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楚风可管不了这么多,在沙漠中,人体本来就容易失水,再发高烧,就很容易造成严重脱水,这可会危及生命。他示意凌宁让开。结过凌宁手中的手电,他看了看小王的喉咙,下了决定。拿出医药箱中的药水,取出一次性注射器,划开针剂的口子,吸水,打针,动作一气呵成,仿佛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一样。
这位冤的,才换岗下来,又得去上岗。
就在大家都在为桑布队长的去向疑惑不已的时候,胖子从老远的沙丘后头现出身形来。
“你回去睡去吧!”桑布沉着嗓子说,冯祥若获大赦,赶紧一溜烟地跑了,剩下王聪恨恨地看着他的背影欲哭无泪!
“桑队还没回来,等他回来了,你带着你的人,让冯祥开车,桑队带路先出去,原路返回鄯善。”
楚风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吩咐凌宁小心照料病人,走出帐篷,与毛连长商量:“这样不行,他必须回去!”
楚风听了,赶紧来到林威廉他们的那顶帐篷,走进去,那位小王正躺在睡袋里,脸色潮红。楚风伸手一探他的额头:“哎呀!好烫!”,再伸手进去摸摸他身上,衣服都湿透了,看来昨天晚上就发烧了。难怪昨晚大家说的那么热闹,就是不见他的人影。
“桑布队长!你这样也太不负责任了!”
这是一种特效的消炎药。在沙漠中,很可能一点点小病就会致命,时间拖不得,所以大家准备的都是见效最快的好药。
“邵东!你怎么回事?”楚风这是多年的习惯了,他一对人不满,就会叫人的大名。
“回去的路上不安全,你不护送,难道想病人出事吗?”楚风声色俱厉。
毛连长也是一位对沙漠认识丰富的军人:“没错,这种情况,必须把人送回去!”
现在剩下的人有:楚风、胖子、林威廉、凌宁、桑布、王聪和毛连长及一名战士。两辆车要是光坐人倒是够了,可还要带着那么多的物资给养,否则在这沙漠中不啻于找死。这样,两辆车无论如何都不够。
楚风心中诧异,当时没说话,等众人无异议纷纷去拆帐篷、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他把胖子拉到了一边。
楚风这时候走出来,拍拍王聪的肩膀:“别怪他们,要不是大家都走光了,你以为下不来台的桑布会那么轻易放过你?”
桑布阴沉着脸,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拿一双眼睛对着众人一个个地看过去。楚风第一个潇洒的站起身来,抬头看看天空:“嘿,沙漠里的星空真是美啊,怎么都看不够,不过明天七点就要起床,我要去睡了,可惜这灿烂的星空啊!嘿!无人欣赏!”说完,拍拍屁股上的灰,看也没看这边一眼,一脸遗憾,摇头晃脑地走了。
打了针后不久,小王原本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凌宁再测其体温,已经下降到了38度多一点。大家松了口气。
“桑队!你去哪儿了?”
“我是说,你不是跟我说要进罗布泊去吗?怎么到了这儿了,你自己倒主动要求回去?”
桑布只把人带出流沙区,后边的路冯祥自己认得,桑布到时候得坐王聪的车回来。
胖子脸色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喃喃地说着一个词:“兄弟!兄弟!”
就在大家把东西拆的拆,搬的搬,快要差不多收拾好的时候,桑布从一个小沙丘后边走了出来!
“是啊是啊!我们为你担心了一夜!”这是凌宁。
“这样吧,我让一个战士护送他回去!那个杀手没了车,在沙漠中自保都成问题,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一个人带枪护送,足够了!”
“昨晚啊!我也不知道他要办什么事?”胖子说他昨晚睡觉前,想去方便一下,没想到遇到了桑队长,桑布对他交代了这两句就走了。他指了指西北方向:“往这边走的!”
王聪心里好歹有点安慰,还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好啊,关键时刻,不像那些没义气的家伙,一个个只顾自己溜,连个陪陪自己的人都没有。看人家冯祥,就知道留下来,哪怕不帮我向桑队求求情,只要陪着站这儿,也好啊!
就在楚风为桑布的去向焦心不已的时候,林威廉又来报告了一个更让人着急的消息:跟他住一个帐篷那位摄影摄像的小王,病了!
“没什么,有人生病了,我们已经分配好了人手送他回去,就等你来带路。”楚风说着,把情况向他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桑布听了,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把人抬上车!”
“让开!让开!”学过不少护理知识的凌宁这时派上了用场。她拿着医疗箱挤进了帐篷。本来像这样的科考活动需要配备至少一名专业的随队医生,杜欣她们从乌鲁木齐出发时是带了两个,后来在吐峪沟,因为那里人多,一名医生不够,就留下了一个。本来想这支队伍是一起走的,有一名随队医生也就够了。没想到这些人中途分了手,那边人多,且多数人没有沙漠生存经验,只好把医生留给了他们。桑布当时考虑,这边的考古队员和楚风他们,多少都知道些医药常识,还有凌宁这位半吊子在,觉得问题也不大。医生虽没有,药品倒是准备得很充分。
楚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虽然不知道胖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定要跟他去罗布泊,但他答应了,就不想失信于朋友,尤其是曾经共过患难的兄弟。
楚风这时候才想起来,上路的人都没有吃早饭,不过好在车上还有干粮,而且,要是顺利的话,五、六个小时以后,他们就可以到达鄯善县城了。
出乎楚风的意料之外,等他和毛连长把情况一说,还没等开口,胖子第一个说了:“这好办,我和那位兄弟一起护送这个小王回去!”
小姑娘凌宁也不慢,对着大家一欠身,说了声晚安,也走了。
毛连长脑筋动得快,对着不知什么时候换了岗加入这个听故事团,听得正起劲的一个战士一声大喝:“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换岗去?”推着他便走。
“扁桃体都肿了,可能是有炎症,怎么办?”她看着楚风,虽然她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护理工作,但她毕竟不是医生,不能随意下药。
“去去去,谁跟你是兄弟。我可没你们这么没义气的兄弟!”王聪一看到这群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听说有八卦的时候,一个个眼睛亮的跟什么一样,一旦被当事人发现了,就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剩下他一个去面对桑队的怒火,哼,这帮没义气的家伙,再也不给他们透露内幕消息了!小王恨恨地想。
毛连长听他这么说,想起了来路上还有一位神出鬼没的杀手,单独一辆车回去,不派人护送肯定不行,但让他们都回去,他也不干。
“咦,桑布哪里去了?”楚风看来看去,没找到桑布,说不得只好问昨天跟他住一个帐篷的冯祥,“小冯,见着桑队长了?”
这是毛连长!
“他去办事?在这茫茫大漠?”楚风的脸色有点儿怪异,“胖子,你什么时候见到的桑队长?”
为了安全,他们昨天的宿营地并没有紧靠在泉边,而是在离泉眼有五六十米远的一个背风之处。那泉说是泉,其实还不到碗口大小了。这是进入罗布泊地区最后的一口淡水泉,但由于干旱和盐碱侵蚀,水已经略微带点儿咸味。现在人类虽不喝这泉水,沙漠中的动物却不嫌弃它的口感略差。昨晚一夜,帐篷外老有声音,估计光顾这泉的“访客”不在少数。
他等了半天,没有听到桑布队长的雷霆之怒,心里想,完了!完了!桑队今儿这火,肯定小不了,我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按照惯例,桑队的酝酿期越长,发作力度就会越大。结果,等他实在忍不住抬头看时,眼前哪有人在,桑布早走不知多久了。他一下子愣了!
胖子似乎不在意楚风的语气:“哦,你说这个啊,我本来进去也没什么事,就是听人把那里说得很玄乎,好奇,想去见识见识罢了,比不得你们都是有正事的。再说,那名杀手没有抓到,说不定会埋伏在我们回去的路上,来个守株待兔。如果他真的出现,就凭那位毛连长手下的兵,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我去,也保险一点。”
说完他不理一头雾水的王聪,走向正在不远处收拾东西的冯祥。
楚风还想坚持,眼见毛连长一提就要发火,只得算了。不过,这样一来,剩下的人,两辆车就不够了。
“桑队,你不在的时候,出事了!”
林威廉那小子见势不妙早就扯着胖子一起溜了,这一会儿的功夫,围着火堆的一群人,就剩了冯祥还在原地陪着冷汗直流的王聪。
楚风没有过去,他看着双眼通红、一脸疲倦之色的桑布,突然发现,前边一肚子要向他询问的话,竟然一句都说不出来了。桑布没有理会众人,直直地走到楚风跟前:“出了什么事?”
“桑、桑、桑布队长?!”这小伙子受刺激太大,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好兄弟,昨天辛苦你了!”这是跟他勾肩搭背的林威廉。
第二天一早,王聪在听到闹钟响时就飞快地爬起来,开玩笑,昨天他犯了桑队那么大的忌讳,虽然桑队当时没发火,但肯定给他记下来了,要是他还不认真点做事,被抓住小辫子,会死得很惨!新疆这个时候大约北京时间7:00左右日出,此时刚过去几分钟,天才刚刚亮。
昨天很没义气的那些人,看他没事,又都聚过来:“喂,小王,你昨天没事吧?”
“没有啊,昨天我回去就睡了,那时桑队还没回来。今早起来,帐篷里已经没人了!”冯祥、王聪、桑布住一个帐篷,昨天冯祥回去时,桑布正准备与王聪算账呢,当然没回去。
这时,冯祥围着火堆转了一圈,然后走到桑布跟前说:“桑队,这火完全可以烧到明天天亮,而且周围没有易燃物质,我已经检查完毕,您看——”
凌宁给小王量了体温:“39度5,是高烧!”说着,她一边拿手电看小王的喉咙,一边拿出医用酒精,给小王降温。
等两辆车开出,这时候天早已大亮。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忙乱了一早上,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
毛连长的两个战士一个在高处站岗,一个在泉边洗脸。
“胖子,你到哪里去了?看见桑队长没有?”楚风不抱希望地问。因为胖子加入这支考察队可以说名不正言不顺,是靠走“后门”才进来的,王聪他们表面上看着楚风的面子对胖子客客气气,但却不愿与之深交。所以,到现在,胖子在整个队伍中,也就跟楚风和林威廉两个还有点聊,对其他人,几乎没什么话说。楚风也不相信,桑布会对他说出去向,之所以这么问,只不过是顺嘴罢了!
王聪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老远的,不等人问就急急地说:“昨晚,我以为桑队要训我,没想到我抬头看时,他已经不见了,回到帐篷,也没见到他,今天早上也没见人!”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毛连长眼珠一转,看到了正在不远处收起帐篷的胖子:“楚风,你的那位朋友,能不能商量一下,让个位置出来?”
正在把东西往车上搬的众人看见桑布回来了,都丢下了手中的活,围在他身边,或询问、或指责、或报告。
没想到胖子却点点头:“桑队说他有点事要办,出发前会回来,让你们正常准备出发。”
毛连长一听就急了:“你让我们回去?不行!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你们的安全,尤其是你的安全,现在你们不回去,我们绝对不能回去!”
楚风盯着胖子的眼睛,这番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他不能说什么。但他转身之前,还是拍了拍齐邵东的肩膀:“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兄弟!”
胖子假装不懂:“怎么了?什么怎么回事?”
大家七手八脚把病人抬上了一辆车,车上的物资基本已经清到另外两辆车上。随后胖子和一名名叫小魏的武警战士也坐了上去。桑布坐上副驾驶室,给司机冯祥带路,原路返回。王聪启动了另一辆车,跟在后面。
但此时近距离观看时,可以发现,图的部分是完全没有凿刻痕迹的,但文字部分则或多或少有一点。楚风拿电脑一分析,那石碑上的图和文字很有可能是用某种腐蚀性材料腐蚀写就的,而且,文字上,有部分文字还被后人追加凿刻了一些东西,所以这样一来,这些文字就变得不伦不类,无人能识。
开枪的是站岗的张国柱。他已经守了半夜,本来就要到换岗时间了,由于有此前“小和尚”的教训,即便换岗时间就要到了,他也没敢有丝毫的松懈。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个怪异的声音,像一阵炮响,又像是大力拍岸的海涛声。他刚开始以为自己是不是因为太累出现了幻听,这地方哪儿来的海涛?
大齐一听到枪响,军人的敏感让他第一时间冲出来:“怎么回事?哪儿响枪?”这两个问题在他冲出帐篷之后自己找到了答案,他一看那远方咆哮而来的白线,就什么都明白了:“集合,紧急集合!快点!大家赶紧上车,洪水来了!快点!”
“楚大哥,快看!这个是不是很像龟壳?!”威廉见楚风下来,很是兴奋地来献宝,他指的地方确实出现一片黑褐色的硬壳,那是这片拱起的最高处,也是桑布确定的最早开挖的地方。但显露的硬壳不过才半个平方大小,而这片拱起的位置至少占地三四亩,此时下结论,为时尚早。
不过,他看大齐的神色,不像是不关心“小和尚”,倒像是想借此机会让“小和尚”记住教训的意思。也不好再多说,刚好该轮到他站岗了,便离了大齐,去换岗。
大齐看着那“小和尚”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快把他扔车上去,再把三辆车都发动了,快!”
大齐一回来就有人给他报告了这件事,他头也不抬:“既然他想干,就让他干呗!”
楚风也不管他,在叮嘱他不要乱动自己电脑里已经保存的文件之后,一头扎进几名战士事先扎好的帐篷里,一动都不想动了。
他的战友们在其身后都用担心的眼光看着他,已经上去过几波人劝说了,可“小和尚”就是不听,那双挥舞铁锹的手,似乎已经机械化了。
听了这话,诧异地抬头看了威廉一眼,从前她一直认为这位没什么脑子,没想到现在却听到他说出这么有见地的话来。
话虽如此,楚风还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威廉所指之处,他先伸手去敲了敲那硬壳,却好似有“扣扣”之声,再把那手指放到嘴里尝了尝,又咸又涩。此时天色已黑,看不清那硬壳上是否有纹路,此时不能排除是坚硬的盐碱壳的可能。
就在威廉将睡未睡之际,一串枪响把他从这种状态中惊醒,随后他听见了大喊声:“快起来!发大水了!”
他看见抱着电脑的威廉,发动着车的王聪、冯祥,还有刚刚上车的桑布,就差一个凌宁。
楚风疲惫极了,没有跟他争执的精神:“我也没说它就是盐碱壳啊!行了,今天太累,一切等明天再说吧,要是其他地方也有所发现,就可以确证了!”
威廉一见这个分析结果欣喜得手舞足蹈,含有蛋白质就足以证明,这个东西的生物性。那它是盐碱壳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他兴奋了一阵之后,抱起电脑就兴冲冲地去找楚风,他要第一时间告诉楚风自己的发现,可走到帐篷外,他一时又犹豫了,刚刚楚风那疲惫不堪的神态又在他眼前浮现,在半空中整整吊了4个小时还多,怎会不累?想了一想!他人已经走到楚风的帐篷外边了,又抱着电脑折转回去,就在他要进入自己的帐篷时,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楚风头也不回,迅速接近了凌宁的帐篷!
楚风一听这话就急了,那凌宁可是老师家两代人的宝贝,要是真在这儿出了什么事,他回去怎么跟老师交代。
他转过去一看,正是凌宁对还在挥锹不已的“小和尚”说话。
楚风一见,脸色也有点儿发白,二话不说,跟着他们就向停在高处的汽车那儿跑。
凌宁听了这话,倒把笑容一敛:“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达人,原来竟是我错看了你!”
要说这“瘦猴”的出事,可是对这一小队的战士产生了大影响了。这个小队,在大齐的大队里,有个很可笑的外号——“瞌睡虫”,可是,知道“瞌睡虫”这个名字的国内外大小组织,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可笑。这是一支战功赫赫的小队,可就是在这支小队中,竟然发生了携宝私逃的事情。领导甚至为此动过撤销该小队此项任务的念头,还是大齐力争,并为小队其他成员担保,才使得这支队伍得以继续跟着楚风等人考察。
威廉本想第一时间去唤楚风,但想起和自己同一帐篷的王聪和冯祥还没醒来,赶紧奔回去:“快醒醒!快醒醒!发大水了!”
楚风把自己的判断一说,威廉就急了:“楚大哥,这可不是盐碱壳,那上边有龟壳一样的一圈一圈的纹路。我白天看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错!”
离开这顶帐篷,威廉从凌宁手中接过电脑,看她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很是哥们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多想!已经有一个那样了,我可不想看到你也倒下去!”
威廉依然笑眯眯:“没错,我就是当今时代数一数二的时尚‘达人’,你才知道,也太迟钝了些!”
凌宁看着他这有意搞怪的动作,禁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真是!看来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听你说了那些话,还以为你什么时候转了性子,现在看来,还是那样!”
说完,他掺起“小和尚”便走,等他把昏迷的“小和尚”送到他的战友们那儿时,早有人过来把人接过。那年纪大点的老邢原本会点儿中医,此时见状过来一把脉,“没事,他是累虚脱了!休息休息就好!”说着谢过威廉、凌宁二人。
楚风是怎么失踪的呢?事情还得从昨天下午说起。楚风把自己吊在半空,当他把石碑上的一部分文字扫描入电脑之后,经过电脑的分析,那些文字被解构之后,一些端倪显现了出来。
楚风白天实在是太累了,竟然到此时还未醒来,倒是桑布已经被惊醒,他刚出帐篷,就迎前碰上来拎人的大齐和他的兵。桑布一听那声音,脸色就变了:“发大水了?”
为了避风,这宿营地选择的是山包下的低洼之处,此时大水一来,大家凶险万分!而张国柱此时的哨位却在山包顶,那大水瞬间就会到眼前,张国柱来不及多想,抬手就是一梭子子弹,随后他才大喊着往下跑。
大齐点点头,此时没工夫废话:“赶紧上车,快!什么都不要了!”
此时,“小和尚”在大家都歇工回去休息之后,既没有休息,也没有去吃方便面,而是不停地在那挥舞着铁锹,一锹一锹地铲着土,根本不让自己停下来。
威廉把那疑是龟壳的东西扫描进电脑之后,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就地展开分析,不得不说楚风的电脑真的很先进,它居然能分析出那东西的成分里含有蛋白质!
楚风迷迷糊糊之间,好像觉得自己的身子在动,他睁眼一看,自己怎么被人抬着呢!“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出什么事了!我自己会走!”
王聪、冯祥一听,不敢怠慢,马上去发动自己开的那辆车。
威廉抱着电脑,睡在自己的睡袋里半宿睡不着,他实在是太兴奋了,那电脑里的分析结果,明天要是跟楚大哥一说,还不知他该高兴成什么样儿呢!他这么想着,渐渐地,思绪有些迷迷糊糊。
大齐一见他醒了,也不再和他客气,把他丢下来,指着那离此地不足100米的水线说:“看那儿!亏你还睡得着觉!”
“你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如果当时你在桥头,他也一样会开枪,你不在,只不过让受伤的人从两个变成一个罢了!”凌宁苦口婆心地劝,“小和尚”却根本连眼皮都不抬,依然在挥锹。威廉仔细看他,发现他的双眼已经没有了焦距,那铁锹也根本就没铲起多少土,他的脑海里似乎只剩下了那个挥锹的动作。
石碑上的图案和文字,乍一看很像是天然生成的,因为完全找不到凿刻的痕迹,这倒与传说中的古河图相吻合。
好不容易,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这两人才大汗淋漓、筋疲力尽地下来。地下桑布众人的挖掘也有了收获。
那些战士们把“小和尚”扔到车里后,又跑回来,组织其他人上车。
可随后,他在自己的哨位上看到了遥远的东方出现了一条白线,尽管这是黑夜,但在漫天星光的照射下,那道白线还是清晰可见,并正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朝着宿营地的方向呼啸而来。
在七人之中,心里最难受的莫过于那以为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擅离职守造成的“小和尚”了。“小和尚”本性龙,叫龙尚清,来到这个小队最晚,年纪也最小。战友们觉得这个名字实在太娘娘腔,再加上他一剃光头,那头发好长时间都长不出来,就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小和尚”。说实话,这孩子本来性格就内向,此时一钻了牛角尖,愣是把自己折磨得够戗!
自从大齐对大家说了这事以后,小队中剩下的那七人,除了还躺在医院没有度过危险期的“满子”以外,人人都憋了一股劲,在做完各自该做的事后,还把宿营等杂事都给包圆了。
威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走过去,把“小和尚”手中的铁锹一夺,没有想象中的挣扎,再一看,“小和尚”失去手里的铁锹,身子竟然有一点儿摇摇欲坠。
威廉被她看得有点儿发毛,回头看看自己身上,左翻右找:“怎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么?”
威廉见了楚风那疲惫的神色,嘴张了张,最终没有说什么,但却借了他的电脑,把那疑是龟壳的东西扫描了进去。
威廉听了,嘻嘻一笑:“那是!我就是我,只要我自己过得快乐又逍遥,何必要为着旁人改?”
他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回跑,那边大齐已经上车,见这家伙往回跑,吓得立马跳了下来:“怎么了这是?小风!不要回去!危险——”
“你没错!”林威廉难得严肃了一回,“错的是那个见财起意的家伙!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好的,但不要强行把别人的错误拉到自己头上,这是愚蠢,我想,你不是愚蠢的人!”
凌宁听他有意误解自己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经这一岔,她的心情已好了很多,跟林威廉互道晚安之后,径自去自己的帐篷睡了!
张国柱本来是对“小和尚”有点看法的,可现在看他这样,也有些不忍,巴巴地跑来向大齐报告,没想到得了这么一句话,好悬没被噎住!
楚风在半空中越分析越兴奋,他脑海中的灵光一闪,把那些可以看出是后来凿刻的部分去掉,露出的文字便有迹可循。他一见自己的猜想得到越来越多的证实,兴奋地差点手舞足蹈!还好,他还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半空中,没有做过分惊险的动作。
这是谁啊?白天大家都累得够戗,有些人甚至连晚饭都没劲吃就睡了,怎么还有人在外边说话?
张国柱大惊!
跑到地方,那水声已经近在耳边,楚风却发现不对!
等他连拉带拽地把王聪、冯祥拉出帐篷,那水眼看就到了近前。
不说他在这儿扯着嗓子大喊,就说威廉,他原本就没睡死,这一听到动静,倒成了继大齐之后第二个跑出来的人。他此时还抱着楚风那台笔记本电脑,而楚风和桑布所在的那顶帐篷却至今还没有动静。
“小心!”威廉见他差点压在凌宁身上,冲过去一把扶住他的身子,顺手把怀里抱着的笔记本电脑递给凌宁,“帮我拿着!别摔着了!”
凌宁呢?凌宁怎么不在?
热血沸腾的他此时顾不上再进行过细的分析,靠着大齐与他的默契,一个在半空中慢慢地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地把那石碑上的一切扫描入电脑,另一个恰到好处地移动那绳索,好方便他的行动。
睡眼惺忪的王聪一看那可媲美海啸的大水,一下子吓得瞌睡虫全跑了,此时,那个“瞌睡虫”小队的人已经全部奔出了帐篷,就连昏迷未醒的“小和尚”也被抬出来了。
威廉一听他提及凌宁,心中一紧,因为他最早出来,确实没看见凌宁:“她还没出来!”
说着,他等桑布一出去,和张国柱抬着楚风便走。
凌宁听了,勉强从嘴角扯出一个99lib.net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我没事!你放心,我不会倒下的!我就是在想,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