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楚风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他拿出玉雕,在手掌上量了一下,果然,与那痕迹的尺寸一样。他的心“咚咚咚”跳得更厉害了!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没有被盗的迹象。而且这个地方建造得非常隐秘,那流沙区的形成绝不是最近几百年的事,如果在这个地方兴建之初就有这一片流沙区域,那么能到达这里的人很少。再加上这里一直是被黄沙掩埋着的,而且从现场痕迹很看来这里很可能在原住民离去之后,自己等人是第一批造访者。
“老大,这伙人真是!为了那点钱,什么都肯干,倒比咱们还下作!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还都有人上当!”
这时候,买买提明是中间人,此时立刻赶紧上前打圆场:“诶、诶,赛米提,有话好好说啊!”
此处是赛米提的老巢,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小绿洲里,其实,说是绿洲,只不过是有一个碗口大小淡水泉。赛米提一伙将此处地下几乎挖空,建立了一座无比坚固的地下堡垒。就是直升飞机在上空飞过,也发现不了下面的玄机。
赛米提冷笑:“哼,我脑子还没进水。你们要干的事,摆明不会成功,这是让我的弟兄们去送死,我可不会干,行了,你别说了,赶紧把这个俄罗斯人带走,老子看见他就烦!”
他精神一振,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在美国遇到的那个玉雕。“威廉,我送你的那件玉雕,现在在哪儿?”
“老大,你刚才没答应那家伙真英明!”“黑军师”这个绰号是说他的心肠黑,人倒是长得挺白的。他此时的表情有点儿古怪,赛米提一看,嗤笑一声:“行了!不会说恭维话就不要说,我听惯了你那些黑心肠子的话,这么一句‘英明’让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哦,有这事?”赛米提是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亲弟弟对自己有二心人。那他为什么会收留一个自己的仇家,难道,跟当年的事有关?
楚风听了这句话,连头都没回,倒是林威廉接了下一句:“对啊,不是所有骑白马的都是王子,他有可能是唐僧。这话我也在网上见过!”
赛米提一听这话,笑了:“吆喝,你以为我脑子进水了?就凭他们那百十号人?去他的吧!”他不屑地掉过脸去,“这些家伙,也就只能骗骗那些没见过市面的人,想在我面前卖弄,差远了!不说别的,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不杀人不放火,就干个打猎的活儿,还得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为什么啊?还不是为了图个能活得长一点吗,这些家伙,纯粹就是找死!”他狠狠地说。
“那是,‘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我记得还是你对我说的,你们汉人人人都知道传销害人,这不是还有人天天上赶着搞传销吗?”说着,赛米提摇了摇头。“哦,对了,我弟弟那里情况怎么样?”
此时,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带翅膀的人身上,整个塔中并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他的紧张神经也渐渐松弛了下来,想到网络流行的一句话,觉得跟眼前所见很贴切:“难怪人家说啊,不是所有带翅膀的都是天使,他有可能是鸟人!”
而且,一位带翅膀的神,身上为什么要饰以这么微小的饰物?这些,怎么都让人想不通啊。大齐一直在警戒,他虽然也被这些惊人的历史文化遗迹所震撼,但他还没忘自己的职责,除了留下两人在外边警戒之外,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那神像的基座就是经过他的检查,确认没有问题,才允许那两人跳上跳下。
“赛米提,你的人怎么回事?你的人带路的,把人带到哪里去了?怎么你的人回来了,我们的人却没有回来?”说话的是一名俄罗斯人,名叫伊瓦诺夫,他是谢廖夫的人,与新疆一些盗猎组织有些往来。此次俄罗斯杀手进入中国境内追杀中国人,没有人接应不成,他早就听说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有一支名叫“灰狼”的组织,人强马壮,屡次与中国军队交手也没占下风。他可不知道,这与之交手的所谓“中国军队”不过就是一小队巡山的林警罢了,真要是碰上大部队,这个所谓的“灰狼”早就成“狼灰”了。不过,这些人熟悉地形那是一等的,所以他才会在中间人买买提明的介绍下,找上赛米提。
他没想到,自己随意一猜,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赛米提心狠手辣,带着手下人枪杀藏羚羊,不论老少一只都不放过,而且,与巡山民警遭遇时,他还敢下令跟对方枪战。至今在公安部的通缉令中还有他的大名。只不过,此人特别反对什么分裂的那一套,尤其是对投靠外国人这样的行为嗤之以鼻。
大家在他向威廉索要玉雕时就觉出不对劲,已经纷纷围拢过来,楚风把自己的猜测对大家一说,桑布第一个表示反对:“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如果这个机关是伤人的怎么办?不行,我看,还是等我们回去报告之后,下次带更专业的设备来再说。”
他又走到神像的侧后方,确实看见了桑布所说的那个簪洞,这么高的高度,要想不损伤这泥塑的神像,不留痕迹地拿到,很不容易,而神像身上并没有被人攀爬的痕迹,这个又是谁,是怎么取走的呢?
“我正要跟您说这件事呐,老二两次失手,抓进去20多号人。老二还说,他那儿来了一个胖子,说是跟你有仇,尼加提还不许老二杀他!”这个“老二”就是“黑皮”,他们自己排的行,他为老大,“黑豹”老三,“黑狈”老四。
这位走出来的也是一位汉人,他在组织里外号叫“黑军师”,人如其名,为人阴险狡诈无比。他与“黑皮”、蒙古人“黑豹”、回族“黑狈”四个,号称“灰狼”组织中的四尊“黑天神”,也就是赛米提最为倚重的人物。
大家看看眼前壁画上的人物,想想他们说的话,不禁莞尔。楚风忽然心中一动,好像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
楚风想了想,建议大家退出塔外,最好是先攀上绳梯,上到崖顶,直到下边安全了再下来,他独自一个人把这东西放入进去,看看有什么动静。
这个建议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凌宁不用说,怎么也不肯离开,其他人觉得楚风看不起自己,把自己当成了胆小鬼,很是有点意见。楚风无奈,只好同意,大家都退到塔门处,一有变故好及时撤出,而他自己,则去安放这玉雕。凌宁、大齐和桑布继续抗议,但楚风铁了心,所有人抗议无效。
“黑军师”听了这话长出了一口气:“老大,你这话我爱听!我就是怕你一下子钻牛角尖,非要跟着那些人杀这个灭那个,那咱们兄弟就危险了!”
买买提明被他骂得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实在忍不住,指着他的鼻子:“你、你、好你个赛米提,你等着!”说完,拉着伊瓦诺夫灰溜溜地走了。
大齐也表示了他的担心,他刚才查探了四周的地形,可以说,大家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像是一个万丈悬崖半空中的一个悬空小平台,这个地势很不稳定,如果机关真的触动,就算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只要造成了较大的震动,也有可能对大家立足的这片平台产生危险,从而危及所有人的安全。
楚风把这些地方全都摄进电脑里,等待进一步的研究。他跳下基座,盯着那几乎看不见的凹槽,脑子里却在飞速打转:以这个大小,若是单独取下来放在手上看,可能还不觉得小,可在这净高已经达到8米的巨大神像身上,就好像一粒芝麻之于大饼,很微小。这原本是做什么用的呢?
楚风仔细一看,桑布说的有道理。楚风站在基座上,这个压痕就在他额头的高度,他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觉得那不应该是一个压痕,因为如果是压痕的话,就只有在泥像未干时便将东西挂上去,才可能造成如此深的痕迹,如果是泥像完全干了之后再挂上的饰物,那么痕迹绝不会这么深,这应该是建造神像之人有意留下的凹槽,而且凹槽之上灰尘很厚,证明东西被取走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买买提明陪上小心:“我这也不是想着让你能有个方便渠道买枪嘛!一片好心!一片好心!”说着,使了个眼色给他,说开维吾尔语:“赛米提,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上次的建议,到时候,要钱有钱,要枪有枪,俄罗斯人也不敢拿你怎么样,不比现在强?”
俄罗斯人还要说什么,赛米提把眼一瞪:“你不要给脸不要啊!”
“军师,你看这事?”别看赛米提刚才粗鄙无比,现在却蛮有礼貌。
如果自己的猜想没错,这神像身上的东西并不是被什么人盗走了,而是建造者自己取下的,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故意将神像身上的物件带走?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也许,只要把这件东西往那痕迹上一放,要是两者吻合,说不定谜底就出来了。
且不说楚风等人又会遭遇什么,就说在此时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有一人正在恨不得他从此消失在这世间,再也不要出现。
“满唉(去、滚)!都是你牵的好线!”赛米提见到买买提明也没好气。
赛米提根本不想理这俄罗斯人,但没办法,现在要想买到军械不容易,俄罗斯人是最方便的路子。
他用手丈量了一下凹槽的大小,不过巴掌大,这么小的东西,跟这么巨大的神像之间不相配啊,是什么呢?
他停下了手中的活,努力想、仔细想,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呢?他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来,他没有灰心,在脑海中倒带一样,把刚才经历的事一一重现,直到想到大齐说的那句话时他才恍然大悟:鸟人,对,就是鸟人!
因此,他对俄罗斯人毫不客气:“好了,我都说了几遍了。你的人不听劝,非要去那流沙区找死,连人带车都陷了进去,你现在让我到哪里给你找人去?”
此时赛米提就在自己的地下堡垒中接见这两人。
剩下的人当中,战士们是一言不发,林威廉的性子很急,他是主张马上试验的人,而王聪也支持他,只不过被桑布瞪了一眼之后,这个支持的力度有待商榷。
“黑军师”本名叫什么,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大家也经常猜测,因为这人似乎是经历过什么事的,但他本人闭口不谈,也就没人问他。
盒子一打开,果然,那件玉雕好好地躺在那儿。
这时候,从赛米提背后,闪出一个人来。
俄罗斯人非不信这说法,就是要赛米提给出一个交代。赛米提烦了:“你爱信不信!那流沙区是好去的吗?你们的人在新疆,失踪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人了,怎么就跟我这耗上了呢?那个傻帽,还什么金牌杀手呢,我的人告诉了他不能去,他非要开车往死路上冲,这我有什么办法?还白白搭上了我的一辆改装车,喂,你知道,我把那车改装的跟一辆装甲都不相上下了,我容易吗我!”
“就在我背包里啊!楚大哥,你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我带在身上一直想还给你,可是见面以后事情一件接一件,我居然没有机会拿给你!诺,你看!”说着,威廉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一个盒子。
毛连长此时的脸色极其难看:“那你是看不起我咯!难不成我们不配做你兄弟?!”
他连忙爬上车顶,向留在边上的向导求救!
等他们到了后,楚风等人很有默契地什么都没说,林威廉这小子机灵,看出不妥来,死活要上这边的车。凌宁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有些不对劲。看见这些大男人严肃的样子,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她知道,就算自己问出口,这些人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楚风重重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好兄弟!”
现在,桑布带着其他两辆车,就是直直地往这里面开!难道他不要命了?
本来在起风的时候,不用人来清除,一会儿风就能把这印记消除得干干净净。可惜此时怪得很,竟然一丝风都没有。大家怕那家伙追上来,在流沙区跑都没地方跑,只好自己动手,消除印记。
楚风心存感激,虽然这边还有车辙印,刚进来的那段路他也用心记了,但怎么也没有桑布带路来得牢靠。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便一声不吭地跟着桑布往回走,胖子紧随其后。
大概开出10米,车就陷住不动了,车中人拼命踩油门,那轮胎只是空转,车子就是不动,还渐渐地向着沙子里陷。
“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说话的是其中一位战士。
“是毛连长他们!”王聪看了一下倒车镜,就把那辆车认出来了。
“知道了!”大家回了一声,就开始打扫车辙印。
三辆车有惊无险地陆续通过大约5公里的流沙区,到达了陷车泉边。这片流沙区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而陷车泉则是一个碗口大小的泉眼,接近于这个椭圆的近圆点。
胖子哈哈一笑:“当然没有,还很熟悉呢,就怕你倒是还回去了!”
楚风朝着那快要看不见的两个小黑影努力努嘴:“去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原来底座包了钢皮,这家伙可真是大手笔,硬是把一辆212改装成了装甲车!”王聪一边保持着车的高速行驶,一边还抽空看看后边的战况。
三发子弹都打空了。那位狙击手似乎想先干掉后边咬着的毛连长,再回头对付楚风他们。回过身对着毛连长就是一枪,幸亏开车的战士机警,迅速滑了一下方向,把这枚子弹躲了过去。
这片沙漠沙丘很矮,视线不受阻挡,大家可以清晰地见到,那辆212犹豫了一下,在流沙区边停了下来,后来便有一个人下了车,他似乎与车上的人起了争执,执意不上车,随后,那辆车启动。大约是那杀手见到了楚风等人,毫不犹豫地开着车直冲过来。
“没事,擦破点皮!不过,那家伙,枪法可真准!”毛连长别看外表镇定,心里也直后怕。要不是开车的战士手快,打偏了方向,这一枪可真能要了自己的命!
他和楚风、毛连长等人则爬上靠近泉眼的一个比较高的金字塔型沙丘,看着远处正接近流沙区边缘的那辆212。
“小心点,不要离开车辙印10厘米之外!”桑布从车窗上探出头来交代。
楚风摊开双手:“不要紧张!我们没有恶意!”他指了指那两个小黑点,“没有人会在被莫名其妙被追杀后无动于衷的。我也一样,只是不想把你们卷进来。所以才出此下策,等毛连长醒来,请向他表示我的歉意!”
“他肯定还会再来。依我看,杀手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我们当今唯有继续前进和撤回去两种选择。刚才我看见,那辆车里有一个本地人,那肯定是给他带路的,尽管遭遇这种事,我们往回撤的可能性依然不大,所以杀手在我们回去的路上堵人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样,你们撤回去就没有什么危险。而我和胖子当年是经过沙漠生存训练的,我们俩躲在这沙漠里,正好化明为暗,说不定能给这家伙一下黑的。”
在太阳落山之前,他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一片只有矮小沙丘的沙地。
看着他眼中的怒意,楚风没有解释,头也不回往前便走。
“对不起了。兄弟!”他喃喃地道,然后抬起头,满怀歉意地对那两名战士和桑布他们笑笑,转身就走。
楚风一听就清楚了胖子的心意,如果可能,他也不想让胖子留下,但他知道,如果这时候他开口让胖子走,就是对他们当年兄弟情的一种侮辱!胖子要跟他共同对敌!
“队长!这儿离那里不是不远了吗?咱们干嘛不这样……”王聪在桑布耳边出了个主意,桑布听了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如果不是事先听了桑布介绍,楚风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一片除了沙丘小一点,比起其他处毫无差别的沙区,竟然是一片令所有沙漠老司机都闻言色变的流沙区域。
王聪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另一名老成点儿的司机冯祥也是桑布的老下属,他稳稳地回答了一声。桑布放心了。
这楚风心里这个难受,就别提了,形势越来越明显,杀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却拖累了这么多人在沙漠中奔命。他本是一人做事一人担的性子,受不了这个,可是到如今也没有办法,窝了一肚子的火!
毛连长他们也停了车,下来一看,楚风才发现毛连长额角竟然有一道血痕:“怎么?你负伤了?”
可是向导对他也爱莫能助,那向导在流沙区边上转来转去,就是不敢跨越雷池一步。杀手所在的区域离他已经有十多米远,他虽然身上围了一条绳子,却不够长。
这边的楚风见了,向胖子使个眼色,胖子会意,错步到毛连长身后,一个手刀,毛连长应声而倒,胖子就势把他接住,并顺手接过了他的枪!
“慢着!”出声的是桑布,“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这就是王聪的计划,有桑布队长的带路,他们可以安全地开进流沙区,但害怕那杀手跟在后头,所以,必须有人下车把车辙印给清除掉。
桑布忍不住,一个爆栗就上去了:“让你小子不安心开车!”
“站住!我跟你们一块去!”桑布什么都没说,带头进入了流沙区。
就在这时,身后又响起了枪声,“啪、啪、啪”连着三下。
此时两名战士投鼠忌器,他上前把两人的枪卸了,然后把枪放到了500米以外:“等我们走了,再把拿枪捡回来,我们很快会回来。”说着,楚风接过胖子手里的毛连长,将他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其中一位战士的怀里。
“慢着!”那位战士错身挡在了楚风身前!
眼看着,车子已经完全沉入沙丘之中,唯有车顶与沙面平齐,那位杀手不单-色-书再犹豫,对着向导所在位置发足狂奔。奔出去五米,双足陷入沙中,再也跑不动了,就在他绝望之际,那位本地向导解下腰中缠绕的绳子,就这么一套,套住了他的双手。
如果是平时,只怕一群人都会沉醉在这样的美景中如痴如迷,可现在,这灿烂美景就在面前,所有的人却无心欣赏。
也许是认为自己寡不敌众,也许是不熟悉地形,也可能弹药没准备充足,那辆212在与毛连长他们对开几枪后,向西远遁。毛连长惊异于那家伙的精准枪法,也不敢去追,这边王聪见那车去得远了,便慢慢地把车停了下来。
“毛连长,趁现在还没深入沙漠,你们回去吧!”楚风建议,然后,他对着桑布说:“桑布队长,带着你的人也回去!帮我把那小丫头也带回去!”他回过身问胖子:“胖子,当年教官教的沙漠生存知识,你没有还回去吧?”
“胖子,我们得赶快了!”
接下来,还是楚风他们的车走在头里,不过开车的司机换成了桑布。在其后,王聪开着毛连长他们的车距离一公里,远远地吊着,最后才是凌宁乘坐的那辆车。
桑布听了王聪的点子后,先回车上,用对讲机联系那辆拉着小姑娘凌宁和林威廉的车,还好那车也没有跑远,正在向这边赶来,一会儿就到了。
旁边的两个武警战士大惊,纷纷抬枪上拴,指着楚风和胖子:“干什么?!”
大家闻言迅速上车,桑布开始加速,同时不忘叮嘱其他两位司机:“跟紧我,不要慌,一定要沿着我的车辙印走,不能偏!记着,千万别慌!”
小肖依然不让开道路,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半响,就在楚风快没耐心时,他从裤腿处抽出一把短匕首:“给,私人收藏,借给你的,记得还!”说完转身去看毛连长。
胖子嗯了一声,跟在他身后。
楚风心中的愧疚更深了。更令他难过的是,他至今不知道人家为什么要追杀自己!
桑布安排人带着凌宁先去扎营。
“02、03!注意!注意!跟着我的车辙印走,不能偏一点儿!”桑布一入这片区域就用对讲机呼叫其他两辆车的司机。
这个流沙并不是说沙子是流动的,而是指这里的沙子没有承重能力,简单地说,就是只要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落在了这片区域,就会沉下去,就好像在沼泽地一样,汽车只要一开进这片区域,就出不来了。
确实是毛连长不放心,在分头开出去没多远,发现自己身后没人追着,暗道坏了。他们是来保护人的,可不能只顾着自己逃。于是他让那位战士掉头,顺着当时桑布他们走的路线前来追,没想到还真让他们追上了。眼见那辆212上冒出一个狙击步枪的枪口,对着前边桑布的车开枪,毛连长急了,也不管还没有进入有效射程,从副驾驶位子上伸出半个身子,对着那车就连扣扳机。
楚风没有客气,接过匕首就走。
楚风详细解释了自己的计划,可毛连长和桑布的脸色依然不好看。
小王没脾气了,再也不敢吭声了。
这次的事,虽然大家都知道,对方是冲楚风来的,但西北汉子最不缺的就是血性。这个杀手对大家肆无忌惮地追杀,这已经惹火了包括王聪、桑布、毛连长和他的战士在内的这些西北壮汉。大家都想着这么在自己家门口被人欺负,要是不找回这个场子来,真是没脸活了。所以对楚风的建议,没人考虑。
楚风双眼一眯,一丝危险地光芒一闪而过,但他还是口气很和缓地对这位战士说:“我记得你是姓肖对吧?小肖,我也是当过兵的人,我知道部队的规矩,如果我不把毛连长打晕,他肯定要跟着去的,那样他就犯纪律了!我向你保证,我这位同伴绝对没有伤害他!”
就在大家缓缓地一边前行,一边消除车辙印的时候,远远地一个大沙丘顶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一直在警戒的武警战士一看变了脸色:“快上车,那杀手来了!”
车中人慌了神,此时才相信向导说的果然没错,这片流沙区确实就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庞然巨兽。这辆经过精心改装的汽车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下沉一半儿了。
楚风脸上浮现尴尬的表情:“不是,我是说现在我们人多,目标大,这样我们在明,那杀手在暗,虽然他逃了,但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来下手,而且他的枪法奇准。我们很被动!”
“这声音不对!”楚风转过身向后看,却见那辆追着自己的车后也出现了一辆追逐的车。
另一位战士获得命令,从左边窗户探出头来,抬枪便打:“啪、啪、啪”也是三声,其中一枪打到了那辆汽车的底座上,擦出一溜火花。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都不做声,因为楚风说的的确是事实。
三辆车用正常速度在沙漠里行驶着。下午进沙漠时时间还尚早,可经过这么一折腾,此时已近黄昏,金色的阳光照在五彩的沙子上,令整个沙漠都散发出绚丽的色彩。可是,谁又能想象得到,在这令人痴迷的绚丽景色之后,居然会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这流沙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沙子不下沉,人上去了就下沉呢?它的原理是什么?这些问题统统是个谜,无人能解。
这个代号是刚才商量定的,三辆车开进去没多远就停了,随后,楚风、胖子、林威廉和毛连长及他的两个战士都下了车。
是的,楚风不想连累毛连长和他的战士们,这件事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先前战士们有保护自己一行人的任务在身,拖累他们还有情可原,现在是自己要去追查真相,怎么也不能把他们牵扯进去了。再说,他们当兵的,纪律多,这一点同样穿过军装的楚风心里非常清楚,因此他只有示意胖子打晕毛连长。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