡在了警戒带外边,正焦急地往里面张望。
楚风一进去,发现除了张教授在,凌教授也在,还有那位毛连长。他见着凌教授没事,心里很是欣喜:“老师,您没事?!太好了!”
虽说是个借口,但于情于理楚风都要为胖子在张教授那儿报备一声,他们便去了临时指挥部所在的那个帐篷。
“楚风啊,你的设想我与凌教授和几个老专家讨论过了,我个人还是同意你的看法的,不过,还是有不同意见啊!”
楚风听了微微一哂,他既不争名,又何必非要人家认可自己,没成想,此行居然能发现这么重要的墓葬。他知道,那些老头子只怕眼睛都要羡慕得红了。现在无论自己提出什么样的观点,都会有人反对。当然,有些人不是因为反对而反对,考古活动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一切都有可能。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中弹部位不深,甚至可以说子弹是擦着皮过去的,所以除了少了一块皮,他身上并没有多出来什么子弹头什么的,也就不需要手术,只需随队医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就可以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悍不畏死地向那个帐篷扑去,楚风看得心中一紧,想也不想,朝着相反的方向露出身影,一扑。
楚风苦笑:“除了这趟出国与美国一个什么公司打了交道,这些年,我根本没接触过外国人!”
楚风接过这串临时用尼龙绳穿起来的手链细看,这些玉珠真是古怪,甚至都不能称之为玉珠。因为它们全都是圆柱形的,而且长短不一,从1.5厘米到3.5厘米不等,这么一串手链还真是奇怪。
除此之外,这具彩棺保存得非常完好,它无论从规格、做工还是色彩上都可以说是西域地区考古发现的彩棺之最。棺中成年男子的尸骨裹在层层织锦和丝绸中,却没有只言片语标明男子身份。那枚金印只能证实墓主人是楼兰王,却不能证实他是谁。
“那会不会是,那群盗墓贼的头子知道了他的部下被抓的消息,为了报复,买通的国际杀手?”楚风提出这个猜想,自己也觉得很扯。
楚风给凌宁解释清楚了她心中的疑问,自己心中的疑问却无从解起。他本来寄希望于在主墓室里找到证明墓主人身份的证据,可主墓室里他们只找到一具精美的彩棺。令人奇怪的是这具彩棺是直立着的,而且棺盖并没有合上,戴着一张碧玉面具的墓主人正直挺挺地站着,一开始还真的把楚风和桑布吓得够戗。
楚风莫名其妙,“真是,不可理喻是女人啊!”他感慨一声,决定去凌教授那儿看看。
楚风拿起一小捆丝绸看了看,这丝绸已经被测量过,贴上了考古工作特有的标签,上面写着这捆丝绸为黄色,宽50厘米,长10米,这个宽度说明它的生产年代应该在后汉时期之后,晋代至公元6世纪左右,这个时期的丝绸标准宽度就是50厘米,到了隋唐时期,这个标准宽度有所扩大,敦煌出土的丝帛画就证明了这一点。楚风对自己的判断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胖子,真是你,你怎么来了?”楚风大感意外。
楚风把手链还回去,又接过碧玉面具细看,这副面具制作精良,面具上的表情惟妙惟肖,如果这张面具是比照那位墓主人的真实长相制作的,那么这位墓主人的长相即使按照现代人的标准也可称得上英俊了。
“凌宁,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对了,刚才,你没事吧?教授没事吧?”
“那位墓主人的长相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
“刚才听着两个小战士聊起的。我说是来找你的,他们说你刚刚中弹了,不知道情况怎样,可把我急的,还好你没事?”楚风面色古怪地看着那两个小战士。果然,那两个小战士的脸红了,那脸上是憋不住的笑意。楚风心里暗叹:原来军人也八卦啊!
这里已经有了一个青铜鼎,一个玉玦,两个彩釉陶罐,四小捆黄色丝绸——在墓道里太昏暗,考古队员把它看成黑色的了。还有一些木制的碗、汤匙、筷子,全都刷过彩漆,可惜已经掉得差不多了,看不出原貌。还有大量铜制的盘子、茶壶、酒具等,除此之外,就是大量让人不明用途的尖头“标签”,方头的一边有孔,边缘下凹,可能用于穿线,做成甲胄的鳞片。
“为什么鄯善王印代表的是楼兰国王的身份呢?”
“小丫头,你哭够了吗?哭够了就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楚风有点儿不耐烦了。没想到刚才还扑到他怀里大哭的凌宁听了这句话,二话不说,瞪了他一眼,掉头就跑。
小丫头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哇”的一声,哭开了!
还有一件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上个世纪初,斯文·赫定和斯坦因在到达楼兰地区时发现了大量文字资料,木椟、木简、皮革文书多得数不清,就好像在楼兰国,人人都会识字、都藏书一般,甚至在马厩里,他们都找到了各种材料的文书。可今天,在这已被证明的楼兰王的陵墓里,怎会找不到片纸文字呢?
张教授也点头认可他的话。
楚风只好再一次仔仔细细地查看从右耳室中挖掘出的随葬品。
两声枪响,那些警戒的武警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是傻子了。他们已经就地找了隐蔽物,一边大声喊着,让工作人员和民工:“隐蔽!有敌人!”一边小心翼翼地向枪响之处包抄而去,那是800米以外的一个小山丘。
这下,楚风也没辙了。他实在想不起自己哪里得罪了什么国际组织。
等他一瘸一拐地走出那随队医生所在的帐篷,却见凌宁红肿着一双大眼睛正等着他。
那弥勒佛的身材,不是胖子齐邵东还是哪个。
楚风只好留下,看了看身后的胖子,又看了看在场的三个人,他只好低声交代胖子稍等。
倒是张教授手里的两样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一个是墓主人脸上覆盖着的那张碧玉面具,另一个是一串白玉手链。面具他看到过,这手链倒是有些特别:“这个是?!”
“该死,这是冲我来的?!”楚风看出来了,这子弹是长了眼睛的。可怎么会?自己没有得罪人啊!
“在汉文文献中明确记载,楼兰国于公元前77年更名鄯善国后迁都于泥城。《魏书·西域传》里也说‘鄯善国,都于泥城,古楼兰国也’。现在,史学界对此还是有两种观点,坚持原则的一部分史学家们只承认公元前77年以前的为楼兰国,其后的为鄯善国。而大部分人为了称呼方便,一律称其为楼兰,只是公元前77年后中原王朝对其统治者的册封,正式称呼是鄯善王!”
如此的一些反常行为,引得人们对真达的外貌纷纷猜测,声音最大的就是他的外貌应该是“柔弱的俊美型”,甚至有些人推测他可能“我见犹怜”,这才得以在乱世、在国破之后没有得以保全自身。要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他的这个例子实在太特殊了,特殊到别人不产生其他的想法都不行!
“那不可能,不说这小小盗墓贼怎么可能会与国际杀手有什么联系,就算是他们花钱请的,那个团伙被抓才几天?这个杀手要想潜入我国境内,你以为那么容易呢?没有半个月以上的准备根本不行,这两个,时间对不上!”毛连长想也不想就否定了。
“楚风啊,你好好想想,这些年,你得罪过什么人没有?尤其是俄罗斯人?”凌教授的语气里满是担心。
直觉告诉楚风,这串手链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能被墓主人特意带到棺里的东西,怎样也得有跟那枚金印相等的地位吧,但他左看右看,一时也看不出端倪,也许这是楼兰国特有的手链制作方式。
楚风这下躲在箱子后边连头都不敢往外冒了,他小心地向身后看了看,那个藏随葬品的帐篷没动静,张教授他们可能是隐蔽起来了。可凌教授该怎么办?他行动不便,能躲到哪里去?
“不用了,这件事与你有关,我们正想找你呢?”说话的是那位毛连长,口气还很客气。
“小风,听说你出事了?怎么样?无大碍吧?”胖子原本焦急神情,在看到楚风后稍定。倒是楚风又被他诧异了一回:“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楚风被她这么一抱,着实有点儿手足无措,他这辈子长这么大还没有来得及学会哄孩子的本事。
“哦?”楚风心里纳闷,这是谁啊?
楚风倒是从这三人的态度中看出来了:“这么说,你们都肯定这个枪手就是冲着我来的喽?”
楚风好笑地想,就是按照这种理论,也可以证明墓主人是真达!他随意与张教授交流了几句,就准备退出帐篷。就在他刚刚一只脚踏出帐篷的一刹那,一种汗毛倒卷的感觉席卷全身。多年前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感觉告诉他:“不好,有危险!”他大喊一声,一个侧翻,往左侧滚出去3米远。这时,只听“咻”的一声,一颗子弹顺着他刚刚站立的位置射了过去,“扑”的一声,不知道击中了哪里。
凌教授已经知道他那一枪是怎么中的,对他心里也很是感激。对他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正在谈论要紧的事。
存放随葬品的帐篷一直有武警执勤,楚风走进去时,工作人员正在对这些东西进行登记造册,张教授也在。
楚风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出去!”
等惊魂稍定,这二人便开始仔细寻找随葬品。可任凭两人如何搜寻,就只在棺内找到了一枚刻着“鄯善王印”四个汉字的金印。
“眉目之间有点像,不过,干尸的相貌跟他生前会有很大区别,要想还原,得等到回去找专业人士绘制电脑三维图。”张教授知道,历史上关于真达王子的相貌有很多推测。可能就是因为他的外貌,后来他被带到了北魏君主拓跋焘面前,那位可以称得上残暴的君主见了他竟然大喜,此后赏赐有加,还不停地为他加官。
楚风中弹了!这真不幸!更不幸的是,他中弹的部位还有点说不出口,哪儿?屁股!
楚风回过身来,看着这三人:“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张教授早就看见他进来了,此时见他手持丝绸,面带微笑,哪还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楚风躲在一个装器材的大木箱后面,猫着腰,探出半个脑袋往外看,“啪”的一声,又一颗子弹冲他而来,打到了木箱的一角。
“不错,从现场留下的弹痕和我们战士当时对这名枪手射击方向的判断来看,他的目标就只有你一个,这个人甚至没有瞄准第二个目标。”毛连长对此很肯定。
“哦!这是在墓主人腰际发现的,除了那枚已经送往乌鲁木齐的金印,彩棺里的随葬品就只有这个了。”张教授举着那串白玉手链递到楚风眼前,“这七颗玉珠本来是散着的,棺中珠子底下压着有腐朽的麻绳,看来原本是用麻绳穿的。只是这些玉珠有些奇怪。”
“呃!”一声闷哼表示有人中弹。
“啪!”的一声,枪响了!
如果他是真达,那么当年他的父王比龙为什么要跑?跑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上他?真达又知不知道自己父亲拼命保守的那个楼兰国的国家机密呢?这些疑问,楚风本来都想在主墓室里获得解答,结果全泡汤了!
好不容易,这小丫头自己收住了眼泪,抬起头,看见了楚风那湿掉的前襟,又有点不好意思!
想到这一点,楚风脸色一变,可是,自己说不定就是枪手的目标,如果自己进入那个帐篷,说不定反倒会给教授带来灾难!
难道在左墓室当中?看来这个疑问他暂时是得不到答案了。由于此次墓葬考古发掘成绩斐然,上级领导知道之后,决定加大发掘力度,把墓室上面压着的沙土丘整个搬开。工地上出现了热火朝天的上百坎土曼(新疆铁锨)齐扬的工作景象,墓穴却进不去了。因为考古工作组从各方面综合因素考虑,此时最好把那个坑洞封住,等从上而下把沙土搬开后,再全面考察这处墓葬。
尼加提还是不做声,他最不想见到的一幕终于发生了。他心知胖子说得到做得到,说是公平决斗,就一定会跟哥哥公平决斗,但他放心不下的却是胖子,哥哥是绝对不会跟他公平决斗的。他想起哥哥身边跟着的那几十名亡命徒,说什么都不肯把哥哥的行踪告诉胖子。
“什么人?”尼加提终于发现身后有人!
“什么?怎么死的?”尼加提很意外。那俄罗斯人刚来时非常傲慢,尼加提的手下有人不服气,与他交过手,尼加提自认就是自己上也没有把握赢他。更绝的是他的枪法,出枪快,枪法准!这样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看见了,没想到十几年没见,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大齐遗憾地摇摇头,当年,他们四个中,虽属楚风和胖子的感情最好,但大齐与胖子由于同姓,又比别人亲密几分!
“是我!”胖子显出身形来。
尼加提现在有点狼狈,他已经逃回到大本营附近。此处他经营多年,只要到这附近,他脱身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他很久没有遭遇这样的挫折了,连续两次失手,使他折损了不少人。
刚才抓楚风就是他们的老战友——尼加提!而这群盗贼之所以要蒙面出现在楚风等人面前,并不是为了耍酷,而是怕遇故知,避免节外生枝!
风吹狂沙,漫卷过库木塔格沙漠之中一片不起眼的龙堆,这片龙堆从外表看上去,与这2.8万平方公里的沙漠之中的其他处并没有什么不同。
赛米提的手下,什么民族的都有,维、汉、蒙、回,最受重用的还都是汉人,这位“黑皮”就是他的左膀右臂。要不是赛米提实在对这个心肠软的弟弟不放心,他也不会把“黑皮”派离身边,就这样,还经常有活儿交给他做,尼加提只做不知道!
找宝,是一百多年以来,南疆农民对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地区搜寻古老的遗迹遗存的一种说法,当然,现在被官方称为“盗墓”。但南疆的老百姓不这么看,他们认为沙漠中的宝贝都是无主之物,谁得了就是谁的!而且,南疆一带有很多很多沙埋古城的传说,至今还有很多老百姓相信,一座一座黄金打造的古城堡就被埋在滚滚黄沙底下,等待有缘之人!因为这种心理,在一百年前找宝成风时,不知有多少人因为找着了宝贝一夜暴富,还有更多的人葬身沙漠,尸骨无存!著名瑞士考古学家斯文·赫定当年在新疆和田地区,第一次组织人找宝时,数十人的队伍进入沙漠,仅有他一人生还。至今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游客,还能时不时见到黄沙底下的累累白骨。
尼加提简直哭笑不得,他斥责哥哥头脑已经发昏,坚决不同意!两兄弟不欢而散,赛米提下山。尼加提知道此事闹大了,便佯装逃走,在逃亡途中有意暴露自己的行踪,果然,没几天他就被抓了回去!
在他的愤怒质问下,哥哥讪讪地告诉他,原本没想杀她的,只不过想教训一下她,谁让她让自己的弟弟受了冤枉呢,结果那姑娘一看到他就要喊,他也是不得已!
“我倒是听谁说过,胖子复员以后,一度日子不好过。可我怎么也想不通,他居然会跟尼加提搞在一起!”大齐很是不能理解!
尼加提一看清是他,提起的枪又放下了:“是你啊!怎么样?那个俄罗斯人呢?”
新疆的阿尔金山,是藏羚羊的长期栖居地。在一年中,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藏羚羊都生活在这片雄伟、美丽的大山之中,只有到了产羔季节才长途跋涉到可可西里产羔。十几年前由于羊羔绒贵,很多人跑到可可西里去猎杀藏羚羊。后来,随着国家对可可西里的保护力度加大,很多人转为跑到阿尔金山来了,这里羊羔绒虽然不多,却因为藏羚羊要过冬,会在过冬前换上比平时更厚的绒,在此时猎杀,效益也颇为不错。他的哥哥赛米提就是这样发财的,并在这一行干出了名声,有了几十个人和枪。就是遇到了森林武警,也有一拼之力,成了最大的盗猎团伙头目。
原来,这赛米提从小就不安分,长大后一直没有找正式职业。他偶然听人说起,猎杀藏羚羊可以迅速发财致富,而且,那些有杆猎枪的人,确实有不少发财的。赛米提看着眼红想起自己兄弟在昆仑山上当兵,肯定有枪。他脑袋一热,就悄悄潜上山来!
本来想着,经过这么严苛的训练,国家一定会委以重用。没想到此后,他们就好像被人遗忘了似的,分配到昆仑山守哨卡,直到出了事,楚风走了,尼加提囚了!
“什么?!”楚风失声惊呼,“你是说,刚刚那名匪首,是尼加提?!这、这怎么可能?!”
尼加提一口承认自己是杀害小静的凶手,除了想保护哥哥外,也是对小静心怀歉意。他当时心里存着就算是要枪毙自己给小静偿命,他也无怨无悔。可后来不知怎的,没判他死刑,而是无期。他在狱中表现很好,又是救人又是举报的,一连串减刑,让他服刑十年就出来了。
“别动!动就打死你!”说着,“黑皮”“咔”的一下打开枪栓,就待把胖子击毙当场!
这个问题,曾经是军人的楚风知道有纪律,不好问。只是,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看见胖子了吧?”
说起来,尼加提真是一倒霉孩子,他当年是被人冤枉的,不仅偷窥是冤枉,就连杀人都是冤枉。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两个护士在洗澡,他去营房后头,只不过是去见哥哥赛米提!
尼加提一是出狱后实在找不到工作,二是对这找宝也确实没有心理障碍,就借了哥哥几个人,干了起来。
“我要为小静报仇!你说,怎么样才肯把赛米提的行踪告诉我?我保证,给他公平决斗的机会!”
尼加提很吃惊,他以为当年的事没有人知道,胖子怎么会知道真相?
不得已!哼,好一个不得已!他知道,这个解释在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面前是那么的苍白!可他又能怎么办?把相依为命的哥哥交出去?他做不到,于是,他让哥哥先逃。而哥哥却说出让他震惊的一番话来。
“是你?!”尼加提咬牙切齿,上前一步抓住胖子的衣领,“你好啊,竟然给我下套!下了套还敢回来,你不要命了!”
还是“黑皮”出的主意:要胖子“找宝”。承诺胖子只要找到了一处大的宝藏之地,就给他一个跟赛米提公平决斗的机会。尼加提以为胖子绝做不到,他只不过想使拖延之计,没想到胖子很快就传来消息,他找到了!
胖子一听就精神了,“黑皮”刚跟赛米提联系过,说不定就知道赛米提在哪儿,忍不住身子一动!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别管了,反正我就是知道小静实际上是他杀死的,对不对?”胖子虽然说的是问句,却一点疑问的语气都没有,尼加提只好默不做声。
“我干的!”“黑皮”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头儿交代,无论他成功与否,这个人都不能让他回去,何况他失手两次,被人盯住了!盯我们的人很厉害,带着他我没把握安全回来。”他口中的“头儿”就是赛米提。
这其中,哥哥赛米提派给他一位名叫“黑皮”的助手。此人非常厉害,身手好、枪法准不说,对这里的地形更是熟悉。他们一开始就把目光投向了吐鲁番地区。吐鲁番地区有高昌古城、阿斯塔那古墓群、吐峪沟遗址等一系列很集中的遗址群,而且这里的环境也比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地区好得多。为此,尼加提接受了“黑皮”的建议,在库木塔格沙漠靠近鄯善处,建立了这个基地。
尼加提出狱后,赛米提要求他跟着自己一块干,尼加提不愿意,他不喜欢挣血淋淋的钱。这时,赛米提说,那好吧,你去找宝吧!
“我没有给你下套,我要下也会给赛米提下!在没有见到赛米提之前,我不会做这么蠢的事!”胖子脸色很坦然。
“你?!”尼加提气急,却偏偏无从发作。正在这时,从胖子身后闪出一个人和一把枪来,枪顶在胖子脑袋上,正是“黑皮”。
出狱的那一天,哥哥赛米提开着一辆宝马车去接的他。他很吃惊,后来才知道,哥哥最终还是干上了盗猎的行当。
尼加提从小父母双亡,与唯一的哥哥相依为命。没想到,他哥哥赛米提会在没有走正规程序的情况下,忽然来到哨所找他。他知道,这要是被发现了,在当时要是严格追究的话,可以叛国罪论处的,所以他只好承认自己偷窥。不就是三天紧闭嘛,比起哥哥的叛国罪来,他当然分得清孰轻孰重!
“死了!”“黑皮”面无表情地说,他的外号叫“黑皮”,人长得也确实很黑,五官看着有点像维吾尔人,实际上却是百分之百的汉人。
楚风和胖子从新兵连开始就是朋友,后来,他俩因新兵训练成绩优异被选入沙漠训练营,后来在训练营里遇见大齐和尼加提,四人就此结为好友。在长达半年的严酷训练中,四人多次互相救援、互相扶持,最终都以优秀成绩毕业。
由于此前“黑皮”带着一帮手下,在吐峪沟麻扎村失手,一部分兄弟被抓,而“黑皮”本人又接受哥哥赛米提委派的任务,给一名俄罗斯人带路未归,他只好自己带着10几名兄弟前往。没想到这次去,他不仅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战友楚风,还遇到了那位老对手桑布,人家早有防范,把他的人一网打尽,剩下他只身一个逃了回来。他此时还不知道,胖子也跟在他身后逃了。
没想到的是,他从紧闭室出来,刚见到躲在附近的哥哥,哥哥赛米提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把那娘们杀了!”他当时就傻了!小静,多好的姑娘啊,他怎么就下得去手?
胖子的找上门来让尼加提也很惊讶,作为当年四兄弟之一,他也知道胖子对小静的感情,更知道胖子对自己恨之入骨,怎么会主动找上自己?但胖子的理由让他无法拒绝,胖子来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你哥哥赛米提在哪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