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这几掌把小王到了眼眶里的眼泪又给吓了回去。他都出来大半个月了,一想到今天自己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老爹老娘,心里就泛酸。尤其是一想到早晨那沙蜥,顿时觉得自己的脚底怎么好像还是粘糊糊地。
果然,听到这话,不仅那两个,就连桑布的眼睛都瞪圆了。
“后来呢?后来呢?”林威廉听故事上了瘾。
到进了自己的帐篷,凌宁还没有回过神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因为这个队伍里只有她一个女孩,所以单独给她分配了一顶小帐篷,就在楚风的旁边。凌宁此时半点没有想睡的欲望!
“啊!”楚风当时张着的嘴里能塞下两个鸭蛋。他被大齐的话震得脑袋嗡嗡响!
“史学界一直对楼兰国灭亡的真正原因争论不休,但末代楼兰王比龙带着半数居民逃跑从而导致楼兰国灭的事有正史记载,这个应该不用去怀疑。值得怀疑的是,比龙为什么要逃走?他自己说是为了不让楼兰国的国家秘密被北魏人知道,那么,楼兰国到底有什么秘密这就很关键。”楚风接着说:“我怀疑我们发现的那座楼兰王陵实际上是楼兰末代王子真达的墓。真达墓中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这是为什么?我怀疑他是故意的,故意隐瞒,什么都不留下,证明他害怕有人会在他死后到他的安息之地来找东西——找他父亲拼命藏起来的那个楼兰国的秘密。”
“嗯!”凌宁的伶牙俐齿似乎都丢到爪哇国去了,脸红红的,然后跟着楚风走下沙丘,走回地下大厅的宿营地。
可是她经不住去想:“可是他是怎么想的呢?他全心全意地把所学都交给我,对自己好,这是真的,而且危险的时候,总是拼命保护我的安全,可见那人的心里是有我的,只是……”凌宁的心里又有些忐忑,“可是,如果那人这么做只是为了报答叔爷爷对他的教诲之恩。他自始自终只把自己当做晚辈、学生来看待,难道,自己就真的一点儿魅力也没有吗?”
“啊!这真是个蠢家伙!他以为这样人家就不找他麻烦了吗?”威廉听了,皱了皱眉头。
他此时脑海中全是大齐的话:“你以为,像我们这样,进了沙漠训练营又通过所有训练成功毕业的,国家能这么轻易地让我们复员,不再管了?
凌宁便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也双眼望向天空。说实话,沙漠里就算有千般不好,也有一好,那就是那璀璨迷人的星空,无论什么时候都看不够!
“哦!”这是三个人同时发出的声音。
父子这么多年,他竟然从来就没有关注过,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人?做过什么?这是不是很滑稽?
凌宁不在,她要在,听了这话,怕不要高兴得跳起来。
是凌宁,现在气温已经很低了,除了楚风还是一件单夹克,其他人,都披上了军大衣。凌宁就是给他送衣服来的。
“这个,刚才小王不是说了么,这个,史书说到楼兰美女时,一边是贬义地说她们妖艳、淫乱;一边又说敦煌、龟兹、焉耆等国家的王侯们,都哭着喊着要娶楼兰女人为妻……”
后来,她想起两人的针尖对锋芒,想起自己每每与他抬杠,想起在危险时刻,楚风对她的保护,她的心里甜甜的,有个声音冒出来:“不是说,不是冤家不聚首嘛!”
楚风没想到王聪抛了这么个话题给自己,稍微有点尴尬。
“是吗?真可惜!”林威廉一脸地遗憾,“我说,老天为什么不让楼兰美女活到现代呢?又美又骚的话,那真是,啧啧——”
“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不过,也许他就是通过私通的王妹得到了楼兰国的国家秘密呢?!”楚风提出当日凌宁的猜想。
“你知不知道,当年进入沙漠训练营的是从当时整个新疆军区表现最为优异的战士中挑出来的,进去1000人,合格出来的只有60人。尼加提是没办法,谁让他杀了人呢。可你那么轻松就回了家,没觉得不对劲?
桑布这时候已在王聪身旁坐了下来,听楚风发问,他想了想:“昙无谶?这个人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在佛经译著方面,他的成就很大,据说他翻译出来的《涅槃经》,在当时几乎没有一个中国知识僧侣不修习!但我对他了解不多,只是知道这个人算是一个很有胆识的人。”
听着桑布说的这些,楚风的脑海里闪现一个念头:昙无谶的哥哥不会也是涉及到楼兰国的秘密而被杀的吧?他的尸体为什么不让人看?昙无谶看了,被国王收留供养,是不是变相地软禁?想到这里,他又自嘲地摇了摇头,真是阴谋论看多了,居然毫无根据地怀疑起来。但不管怎么样,昙无谶死于谋杀确是一个事实。
不说凌宁的胡思乱想,回到帐篷的楚风没有想到,居然有一位客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她的心里有无数的念头:今天的事怎么回事?为什么看着他孤单地坐在那儿,自己的心里竟会生出心疼的感觉来?什么时候起对他的印象从差变好的?她想起机场的初次见面,禁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为什么呢?”威廉和王聪异口同声地问。
“等一下,我跟你一块去!”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年轻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差,别出点什么问题。尽管楚风自己心里也很不好受,但想到威廉还是自己的学生,他也坐不住。
“后来?!后来这个和尚跟国王的妹妹私通,被楼兰王追杀,逃到了武威,在那里译经。完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北魏的国王知道他,要把他接到北魏国都去,可当时武威也就是凉州的统治者舍不得,但北魏国力强啊,而且人家说了,不给人就打战。这一下,这个凉州统治者出了个馊主意——他派人假装刺客把这个和尚给杀了!”王聪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他三两下就把后边发生的事都给讲清楚了。
就在此时,一件军大衣披上了他的肩头。
“对啊!有这个可能!牛!这哥们真牛!人财两得、啊不、是人‘秘’两得啊!”林威廉这小子眼睛一亮,一看就知道不定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一脸猪哥样,就差没流口水了:“嘿嘿!老听说楼兰美女、楼兰美女,喂,小王,你们在这地方见了不少吧?”
“走吧,回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有点!”威廉实话实说。在他们对面,王聪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好像是要哭的样子。桑布见状,快步走过去,扶着他的肩,狠狠地拍了几下:“好小子!你今天表现不错,临了可别孬!”
“在好几年后,我有资格进入一些特殊场合接触到领导层之后才知道,当年,是你的父亲,起码找到了当时任新疆军区司令、政委那一级别的领导关说,才能让你走正常程序复员回家,还能持有咱们部队开具的证明参加高考!”
“嗯!”威廉的情绪不怎么好。这短短的一天,小伙子经历了太多的事,先是地震、然后救人、密道被俘,最后还来了个警匪枪战。这些平时只能在好莱坞大片中才能看到的场景活生生发生在自己眼前,威廉心里真的是不适应。
“什么伟大的发现?”没心没肺地林威廉第一个忘掉自己刚才的那些自怜情绪,马上追问道。
“是!”说到专业,楚风可是一丝不苟的,“此前我在美国得到了一卷桦树皮文书,经过我的老师凌茹凯教授推断,它很有可能就是导致楼兰国灭的线索人物——著名译经专家昙无谶手中的那本《涅槃经》原本。最初,凌宁推断说,昙无谶是因为得到了这卷经书,知道了楼兰国的国家机密才被追杀的,那时我还对她的这个推论嗤之以鼻,现在看来,大有道理啊!”
“哎呀!”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真是没羞,可手一打上脸颊,便发现触手可及的是一团滚烫,“小妮子,你思春了!”她心中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她想起大学里的那些死党,要是她们知道,说不定会鄙视死她。
凌宁听了,抬着头看着他,伸出一只右手,意思是要他拉。楚风伸出手,把她拉起来,给她把衣服整了整,扣上领口的扣子:“沙漠里风沙大,一般都要把最上边的扣子扣好,不然,沙子就会吹进去!”
想到这里,楚风觉得自己的眼眶一热。多年的父子隔阂,让楚风有意识地把一丝愧疚深深地隐藏起来,拼命地去想父亲平时对自己的冷漠。结果却发现,父亲的样子在自己脑海里越来越慈祥起来。他摇摇头,要把这些想法通通甩开。
“美什么啊!几千年前倒是挺美的呢!可现在都成了干尸了有什么可美的!”王聪撇撇嘴,“倒是有一具被叫做‘小河公主’的,那刚挖出来的时候,跟活人一样!眼睫毛还在微微跳呢!确实很美,啧啧,我在现实生活里就没见过比她漂亮的,可惜挖出来以后没多久就全干了,现在也谈不上美不美了!”
楚风对这个问题暂时避而不答,却反问桑布:“桑布队长,你们一直在新疆的考古一线,对昙无谶这个人物有什么看法?”
“那昙无谶私通楼兰王妹妹的事有没有呢?”看来,这王聪平时功课没少做。
“你还别说,这历史上楼兰美女还真是又美又骚,你说是吧!楚教授!”
楚风也想跟着走,却被那两个小子拽住,非要跟他探讨探讨那楼兰美女骚不骚的问题。
“没事!你做得对!换成是我也会这么做的!算了!我没别的想法,刚才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别往心里去!”楚风意识到自己刚才多少有点迁怒的成分。
停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脑海里的东西,桑布决定把自己偶尔在一本书里看到的那个小故事说出来:“据说昙无谶的表哥被国王杀了,国王说,谁要敢看一眼就夷灭三族。没有亲友敢看,昙无谶却亲自为表哥送葬。国王大怒,要杀他。他说:‘国王以法杀我哥哥,我以亲情葬我哥哥,这样做不违背大义,为什么发怒?’国王听了,十分震惊于他的胆气,就把他收留供养起来。——我当时看到这个故事,也佩服这个人的胆气!”
“咳咳!我宣布,我们距离一个伟大的发现不远了!”为了转移这两小伙子的注意力,楚风决定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想到这里,凌宁赶紧从自己随身的小背包中掏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照来照去。“不管怎么照,就是像个小姑娘。”她放下镜子,泄气地想。不过,想到了一处,她偷偷一笑:“嘿,本姑娘还是蛮有料的嘛——”
桑布不知道楚风身上刚刚发生的事,他以为楚风在生他的气:明明发现了有人跟踪这支队伍,却隐瞒所有队友。他心中一紧,就是担心楚风不理解自己先前的作为,他这才特意过来解释:“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相信朋友是好事!只是……”
楚风很感激这时候的凌宁,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陪坐着,却让楚风的心里觉得温暖。
楚风一个人坐在沙丘顶上,望着群星璀璨的星空,目光中却没有焦距。
“真的!”这下,差点跳起来的人换成了王聪。
“这个嘛——”楚风本来觉得这个观点还不成熟,不过看见小王那泛红的双眼和桑布像要吃人的眼神,楚风还是决定讲出来,就当讲故事了:“就是千年古国楼兰国的灭亡之谜!我们似乎距离这个谜底越来越近了!”
“普通的机电工程师?”大齐当时好像见了鬼一样的表情至今留在他的脑海里。“我们基地的功勋榜上至今还有你父亲的名字,说他是两弹元勋都不为过,怎么可能是普通的机电工程师!”
“没错,人家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北魏发兵打凉州,凉州败兵逃楼兰。完了不知道那个楼兰王发什么神经,人家只有5000败兵,他有3000常驻兵。人虽少点,但他有城啊!未必守不住,而且头前几战他都赢了,结果他居然带着4000户居民跑了,他自己下落不明不说,楼兰国就此灭国了!”几次去过楼兰古城考察的王聪,也很想不通那个末代楼兰王的举动。
两人从地道里出来,刚转过沙丘背面,就看见一对燃烧的篝火,红红地火苗映得那两个年轻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
看着对方的眼睛,楚风自我嘲笑了一番:“怎么?还特特地来看看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哦!那就好!那你休息吧,我出去看看!”桑布看来不擅长跟人做这种程度的交流,想到那两个睡不着觉的小伙子还没回来,决定出去找找!
楚风在心里这么嘲讽自己,却一点也滑稽不起来。他不知道父亲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心里有了一种明悟,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父亲,他能为自己做这种事,那就说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虽然他从来没当面问过,关心过自己,但背地里,他一定做了不少事!
桑布听到这两小子扯得越来越不像话,“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他还记得自己的反驳:“那不可能。我父亲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机电工程师,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么高层的领导?再说了,邵东还不是自己复员的?!”
“怎么?睡不着?”楚风走过去,坐在威廉身边!
“想家了?”
突然,林威廉觉得手上一松,“他到底了!”与此同时,凌宁的话音里也透着隐隐的兴奋。但很快,这兴奋就被惊恐所代替!
楚风一边喊,一边四处寻找。幸亏,那辆车还没有掉落沙陷区,虽然被沙子埋了大半,但里边的东西估计无恙。
在东北面,有两个黑点,黑点旁,几个更小的黑点在沙陷区旁边走来走去!是桑布队长他们!他们没事!他们在想办法救援我们!
“咳!咳!咳!呸!老子在这儿,老子的腿只怕断了!哎呦!”远远地传来了毛连长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楚风顾不得多想,一把抱住凌宁,脚下发力,向着沙丘跑去。
“啊!”
“错了!是俺、都、泥、吧、奈!教了你几遍了,怎么还没记住,快!把手伸出来!”这个声音!这个声音!这是谁?怎么这么熟悉?
不止他,战士小肖也抢着下去救连长。楚风不容争辩地把绳子缠到了自己身上:“好了,你们都别争了,这里我最年长,救人首先是我的责任!你们在上边,帮我们看着点儿,等我准备好,用力地一拉绳子,你们就把我们往上拉!”说完,他也不管林威廉等人的反应,把另一端绳子往地下一扔,大步便往悬崖边走去。
楚风喜极,要不是现在还时不时有余震,他真想长啸一声,抒发自己心中的喜悦!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脸色苍白。
“楚大哥,你醒了,太好了!哇!——”这小姑娘又笑又哭的。
“楚大哥、楚大哥!你醒醒!你醒醒!”
“不好!”楚风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兽潮的出现,通常会伴有大型天灾,不是地震就是火山喷发。此处没有火山,恐怕会有地震。而且,以这兽潮的规模,只怕这个地震级数小不了。现在大家都在沙丘上,是个不安全的所在。但是现在下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沙蜥,而且此处正是流沙区,真不知可有躲避之处?
虽然楚风觉得过了很久,但一看表才知道,此时距离刚才大地震的发生不过才过去了10多分钟。
林威廉手中一紧,随后腰上一股大力传来,把他拖得一个踉跄。他赶紧稳住,同时向战士小肖喝道:“快用力,快!”
战士小肖很快被找到,他也没有被埋很深,威廉看到了一片绿军装,一刨便把他刨出来了,倒是他清醒之后没看到毛连长很是着急:“连长呢?我们连长呢?”急得差点儿哭了。
楚风听到了,不仅听到,还听得很清楚,一丝尴尬的笑就此凝固在他脸上。
林威廉在凌宁的身后,凌宁是被他从沙子里刨出来的。地震发生时,大家都被震下了沙丘。他和凌宁算是幸运的,落在他们身上的沙子没有多少,很快就清醒过来。随后,凌宁用手疯狂地刨,才把楚风刨出来。
不容他们多想,地震就来了!一阵地动山摇,众人站立不稳,跟滚葫芦似的滚下沙丘,而后,被细沙掩埋。
楚风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地抛向天空,而后又被重重地压下。他只下意识地一把抱住凌宁,似乎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她最后的保护。在重重的黑暗袭来之前,他还有意识地把怀里的凌宁用力往上一推,“希望她能逃过这一劫吧!”这是楚风的脑中最后的意识!
林威廉无奈,只好捡起绳子,将绳子的这一端绕过自己的腰,剩下的扔给小肖。由于这上面一棵树也没有,更无半点可以起固定作用的东西,他只好把自己当做树桩来用。
凌宁在他身后,也看见了那边的情景,虽然她平时跟那些人都不太亲近,但此时见了,却如同见了最亲的亲人一般,眼中已经落下泪来!
新疆是地震多发地带,野生动物对天灾有着天然的感应,以前楚风在昆仑哨所时,就见过地震前的兽潮,不过,规模远远没有眼前这么宏大!
“你是?!凌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楚风的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的,对刚才发生的事没有印象。
这时,风中隐隐传来声音,楚风似乎听到了什么:“嘘!”他示意身后其他人放轻脚步,仔细听,可惜现在风声实在是太大,他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点什么,却又听不真切。
旁边脸都被骇白的凌宁连胆汁都吐出来了,盯着眼前一批一批跑过去的沙蜥浑身发抖。
这沙蜥密密麻麻满地都是,众人躲之不及,一脚踩下去,常常踩到一个滑不留丢的玩意,有时候还少不得血肉横飞,那叫一个恶心。就连楚风,也是勉强才忍住没吐。
毛连长实在忍不住,在那儿破口大骂:“奶奶个熊,楚风,你耳朵聋了?!老子就在这儿,这么大声音你竟然就是听不到?!”
就在这时,“嗷”的一声,就见一头小牛犊大小的沙蜥冲着凌宁张开了涎水滴答的恶心大嘴!而凌宁正跳来跳去,躲避脚下无数的沙蜥,全然不知,正往那大沙蜥的嘴里送。
其他人呢?
小肖与林威廉两个,牢牢地抓住绳子,慢慢地往下放。
不管怎么说,只要人没事,就值得高兴!
大家掰着干馕,就着清水迅速解决早餐,正吃着,地面传来了不同寻常的震动。
林威廉不接,抢他身上的那段绳子:“楚大哥,要下去也是我下去!你留在上面拉我!”
楚风在车的后座和后备箱里翻了许久,没有找到绳子,却听林威廉一声欢呼:“我找到了!”原来一捆特制的尼龙绳和两个备胎一起,被绑在了汽车顶上。大家都着急救人,竟都疏忽了想要找的东西往往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个道理。
大家都回到汽车被埋处,这车并没有被完全埋住,虽然没有工具,仅靠一双手,但好在人多,连凌宁都拼命地挖。很快,车身就显露了出来。楚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车门完全露出来了,上去用力一拉,还好车门没锁,应声而开。这也是惯例,进入了沙漠之后,车门都不会锁。
他极目远眺,现在这一片,已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他视线的东西,突然,他的目光一滞:那是?!
只是这时还不是哀叹断腿的时候,腿虽然断了,但他的下落之势只是稍缓,那地势很倾斜,他的身体眼见就要滚落,他只好忍着剧痛,伸着双手努力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好不容易攀住了一个东西才把自己的身体稳住。
“毛连长、小肖,你们在哪里?”脚下的震动一直没有停歇,楚风不敢喊得太大声,心一直揪着,小肖今年可才19岁!
准确地来说,下面应该是一座塔的上半部,从这个角度看,只能看到塔顶的石尖,和已经残破了的最上头两层塔檐。毛连长则正挂在从上往下数的第二层塔檐那儿荡秋千。
楚风并没有听见他的答应,他爬上了这片高台的最高点,想居高临下,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楚风拆下绳子测量了一下,应该够长了,拿着就来到了发现毛连长的高台边缘。
大家登上那个沙丘才发现,那沙蜥群真是巍巍壮观。
楚风一把把绳子的一端系到了自己的身上,把另一端交给战士小肖和林威廉:“慢慢放!等我到了下边,把毛连长系好,你们就一起用力拉,好吧?!”
此时,听到楚风的呼喊,他赶紧答应,只是嘴里、喉咙里堵满了沙子,只好先吐出来才说话。
楚风来到高台的西面,他匍匐在地,慢慢爬到边缘,往下一看——底下10多米处竟然有一座塔!
楚风感觉自己仿佛走入了一个橘黄色的世界,前、后、左、右、上、下,到处是橘黄色。有光,很亮,却什么都看不清楚,模模糊糊、混混沌沌,似乎是被一团橘黄色的光包围着。渐渐地,楚风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俺、不、泥、吧、奈!”
原来他在地震时滚落得太远,就在沙陷区的边缘,他倒没有被沙子埋住,也没有失去意识,还保持着清醒。他亲眼看见在大地的抖动下,那大片的沙丘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迅速下陷。眼看他就要随着下落,危急关头,他下意识地攀住身边没有下陷的沙土不敢松手。可是那沙土怎好着力?他还是很快下落,就在他以为自己得交待在这儿的时候,他的腿竟然落到了实地,只是冲击力太大,当时就听到了“咔嚓”一声,先落地的右腿传来一阵剧痛,只怕是断了。
“这是——这是什么?”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触目所及之地,所有的沙丘全不见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成了方圆几十里的最高点。除了一道沙梁与这边地面平齐,东西方向延伸之外,其他的,全部塌陷了下去,而原来泉眼的所在,已经出现了一个一亩大小的水潭。等于说,他们此时身处一个大约两平方公里大小的孤立高台上!
“这,这是兽潮?!”楚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面对铺天盖地的沙蜥,楚风第一个反应过来,拉了一把身边吓傻了的凌宁,拽着她就往旁边的沙丘上跑。不管怎么说,先占据个有利地形。
触目所及,这哪还是沙漠啊,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沙蜥向这边跑过来!起先是小一点,巴掌大小,接着是一尺来长的,越往后个头越大。楚风极目远望,目力的尽头处居然出现了公牛大小的沙蜥!
“楚大哥,我在这儿!”是林威廉那小子的声音。楚风循声望去,被大自然的神威震得目瞪口呆!
其他人愣了几秒钟后,反应过来,也纷纷跟着他跑,沙蜥单个的时候不可怕,就是个头最大的也不可怕,因为它们几乎从来不主动攻击人类。可是,现在是一群沙蜥,一群身披土黄色斑驳皮肤,丑陋的沙蜥气势汹涌地向你冲过来,那场面真是非同一般的壮观,而且,需要一定的心里素质才能承受住这种壮观。
此时,凌宁也不顾自己的安危,匍匐在那高台边缘,往下看着楚风的救人行动。
楚风迫不及待地想找到那声音的主人,却听到一阵“啪!啪!啪!”木板打在手掌上的响声。随后,一个孩子的哭声在他脑海里响起,并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那沙蜥由于脚底有蹼,这在平时是保障它们不陷入流沙的保命技能,此时一跑起来就成了累赘,一摇一摆地,跑也跑不快。
小肖反应过来,用力扯住绳子,楚风被吊在了半空。
楚风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大家也都激动地爬上了这座地震后仅剩的沙丘。
这时,又一阵大地颤动让楚风的脑子回复清明,想起来了:刚才他们遭遇地震了啊!他一把抓过凌宁:“凌宁,别哭了,其他人呢,就剩你一个了吗?”
楚风睁开眼睑,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张小花脸。那张脸实在是太脏了,除了一双清亮的眸子还有点熟悉外,那红红的眼圈和一道白一道黄的脸蛋,实在是看不出来,不久前这张脸的主人还可称得上是一位清秀小佳人。
楚风目测,毛连长离他们至少有二十米的直线距离。他再看看那二十多米的悬崖壁,笔直的,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他回过身来,建议大家先去把汽车挖出来,看看里面有没有绳子,找到绳子再来救人。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