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八节 救兵

听着这声音,感受到这股震动,楚风眉头皱了皱,这体型可不小啊,别不是——,就在他一犹豫的工夫,地上的那位,爬起来就麻利地向前奔跑,明显对这密道很熟悉。
“呃——”这一拳可不好消化,楚风抱着肚子倒了下去。胖子听见后边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只留下一声:“对不起!”便抽身远遁。
“怎么不是我!为什么就不能是我?”那位大齐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楚风,眼神还在他的两边转悠。
就在这时,从那头又传来了脚步声,这次的脚步声非常轻盈,楚风只好定下心来解决这位。
他犹豫,对手却不犹豫,乘他防守的空挡,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他一出手就知道自己错了!“啊!”的一声女子轻呼,更是告诉了他这位的身份。
楚风没有迟疑:“没错,是我!”
楚风略显尴尬地把她的手掰下去,回身见了大齐那表情觉得刺眼,一拳打过去,打得那位大齐呲牙咧嘴的。
四处一看,凌宁、威廉、王聪、战士小肖都在,唯独少了桑布和胖子。一想到胖子,楚风心里五味杂陈。尽管事实已在眼前,他却依然不相信,昔日同生共死的兄弟今日会背叛自己!
“闭嘴!”楚风以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暴喝。凌宁虽觉得委屈,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大齐的眉毛挑了挑:“哦,还走脱了两人,回去自己领罚吧!”
等到了出口处,两名战士也知道开启机关的方法,密道门很快打开。还没适应眼前光亮的楚风迅即就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小风啊,这次你可糗了吧!”
密道中没有照明,漆黑一片,即使贼人们还没有离去,在这种复杂而又黑暗的地形中,想要找到大家的藏身之处也不容易。
桑布走过来,大齐伸出手去,两人的大手在半空中紧握,一看就像是熟识。
黑暗中看不清凌宁的脸,但从她那细如蚊蝇的回答来看,这话起到了某种楚风想象不到的作用,她顺势抱住楚风从自己脖子上撤走的手臂,低声说:“人家、人家害怕!”
楚风领着两位战士去找到了躲在不远处的林威廉和王聪和那位小战士。
那为首之人看来是这群战士的首领。他低声吩咐身旁的战士几句,便带着大半战士朝着楚风所指方向追去。
大齐看见桑布过来“呵呵”一笑,“这可得说是你们这位队长机警啊!”
小门开着,大厅的地面脚印凌乱,看上去好像有不少人从这儿经过。为了大家的安全,楚风决定,先带大家退到密道中去。
因此,这次凌宁的擅自行动又过关了。
“你们?你们认识?”
“前面是楚风楚教授吗?”。
这一次前去罗布泊西岸考察,之所以从出行起就变故不断,楚风总觉得大半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尤其是刚才在大厅中见到胖子对自己道歉,他更落实了这种想法:凌宁和队里其他人都是受了他的池鱼之殃。到现在,小丫头没有对此口出恶言,他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能真的板下脸来教训她?!
“太好了,总算找到您了!”来人此时已到近前,却是一名身穿迷彩服的战士。
一进密道他们,就听见前边有错乱的脚步声,还间隔着有枪声,隔着黄粘土壁,闷闷地传来。楚风止住了众人,仔细听了听脚步声传来的方位,正是自己想要去的高台方向。怎么办?
那战士虽说没带衔,但很明显是个军官,听了大齐的话,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是!”
“嘘!”楚风一边帮其他人解开绳子,一边示意她动静小些。
凌宁在密道口听见声音不对,摸黑出来,扶起楚风:“哼!什么人嘛!出卖兄弟,却还要假惺惺地说什么对不起!难道杀人犯杀了人后,说声对不起就没罪了吗?”
正当二人各怀心思之时,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向着这个方向而来,楚风悄悄抽出胳膊,小声嘱咐道:“老实待着,不许乱跑!”说完,他听声辩位,伸腿一绊,黑暗中一个物体应声而倒。
“楚教授,请您跟我们先去安全的地方,对了,其他人呢,都跟你在一起吗?”
楚风醒来,发现自己还在那大厅之中,只是除了被五花大绑着,嘴里还塞了不知道是臭袜子还是破抹布。他微微一挣,身上的绳子绑得结结实实,挣是挣不脱的。随后他心中一惊:其他人呢?
他们现在身处的这条密道,也有许多岔道。楚风安排其余的人躲进另一条岔道中,不要出声,自己则躲在那条连接高台的密道旁边,一探究竟。
林威廉早就听到这边的动静,要不是王聪拖着他,他早就跳出来了。
楚风知道,罗布泊中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军事基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都是在此试爆成功。只是没想到,自己昔日的战友大齐会驻守在这儿。
说着,一双有力的臂膀搂住了自己。
其他人现在依然昏迷不醒,楚风挣扎着站起来,一跳一跳地,先来到凌宁的身边。
好在凌宁似乎跟他有心电感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一眼看见楚风,心中一喜:“唔、唔、唔!”这可真叫打哑谜!
“那当然,我是基地的人,任何人要进入罗布泊禁区,都要向我们报备,这位桑布队长几乎每年要进两三次,有时候十几次,我们打过多次交道了。”自从见面,大齐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昨天晚上,桑布队长通过海事电话向我基地报警,说是有一伙匪徒跟着考察队,意图不轨。我一听说这支考察队里有你,说不得只好亲自来了。”大齐脸上不无得意之色。
楚风见她醒了,背过身去,将绑在身后的绳结对着她,那意思就是让她帮忙解开绳子。凌宁这小丫头多聪明啊,一看就知道他的意图,自己也挣扎着坐起来,把身子背对着楚风,用还可以有限活动的双手,去解楚风手腕上绑着的绳结。
林威廉一见楚风,便摩拳擦掌地说:“楚大哥,你真是的,有事也不知道叫我,要是我跟你一起去,还能叫那两人跑了吗!”说着,他还摆了几下花架子,学着李小龙怪叫了几声。
“行了,你小子,你上,你上能顶用吗?”王聪很是不耻他的马后炮。
“哼!”凌宁不满自己被人视而不见,从楚风的身后故意走了出来。
“我说,你这个小疯子,手上功夫没落下啊,怎么?恼羞成怒?想跟哥哥打一架?”说着,还捏了捏拳头,把手指关节捏得“咯吱、咯吱”响。
楚风把她交给林威廉照顾,走到大齐跟前。他现在一肚子的疑惑,而刚才战友重逢的激情又被凌宁搅乱,此时也没有心情玩什么虚的,开门见山:“大齐,你们怎么能得到这么准确的消息,前来营救我们?”
桑布身后是一队身着野战服的战士,其中一名战士走到大齐跟前“啪”的一个立正:“报告首长,战斗结束!匪徒一共十四人,俘虏十二人,逃脱两人,请指示!”
楚风有一个本事,那就是无论多么复杂难明的路,他只要走了一遍,就可以记下来。桑布带大家从高台到外边沙漠的路此时正在他脑子里印着,他决定,反其道而行,带大家避到高台去。
他身上的这种军装楚风从没见过,是一种以土黄色为基色的迷彩军装,但从他身上的制式装备和他那标准的军礼来看,确是军人无疑,但楚风就是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
还是那一绊,却没起到刚才的效果,这位好像长了一双夜视眼似的,跳过了他的腿。楚风立知对方实力不弱,上手就是军体擒拿拳。交手不过两招,对方就猜出了他的身份:“小风,是我!”
“好了!别废话!赶紧跟着人家解放军战士走!”楚风知道,这小子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型。
楚风没有立即答应那位战士的话,而是给他们说了刚才的情况,并把连续两人逃离的方向指给战士们。
这绳结系得并不死,很快就被她解开。
是胖子!楚风一听这声音,手上不觉就慢了下来,说实话,尽管胖子很可能已经背叛了他,但他还没有想好要怎样面对胖子,所以,出手就有点犹豫。
楚风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胳膊上又挂了一个人。凌宁正挽着他,而且一点儿也没有松手的意思。
楚风偏了偏脑袋:“大齐,怎么是你?”居然是自己十几年没见的另一位战友——绰号“大齐”的齐治国。尽管多年不见,他除了显出成熟来,五官倒是没什么变化,楚风一眼便认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凌宁小丫头一下子护在了前头。
且不说凌宁的小心思,就说后边的大队人马,此时已经接近了楚风他们所在的位置,与先前的两人不同的是,这些人头上都带有明晃晃的强光手电。
“你又不听话!”楚风虽是责怪的语气,却忘了这话有多么暧昧!
“呸!呸!呸!”楚风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第一时间帮凌宁拿下了她嘴里的臭袜子。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个人影悄悄接近了他,他一惊,本能地用出一招擒拿,擒住了对方的喉咙!这是当年他在部队上学会的,这么多年一直坚持训练,并没有丢下。
这时,一队人又从那大沙丘后边钻了出来,领头的赫然是桑布。
剩下的两名战士再一次提出要楚风跟他们走。
楚风觉得自己的脸都叫她丢尽了,赶紧拉她回来:“你回来!小姑奶奶,你少给我添点乱行不行啊?!”
两名战士带的路,出乎楚风的预料,很熟悉,就是去高台的路。
其实基地离这儿还很远,大齐昨晚接到电话,今天一大早就出发,紧赶慢赶地好悬没赶上。不过早在楚风他们遇袭前,大齐的人就到了。他们坠在匪徒身后,跟着进了密道,不过没有进大厅。当时,楚风等人被擒,匪徒们进入桑布打开的那道墓室门,发现里面除了一口棺材什么都没有,不死心,押着桑布带路找宝藏,正好迎头撞上了大齐他们。匪徒们边打边退,到了高台上与他们对峙,不过这种局面很快就被打破。正规军就是正规军,要不是想全歼他们,大齐早就结束战斗了!
楚风听了,心不由得一软,毕竟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在这种环境下,会害怕也正常。
楚风更加怀疑,心中天人交战,是追还是不追?他这一犹豫不要紧,人已经跑得远了,眼看追之不及。
“唔——”他想出声唤醒凌宁,却忘了自己的嘴已经被堵住,发不出声音来。
是的,楚风现在知道自己的那种古怪感觉从哪儿来的了。这些人的军装上都没有挂军衔,就连大齐身上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愚昧的生灵们,背弃了与诸神的誓约,
肥沃的土地变成荒漠,
未知的年代就此展开……
贪欲的单色书引诱,权力的蛊惑,种族间的仇恨,
彼此之间,挥舞着刀剑。
沙暴和飓风在城市的废墟中肆虐……
无情的战火,蔓延在大陆各处,
不曾传来任何回答。
然而,天空冷漠依旧,
——《警示录》
祈求神抵们的宽恕,
强权者得势,欺诈者横行,
失望的诸神,放弃了这个世界,
重新对着空旷,阴暗的天空哭诉,
面对着满目荒芜的大陆,
吾辈终于明白,已永远失去了诸神的祝福,
黑暗与死亡随之而来。
各族共释前嫌,重新携手。
当吾辈幡然醒悟,停止无谓的争战。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