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这一打开不要紧,下一秒,那两位战士就见略一愣神的威廉马上像发了疯一般惊叫狂跳起来。
“这是盛水用的水缸?”林威廉捡起一块脸盆大的碎陶片比划了一下。
而且,这些带翼儿童像这么看怎么眼熟。
楚风捡起其中的一些,拼了拼,很奇怪,这些碎陶片明显是从一个整体上分裂开的,拼起来的容器非常巨大,巨大到装两三个人都没有问题。这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一位战士实在忍不住。可惜,面对这个连楚风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东西,一时间没有人回答。
在屋里四处搜寻了一遍,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楚风走出来,就见王聪等人在围着一个东西嘀嘀咕咕,这是这间屋子屋后外边的墙上挂着的一个东西,似乎像是一个木头轮子。
“压水机?”大家都很纳闷,古代的压水机就是这么一个轮子?!
很遗憾,似乎当初留下这些东西的人确实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把它落下了,在它周围15米的地方,都被大家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找到一两件黄金耳饰和几枚铜钱以外,再没找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这应该是大月氏人的藏宝!”楚风就在此时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不过随即就被他自己纠正:“准确地说,应该是他们遗弃的宝藏!”
楚风等人此时已经被满眼的黄金耀花了眼。楚风在眼睛好容易适应了这闪烁的金光之后,看着这些纯黄金打造的工艺品,首先想到了那个历史上出名酷爱黄金的民族——大月氏。
还有,楚风想起来了,自己家的那个匣子,四边底座上双手向上托着的那四个小天使像,不也是这种表情吗?
“得了吧!看看这个——”王聪捡到缸底,“这底下全是手指粗的洞,能盛水或者是米吗?”
“喂,小风,你说,这些孩子们怎么看着像活的一样?”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齐,在面对这些逼真的儿童雕像时,竟然被那些孩子们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瘦猴”听他这么说,就在附近的沙里扒拉,果然叫他找到一个已经残破的木桶:“呃,真的啊!桑大哥,这你都知道,太有才了!”
这里就在西面城墙的墙根底下,那城墙已经塌了一半了。那墙下有一个箱子刚刚被林威廉他们挖出来。
楚风等人接到消息,赶到城东边这间外表看着比较完整的土胚结构的屋子。大家一走进去,入眼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陶瓮,这个陶瓮几乎占掉了屋子一半的空间,众人当中身材最为高大魁梧的桑布走到它跟前也略显矮小,而它的颜色与外边四处散乱的碎陶片的颜色别无二致。此陶瓮为圆腹窄口形状,大家看着这个绿色彩釉陶瓮发呆,这么大的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啊?
楚风有意地四处寻找,没有发现有文字记载的碑铭、文书等物。他仔细围绕着这很可能是一处皇宫的遗址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这些。
楚风走过去,把那罐口打开,拿出里面的粟米用两个手指头捏了捏,这些粟米被丢弃时应该已经有八成熟了。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的人连即将到嘴的食物都顾不上吃了呢?
由于这支小考察队本来的考察目的不是此处,而是罗布泊深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石碑之处,所带给养也全部是按照那个路程安排的。按照大家所带的给养,在此处再停留几天也不是不可以,但那石碑处可就去不得了。而且,此处这么大的一座古城遗址,也不是这几个人短时间内能考察完的。
桑布白了他一眼,“有才”这个词现在是夸人的么?!就在他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远处传来威廉的惊呼:“哇!MA GOD!天呐!神呐!救命!要死了!”完了就是死命的尖叫。
那箱子成长条形,箱中是满满一箱的黄金饰品,而且其工艺的精美程度要远远大于他们刚才从地上捡到的那些。就在箱子的正中央,一张巨大的深目高鼻的黄金面具,正面朝上的躺在那里,面对着众人,它嘴角噙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笑,此时正对着众人,似乎在朝大家冷笑。
这张面具的大小可以遮住两个桑布的脸都有余,什么人的脸有这么大?这不是给人戴的,难道是戴在神像脸上的?没听说哪种文明有给神像戴黄金面具的传统啊?!
“这里是有点邪行!”楚风也点点头。这些儿童雕像并不像一般的宗教像,宗教中的带翼天使像总是给人一种祥和、圣洁之感。对岸那塔里的壁画上的带翼天使,给人感觉,那表情就很家常,对,就是“家常”!没有经过加工的,正常生活中的人物表情就是这个样儿!
这里是城墙边,可能当时的人们在仓皇逃离城市之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遗弃掉了这些宝藏。此前他们捡到的失落在路上的黄金饰品已经可以充分说明,这城里的主人当时走的有多么匆忙了。在这里又出了什么意外,从而把这一箱宝藏失落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座城里迄今为止没有发现一具人的骨骼,这说明城里没有人,而城里的古钱币没有晚于魏晋时期的,这说明她很有可能在隋唐以前就被遗弃了,而且遗弃者走得非常匆忙,这一点,从这满地散落的黄金饰品就可以看得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里的居民匆忙到连黄金也来不及捡起就走了呢?
最重要的是,这次考察的收获之丰,已经大大超出了众人的想象,也超出了众人的携带能力。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得把这些东西安全迅速地带回去,至不济,也得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就是典型的地主思维,有钱有粮了,就怕贼惦记!更何况这贼惦记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古城曾经被黄沙整体掩埋,可能直到最近的地震才把覆盖其上的沙粒震落了下去,所以,很多大型建筑的顶都坍塌了。唯有城西北角一个高达七八米的小型尖塔还耸立在那儿。尖塔的附近就有一些用彩色砖块修成的建筑,即便是如今,也还有四五米高的墙,耀映在阳光之下,依稀可见当初的雄伟壮观。
忽然想到了什么,楚风赶紧吩咐:“快!快在四周挖挖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看,我捡到了半两钱。”这么兴奋的是林威廉。顺着这一路散落的黄金杯、盏、灯架等饰物,楚风等人来到了在远处就看到的闪闪发光的彩色砖墙处。这处圆形建筑的左右两边都有两处类似建筑,只不过小一点,不过大约都占地2000平米左右。剩下的墙高不足5米,所用的砖是上了釉的大型彩砖,每一块都有30厘米高、90厘米长,50厘米后。这种彩砖型建筑从没在楼兰地区出现过,这只有传说为古巴比伦城出土的宫殿建筑中有过类似彩砖。
楚风等人在进入城堡区域后就分开了:王聪带着两名战士前去丈量城墙,好取得这城的最基本数据;楚风和桑布以及大齐,冲着那尖塔而去;威廉则被安排带着其余四名战士四处查探,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这是大月氏人的藏宝?”
这小子带着两个战士听从桑布队长的吩咐,顺着那条洒满黄金和古钱的道路一直向前搜寻,直到来到了这个墙根。在这里,一直不停地挖挖捡捡的威廉发现了坍塌的城墙黄土下似乎掩埋着什么东西。他走过去一扒拉,一个大木箱的一角露了出来。这个箱子的雕工之精细,图案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这还不算,好奇的林威廉在挖出它来之后随即就把它打了开来。
略微有些失望的众人,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休息了一阵,吃了点干馕,喝了点随身带的矿泉水权当午餐。吃饱喝足之后,看着那箱子敞开的黄金饰品,大家的心又热了起来。
楚风赶紧把其他人把那些半埋在沙里的宝贝挖了出来。一边挖黄金,一边还时不时有一些古钱币冒出头来。
王聪和战士们走上前去,把这陶瓮放倒。陶瓮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一放倒才发现,这陶瓮的底部也一样有很多小指粗细的孔洞,密密麻麻,布满整个瓮底。
就在大家都失望了时,桑布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又在那地上仔细观察了一番,很肯定地说:“这是古代的压水机!”
“这是佉——汉二体钱。”这种钱币在塔里木盆地、楼兰地区和洛阳都有出土。
“一、二、三、四……”楚风一面一面地数,这塔身上竟刻得有600名小天使像,而且男孩女孩各一半。可惜,他想发现铭文的愿望又落空了,整个塔身无一文字。
没错,都被黄金晃花了!
“这是什么意思?”楚风暗想,这座塔莫不是祭祀用的?那它身上雕刻这么多的带翼儿童像是做什么?
整座塔为六面体三角形,塔身雕刻着一个又一个肋生双翼的小天使。这群小天使像的脸部表情,也跟对岸那座塔中壁画上的一样,生动,兴奋、快乐之情跃然画外,站在塔下,仿佛可以听见他们的轻笑。
就在这陶瓮旁边,一个看上去好像是灶台的东西,那上面有一个罐形陶器,里面盛有半罐粟米。
而且,这批宝藏数量之多、制作之精美,为西域地区考古史上所罕见,这些东西怎么运过那独木桥。运过去之后,又存放在哪里也是个问题,商议来商议去,楚风决定听取大齐的意见。把东西存放在他们基地、补充完给养之后再去石碑处。
“也许是米缸!”大齐在旁边插话。
古城的这一边,城垣已经坍塌,但其他三面还基本可以见到轮廓。
刚一踏上这片沙土地,楚风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古代的废窑:到处是碎陶片——有着不同的绿色釉彩的碎陶片。这些陶片虽然大半埋在沙里,但还是有不少裸露在地面。
楚风等人在到达距离尖塔百米左右的地上有重大发现。那是一片散落的黄金物品,有黄金饰品、金壶、金盆、金杯等。金灿灿的一片,着实炫人眼目。
楚风一路走,一路仔细观察。这碎陶片到处都是,散落在整个古城的外围。
赶到地头一看,所有人的眼都花了。
大家一听,心中都吃了一惊,难道他遇见什么危险了?
楚风想不明白,但这在楼兰地区却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因为,早在100多年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第一次造访1500多年前的楼兰城的时候,楼兰古城也是这么一副被慌乱遗弃的状态,所以楼兰又被称为“东方的庞贝”。而隶属于古楼兰的附属国——精绝国,其国都所在尼雅城被发现时,也是如此,甚至在人家的锅里还有半熟的粟米,这一切造成了楼兰的神秘与千古之谜。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好奇起来,仔仔细细查看了那块碎片!的确是缸底没错,可是为什么缸底有洞呢?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听到他的提醒,大家也都想起来,这失落的遗宝,不一定只有这一箱东西,赶紧再找找,看还能找到点什么没有!
果然,很快王聪就来报告,在一间类似普通民居的屋子里,他们发现了锅里有半熟的粟米。而且那屋里还有一个完整的陶瓮。
这个方案获得了大家的一致通过,不过这样一来,继续留在这里时间就不多了,大家决定,先由王聪把东西登记一遍,然后化整为零,大家分散把这些东西分批带过独木桥去,然后在那边集合。如果天色晚了,就在对岸那地下大厅再住一夜,明天再出发。
桑布似乎知道大家的疑惑,他从地上捡起一段链子:“看,就是这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地下一层有一个水房,水房里一定有很多木桶。其实这个东西的使用原理与我们今天南方农村还在使用的链泵是一致的,它把几个水桶系在一个链带上与这个轮子相连,轮子转动一圈,水桶就跟着转动,完成提水和倒水的工作。不信,你们看,这地上有水槽的痕迹!”说着,他把地上的沙子扒拉开,露出一个槽型的口子来。
那边桑布早就把人员又做了重新分工:王聪带人去查找有没有能表明这座城市身份的东西;威廉则负责顺着那条散落黄金饰品和古钱币的道路去寻找它消失的方向,因为这条“黄金之路”的源头明显就来自于这宫殿建筑之中;桑布自己则带了剩下的两名战士顺着这五座宫殿的遗址考察,期待发现更多东西。
桑布指挥战士们继续发掘这宫殿遗址,楚风和大齐则来到了尖塔之下。这尖塔很高但占地很小,楚风探了探,内里是实心的,就好像是用一块巨石整体雕刻而成。
尼加提很吃惊,他以为当年的事没有人知道,胖子怎么会知道真相?
“我倒是听谁说过,胖子复员以后,一度日子不好过。可我怎么也想不通,他居然会跟尼加提搞在一起!”大齐很是不能理解!
尼加提一看清是他,提起的枪又放下了:“是你啊!怎么样?那个俄罗斯人呢?”
原来,这赛米提从小就不安分,长大后一直没有找正式职业。他偶然听人说起,猎杀藏羚羊可以迅速发财致富,而且,那些有杆猎枪的人,确实有不少发财的。赛米提看着眼红想起自己兄弟在昆仑山上当兵,肯定有枪。他脑袋一热,就悄悄潜上山来!
尼加提简直哭笑不得,他斥责哥哥头脑已经发昏,坚决不同意!两兄弟不欢而散,赛米提下山。尼加提知道此事闹大了,便佯装逃走,在逃亡途中有意暴露自己的行踪,果然,没几天他就被抓了回去!
出狱的那一天,哥哥赛米提开着一辆宝马车去接的他。他很吃惊,后来才知道,哥哥最终还是干上了盗猎的行当。
“我没有给你下套,我要下也会给赛米提下!在没有见到赛米提之前,我不会做这么蠢的事!”胖子脸色很坦然。
尼加提一口承认自己是杀害小静的凶手,除了想保护哥哥外,也是对小静心怀歉意。他当时心里存着就算是要枪毙自己给小静偿命,他也无怨无悔。可后来不知怎的,没判他死刑,而是无期。他在狱中表现很好,又是救人又是举报的,一连串减刑,让他服刑十年就出来了。
没想到的是,他从紧闭室出来,刚见到躲在附近的哥哥,哥哥赛米提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把那娘们杀了!”他当时就傻了!小静,多好的姑娘啊,他怎么就下得去手?
楚风和胖子从新兵连开始就是朋友,后来,他俩因新兵训练成绩优异被选入沙漠训练营,后来在训练营里遇见大齐和尼加提,四人就此结为好友。在长达半年的严酷训练中,四人多次互相救援、互相扶持,最终都以优秀成绩毕业。
胖子一听就精神了,“黑皮”刚跟赛米提联系过,说不定就知道赛米提在哪儿,忍不住身子一动!
尼加提从小父母双亡,与唯一的哥哥相依为命。没想到,他哥哥赛米提会在没有走正规程序的情况下,忽然来到哨所找他。他知道,这要是被发现了,在当时要是严格追究的话,可以叛国罪论处的,所以他只好承认自己偷窥。不就是三天紧闭嘛,比起哥哥的叛国罪来,他当然分得清孰轻孰重!
“什么?!”楚风失声惊呼,“你是说,刚刚那名匪首,是尼加提?!这、这怎么可能?!”
说起来,尼加提真是一倒霉孩子,他当年是被人冤枉的,不仅偷窥是冤枉,就连杀人都是冤枉。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两个护士在洗澡,他去营房后头,只不过是去见哥哥赛米提!
尼加提现在有点狼狈,他已经逃回到大本营附近。此处他经营多年,只要到这附近,他脱身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他很久没有遭遇这样的挫折了,连续两次失手,使他折损了不少人。
在他的愤怒质问下,哥哥讪讪地告诉他,原本没想杀她的,只不过想教训一下她,谁让她让自己的弟弟受了冤枉呢,结果那姑娘一看到他就要喊,他也是不得已!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别管了,反正我就是知道小静实际上是他杀死的,对不对?”胖子虽然说的是问句,却一点疑问的语气都没有,尼加提只好默不做声。
“是你?!”尼加提咬牙切齿,上前一步抓住胖子的衣领,“你好啊,竟然给我下套!下了套还敢回来,你不要命了!”
风吹狂沙,漫卷过库木塔格沙漠之中一片不起眼的龙堆,这片龙堆从外表看上去,与这2.8万平方公里的沙漠之中的其他处并没有什么不同。
新疆的阿尔金山,是藏羚羊的长期栖居地。在一年中,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藏羚羊都生活在这片雄伟、美丽的大山之中,只有到了产羔季节才长途跋涉到可可西里产羔。十几年前由于羊羔绒贵,很多人跑到可可西里去猎杀藏羚羊。后来,随着国家对可可西里的保护力度加大,很多人转为跑到阿尔金山来了,这里羊羔绒虽然不多,却因为藏羚羊要过冬,会在过冬前换上比平时更厚的绒,在此时猎杀,效益也颇为不错。他的哥哥赛米提就是这样发财的,并在这一行干出了名声,有了几十个人和枪。就是遇到了森林武警,也有一拼之力,成了最大的盗猎团伙头目。
“看见了,没想到十几年没见,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大齐遗憾地摇摇头,当年,他们四个中,虽属楚风和胖子的感情最好,但大齐与胖子由于同姓,又比别人亲密几分!
这个问题,曾经是军人的楚风知道有纪律,不好问。只是,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看见胖子了吧?”
“别动!动就打死你!”说着,“黑皮”“咔”的一下打开枪栓,就待把胖子击毙当场!
尼加提出狱后,赛米提要求他跟着自己一块干,尼加提不愿意,他不喜欢挣血淋淋的钱。这时,赛米提说,那好吧,你去找宝吧!
赛米提的手下,什么民族的都有,维、汉、蒙、回,最受重用的还都是汉人,这位“黑皮”就是他的左膀右臂。要不是赛米提实在对这个心肠软的弟弟不放心,他也不会把“黑皮”派离身边,就这样,还经常有活儿交给他做,尼加提只做不知道!
“我干的!”“黑皮”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头儿交代,无论他成功与否,这个人都不能让他回去,何况他失手两次,被人盯住了!盯我们的人很厉害,带着他我没把握安全回来。”他口中的“头儿”就是赛米提。
刚才抓楚风就是他们的老战友——尼加提!而这群盗贼之所以要蒙面出现在楚风等人面前,并不是为了耍酷,而是怕遇故知,避免节外生枝!
“什么?怎么死的?”尼加提很意外。那俄罗斯人刚来时非常傲慢,尼加提的手下有人不服气,与他交过手,尼加提自认就是自己上也没有把握赢他。更绝的是他的枪法,出枪快,枪法准!这样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不得已!哼,好一个不得已!他知道,这个解释在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面前是那么的苍白!可他又能怎么办?把相依为命的哥哥交出去?他做不到,于是,他让哥哥先逃。而哥哥却说出让他震惊的一番话来。
“是我!”胖子显出身形来。
尼加提一是出狱后实在找不到工作,二是对这找宝也确实没有心理障碍,就借了哥哥几个人,干了起来。
“我要为小静报仇!你说,怎么样才肯把赛米提的行踪告诉我?我保证,给他公平决斗的机会!”
“什么人?”尼加提终于发现身后有人!
还是“黑皮”出的主意:要胖子“找宝”。承诺胖子只要找到了一处大的宝藏之地,就给他一个跟赛米提公平决斗的机会。尼加提以为胖子绝做不到,他只不过想使拖延之计,没想到胖子很快就传来消息,他找到了!
胖子的找上门来让尼加提也很惊讶,作为当年四兄弟之一,他也知道胖子对小静的感情,更知道胖子对自己恨之入骨,怎么会主动找上自己?但胖子的理由让他无法拒绝,胖子来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你哥哥赛米提在哪里?”
这其中,哥哥赛米提派给他一位名叫“黑皮”的助手。此人非常厉害,身手好、枪法准不说,对这里的地形更是熟悉。他们一开始就把目光投向了吐鲁番地区。吐鲁番地区有高昌古城、阿斯塔那古墓群、吐峪沟遗址等一系列很集中的遗址群,而且这里的环境也比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地区好得多。为此,尼加提接受了“黑皮”的建议,在库木塔格沙漠靠近鄯善处,建立了这个基地。
尼加提还是不做声,他最不想见到的一幕终于发生了。他心知胖子说得到做得到,说是公平决斗,就一定会跟哥哥公平决斗,但他放心不下的却是胖子,哥哥是绝对不会跟他公平决斗的。他想起哥哥身边跟着的那几十名亡命徒,说什么都不肯把哥哥的行踪告诉胖子。
“你?!”尼加提气急,却偏偏无从发作。正在这时,从胖子身后闪出一个人和一把枪来,枪顶在胖子脑袋上,正是“黑皮”。
本来想着,经过这么严苛的训练,国家一定会委以重用。没想到此后,他们就好像被人遗忘了似的,分配到昆仑山守哨卡,直到出了事,楚风走了,尼加提囚了!
由于此前“黑皮”带着一帮手下,在吐峪沟麻扎村失手,一部分兄弟被抓,而“黑皮”本人又接受哥哥赛米提委派的任务,给一名俄罗斯人带路未归,他只好自己带着10几名兄弟前往。没想到这次去,他不仅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战友楚风,还遇到了那位老对手桑布,人家早有防范,把他的人一网打尽,剩下他只身一个逃了回来。他此时还不知道,胖子也跟在他身后逃了。
“死了!”“黑皮”面无表情地说,他的外号叫“黑皮”,人长得也确实很黑,五官看着有点像维吾尔人,实际上却是百分之百的汉人。
找宝,是一百多年以来,南疆农民对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地区搜寻古老的遗迹遗存的一种说法,当然,现在被官方称为“盗墓”。但南疆的老百姓不这么看,他们认为沙漠中的宝贝都是无主之物,谁得了就是谁的!而且,南疆一带有很多很多沙埋古城的传说,至今还有很多老百姓相信,一座一座黄金打造的古城堡就被埋在滚滚黄沙底下,等待有缘之人!因为这种心理,在一百年前找宝成风时,不知有多少人因为找着了宝贝一夜暴富,还有更多的人葬身沙漠,尸骨无存!著名瑞士考古学家斯文·赫定当年在新疆和田地区,第一次组织人找宝时,数十人的队伍进入沙漠,仅有他一人生还。至今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游客,还能时不时见到黄沙底下的累累白骨。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