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三十六节 巨富

第三十六节 巨富

“到了公元前2世纪时,中原出了个汉武大帝,他逼得匈奴西迁,来到中东欧建立了奥匈帝国,奥雷尔家族也就随之迁到了欧洲。
他一听,知道老板这时心情还不错,想了一想,进去了。
老人这么一通秘辛说下来,早已经是口干舌燥。他这一停下来找水喝,听得入迷的奥雷尔马上把桌上的茶给他端到嘴边。
华老先生可能是说得过多,精神有点儿不济,只是指了指奥雷尔:“这个事情,你到家族图书馆,在第34架第二排的中间,取出一本名叫《罗马帝国衰亡史》的书,那书里有证据!”
中年男人等在游泳池旁大气也不敢出,一直等他兴尽上岸之后,接过一旁守候的白俄罗斯少女手中的毛巾,亲手为老头披了上去。
等这位少爷在他耳边一阵低语之后,华姓老者一笑:“少爷,你要想弄明白,还得从头听起。”
“是,我认为这宝藏之说根本就是他故意丢出来的诱饵,所以我就原样丢给老乔治他们去狗咬狗了。”
等他走了,乔治盯着父亲的背影,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呸,老东西,口口声声为了家族,其实还不是为了你自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任,哼!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查?”说着,他伸手在自己的办公桌下一摁,墙上豁然打开了一扇门。他闪身进去,门很快就关上了。
“是,老板!他说——”中年男子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好让老板的好心情不要受到太大的影响。
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仅仅是虚无缥缈的神山?神?‘天梯’?这些东西不会让我们奥雷尔家族的先祖花费这么多的心血来追踪这个秘密吧?奥雷尔家族是典型的无信仰家族,他们既没有皈依天主教,也没有皈依伊斯兰或别的任何宗教,家族中人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装模作样的偶尔去去教堂。
老头打断他:“少爷,您先和我说说,您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乔治被父亲训斥惯了,见他这么说,也就不问了,两父子又密谋了一些事情,然后,老乔治施施然离去。
“你知道,奥雷尔家族是正经的炎黄子孙,您的祖上,是可以直接上溯到黄帝的。黄帝的孙子颛顼帝在位的时候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绝地天通。被派去执行这件事的人是他的孙子重和黎,这重和黎就是绝地天通后掌握这‘天数’秘密的人,一个司天、一个司地。但可惜他们死得早,他们弟弟吴回的儿子接替了他们,再之后,这个司天地的神通或者秘密就传到了这位继位者的儿子、您家族的始祖昆吾的手中。这位昆吾有六兄弟,为一胎所生。他很疼爱自己的弟弟们,最后竟然把这个神通传给了最小的弟弟季连。季连的子孙后来建立了楚国,而您家族这一支则在昆吾舅舅鬼方氏的提携之下成了鬼方族里的贵族。这个鬼方氏部落成了后来的匈奴。
“华爷爷,现在我的计划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传说那里聚集了世间最多的财富,多到你无法想象!那些并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作为奥雷尔家族的人,每一个都深信这一点。而且,传说中的昆仑神山还有不死药!”
“当然是从头来喽!”
“对了,老板,那我们是不是再派个人去,解决掉这个人?”中年男子见老头不介意他的失败,心里多少松了口气。
“知道,这个小家伙还光屁股的时候我就见过他了。他是楚国唐昧的后人,他们的传承也很早就传到外姓中去了。不过他们家族一直生活在中国国内,掌握的情况要比我们多得多。经过这么多年的查探,他们说不定已经找到了‘天数者’的传承规律,也就很可能找到这一代的‘传天数者’从而找到昆仑神山和‘天梯’。”
“有一位,美国华商领袖乔老,您知道他?”年轻人突然发问。
几天后,位于英国伦敦郊外的欧洲老牌贵族——奥雷尔家族的老宅里,一位年轻人扶着一个拄着拐杖、慢慢悠悠挪着步子的华人老头在院子里散步。
老乔治何尝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有点儿不对劲,但他没办法,已经无法回头了。他只好说:“乔治,这次的行动,如果成功的话,获得的财富足以让我们家族成为世界首富,我也是不得不搏呀!”
“是!”中年男子看来十分不理解这道与此前大相径庭的命令,但长期在组织中培养的生存经验告诉他,这时候最好不要问为什么。
“您的家族起源于哪里,您知道吗?”
“嗯,好了,你去吧!”那中年男子听了,沉思了一会儿,挥挥手,打发他走了。等此人一出去,他赶紧从另一扇门出去,下了电梯,走向楼后。在这群高楼大厦的中间,竟然有一片极为宽广的草地,在草地的那一边,一栋宫殿式别墅的门前,这位中年男子很是小心地去问门卫:“老板在做什么呢?”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茶,休息了片刻:“传说中的昆仑集齐了全世界的财富。对了,你透露给乔治父子的消息中有关大月氏人宝藏的部分是那位乔先生告诉你的吧?”
“千真万确,不然你以为你始祖昆吾的另一个兄弟彭祖凭什么活八百岁?”
“父亲,我总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老板那么轻易地透露自己的计划给我们知道,让我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乔治说到那位老板时,有意把声音放得极低,看来对那位年轻老板的行事手段极为忌惮。
夜色深沉,在这个连月光都照不进来的办公室,等乔治的身形一没,就寂静如天上的夜空一般,然而,就像天空中总会有云遮住月光一样,这里也有阴影一闪而过。
“老板,我不明白,那个中国小组织怎么得您这么看重?”中年男子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那个所谓的‘灰狼’不过才几十号人,这要是在俄罗斯,不过是最不入流的小组织。敢这么跟我们的人说话!捏死他们还不跟捏死一只臭虫差不多!”“你知道什么!”老头浑不在意,“至于那个科瓦列夫,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死了也就死了!倒是那个逃脱的中国人,我很有兴趣!”
“怎么?他真的这么说?”莫斯科,在一间高楼大厦的豪华办公室里,伊瓦诺夫正在向一个中年男子汇报这次中国之行。那中年男子听他说了赛米提的说法后,明显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家族之中历来对始祖昆吾把这个神通或秘密传弟不传子很是心存芥蒂,数千年来不忘打听这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数千年来据说只有十二个人知道,他们在司马迁的《史记》中有明确记载:尧舜禹时期的羲、和;夏朝的昆吾;殷商的巫咸,西周,史佚、苌弘;春秋战国时期,则有宋国的子伟;郑国的裨灶;齐国的甘公;楚国的唐昧;赵国的尹皋和魏国的石申。这些人,其后的传承都很隐晦。
“是不是科瓦列夫失手了?”老头不用回头,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族研究千年之后才发现,要想传承这个神通或者说秘密,有很多的限制条件,而且,同一时代不能超过两个‘传天数’者。但是,后来随着资料收集得越多,家族就越舍不得放弃这个秘密。只是,必须取得另一位‘传天数’者的配合,才可能找到那个传说中的绝地天通之处,也就是传说中的昆仑神山和天梯。”
在美国纽约,此时正是深夜,MG公司总部大楼的顶层办公室里,正在和儿子乔治商议事情的老乔治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乔治听得意动神摇:“父亲,到底是什么财富,能让您都那么心动?”
“没错!他确实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坚持说是科瓦列夫自己找死,把汽车开进流沙区里去了。不过,我们的朋友在那里也有情报,确实没见那辆车再出现!”伊瓦诺夫还做了一番调查工作。
“少爷,这可不敢当,折杀老朽了!”
老头子头也不回:“伊瓦诺夫回来了?”
“你去吧!”老头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转身走进了换衣间。
“没事!可能是对什么东西过敏!”老乔治揉了揉鼻子,心中也有点犯嘀咕:这是不是谁又在背后惦记着我呢?
“怎么了,父亲大人,您是不是感冒了?”乔治忙表示自己的关心。
“华爷爷,实在对不住,又要麻烦您了!”
“派倒是要派人,不过,不是去杀他,要跟着他,把他给我盯紧了,必要时,还得保护他!”说到这件事,老头很是严肃。
谢廖夫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老头:胖胖的圆圆的脸上,一个红红的酒糟鼻,使他看上去挺像马戏团的小丑。
“知道,说实话,父亲刚一告诉我的时候,我还真的吓了一跳,不可思议,我们奥雷尔家族竟然起源于中国!”
“在游泳!”门卫回答。
“哦!”老头终于回过身来,“怎么?他说了什么吗?”
那位中年人把伊瓦诺夫的话转述了一遍。老头听了,挑了挑眉:“这样啊!不能让我们的中国小朋友吃亏嘛,你去安排一下,给那边发些军火过去,捡好的让他们挑!”
老乔治看了看儿子一眼:“现在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有了这笔钱,就算你再能败家,也能败个三五百年的。”
“那件事是真的?”奥雷尔撇撇嘴,“我还以为纯粹是瞎编的!”
老头笑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是的,而且,我们的中国伙伴好像还有点不高兴!”
“不死药!真有这种东西?”奥雷尔不相信。
“你错了!乔先生给你的资料中所说的大月氏人的藏宝确有其事,不止这些,还有古于阗国王室积累了1300年的财富,和古楼兰国的举国财富,全在那里!”
他身周的人默默地看着那个昏迷不醒的徒步者,良久,没有一个人发声!
与他们的方向相反,楚风等人已经来到了离曾经震惊世界的古楼兰城不远的地方,这座古城被当年的斯坦因标注为LA。
“水!水!”梁武此时已经到了跟前,这个小黑点确实是一个人,看装备应该是一个徒步穿越者,此时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只知道无意识地吐出“水”这么一个单词。
这里是彭加木的衣冠冢,墓碑前是许许多多前来罗布泊地区考察或探险的人们留下的矿泉水和食物。
“这么大的风暴,只怕会改变一些地表地貌,我记的路只怕会有出入。甚至那石碑所在的土山也有可能被风暴带到了另一个地方!”桑布很清楚沙漠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电视台的人听了他说的话,想想自己一路走来看到的无边死寂,再看看眼前这有着五颜六色塑料包装的食物和水,集体沉默了好一阵!
拍摄工作终于完成了。此时电视台的人已经把所有的机器设备收好装车。除了那位还没有清醒的徒步者留在车上,所有人自发地走到彭加木的墓碑前,把墓碑跟前的食物和水进行了整理,把过期的或即将过期的食物带走,放下了等量的新鲜的食物。以杜欣和导演为首,大家又自发地给彭加木先生三鞠躬,然后才默默地上车离去。
王聪觉得自己手里的方向盘越来越不受控制,似乎它已经活了过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尽跟自己捣乱。
此时,太阳偏西,温度还高,楚风在半空中吊了一会儿便汗流浃背,不过他的辛苦没有白费,近距离看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些不寻常之处。
这个地方真是有点儿邪门!王聪跟别人说起的时候老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上。因此,他对威廉那种不怕死的小资情调嗤之以鼻,他一边开车,一边对车中众人说着自己的亲身经历,但车上的人除了楚风和大齐,都把它当故事听了。王聪从倒车镜里看到了威廉和凌宁脸上的不以为然,也不计较,心中却想:哼!不相信我!到时候有你们吃苦头的时候!
这里的食物都是不容易腐坏变质的,是大家有心为后来人留下的救命水和粮。刚开始电视台的导演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含义,因为影响画面,差一点让人把这些东西都丢掉。
杜欣也注意到了这一切,她很快喊停了拍摄。
“怎么回事?”
据说,数千年来,凡是遭遇黑风暴的人,生还概率很小很小!当年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时,就成形容过它的可怕:“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
桑布看了看天色,今天是赶不到地头了。还不如就在此处扎营。等明天再说。
“快点!快点!再快点!”王聪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前头的桑布队长已经走远了,他紧张得手指泛白,双眼紧紧盯着前面桑布车的车辙印,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罗布泊腹地,罗中附近,杜欣和她手下的人正紧张地完成纪录片《寻找彭加木》的收尾工作,她们这一队人自从和楚风等人的考察队分手后,就赶到了这里。尽管那次地震使大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但他们总的来说还算是顺利。
好在,昨晚桑布的担心并没有成为事实。车队从南面绕过山丘,抬头便看到了那块巨大的石碑!
“不好,黑风暴来了!”手把方向盘的王聪一眼见到那天像,脸色瞬间白了!
“妈的,拼了!”王聪此时不再恐惧,也不再管汽车的平衡,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大家带到队长身边去,带到安全地方去!
“快快!拿水来!”梁武大喊,杜欣马上反应过来,从墓碑前拿了一瓶矿泉水便跑了过去,看见那人在一整瓶水的滋润下很快陷入沉睡当中。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
“你这次的表现虽然差些,但以你的年纪和经验,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桑布以为他还在内疚自己掉队的事。居然又说了一句安慰人的话。
此处已经离开罗布泊湖盆区有一定距离,翻过这座山丘就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大沙漠,这里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一处很有意思的地方,被当地老乡称为迷魂沙漠,据说时常可以看见美丽的海市蜃楼!据说这里居住着一位美丽迷人的女神(也有人说是女妖),她最喜欢留人陪她。据说人一进去就会被迷得神魂颠倒,以至于把魂都丢在里面。
在司机王聪的催促下,威廉恋恋不舍地上车离开,坐在车上还连连回头,对自己与心目中仰慕已久的楼兰古城失之交臂耿耿于怀。
桑布把车停好后,马上跳下车,果然此处风要小很多,冯祥的车此时也歪歪斜斜地开了进来。可他露出半个头向地面上望了半天,愣是没见到王聪那辆车的影子。
王聪把车停稳,等到大家纷纷下车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桑布走了过来,王聪一看他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心中打鼓,知道今天自己的表现差劲透了,不知道队长怎么骂自己呢。
“喂!威廉,你看看能不能把我的电脑递下来!”楚风发现了石碑的特别之处,很是兴奋地冲着林威廉大喊。威廉一听,撂下手中抓着的铁锨就往山包上爬,爬上来把楚风留在山崖上的笔记本打开用绳子绑着,一点一点地给楚风吊下去。
那令人闻之变色的黑风暴果然没有给躲在地沟中的众人带来太大的麻烦,只不过风平浪静之后,所有人都成了如秦始皇兵马俑一般的“泥人”。
不知道是老天爷故意要给他们添点难度还是王聪确实有一张乌鸦嘴,此时天边远远地出现了一团模糊地灰色影子,正在缓慢地向着这边移动。
“队长!我、我不好!”他回过神来倒是还了这么一句回去。
王聪跟着队长桑布已经遭遇过一次黑风暴了,当时的经历他至今心有余悸,不过那一次虽然很是狼狈,但他们毕竟活了下来。这一回?——相信桑布队长,他会带大家躲过去的!王聪此时心里就剩下对队长的完全信任了。
而且,这里几位多次进入罗布泊地区的考古队员都有这样的经历,有时候车子明明停在那儿,大家就在附近收集一些文物线索,等过一会儿回来一看,车不见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因为可能一两个小时,或者三四个小时之后,车子又会被发现好好地在那儿,完全没有动过。这种事王聪碰到过不止一次,有一次他本人就在车里,而且车也好好地停在那儿动都没动一下。在他看来,桑队等人只不过离开了十多分钟,可后来桑队见到他把他一顿臭骂,问他跑哪儿去了,怎么让大家找了两个多小时,当时他心里那个委屈啊,就别提了!
“发生什么事了?”
因此,一听说在此处停留时间过长,有可能遭遇黑风暴,上了车后一直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威廉再也不吭声了。
随后发生的事,更是使大家受到了触动。
“02、03注意,前方有黑风暴,我们必须改变行进方向,你们一定要跟紧,再重复一遍,跟紧!”桑布的声音很沉稳。他似乎没把那黑风暴的威胁放在眼里。
大齐在崖壁旁边固定住吊楚风下去的绳索,看到下方楚风够了两次,都没有够上那台笔记本,摇了摇头:“让开,我来!”他“刷刷刷”顺着那根绳索爬下去,抓住那台笔记本递给了荡来荡去的楚风:“你这空中飞人还玩得蛮好的嘛!”
“怎么?明天还会有什么坏天气?”楚风看他眉头紧锁,以为他在为明天的天气担忧。谁承想桑布摇了摇头:“明天的天气倒是不会坏,只是,我怕明天找不到那地方了!”
看见这个,就连威廉这样的西域历史小白,也知道,二者必定有联系了:“楚大哥,咱们先前到过的那座古城一定跟楼兰国有关系,是不是?”
楚风点点头,那座古城一定是古楼兰人所建造,这一点从一开始他和桑布就已经达成了共识。此处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不仅如此,连赫赫有名的楼兰城他们也不打算去。就在此处,他们要改变方向,朝西北方走,直奔塔里木河下游、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源。
“这个人应该是陷入迷幻之中了,所以才会绕着咱们的营地打圈圈,在罗布泊地区,常有这样的事,有的尸体,被发现时离水源地不过几米远,但留下的痕迹却是一直在绕圈。很多人就在只差一步便可以得到生天的地方永远地倒下了!”看着他被抬到车上,梁武下意识地跟身边人解释。
楚风知道他是讽刺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掌握住平衡,但他顾不上回击,有所发现的他连忙把电脑对着那石碑一通扫描,然后用一条腿固定住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另一条腿盘着,把电脑放在腿上,就这么“噼里啪啦”地敲起键盘来。那专注的神情,好像他根本不是被吊在20多米高的上空,而是在自己的书桌前一样。浑然不知,地上可有不少人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说也奇怪,在外面百试百灵的GPS系统,只要一进入罗布泊地区就靠不住了,时灵时不灵。在这里,什么都靠不住,甚至连你自己的眼睛都有可能欺骗你。这儿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存在偏磁现象的地区。比如明明你的眼睛告诉你,你走的是一条直线,可实际上,你的方向已经与刚出发时偏了十几二十度了,这就是偏磁现象,在这儿,相信指南针就是找死的行为之一。
围绕着这座古城周围,近100多年来,人们找到了许多与楼兰古国有关的古城遗址,其中就有在它西北9公里处的被称为LB的古城和距其24公里在其东北面的LE古城,有学者认为这才是楼兰王都。西南面48公里处有一座LK古城,这座古城又被称为海头,曾经是汉军的屯城,在这里曾出土过汉朝所派遣的西域长史的家书。如果楚风等人发现的那座神秘古城确实是隶属于楼兰王国的,那么史书上记载的楼兰国统治区域就能够得到确证——它疆域的最北,确实已经与古高昌国(即吐鲁番)接壤。
“嗯!还不错,能把人安全带出来就能给你记一功!”没想到,从桑布嘴里说出的竟然是这样的话,顿时让王聪喜懵了!
古楼兰城是整个楼兰地区曝光率最高的古城,它的那座高大的土胚佛塔、大栅栏、三间房,几乎已经成了古楼兰国的标志,在许多影视作品尤其是纪录片中都有大特写。此处虽然离那儿还有9公里,但好在地势平坦,站在高处眺望,还是能够看到一点点佛塔的影子的。
王聪此时真觉得举步维艰,他由于落后了几步,被风暴边缘扫中,汽车竟然横向飞出去好几米远,幸亏车上人比较多,重量不轻,落地时车没有翻,大家在虚惊一场之后不再催促他,可他自己的脸却瞬间涨得通红。
风暴的中心有着摧毁一切的强大威能,硬抗是抗不过去的。桑布预测了风暴中心的行走路线,决定带着车队避开风暴中心可能经过之地,尽全力避开它。
“就在这儿了!翻过这个山丘就是,那边车子过不去,得劳动两条腿了。”王聪一边挂档一边让大家下车。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整装出发。进入沙漠区后车队没有迷路,竟比预想的顺利。
其他人没有疑义,赶紧把自己收拾干净。
这个曾经牛马成群、绿林环绕、河流清澈的生命绿洲,现已成为一望无际的盐碱荒滩,没有一棵草,一条溪,夏季气温高达70℃,没有任何飞禽敢于穿越它,没有任何活的生命敢于生活其中,即使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也时常可见的沙生植物,甚至连号称最顽强的生命——胡杨,在此处也完全找不到踪迹。这里已经成了一个令人惊悚的完全的死亡绝地。有人曾这么形容:这是地球上唯一一处比月球背面还荒凉的地方!
夜深了,楚风身披军大衣走出帐篷,无意之中看见桑布正静静地站在那儿仰头看天空。
除了容易迷路和这些神神秘秘的事情以外,罗布泊最为凶险的还得属那黑风暴!不久前才经历了一次的威廉一听到这个,脸色立即为之一变。这个罗布泊地区每年只有5月和10月两个月份适合进入。尤其是10月份,相对来说这个时候进入的安全系数比较高,5月份还可以,不过风比较大。其他时候,尤其是6、7月份,进入其中多半是找死!由于这支考察小分队一路耽搁,本来出发时就已经是5月底了,现在更是已经进入了6月。如果不能在几天之内结束考察出去,那危险指数就大大增加了。因此大家最初的计划就是,争取一天赶到地头,考察三天,完后迅速撤出。
“02、02,加快速度,加快速度。”本来王聪的车应该在中间的,由于林威廉在LB城的耽搁,让他们落在了最后。此时王聪那经验不足、心理素质不过硬的毛病便暴露了出来。他越是落后越着急,越着急那速度就越是快不起来。就在桑布催促加速的这会工夫,他的车竟差点被掀翻。
但楚风拗不过林威廉的苦苦哀求,在此处稍做了一下停留,可以让威廉从远处眺望那楼兰古城的高塔,稍稍安慰一下他那颗脆弱的受伤心灵。
此时,楚风等人已经到了LB古城,这座城的名称还没有完全考证出来,因此一直沿用斯坦因当年的标注。这里目前还保留有许多的塔形建筑、寺院和住宅群建筑的遗迹,令林威廉最为兴奋的是,他在这里也看到了与那神秘古城地底石宫有着相同建筑风格的一处立柱式建筑遗迹。只不过此处是黄粘土结构,而那地底的是石制结构罢了!
在这儿现场看,其震撼程度要比看照片大多了,将近30米高的石碑,背部半嵌在来时看见的那个大山包上。山包位于盐碱荒漠与沙漠的交界处。狂风卷着黄沙不停地向着山包进攻,不知过了多少年,使得这座小山被消磨了大半,如今只剩下半边山崖,与那石碑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有了目的地,速度就更快了,桑布回头看了看后边的两辆车,冯祥还好,跟得比较紧,那王聪怎么搞的,竟渐渐有掉队的趋势!
好在桑布想到的地方并不远,那是一条大地沟,可能也是某次大地震留下的。地沟很深,不过从这个方向过去,却有一小截窄窄的土坡从地面伸入,可以容车队躲在那里。那里在地面以下,应该能躲过这场风暴去!
这么一想,汽车速度起来了,奇怪的是,倒很稳当,再没有出过险情,顺顺当当地看到了桑布努力在风中站直的身影。
得知这一点的威廉和凌宁很是失望。威廉是对楼兰城神交已久,而凌宁则更想看看出产楼兰美女的地方。只是大家现在都有心事,没有心思再去旁生枝节。
是新疆生地所的梁武阻止了他。
从发现黑风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5分钟,本来车队是向着西边走的,为了避开从西南方向来的风暴,桑布掉头往北开,只是北边没有可以避风的大龙堆或沙丘啊,该怎么办?
这可是举世著名的黑风暴,是罗布泊的黑风暴,号称死亡风暴的黑风暴!
由于时间有限,大家在短暂的适应了这高大的石碑带来的震撼之后,马上分头行动,楚风和大齐爬上山包,准备从上而下把自己吊在半空,仔细地看看那石碑上的文字和图案,其他的人则齐心合力开始挖那石碑底部的拱形土包。
但即使这样,6月初在罗布泊地区遭遇黑风暴的可能性也不小,所以大家都要对此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前一次那毁天灭地一般的风暴实在是让众人都心有余悸。
梁武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了,不进入罗布泊的人根本就不会明白,在这一片一望无际比沙漠更死寂的盐碱荒漠,这些水和食物到底代表的是什么?
“啊!”林威廉心头狂跳,此时他们的车就好像大海中遭遇狂风大浪的一叶扁舟,风雨飘摇之中身不由己。刚才那次倾斜已达45度角的侧翻,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的一条小命就此休矣!
三天的拍摄即将结束,所有人也筋疲力尽,却在这时远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那个黑点似乎有些不对劲,踉踉跄跄的,却似乎在为着这个地方绕圈圈。梁武第一个发现,他仔细一看,立马脸色大变地飞奔了出去!
随队医生赶了过来,给他做了一下检查——身体失水严重。给他注射了一针补充营养的针剂后,医生向大家表示,此人已无大碍。
只见他的车迅速转向,现在也不能按照前人的车辙印走了,爆胎的危险性大大增加,而风暴就在身后,一旦爆胎也没有时间让人换胎,桑布只好打点十二万分精神,努力避开那坚硬的盐碱壳,尽快把大家带离风暴中心。
楚风听了一惊:“为什么?”
“不是,队长,我的腿软了,动、动不了了!”王聪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实情!
其实凌教授他们发现的那块疑是古河图的石碑,其位置离那著名的小河墓地并不远。只是大家从这个方向过去,倒是没希望途经小河墓地了。
杜欣,在听说了这个典故后,都对自己此前的行为产生了羞愧之情。她一直没有太过重视这次的节目,因为她以为,彭加木已经是一个老得掉牙的话题了,怎么拍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可没想到,就是这个老掉牙的话题和这种老掉牙的精神,让她这个自觉已经很不容易被感动的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凌宁早就想吐了,但她死死忍住。这时候自己可不能添乱,大家本来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很照顾她了,要想不被人“歧视”,自己首先得争气!可是她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乒乓球,被时不时地抛向半空!风越来越大,汽车似乎随时有可能被掀翻!她的胃翻腾得很厉害,实在忍不住,她匆忙拿出一个塑料袋,大吐特吐起来。
“这样啊——”楚风当年也是在沙漠中生存过的,很清楚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不用管它,如果真的找不到了,就当是我们这次和它没缘分吧!”
罗布人,据说不管你把他丢在沙漠或者罗布荒原的哪个角落,他都能找到回家的路!就是靠着这种强悍的方向感,罗布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向导,100多年前,也才有了古楼兰城和精绝古国的重见天日。
王聪可没工夫理他这小心思。进入罗布泊湖盆区后,这路说好走也,说难走也难走。说它好走是这里地势平坦,没有障碍物,到处是路,可以随便走,难走则是因为这里土壤的盐碱含量实在太大,形成了厚厚的一层碱壳子。这碱壳子坚硬无比,汽车轮胎一旦开上去,爆胎就成了家常便饭,所以开车进罗布泊一定要备足轮胎是每个进入的司机的共识。这里到处都是这种碱壳子,有经验的司机都会顺着前人的车辙印开,一旦发现前边的车辙印没有了,就得立即掉头回去,重新找车辙印。今天一天,他们已经在这个湖盆边几上几下了,就连王聪、冯祥这样的老闯罗布泊的司机,也迷路了两次。
桑布一边努力保持车的平衡,一边迅速思索着可以利用来避风的地形,突然,他眼睛一亮,看到了生的希望!
黑风暴来得比大家想象中的快,才不过过去了几分钟,那风暴的边缘就已经追上来了。楚风坐在后座上,感觉那汽车的后半部好像被人抬起来了,使自己身体向前倾斜,而且左右晃动得很厉害。
正在拍摄的众人都停了下来,面朝那边望去,很快,几个小伙子便跑出去帮忙。
绝地之中有生机!此处虽然仅仅是一座衣冠冢,但在经常进出罗布泊地区的人心目中,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圣地;一个传递生的希望、传递爱与奉献的圣地!是人们心中的绿洲!
在罗布泊,考察或者探险的人们经常会遇到意外,如果这时候他们找到了彭加木的墓地,就等于找到了活下去的机会,因为这里有前人留下的这些水和食物。这些东西,是先行者为后来者留下的生的希望。怎么能丢掉呢?
“什么?!你小子!”桑布听了,哑口无言!
楚风现在禁不住怀疑桑布队长是不是有着罗布人的血统,不是他突然八卦,而是桑布的方向感实在太强悍!强悍到楚风不由自主地就把他和那号称史上方向感最强悍的罗布人联系了起来。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