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序

序章

2-第一章 昆仑

第一节 魔女湖

第二节 桦皮文书

第三节 羽人奔马

3-第二章 河图现

第四节 父亲

第五节 狼皮书

第六节 河图

4-第三章 遇故

第七节 桑布

第八节 胖子

第九节 往事

5-第四章 火焰山、大峡谷

第一十节 昙无谶:“花和尚”?

第一十一节 师徒、师徒!

第一十二节 吐峪沟大峡谷

6-第五章 楼兰王陵?

第一十三节 麻扎村的小羊倌

第一十四节 盗墓贼

第一十五节 擒贼

7-第六章 启王陵

第一十六节 佉卢文

第一十七节 墓主人是谁?

第一十八节 主墓室被打开

8-第七章 大漠枪声

第一十九节 鄯善王印

第二十节 出发:罗布泊

第二十一节 沙海冲浪

9-第八章 传说中的西域大盗

第二十二节 致命的杀机

第二十三节 黑喇嘛丹毕

第二十四节 桑布失踪?

10-第九章 险象环生

第二十五节 兽潮与地震

第二十六节 营救毛连长

第二十七节 地下密道

11-第十章 “找宝”

第二十八节 救兵

第二十九节 尼加提

第三十节 父与子

12-第十一章 西域古城

第三十一节 楼兰美女

第三十二节 空中之城

第三十三节 地下堡垒

13-第十二章 昆仑神山

第三十四节 来自中原的神

第三十五节 飞桥

第三十六节 巨富

14-第十三章 被遗弃的黄金之城

第三十七节 怪笑的黄金面具

第三十八节 法老人像与打不开的石匣

第三十九节 连环机关与枪响

15-第十四章 城崩

第四十节 冒犯众神之地

第四十一节 黄金权杖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16-第十五章 石碑

第四十三节 贝叶经书

第四十四节 楚庄成

第四十五节 彭加木墓地

17-第十六章 大洪水

第四十六节 夺宝

第四十七节 死亡之海

第四十八节 回家

18-附录

神秘罗布泊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第四十二节 黑风暴

林威廉还想犹豫,楚风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往背上一背,就要往桥那头跑。
但他的职责在这儿,有过一次经验教训的他很明白这个道理。他绝对不能再次离开自己的岗位了。幸好,没让他着急多久,对岸就有人单色书影出现。
没过多久,楚风和林威廉都被拉了上来。凌宁知道自己失态的样子已经落入大家眼中,正要想办法打破这种尴尬,就听见楚风在催她:“东西都拿上没有,拿上了赶紧走,黑风暴来了!”说完带头往绳梯那边跑。
凌宁听得他能认这种文字,竟比他还激动:“你真认得这文字?”
“快走!快走!别看了!等一下黑风暴来了要是还没有躲入地下营地的话,你们的下场比它好不了多少!”这是赶上来的大齐。楚风听了,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赶紧催促威廉和凌宁二人,迅速上爬。几人好像葫芦串一样逐一爬上了崖顶。风暴的前端已经到了,大家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大风吹上天,不敢怠慢,赶紧手牵着手往密道方向跑。最后,大齐还不忘招呼“小和尚”把绳梯收起来,然后大家似乎是被一个大手使劲推着一般赶在呼啸的黑风暴中心到来之前进入了地道。
大齐听他这么说,才反应过来,对啊,自己还有“家务事”没处理完呢。
“哦!这么说,如果发现的是古婆罗谜文,就可以证明它的时代比较早,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威廉还真是挺会举一反三的。
凌宁一听,心中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她以为桑布是想说明,她的发现意义不大,却忽略了楚风的双眼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一亮!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凌宁大惊,顾不上计较小战士对自己的无视,焦急地向对岸大喊:“楚大哥、桑队长,你们快过来,桥要出问题了!”
王聪则是把在对岸借楚风的笔记本电脑打了开来,把他在整理过程中输入电脑的那些艺术品图像调了出来,一一点给大家看。幸亏楚风的电脑既有扫描功能还能超长时间待机,否则还真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凌宁顾不上这么多,等他们在这边一落地,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就你们回来了?楚风他们呢?”
战士们是在为自己生死未卜的战友担心,楚风等人则在为那消失的古城而难过。不过,楚风还算是一个豁达之人,听到大齐的话后,虽然知道大齐是理解错了,但他还是很快把失落感抛掉,转而安慰那些挂念战友的战士们:“你们也别太担心了,那位满子兄弟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小和尚”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包括自己的擅离职守。大齐在听到张国柱已经带满子回去施救后,脸色稍稍好看了点,此时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见楚风带着凌宁都要爬到崖顶了,身后黄沙漫天飞舞。大齐手一挥:“走,先回营地!”
那风沙已经很大了,不仅打在人的脸上,把脸打得生疼,还直往人口鼻里面钻。楚风带着凌宁攀爬绳梯,告诫过小丫头不要回头,没想到凌宁倒是没回头,威廉却回头了:“啊!快看,那座城塌了!”
在回身关上地道门的那一瞬,即使是沉稳的大齐,也禁不住在这大自然的威势面前变了脸色!罗布泊地区的黑风暴是很有名的,但大齐在此生活多年,也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黑风暴,它似乎有撕裂天地的力量,那远处的沙丘,被它一只手撕裂成两半,又用另一只手合拢起来,它肆意地揉捏着这些平时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家伙们,玩得似乎很开心。
凌宁虽然已有些不耐,但还是肯定了他的想法。楚风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大齐进入地下大厅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呃,大家都怎么了?放心,我刚才都检查过了,这里很坚固应该能扛过这次的黑风暴。”他以为大家是怕出事。没想到除了他自己,其他人根本就没见识到那黑风暴的真正威力,也根本就不是为此而担心。
“啊——呃!”一声惨叫中途被打断,楚风从后边一把拽住了他,把他拖得坐在了桥身上:“别怕,稳住!”
“咔拉!卡啦!”林威廉一上独木桥,那桥抖得更厉害了。他吓得腿一滑,差点掉出去!
等大家都撤了,“小和尚”才有机会向大齐汇报刚才发生的事,就见前一秒还是满面笑容的大齐在下一秒成了怒目金刚。他脸色铁青,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你再仔仔细细地给老子说一遍!”
楚风听了这话,心中一震,也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果然,那边高台原有的位置上,漫起了满天黄沙,那平台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慢慢向深壑中倾斜,慢慢地,整个高台,连同那城一起,塌陷了进去。高台上空,腾起更大的一股黄烟。
“不——”凌宁撕心裂肺地一声喊,整个人就要向前扑出,却因为身子被“小和尚”牢牢拽住,动弹不得,只留两只手臂徒劳地在空气中划拉。
凌宁闻言放眼望去,果然,对面又跑过来四个人影,很快就到了跟前,前边的是一名战士和林威廉,后边是楚风和那位齐团长。
威廉很想自己站起来过桥,可是越着急,两条腿就越使不上劲。楚风一看没办法,让大齐先过去,然后自己蹿到威廉身前,把身子一蹲:“快上来!”
等凌宁同学的讲座进行完后,她有些得意地看向楚风,很有些邀功的意味。没想到她的目光一投过去,原本兴高采烈的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楚风根本就没往这边看上一眼,他正盯着手中的贝叶,双眉越皱越紧。
小战士比她还要紧张,凌宁没经验,看不出来这是因为对岸在抖带起的桥抖,他可是在这沙漠中战斗了多次,如何看不出来?这种不同寻常的颤抖,只能说明一件事,对岸出事了!
一提《吠陀经》,凌宁就明白了,可现场还有不少没明白的,少不得就得有人在这里进行即兴演讲。
桑布此时依然紧抱着那根黄金权杖不松手,但人却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他插了一句嘴:“《摩柯婆罗多》以前在楼兰地区的尼雅遗址曾出土过用佉卢文拼写的残片。”
桑布苦笑着摇摇头,这给了凌宁极坏的一个暗示:“楚风出事了”!小姑娘没有来得及多想,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就在她快要踏上独木桥的时候,小和尚一把把她拽住:“别捣乱!快看!”
凌宁从那塔里抱着自己找到的战利品出来,就见那位战士“小和尚”脚边多了两个背包,他人却依然眼也不眨地盯着对岸,就在她刚刚走到“小和尚”身边,准备赔个笑脸顺便打听听一下刚才的枪响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见对岸突然黄烟弥漫,而且,那独木桥也开始“哒哒哒”地颤抖了起来。
等她一五一十地把发现这些东西的过程告诉大家之后,楚风沉思良久,他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凌宁手中所有的贝叶:“这是梵文的前身——古婆罗谜文字没错,虽然现在我还不能准确翻译出这些贝叶经文,不过,它很可能与古印度教的圣书《吠陀经》有关,我怀疑它就是《摩柯婆罗多》。”
很快,战士小邢通过了独木桥,紧跟其后的是王聪和桑布。其中三人背上都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只有桑布背着一根用衣服包裹着的古怪的棍子。
“呀!”就算是第二次见的王聪等人都忍不住惊叹于它的美丽,就别说初次见面的凌宁、威廉了。两个人都一脸兴奋地跑到了桑布跟前,伸出双手,去轻轻触摸这美丽地权杖。
雅利安人中的大祭司,也就是婆罗门,在主持祭祀活动时要唱颂神诗,《吠陀经》就是这么一本颂神诗歌集。它有许多部,自公元前14世纪开始,经历了上千年的创造,分为“本集”、“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四种。《摩柯婆罗多》是古印度两大著名梵文史诗之一,另一部是《罗摩衍那》。它们都隶属于“本集”。《摩柯婆罗多》长达10万颂,是古代世界绝无仅有的长诗。
她这么想着,心中的不忿之气越来越重,忍不住就把自己收着的那卷帛画和贝叶经书拿了出来。楚风眼尖,一眼就看中了那贝叶经上的文字很特别,他一把蹿过去,拿起一片看了:“这是古婆罗谜文字,你这是哪儿来的?”
正在这时,大齐戏虐地声音响起:“小疯子,没想到啊!你还挺有人缘的,你看,你的女学生多惦记你啊,可怜啊!怎么就没人关心关心我!”一边说着,他一边使劲地拽着手中的绳子,崖下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呸呸呸!我说,大齐,你使点劲行不行!还磨蹭什么?赶紧拉呀!”这不是楚风的声音么?凌宁先是一喜,然后脸一红:自己关心则乱,忘了桥上早就接好保险绳了!
凌宁顿时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他们一时打量着黄金权杖身上的雕纹,一时又跑去看看那箱中的精美艺术品图像。耳朵里面听着桑布等人的讲述,真是越听,心中就越升腾起一股子酸味来,我也不赖啊!为什么不让我过去?要是让我去了,说不定我能有更重大的发现呢,那塔里的秘密不就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吗?
威廉同学发挥他一贯好学好问的精神:“既然是古印度的经书,为什么它不用梵文而是用古婆罗谜文记载呢?”
待在地底的人们现在可开心不起来,就连海事电话现在也打不通了,此处完全成了与世隔绝的一处孤岛。而且,即使是在地底,也能感受到这黑风暴的威力,大厅的顶部一直在簌簌地往下掉土,好在掉落的程度还不是很大。那墙壁上的油灯也时不时地舞动,照得人的脸时明时暗,就好像人们现在的心情。
且不说他会怎么处理那“小和尚”,就说凌宁吧,作为在场唯一没有过去对岸的她,此时真是一肚子的遗憾,可是,遗憾也没有用,那座城这次消失只怕是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世人面前!她只有从众人的叙述中想象它的模样了。
因此,她很快就开始缠着众人要求大家讲述各自在那城中的经历。桑布首先把背上背着的黄金权杖解了下来,双手捧着,慢慢取下了包着它的衣服。
可怜这颗老胡杨,不知枯死多少年了,到如今还要被人踩来踏去,本来就抖得厉害,搭在桥头的枝桠已经松了,这一下两个人的重量同时压上,只听“咵!”的一声,木桥搭在崖头的枝桠断了,整座木桥带着两个人影一起向着深渊掉了下去!
“你可以把古婆罗谜文看成是梵文的祖宗,这么说吧,如果梵文是隶书的话,那么古婆罗谜文就相当于中国的篆体字。这下明白了吧?”凌宁没好气地解释。
第二天一早,大家来到崖下,继续昨天的工作。
“咳、咳!”猝不及防之下,大家被沙子攻进口鼻之中,咳嗽之声此起彼伏。
这样一座左支右绌的树桥,虽然造好,却不知能不能过人。
大齐虽然不大懂这些东西的价值,但摆在眼前的场景这么壮观,是个人都知道这次发现不简单,不用说也会积极配合。所以他今天对人手进行了重新分配,而他自己,则寸步不离楚风身边。
由于鸿沟最窄处也有近十米,就连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战士对此也毫无办法,要是两边都有固定物还好说,可这两岸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怎么过去呢?
“这很危险,万一掉下去了,那可真是尸骨无存,真要去,也得我探路,没有危险了你再过去!”大齐很坚持,抓住他的肩头的手如同铁箍一般,牢牢地,似乎怕楚风会逃掉一样。
他嘴里无意识地念叨:“一桥飞架南北!飞架南北!”嗯,等等!桥!
楚风看了看他抓住自己肩头的手,苦笑了一下。大齐没松手:“你这人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虽然十多年没见了,但我们好歹一个锅里吃过饭,一个被窝里睡过觉!”
“没事!你抓着我!”大齐对楚风充分信任,他伸出左胳膊,右手持枪,身子向前倾,再次瞄准,发射!
楚风的目标是那还立着的胡杨。怎么说,它还没倒不是?
楚风看了看眼前这座晃晃悠悠的树桥,再瞧瞧身后众人,决定自己先试试。他踏了一只脚在胡杨木上,用力地跺了跺。胡杨没有任何动静!
来到这边的最佳位置,大齐目测,自己与那颗胡杨的距离大约也就15米。他亲自端枪瞄准,“咻”的一声,枪头的铁爪飞出去,可惜!差了一点点,不是因为准头,而是因为绳索不够长,铁爪与树干以毫厘之差失之交臂。
大齐一见,把枪头收回来,自己再往前走了走,这一走,一只脚的半边已悬空,脚下一滑,他的身子晃了晃。楚风忙抓住他的胳膊:“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楚风错愕地回过头:“为什么?”
众人一听招呼,纷纷放下手头工作跑过来,立即就上前,抱着楚风和大齐往后拖。
尘埃落定之后,楚风暗道侥幸!
但这样不方便使力,大齐急叫“拿绳子来!”
“我先来!”凌宁从后边走上前来:“我的个子小,身子轻,我上去应该危险性最小了,我先上,要是没事的话,你们再上!”
好不容易,大家商量好了,由一位身材瘦小、而且非常敏捷的战士打头阵,过这独木桥。这位战士平时外号就叫“瘦猴”,他出发前,大齐在他身上缠了两根保险绳,长度足够让他到对岸自己解下。
这回,连凌宁也使出了吃奶的劲,那胡杨在一阵晃动之后,终于顶不住了。
大家没有气馁,继续使劲拉,这铁爪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牢,竟渐渐松了。
他招手让大齐过来。两人一通嘀咕之后,大齐仔细想了想,同意了。他上到崖上,取了工具,带着留守的两名战士一起下来。
大齐收起飞索枪,这黄沙结构没有粘性,要是粘土的话,用飞索还能加一层保障,但对岸这种黄沙土,铁爪无着力处,就是用飞索也不成。
“去、去、去!你小子一边玩儿去!”大齐被他这么打趣,有点儿恼羞成怒。
这一次,枪头的铁爪已经牢牢地抓住了对岸那颗胡杨的树干。
随着树的倒下一阵黄沙漫天而起。
楚风等人一直紧张地望着他,眼见他安全过去了,心里齐齐地松了一口气。桑布带的绳子多,他将绳索接起来,延长到那塔里,栓在了塔柱子上。他们昨天已经查明,这四根塔柱,不是木制的,而是熟铜浇铸之后,漆的一层木漆。把绳子绑在这儿,是最好的固定之处。
他把铁爪收回,再一次射出,这回,铁爪似乎抓得比较牢,大家再次拽住绳子,齐心用力。
楚风明白大齐看自己那一眼的含义,他其实觉得凌宁并没有错,只是这么说会伤害在场一帮大老爷们的面子。所以他既对大齐的无声指责毫无反驳之力,也无法对凌宁说出实情!只好临时拿出导师的架子来,训凌宁。
只见眼前这棵树,树身不到十米,这胡杨本来就不是高大型的乔木,好在这棵树还有很多枝桠留在主干上,这增加了树的长度。再说,大齐让大家在树倒之时还猛使一把劲,就是害怕树的长度不够,要用它的根来抵。这一招果然管用,眼前这座树桥之所以能搭建成功,就是靠了树根和树枝加起来的长度。
大齐取来的是他们常备的一种装备——飞索枪!这是射程近的,将将15米,一般小分队都会装备这么一把。
大齐见他的动作,就知道他的心意,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不行,你不能去!”
桑布赶紧另外找了一根绳子让大齐接上,让后大家再像拔河似的,分布在绳索的两边,听大齐喊口号,以两紧一松的节奏,使劲拉那棵树试图将其拉倒,架在这鸿沟之上,成为树桥。
凌宁在塔里,蹲在一角,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桑布去固定保险绳时,她居然连头都没抬,桑布以为她还在使小性子,便没有理她。
此时,凌宁在塔里细心搜寻,期待找到文字性的东西。桑布和王聪带着四名战士围绕着塔内塔外收集数据,大齐则跟楚风一起,在找路。
大齐听了这话,面色古怪地看了看楚风。楚风老脸一红,随后板着脸,以前所未有的语气说:“去,去完成你自己的任务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开玩笑,一帮大老爷们,要是让这么个女孩子打头阵,还不得羞死。
大齐是怪楚风,怎么带弟子的,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他们昨天的发现,经过上报以后,引起上边极大的关注。要不是楼兰王陵那边的发掘工作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张教授都想马上赶过来。现在,基地领导接通知后,下给大齐的命令除了口头嘉奖之外,就是要求他全力配合楚风等人的考察行动。
“哗!”的一声,胡杨树倒了,大家得到大齐的通知,在手上感到一松时,再猛使一把劲,然后纷纷后退躲避。
现在,安全措施都到位了,这次,大齐不再反对楚风打头阵,不过,他严令留守的两位战士,不允许凌宁踏上木桥一步。
楚风却在那道鸿沟之前,来回转悠,他很想找到一条路,一条通向对面古城的路。
好不容易走过,楚风喘了一口气,冲着把守在那安全绳固定之处的“瘦猴”竖了一根大拇指:好样的!
这桥是架好了,可牢靠不牢靠却不敢保证,因为在对岸,起主要支撑作用的是树根,在大家的合力下,树根被连泥带起了好大一块,正搭在对岸的边缘,因为对岸高、这边低,大家那最后一使劲,拉得有点儿过了,树干完全悬空,只剩树根在那边支撑。而搭到这边的是这株胡杨生前枝桠的根部,主干部分离着崖岸大约还有30厘米。
在仔细检查了他身上的装备,尤其是绳子的牢固程度之后,“瘦猴”轻巧地跳上独木桥。这桥虽然是这头低那头高,但好在倾斜的角度不大,而且,实际上至少得三人合抱,也足够宽。
这胡杨树要在沙漠地区生存,根系十分发达,一般地面长一米的高度,地下就会有十几米甚至是几十米的根,而且四通八达,这也是胡杨树号称死了三千年不倒的原因。对面那颗胡杨的根还很有力度。这边十几个人齐心拉动,却只是把它拉得晃动了一下,并没有倒下。
楚风转来转去没有什么好办法,要是手头有工具可以架桥就好了!他盯着那道鸿沟目不转睛。新中国伟人毛泽东曾在诗中写过“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诗句。眼下天堑是有了,怎么变成通途呢?
由于他们仅仅是一支简易考察队,所以要对整个遗址进行全面发掘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是尽量地收集数据,尽可能找到文字资料,好为下一步大规模发掘奠定基础。这一次,崖上只留了两名战士留守,为的就是腾出人手来,做各项简单的收取数据的工作。
凌宁不知道这里的曲折,觉得自己完全是一片好心,没想到挨了一顿前所未有的严厉的训斥。被训之后,她实在觉得委屈,将身子一扭,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条鸿沟,往下看,深不见底,往对岸看,由于对岸高台比这边要高上50厘米左右如果不是鸿沟太宽,给人的错觉是,只要一步,就可以跨上这台阶,登上对岸那座“空中古城”。
“等等!”大齐首先喊停,这么下去,铁爪一松,大家非得跌个滚葫芦不可,在平时没事,可这里地势太险,要是一不注意,跌下悬崖就坏了。
“哦!咳、咳、咳!”林威廉有意插科打诨,“哦——一个被窝里睡觉?!楚大哥,你们——啊!我不要!”
楚风大喜,赶紧招呼众人:“桑布队长、威廉,大家快过来,快过来帮忙!”
小战士一上去就迅速低着头向对岸奔去,很快,就顺利地到达了对岸。他在对岸解下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在附近找了一个固定物,先试了试其结实程度,然后才把绳子绑上,绑好后,给了这边一个手势:“一切OK”!
在这个地方,倒也不怕她跑到哪儿去!楚风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塔门之内,心想!
他的双眼一亮,眼光放在了对岸可以一眼看见的那几株枯树上。那树或倒或躺,也有一棵还直立着,树身怀抱大约需要两人以上。这是新疆沙漠里特有的树种,胡杨,有传说称,新疆的胡杨,三千年不死,死了三千年不倒,倒了三千年不朽。这种说法就算有点儿夸张,但胡杨木在沙漠中存活,其生长极其缓慢,因此木质也就十分坚硬,也的确不易腐朽。楚风目测那枯木不仅宽,而且高度大约也超过了10米。
楚风踏上这木桥之后才知道,那小战士过去得多不容易。这桥看上去虽宽,但有角度,而且这沙漠风大,在这鸿沟之上,那风就更大了。这木桥被风吹得晃来晃去,人要在上边保持平衡还真不容易。他双手拉着那两根保险绳,尽量让自己保持平衡,好像有无数双手一会儿把自己往左推、一会儿往右推,风把他的衣服吹得“哗哗”作响,前面的风直灌进嘴里,他只好把头低下,将嘴埋进衣领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