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楚风只觉得头脑一懵,半截人骨,半截蛇尸,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顺着他的示意看向那边,果然看见天边有一抹黄黑色。王聪可是知道,在这沙漠中遇到沙暴是家常便饭,但只要沙暴起来前,天边只有黄色,没黑色,那就证明这规模不会太大,还不要紧,那要是带了黑色,那就十有八九要玩完。此时一见天边的黑色,他吓得赶紧招呼那两位:“快快!咱们得抓紧时间,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哎呦!糟了!”
说完,他抱着战友,头也不回地离去。
桑布伸出颤抖的双手,把那权杖小心翼翼地端出来,这才发现,这权杖并不是纯金打造,而是用捶打好的金箔,包卷在一根木杆上。木杆早已碳化,只剩完整的金箔。不过,这金箔的厚度也很是可观,因为就这样,桑布感觉自己双手上的重量,最少超过两千克。
正说着,其中的两人又回来了。
大齐的目标也很快被这根骨头吸引,他顺着那地上的痕迹,扒拉开一层黄沙,底下果然露出了一个人形的下半身骨骼。
就在她出塔门的那一瞬间,地底传来了轰隆隆的震动。
这是一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黄金权杖,它全长1.63米,直径为3厘米,金杖的一端,刻有图案,共分三组。靠近端头的是两个前后对称,头戴五齿高冠,耳垂三角形耳坠,面带微笑的人头像。另两种图案相同,上方是两支两头相对的鸟,下方是两条互相纠缠的蟒蛇。它们的颈部,都叠压着一根似箭翎的图案。
见帛画上看不出什么玄机,凌宁把目光放在了自己手中刚刚捡拾起来的贝叶经文上,既然是贝叶经书,那么很可能上面写着的是梵文,这一点,凌宁心中早已有所准备。但很令她意外的是,这上面的文字,并不是她所熟悉的梵文,而是一种她不认识的古文字。
她知一时半会也不能看懂这文字,加上,她也实在想知道他人的状况,便赶紧用那韧性还十分好的帛画包起所有贝叶,匆匆奔出塔去。
倒不是他们胆小,受不得刺激,别人不说,就是大齐楚风二人,当年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见过死人无数,一般的小儿科还真不放在两人眼里。不过就眼前这状况,也把两人惊得够戗!
“是!”那位被点名的战士马上转身离去。
拜林威廉同志的那一跤所赐,此时,楚风三人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用手捂住了满子即将张开的嘴,他知道,这时候,满子千万说不得话,松不得气,否则只怕——,他来不及多想,此时救满子要紧,想必就是队长在这儿也会是这么处理吧!
“乖乖!这家伙生前可是不小啊!”威廉此时刚一回过魂来,就围着这条大蛇打转转。这条蛇虽然已经死去多年,但腰身依然有现在家庭常用的那种小水桶粗细。这要是这条蛇生前,指不定有多粗。
大齐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冷汗,想想刚才自己的反应,自嘲道:“嘿!没想到,我大齐也有被一条死蛇吓到的一天!”
他冲着崖下喊了一嗓子:“混账小和尚,你给老子听着!我带满子先回去抢救,满子活回来还罢了,要是、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饶不了你这个擅离职守的家伙!队长回来你告诉他一声,还有,小心‘瘦猴’那王八蛋!”
倒在血泊里的满子,是被队长大齐留在山崖上警戒的战士,他和张国柱平时感情就比较要好,而且还同是山东老乡。此时张国柱见满子浑身是血,胸部中弹,只道他凶多吉少,而且还是被自己人“瘦猴”打的冷枪,又悲痛又愤怒,胸中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就在此时,他怀里的满子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嗯!”
崖下守着独木桥的“小和尚”,就是被凌宁央求着擅离职守的那位战士,听了前边的枪声已经心知不妙,但多少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此时听战友这么一吼,心中的难受劲儿那就别提了。
桑布双手捧着那根黄金权杖,没手制止他,连忙摇头:“不用了,你做得很对,救人要紧,这些虚的就不要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东西运过桥去。你看,”他用嘴角示意那遥远的西边天际,“沙暴要来了!”
那个狭长的石匣子应该就是为了装这根黄金权杖而存在的,黄金权杖取出后,石匣子中空空如也,既没有附属之物,也没有片言只语的介绍。
无论是谁,相信在面对一条一口就能生吞下自己的巨蟒血盆大口时都不能比他们表现得更好了。
王聪把自己的背包装满之后,是运输宝藏的第三人,他的前边已经有“瘦猴”、小张带着两个背包的财宝先过去了,可他过了独木桥,就听见桥边留守的哨兵告诉他,出事了!
从石匣的匣面上那个人像看,其形象很像埃及的法老王,可这权杖上的图案,明显与古埃及挂不上边,这是怎么回事?
高崖之上,刚才匆忙赶上崖的战士张国柱怀抱着倒在血泊里的战友悲呼:“满子、满子,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啊!”
这贝叶的保存很是完好,但它毕竟经历了太久的时间,凌宁深知这种历史遗物的脆弱,所以捡拾的时候万分小心,总算一片也没有破损,全部又捡起放在了帛书之上。此时,凌宁才有工夫展开那帛书细看一番,却发现,这卷帛书应该称之为帛画更为准确。因为它上边正是一幅这塔中神像的画像,只不过,这幅画的画中人少了神像身上的那一对翅膀。
这一声“嗯”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听在张国柱耳里如同一声响雷,他迅速清醒,看着双眼微睁的满子惊喜交加:“满子,你没死?太好了!别说话,现在千万别说话!”
“什么?那张黄金面具也在他手上?”桑布一听就急了,下意识地把手中的黄金权杖握得更紧,“剩下的东西还多不多?”他忽然又冷静了下来,恢复了一名队长该有的思维能力。
就在刚才,楚风刚把林威廉扶起来,那高达30米的山壁突然打开,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对着三人直冲过来,直把三人惊了个汗流浃背。就连最爱咋呼的威廉,也暂时失声了。
“是啊!那个‘瘦猴’,您还记得吧,就是第一个过桥的那个,他带着一背包黄金工艺品跑了。当时装的时候,他还说他的个子小,可以多运点东西,不怕压垮桥,我以为他是出于好心,还真的给他多装了不少,而且,还把一些比较重的装在了他的背包里。没想到……唉!”王聪很是惋惜那些好东西,尤其是那张黄金面具,也在“瘦猴”的手上,这样一来,只怕自己等人这一趟的收获会大打折扣。
楚风没有去啧啧称叹它的巨大,而是注意到了地上。这地上刚才把威廉绊倒的竟然是一根白骨。他上前去把这根白骨捡起来,仔细观察,这根骨头如果不论它的大小和长度的话,应该是一根人类的股骨,只是,它有点太大了,要真是一根人类的股骨,这根骨头的拥有者身高怕不有2.5米以上?这怎么可能?
“你尽量多装一点,现在就让人往对岸运,呃,人呢?”
桑布的眼睛已经不能从这根几乎与一个小个子等高的权杖身上移开了,连此时王聪跑过来跟他说了些什么都没听清楚。倒是他身后的三名战士一听王聪所言,纷纷变了脸色,也不等桑布的吩咐,纷纷向独木桥的位置跑去!
在见到这根黄金权杖的那一瞬,不止是桑布,就连还在他身后已经因为那一声枪响而心浮气躁的三名战士,此时也都摒弃了一切其他念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个前所未见瑰宝。
王聪苦着脸着急地说:“不是,队长,楚教授他们——”
“还有不少,要是现在的人一人一包的话,差不多一趟可以运完!”王聪早就计算好了。独木桥的承重极限不知道是多少,为了保险起见,他每包不敢装太多,黄金太重,万一出了问题把桥压塌了,只怕剩下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塔中的凌宁没有出来,一来,她也帮不上忙,而来此刻她的面前,是一个已经打开的洞门。
桑布瞪了他一眼:“你小子,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老是一惊一咋的!”
“瘦猴”见财起意,带着那一包黄金艺术品逃了,而且临走还打伤了崖上警戒的哨兵满子。他得了消息,不敢怠慢,赶紧奔回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桑布,结果,桑布的心神此时完全被那根黄金权杖所夺,愣是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等他把话说了三遍,桑布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出事了?”
王聪少不得就告诉他,那几名战士的去向。
此时的桑布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已涌上了头顶,愣是把一张黑脸涨得黑中透出红来,他身前的长条形石匣子已经打开,一根金光灿灿的权杖正躺在他的面前。
年纪稍大的战士姓邢,他奔到桑布面前:“桑队,时间紧急,我们的一位战友负伤了,战士张国柱先行带他回去医治,战士肖林去找大齐队长他们了,我们回来听候调遣,队长走之前说过要我们听您的命令,可我们来不及与您商量就自作了主张,特向你请罪!”说着,“啪”地给桑布敬了一个军礼。
“对了!你,你赶紧顺着那条台阶下去,去找你们团长和楚教授他们,让他们赶紧撤!沙暴马上就会到!”
这个门就在那铜柱刚刚露出的基座下方,并不大,也就30厘米高,里面黑漆漆的,凌宁用随身带着的小手电筒往里照了照,发现这个洞不仅不大,还不深,里面似乎有东西。她伸手进去一掏,是一卷帛书。她把帛书展开,里面一些贝叶经书掉了下来,洒满一地,凌宁慌忙蹲下小心翼翼地一片片捡拾起来。
楚风和威廉此时才明白过来,都松了口气,这蛇不知已经死去多少年了,只不过当年一直保持着这种姿态,时至今日才会因为惯性扑到楚风等人面前。
古代中国并没有使用权杖的传统,而至今为止,整个中国,除了良渚曾出土过的玉杖外,就只有四川三星堆曾出土过唯一的一根黄金权杖。而且,那根黄金权杖也是用金箔包裹木杆所造,难道说,二者有什么联系,这座古城和四川古蜀国还有什么交集吗?
大腿骨、小腿骨都在,脚掌也在,可就是上半身找不到了,楚风和大齐在附近仔细找了找,也没有发现这具骨骼的上半身。不过,仅从那脚掌来看,此人活着的时候,身高一定不会低于2.5米。
什么?楚风和大齐闻言马上奔过去看,只见那条蛇的身子果然不全,它的身体没有按照蟒蛇常有的那种盘着的姿势,而是稍有些弯曲,尾巴是半截断面,此时威廉已经掀开覆盖其上的一层蛇皮,森森白骨就这么露在楚风的眼前。
“啊!楚大哥!楚大哥!快来!”威廉围着那条巨蟒转了两个圈,终于发现了什么,“这条蛇怎么只有一半?”
等了一会儿,三人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久经战阵的大齐首先回过神来,他悄悄移动自己的身体,见那巨蟒没有反应,胆子渐渐大了,走到蛇的侧面一看,却原来这是一条死蛇。虽然头还高昂着,嘴也大张着,身上的皮肉却已干瘪下去,只剩下一条脊椎骨在失去光泽的皮下被凹凸不平地包裹着。
被自己战友埋怨的小战士此时就是有满腹的委屈也开不了口,他沉声应了一声“是”,便眼也不眨地盯着桥面警戒起来。
在这静谧的黄沙深处,这一声枪响显得是那么地突兀,桑布心中虽然很是惊异这枪响的原因,但他心中的狂热已经让他停不下来了,伸向石锁的手只有片刻的停顿,然后继续他的开锁之旅。倒是他身边的战士纷纷色变,其中一人在向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之后,迅速抽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对岸飞快地通过了那连接在天堑之上的独木桥。他见桥边没有人警戒显得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停留,迅速向绳梯的位置奔去。就在他上到崖中间时,另一个身影出现在对岸,他看见这边岸边没有人显得很是惊讶,再一看,前面的那道黑影已经快到崖顶了,大惊之下脱口暴喝:“‘瘦猴’!你要干什么?”
那左边第一个婆罗门教徒的眼睛是斜着的,他看的不是自己正在请求施舍的对象——须大拿太子,而是另一边,其他三人的眼睛却是紧紧盯着那位恩主的。
那眼神所指,却是第二层的壁画,是“割肉喂鹰”故事里的那只鹰。凌宁马上发现,那鹰的翅膀也有问题,它的翅膀似乎有点一高一低,没有平衡,只不过这种不平衡很轻微,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再往下,凌宁就找不出什么来了,那只老鹰的翅膀,不论是高的那只还是低的那只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所指。
难道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凌宁不甘心。她觉得古人不会那么无聊,留下一些不明所谓的线索,难道这些是暗示?
此时的凌宁根本顾不上想那些有的没的,最初的震撼过去之后,她的脸上现出狂喜的表情。事实证明,她的猜想是正确的,她找到了这塔里的机关,这个机关是一个联动装置,一环扣一环,天衣无缝!
此时,凌宁两人并不知道,这机关到底有没有伤人的企图,如果说有的话,凌宁毫不怀疑它的力量。她制止小高直接去取那神像肩部露出来的盒子,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直觉。她直觉地认为,既然壁画上有三幅图预示了这个机关,那么没有理由这么快就出现机关的关键。而且,她总觉得这个神像肩上的机关有点儿不对劲。这种直觉救了她们两个,这是后来凌宁才知道的。
这边一头扎进古塔之后,她本来也是出于赌气的心理,对着一面墙上的壁画发呆想心事,这一下把心事想通,她忽然觉得自己呆呆盯着的那壁画有点儿不对。
凌宁想到就做,她从背上的背包里取出那独角兽造型的玉雕,再次爬上神像基座,举着它放在了昨天楚风放过的那个位置!
那一瞬间,可能连几秒钟都不到,但两人似乎都过了很久,神像的食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爬坐在神像肩头的小战士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一沉,慌得他赶紧稳住自己的身体。只听“咔!咔!咔!”的声音传出,神像右边肩头的翅膀往下一沉,露出一个小盒子来,小战士见了一喜,伸手便想去取,被凌宁喝住:“慢着!”
顺着壁画中人手指的方向,凌宁找过去,那幅壁画是四名婆罗门教徒在向太子须大拿请求施舍的内容。这次凌宁学乖了,她专门找壁画中人物的细节差异,很快在最左边第一个婆罗门教徒的身上,她找到了线索。
那件玉雕肯定应该是这连环机关触发的一个关键,但它触发的不是刚开始那两个机关,而是这个开门的机关,此时前面的机关已经触发完毕,那么,该是那玉雕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尖叫!
这铜柱大概整体是空心的,这一通上旋,露出了底部一个立柱体的基座来。
没错,是在动,整个铜柱都在旋转,而且是渐渐往上升高的旋转。
就在小战士还在为有可能消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宝藏惋惜不已的时候,异变又起,听得一阵“轧轧”声响,神像另一边的翅膀以一种很奇特的角度微微下沉了一点儿,这次神像肩部没有露出什么盒子来,倒是跳下基座快步赶到那铜柱跟前的凌宁又发出了一声惊呼,只不过这声惊呼短暂明快,很是含有些喜悦的成分在里头。
战士不干了,由于职责在身,他不能离开太久,毕竟那桥关系着对岸数人的生死,可丝毫儿戏不得。
这是铜制品在沙漠中会出现的一种特殊颜色变异。一般时间长的古代铜制藏品,都会或多或少生出点绿色的锈来,唯有在沙漠中,这东西能变出褚红色,同时,这种颜色也往往意味着,这东西在地下的时间不会短,少说得两千年。
“你等我一分钟!”她对那战士哀求,然后自己迅速跳上神像的基座,找到了神像的右手食指,果然,这神像的右手在身侧略略偏后一点的地方,手指微张自然垂下,但仔细看可以发现,它的食指与别的手指的距离更开些。
她拉了拉那跟食指,半天没反应,再仔细一看,那食指的根部似乎可以活动,她想了想,按照折断一根食指粗的竹竿的力道,握住那根食指用力一掰!
她决定先从最近的铜柱开始检查。这四根铜柱,昨天大家都围着仔细看过了,是熟铜浇铸包以树皮的四根光溜溜的柱子,凌宁用手一寸寸地去摸那外面刷了树漆的铜柱,重点放在了左手第一根铜柱之上。
“食指?”难道这个“食指”不是仅仅用来指方向的,而是确有所指吗?凌宁苦思冥想,她总觉得这里头似乎有什么关键之处自己没抓到,有时候隐隐约约好像有点眉目了,但一瞬间却又消失。
幸亏,凌宁昨天见那玉雕造型可爱,便向威廉借过来把玩。威廉慷慨地借给了她,此时正在凌宁手边!
这高达15米直径30厘米的熟铜浇铸的铜柱,每根怕不有上万公斤,就这么一个上万公斤的“巨无霸”就这么在你的眼前动起来,想一想,那会是什么感觉?
神像肩上的小战士差点没被这声枪响震下地来,这回,他什么也没说,迅速从神像身上下来,头也没回,以极快的速度向外奔去。
那位口出埋怨的战士名叫张国柱,是这批战士中军龄较老的一个。他迅速爬上高崖之后,很快传来他撕心裂肺地声音:“满子!满子!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
很快,她就想定了什么,转身走出去,把留守在桥边的一名战士叫了进来。本来按照大齐的意思,至少得留下四个人,两人看守这独木桥,两人在崖上放哨。可惜他们这次真的是人手不够,楚风和桑布都认为过去的人应该多一些,最后只好在桥边和崖上各留下了一个人。这名战士本来是死都不肯擅离职守的,可是禁不住凌宁的软磨硬泡,再加上,对她所说的那新发现也有点好奇,最终同意帮她一把。
对岸的那人一听枪响,心神震动,好悬没从独木桥上掉下去,他手抓保险绳,迅速稳住自己的身体,通过独木桥后,恨恨地瞪了一眼匆匆从塔里赶来的小战士一眼,随后把自己手里一个背包交给他:“你守在这儿,看好东西,我上去看看!可别再擅离职守了!”
她再次把这三幅被她认定有着某种联系的壁画连起来看了一遍,然后,她再环顾整座古塔的四周,“四个人,四根铜柱,食指、翅膀,莫非?”凌宁对应这古塔里的铜柱和那神像,脑子里不停地转着各种念头。
尖叫当然不会是战士发出的,可是凌宁的这声尖叫让小战士吓了一跳,转而很不好意思。为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呢?
这么一想,凌宁的心重又兴奋起来,她回到最初那幅壁画跟前,再次确认,除了那位太子的手,确实没有其他的特殊之处。
果然,这一次的放置起了作用,只听机关之声响起,那神像肩上的洞渐渐合上,神像的翅膀也渐渐恢复原位。小战士早就得了凌宁的提醒,没有冒失地去拿那盒子,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在眼前。
但很可惜,她逐一摸了个遍,却没有任何发现,凌宁并没有气馁,抬头盯着那神像若有所思,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
她跳下神像的基座,走向那铜柱,铜柱从地底升起的立柱体基座并不高,大约只有60厘米。侧对着塔门的一面有个门,门上却没有锁,而且严丝合缝,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凌宁的聪明还真不是盖的,她马上就想到了这个连环机关的关键处——那件玉雕!
凌宁的内心深处其实比他更担心对岸那些人的安全,她不是不知道那桥的关系重大,但她还想试一把。
凌宁的气早就消了,她只是刚开始没转过弯来,后来转过头一想,凭她的聪明劲儿早就想明白了,轻轻地啐了一口:“哼!大男子主义!”只不过女孩子固有的矜持让她一时拉不下脸来去示好。当然,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外边那群男人已经做出了不让她跟过去的决定。
说时迟那是快,就在他这一声暴喝出口的半秒钟之后,“啪”的一声枪响,划破了这个午后宁静的天空。
静!死一般的寂静!刚才还有风的,这一会儿竟然一丝风都没有,就在凌宁掰断那根神像的食指的一瞬间,坐在神像肩头的小战士和凌宁同时心里一冷!两个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怎么回事?大热天的沙漠中,怎么会冷?
这个立柱体的基座外边并没有包上树漆,那原铜裸露在空气之中,或许是因为被掩埋的时间长了,带了点褚红色。
“怎么?”那位战士正不明所以的时候,只听“咔咔咔”的声音又起,那左边第一根铜柱竟然动了起来!
到底是哪儿不对她一时半会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面墙正对着她的壁画内容是太子须大拿带着妻儿走进森林的内容。凌宁仔仔细细把这幅壁画里的人物看了一遍,终于发现问题在哪儿了?
是手,太子须大拿的手。他虽然牵着自己的妻儿向森林走去,一只手却背在身后,而且,四指蜷起,食指伸出,这种处理方式与其他任何一处“太子须大拿”故事壁画中的完全不一样。凌宁看过这种故事壁画的影印本,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这种细节,直到这次长时间对着壁画发呆无意中发现了不对。
接受过特种训练的战士身手果然不凡,他三两下就爬到了神像那几乎八米高的肩头,他伸手去拌神像两边的翅膀,可是使尽了全身力气,也没有搬动分毫。
这时候,桑布正好进来固定那安全绳,凌宁正专注于自己的新发现,没工夫跟他打招呼,却被桑布理解为还在使小性子。等桑布在铜柱上固定好绳索出去时,凌宁的心思都在这壁画上,这壁画中的秘密勾得她心痒难耐。
凌宁看到这里,心“嘭嘭嘭”的一通乱跳,她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一声高昂入云的尖叫证明,其人受惊匪浅。
大约10分钟之后,就在小战士已经不耐,准备拿了那神像肩头的盒子便下来时,这铜柱的旋转终于停止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