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威廉!赶快下来!把你的相机给我!”想到这,他扬声催促威廉。
难道?这个符号真的跟昆仑山岩画中出现的那个是一致的吗?楼兰人与昆仑真的像老师所猜的那样,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么?楚风心如电闪,手上却不停着,他按照对那岩画中符号的印象往左一拧!异变发生了!
楚风目测了一下,这片水房的面积应该不比巴比伦人的水房小,巴比伦人建的水房大约是1200多平米,那是他们用来浇花的。这么说,此处城堡中的人有着特殊的用水需求。
“机关?”楚风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当时自己找对墓门时,是因为主墓室的巨石椁外边画的“*”符号纹路斜了。这里这个符号是个木头的浮雕,它是不是也是一处机关呢?
后殿与上层是相通的,由于此单_色_书前楚风他们的视线受阻,此时才看清,后殿那左右对称的八根石柱中间,有着一个高大的人首蛇身像。
林威廉在这儿不分东南西北的一通乱照,他也知道这次自己等人时间紧张,人手也不够,没办法详细探查,只有多照些照片,日后还可拿出来细看。
大齐首先丢了一根荧光棒下去,很可惜,由于这台阶的旋转角度很奇特,这荧光棒没有掉落多远,根本测试不出来这地道有多深。
他逐一对着那些木头架子推推敲敲地,他心中有点儿古怪,好像这间屋子里有什么对他而言重要的东西似的,有点儿心神不宁。
这门一推开,三人都有点失望,因为这间屋子里也跟外边的牢房一样,空空如也,所不同的是,四周墙上有一些木头架子,原本似乎是放有一些东西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他端着相机走来走去,在走到后殿中央位置时,由于脚下慌张,没注意,被绊了一跤:“哎呦!”
三人用外边牢房的现成木头制作了几根火把,大齐还提前丢了一根火把下去,测试底下的空气情况,结果显示很好,他这才带头走了下去。
大齐和威廉两人早就有些不耐,这屋子并不大,方方正正的,一眼就可以看光,有什么藏着掖着的,这么浪费时间在这里,他们觉得有点儿不值,可这里楚风才是专业人士,他们也不好出言催促。
他举着火把又仔细看了三遍,把墙上的那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这都是因为他把电脑借给了王聪登记那些黄金艺术品,否则就可以直接扫描了。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了,威廉不是有带相机的吗。
威廉性急,等不得,他连忙顺着原路上到二层,并喊:“楚大哥,你们的火把尽量举高点儿,我在上边看看。这到底是谁?”楚风和大齐依言把火把尽量举高:“看清了没?”
4000户人口按当时的家庭组成情况来看,至少2万人,这在中原地区可能不算什么,但在这西域地区,可是了不得的庞大人群了。而且,西域盛行豢养奴隶,而奴隶人口是没数的,而比龙带走的这4000户是楼兰的核心、主体居民,其中肯定大多数是大户。这样算下来,当时逃亡的人口甚至可能超过2万的倍数。以当时的自然条件,能容纳这么多人生存的地方,只有南边的和田绿洲。比龙南去和田的可能性,比“西奔且末”的要大得多,那为什么史书上会这么记载?难道比龙当时还玩了一手“声东击西”?
尽管整座宫殿可能高达30米以上,但楚风等人在下面看着他的时候,还是觉得他的愤怒似乎随时有可能降临到自己头上。
楚风等人举着火把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巧夺天工的建筑。在这沙漠之中,哪儿来的这么多巨大石块?
地上传来了一阵怪声,机关开启。就见房子正中偏西处,地面在不停地震动,那表面的黄土簌簌地往下掉。等震动停止,楚风等人走过去一看,原本的石块收了进去,露出一个旋转向下的台阶密道来。
楚风一边紧跟大齐的脚步,一边脑海中如电般闪过这些念头。如果楼兰国里真的隐藏有什么惊天大秘密的话,把秘密藏在这个离王城差不多有200多公里,位于罗布泊北岸,库木塔格沙漠南缘的小城之中,还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这里也是古楼兰国的统治范围,而且位置比较偏远,不容易引人注意。而它所处的位置离那条今天早已不为人知的贯通罗布泊连接高昌国和楼兰城的古道不远,也就是说,在当年,这座城的交通并没有像今天这么不便利,可也不容易被发现。这么个既隐蔽又方便的地方,最适合用来做秘密基地一类的用途。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此处应该在那悬崖的半中腰上,这里的修建顺序应该是先掏出石窟,然后在石窟的基础上,用巨大的石块、石柱和彩砖修建而成的宫殿。
就在楚风敲打到了西面墙上木架子的第二格木板时,他发现了一个眼熟的符号,这个符号他见过,在鄯善那个楼兰王陵之内,两处都有这个符号“*”,一处是在墓门,一处是在主墓室外边的巨石上。这个符号当时还成为了楚风找到开启主墓室墓门机关的关键。
此时楚风等人的位置在这个开阔空间的上面一层侧出口处,这里一共两层,是一个具备很浓烈的古希腊罗马建筑风格的双层石宫。
末代楼兰王比龙为什么在打了胜仗之后依然选择逃跑,并带走了楼兰的半数居民,这一点一直是个谜。在《魏书·西域记》中,明确记载了比龙西逃之前说的原文:“唇亡齿寒,自然之道也。今武威为魏所灭,次及我也。若通其使人,知我国事,取亡必近,不如绝之,可以支久。”
就在楚风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大齐在前头停住了,楚风一不注意,差点成了林威廉第二,幸亏大齐及时向旁边一闪,楚风才好悬没有出丑。
这一层就不太好下,台阶残缺不全,大齐的脚踩上去就簌簌地往下掉土,楚风等人带的绳索在固定独木桥时已基本用得差不多了,只有一截不到十米的绳索捆在大齐的身上。大齐双手紧贴悬崖壁,身体像壁虎一样,小心翼翼地踩实了,才敢一步一步往下走。楚风和威廉跟他拉开距离,一步一步跟着他的脚印走。
台阶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了,楚风等人苦笑,也许他们找错了地方,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不过,能发现楼兰人的牢房也是填补了一项空白。楚风自嘲地想,确实,到目前为止,楼兰地区还没有发现过保存这么完整的古遗址,至于牢房更是仅此一处。
这么轻易就打开这扇门,让三人都感到一丝意外。林威廉嘴里唠叨着些什么,楚风听出好像是“这么没有挑战性,肯定没什么好东西”之类的。他微微一哂,这小子纯粹是探险小说看多了!
再往下摁,也没动静。楚风想起那日自己和凌宁对这个符号的讨论,以及后来凌教授给自己看的那幅昆仑山岩画图。他恍惚记得,那岩画上的符号,似乎向左倾斜了一些。
楚风招呼了威廉一声,便往下走。那条绳索已经被大齐固定在了悬崖边,楚风告诫威廉,为了保证安全,一定要把自己身上的保险绳勾牢牢地勾住那绳索。
这里是一个圆拱形的出口,火光照耀之下,前方的光线虽然不足,但依然可以看出这个空间的阔大!
史书中说比龙“西奔且末”了,可事实上比龙后来确并没有去且末,而是不知所终,比龙誓要“绝之”,就是要去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个地方绝不可能是当时的且末。因为当时的且末绿洲条件太差,只能容纳一两百户居民生存,比龙身处其地多年,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他肯定是去的一个既能容纳他手下这么多居民,又能与世隔绝的地方。
这一进去,楚风就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当年大学的集体宿舍。那房子全都是同样大小的,被黄粘土胚砌成的墙分割成对称的左右两排。他们走进第一间房子看到的景象和第十间的一模一样:都是6平方米左右的长方形屋子,里面空空如也。直到他们走入西面的第六间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那间小屋中有一口开了四个水槽的水井。那水槽对应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个方向各一个,都呈正方形。
清楚了这一点,楚风等人没有停留,迅速下往第二层。
枪声响起之时,大齐和楚风正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没有听到,否则的话,以大齐的警觉性早已经冲出去了。不过,也有可能这个没听到并不是因为地底的隔音效果好,而是因为他们当时正处于绝对的震撼当中!
楚风抬头看着山壁,这个高度,要是攀爬上去的话,难度并不高,不过,眼下这并不是当务之急。他回头招呼了一声:“威廉!赶紧下来,我们得加快速度了,桑队他们说不定该着急了!”
楚风揉了揉眼睛,没有看花!他又把火把举高,果然,在山壁离地面约2米高处有一行竖着写的佉卢文字。
楚风听他这么一声大叫,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赶紧走过去把他扶起来:“你说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小心,这儿幸亏没有机关什么的,要是有,说不定你都玩完了!”
如果说上一层是水房的话,那么这一层应该是牢房。这牢房的演变是最没有新意的了,几千年来都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一件密不透风的黑房子,外加结实的栅栏。
楚风见他按照自己的意思把墙上的文字已经照下,也不再多说,举着火把绕着山壁赶紧再找找,看还能不能有所发现!
楚风听出这小子的语气中没有多少疼痛之意,也就没有理他:“不对,你们不觉得,就这个小城来说,这牢房有点儿太大了吗?”
三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楚风边走边暗暗心惊,这密道一直在向下,都走了这么远了,不知道已经深入地底多少。这城中的人没事修建这么隐秘的地道是为什么?难道跟楼兰王国的秘密有关?
他们已经找到了下楼的台阶,来到底层,在这里,看整座宫殿更是雄伟。底层有8根直径为2米的石柱支撑前殿,上层有8根石柱紧紧依托在山壁上。石柱上,是美艳的带翼女子和孩子的雕像。在石宫的顶部,有着一位怒目而视的天神像,依其面目,有些像对面山崖的塔中神像,但此处的神像并没有肋生双翅,而且面朝下方,以一种即将爆发雷霆之怒的神态俯视着这里。
听完楚风的解释,林威廉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楚大哥,这里有秘密!”
可能是因为地震的损毁,也许是黄沙长年的侵袭,这台阶残缺不全。三人中,身手最好的自然是大齐,他便当先探路。楚风和威廉两人给他身上栓了一截不太长的保险绳,这一端固定住之后他小心翼翼地一步一个台阶地下去,大约下了六米左右,他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个入口。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挥手让楚风和威廉下去。
前殿的石柱之间,还有不少雕像,有带翅膀的老虎、长着坚硬犀牛角的马,肋生双翼的武士等等。这些雕像造型奇特、左右对称、线条粗犷,一直铺陈到了后殿之所在。
楚风来不及多想,他迅速召唤威廉过来,把手搭在那门的木头把手上,轻轻一推,门开了!
想到这,楚风伸手把这个浮雕往右一拧,“咦!”没有动静!
“女娲?!”“伏羲?”三人失声惊呼,由于光线太暗,看不清这石像的头部到底是男是女,但有着这形象的人,最有名的不外乎这两位。
这一“国事”说,明明白白的告诉世人,楼兰有秘密,而且,知道这个秘密的其他国家一定会选择灭亡它。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千百年来无数人猜测、找寻。可就是没有丝毫的线索。难道大家一开始就找错了地方,那秘密并不在楼兰国都之中,而是深埋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地底?
“冒犯众神之地”?什么意思?楚风在看到这座城堡似乎与传说中的古巴比伦城有些关联,曾经调过古巴比伦城的资料,他清楚地知道,古巴比伦城被称为“冒犯上帝之城”。亦因此还专门查过“冒犯”一词的佉卢文发音。没想到现在竟然刚好用上。
火把举到了山壁上,那石像的头部依然看不清,它太高了,至少有20米高,底下的蟒尾倒是雕刻得惟妙惟肖,似乎真的有一条巨蟒盘踞在山壁上一般。
如果是复杂一点句子,可能楚风还一时现场辨认不出来,但这句话他恰好知道:“这里是冒犯众神之地!”
楚风走过去,敲了敲那木头架子,木制还很坚硬,看来有可能是胡杨木的。看这里的摆设,楚风不知怎的就想起来博物馆这个词,这些架子还真像博物馆里的陈列架。
上边过了很久才传来林威廉不无遗憾的声音:“没有看清!太高了,火把照不到,头部模模糊糊的,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这应该是水房!”楚风看到眼前的这些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片建筑的形态与德国人在100多年前在巴比伦城遗址中发现的简直一模一样,那片遗址一直被人怀疑是巴比伦城那著名的新巴比伦时期空中花园的遗址,只是因为当时德国人发掘的地层被证明是新巴比伦时期后地层,时间有差异而争议颇多。那片类似此地的奇异建筑则被证明是水房。
两人很快下到了入口处。这个入口一看就是很古旧的了,已经坍塌了半边,但猫着腰的话,人还是能够通过的。大齐试了试里面的通风,在确认通风效果良好之后,掏出自己身上的小强光手电,带头走了进去。
三人一直走到了最里面,这一层好像与上面的水房面积不一般大,这层牢房的面积似乎更大些。三人越走越不抱希望,就在这时,楚风突然停步:“不对!不对!”
这么想着,楚风脚下不停,一直向着最里面的一间走去。由于里面很黑暗,不到跟前看不清,这一到跟前,马上就觉出这间屋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它绝不是一间牢房!那雕有小天使和花纹的胡桃木门有着明显的希腊风格,在这地底的牢房深处,怎么会出现这样一间屋子?
说着,他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最头里的一间牢房,重新开始一间一间地仔细查探。楚风看着他那股雀跃劲,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跟上。在他想来,前面的这些如果真是牢房的话,那么,这牢房之所以造得这么大,目的可能根本就不是关押犯人,而是别有用途。这一点,从他们经过的十几间牢房里都没有发现尸骸可以得到证明,因为没有人会在大家都急着逃命的时候还会想到关押在地底的犯人。如果这牢房里真的关押有犯人,在发生危及全城安全大家都匆忙逃离的时候,牢里总是最容易被人遗忘的地方。
威廉得他一催,连忙跑下来,看到他举着的火把照到的文字,不用他说便把相机调到闪光功能“卡擦咔嚓”照了一通。
这片建筑如果算上被黄沙掩埋掉的部分的话,在当年只能算是半地下室。在逐一看过这些小屋之后,没有发现通往下一层的通道,看来还得走外边那台阶。
这么说完,他把目光先撤了回来,就在他眼睛不经意一扫间,似乎看见壁上自己头顶的位置有文字。
这话音未落,不知刚才是楚风有着一张乌鸦嘴还是林威廉实在太幸运了,他再次中奖,这一跤成功摔出一个机关来。
这么一说,那两人也觉出了不对劲,刚刚王聪在上面的时候,丈量城垣的总长为610米,据此推断,整座城的面积大约会超过2万平方米,地下第一层的水房面积几乎有1200平米,这已经够夸张了,但考虑到这里特殊的干燥环境,这里的人重视水是情有可原的,可是牢房造得比这还大,这就不正常了。根据正常估计,这里生活的人口大约也就是1000人左右,怎么会需要这么大的牢房呢?
他这一停不要紧,跟在他身后的威廉直接撞上了他的背,“哎哟!”威廉捂着自己的鼻子哀号:“我的鼻子!我说楚大哥,你没事搞什么突然暂停啊!完了完了,这高耸的鼻子,这下算是毁喽!”
“您的家族起源于哪里,您知道吗?”
“怎么?他真的这么说?”莫斯科,在一间高楼大厦的豪华办公室里,伊瓦诺夫正在向一个中年男子汇报这次中国之行。那中年男子听他说了赛米提的说法后,明显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华老先生可能是说得过多,精神有点儿不济,只是指了指奥雷尔:“这个事情,你到家族图书馆,在第34架第二排的中间,取出一本名叫《罗马帝国衰亡史》的书,那书里有证据!”
老头子头也不回:“伊瓦诺夫回来了?”
“你去吧!”老头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转身走进了换衣间。
“是,老板!他说——”中年男子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好让老板的好心情不要受到太大的影响。
“华爷爷,实在对不住,又要麻烦您了!”
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仅仅是虚无缥缈的神山?神?‘天梯’?这些东西不会让我们奥雷尔家族的先祖花费这么多的心血来追踪这个秘密吧?奥雷尔家族是典型的无信仰家族,他们既没有皈依天主教,也没有皈依伊斯兰或别的任何宗教,家族中人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装模作样的偶尔去去教堂。
“传说那里聚集了世间最多的财富,多到你无法想象!那些并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作为奥雷尔家族的人,每一个都深信这一点。而且,传说中的昆仑神山还有不死药!”
“你知道,奥雷尔家族是正经的炎黄子孙,您的祖上,是可以直接上溯到黄帝的。黄帝的孙子颛顼帝在位的时候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绝地天通。被派去执行这件事的人是他的孙子重和黎,这重和黎就是绝地天通后掌握这‘天数’秘密的人,一个司天、一个司地。但可惜他们死得早,他们弟弟吴回的儿子接替了他们,再之后,这个司天地的神通或者秘密就传到了这位继位者的儿子、您家族的始祖昆吾的手中。这位昆吾有六兄弟,为一胎所生。他很疼爱自己的弟弟们,最后竟然把这个神通传给了最小的弟弟季连。季连的子孙后来建立了楚国,而您家族这一支则在昆吾舅舅鬼方氏的提携之下成了鬼方族里的贵族。这个鬼方氏部落成了后来的匈奴。
“知道,这个小家伙还光屁股的时候我就见过他了。他是楚国唐昧的后人,他们的传承也很早就传到外姓中去了。不过他们家族一直生活在中国国内,掌握的情况要比我们多得多。经过这么多年的查探,他们说不定已经找到了‘天数者’的传承规律,也就很可能找到这一代的‘传天数者’从而找到昆仑神山和‘天梯’。”
“派倒是要派人,不过,不是去杀他,要跟着他,把他给我盯紧了,必要时,还得保护他!”说到这件事,老头很是严肃。
老乔治看了看儿子一眼:“现在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有了这笔钱,就算你再能败家,也能败个三五百年的。”
“是的,而且,我们的中国伙伴好像还有点不高兴!”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茶,休息了片刻:“传说中的昆仑集齐了全世界的财富。对了,你透露给乔治父子的消息中有关大月氏人宝藏的部分是那位乔先生告诉你的吧?”
“哦!”老头终于回过身来,“怎么?他说了什么吗?”
老头打断他:“少爷,您先和我说说,您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是不是科瓦列夫失手了?”老头不用回头,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不死药!真有这种东西?”奥雷尔不相信。
“到了公元前2世纪时,中原出了个汉武大帝,他逼得匈奴西迁,来到中东欧建立了奥匈帝国,奥雷尔家族也就随之迁到了欧洲。
“族研究千年之后才发现,要想传承这个神通或者说秘密,有很多的限制条件,而且,同一时代不能超过两个‘传天数’者。但是,后来随着资料收集得越多,家族就越舍不得放弃这个秘密。只是,必须取得另一位‘传天数’者的配合,才可能找到那个传说中的绝地天通之处,也就是传说中的昆仑神山和天梯。”
“老板,我不明白,那个中国小组织怎么得您这么看重?”中年男子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那个所谓的‘灰狼’不过才几十号人,这要是在俄罗斯,不过是最不入流的小组织。敢这么跟我们的人说话!捏死他们还不跟捏死一只臭虫差不多!”“你知道什么!”老头浑不在意,“至于那个科瓦列夫,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死了也就死了!倒是那个逃脱的中国人,我很有兴趣!”
“没事!可能是对什么东西过敏!”老乔治揉了揉鼻子,心中也有点犯嘀咕:这是不是谁又在背后惦记着我呢?
“父亲,我总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老板那么轻易地透露自己的计划给我们知道,让我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乔治说到那位老板时,有意把声音放得极低,看来对那位年轻老板的行事手段极为忌惮。
夜色深沉,在这个连月光都照不进来的办公室,等乔治的身形一没,就寂静如天上的夜空一般,然而,就像天空中总会有云遮住月光一样,这里也有阴影一闪而过。
等他走了,乔治盯着父亲的背影,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呸,老东西,口口声声为了家族,其实还不是为了你自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任,哼!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查?”说着,他伸手在自己的办公桌下一摁,墙上豁然打开了一扇门。他闪身进去,门很快就关上了。
“在游泳!”门卫回答。
“家族之中历来对始祖昆吾把这个神通或秘密传弟不传子很是心存芥蒂,数千年来不忘打听这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数千年来据说只有十二个人知道,他们在司马迁的《史记》中有明确记载:尧舜禹时期的羲、和;夏朝的昆吾;殷商的巫咸,西周,史佚、苌弘;春秋战国时期,则有宋国的子伟;郑国的裨灶;齐国的甘公;楚国的唐昧;赵国的尹皋和魏国的石申。这些人,其后的传承都很隐晦。
老头笑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他一听,知道老板这时心情还不错,想了一想,进去了。
老乔治何尝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有点儿不对劲,但他没办法,已经无法回头了。他只好说:“乔治,这次的行动,如果成功的话,获得的财富足以让我们家族成为世界首富,我也是不得不搏呀!”
“华爷爷,现在我的计划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嗯,好了,你去吧!”那中年男子听了,沉思了一会儿,挥挥手,打发他走了。等此人一出去,他赶紧从另一扇门出去,下了电梯,走向楼后。在这群高楼大厦的中间,竟然有一片极为宽广的草地,在草地的那一边,一栋宫殿式别墅的门前,这位中年男子很是小心地去问门卫:“老板在做什么呢?”
中年男人等在游泳池旁大气也不敢出,一直等他兴尽上岸之后,接过一旁守候的白俄罗斯少女手中的毛巾,亲手为老头披了上去。
“有一位,美国华商领袖乔老,您知道他?”年轻人突然发问。
几天后,位于英国伦敦郊外的欧洲老牌贵族——奥雷尔家族的老宅里,一位年轻人扶着一个拄着拐杖、慢慢悠悠挪着步子的华人老头在院子里散步。
“知道,说实话,父亲刚一告诉我的时候,我还真的吓了一跳,不可思议,我们奥雷尔家族竟然起源于中国!”
“是!”中年男子看来十分不理解这道与此前大相径庭的命令,但长期在组织中培养的生存经验告诉他,这时候最好不要问为什么。
“没错!他确实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坚持说是科瓦列夫自己找死,把汽车开进流沙区里去了。不过,我们的朋友在那里也有情报,确实没见那辆车再出现!”伊瓦诺夫还做了一番调查工作。
乔治被父亲训斥惯了,见他这么说,也就不问了,两父子又密谋了一些事情,然后,老乔治施施然离去。
“那件事是真的?”奥雷尔撇撇嘴,“我还以为纯粹是瞎编的!”
“怎么了,父亲大人,您是不是感冒了?”乔治忙表示自己的关心。
在美国纽约,此时正是深夜,MG公司总部大楼的顶层办公室里,正在和儿子乔治商议事情的老乔治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少爷,这可不敢当,折杀老朽了!”
谢廖夫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老头:胖胖的圆圆的脸上,一个红红的酒糟鼻,使他看上去挺像马戏团的小丑。
“对了,老板,那我们是不是再派个人去,解决掉这个人?”中年男子见老头不介意他的失败,心里多少松了口气。
等这位少爷在他耳边一阵低语之后,华姓老者一笑:“少爷,你要想弄明白,还得从头听起。”
那位中年人把伊瓦诺夫的话转述了一遍。老头听了,挑了挑眉:“这样啊!不能让我们的中国小朋友吃亏嘛,你去安排一下,给那边发些军火过去,捡好的让他们挑!”
“当然是从头来喽!”
“千真万确,不然你以为你始祖昆吾的另一个兄弟彭祖凭什么活八百岁?”
“你错了!乔先生给你的资料中所说的大月氏人的藏宝确有其事,不止这些,还有古于阗国王室积累了1300年的财富,和古楼兰国的举国财富,全在那里!”
乔治听得意动神摇:“父亲,到底是什么财富,能让您都那么心动?”
“是,我认为这宝藏之说根本就是他故意丢出来的诱饵,所以我就原样丢给老乔治他们去狗咬狗了。”
老人这么一通秘辛说下来,早已经是口干舌燥。他这一停下来找水喝,听得入迷的奥雷尔马上把桌上的茶给他端到嘴边。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