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陶人俑

第三章 陶人俑

这东西比死人还不吉利,王全胜就直骂晦气,但是他们仔细一看这陶人,发现又不对,这陶人纹路细腻,动作生动,表情祥和,看上去非常精致,不像是穷苦人家自己烧制的。
于是把他们捞上来的东西冲洗干净,用布盖上,几个人不敢白天上岸,一直等到晚上,几个人就才连夜把东西搬回村里,逃回了自己家。
有时候他还能钩到活的东西,上年他就在黄河里钩上一只脸盆大的红毛乌龟,背上还刻在古代的字,后来他媳妇说乌龟长红毛是龙王爷的亲戚,就给放了,说来也巧,那年他们收成特别好,每次出船都满载而归,他媳妇说是龙王爷在帮忙呢。
又吃了一会儿,聊了些其他东西,王全胜说他从小就干这一行,算上今年,他几乎已经干了整整三十年。三十年来,奇怪的事情他也见过不少,在黄河里捞上来的东西,什么都有,说的难听点,光死尸,他就捞出来不下百具了。期间还捞到什么铁驼,铁马,就不要说了。
这一去就是六个半多月,前几天他才打电话回来,说他找到主顾了,让他们找个人带几件东西上来交货。
我呵呵一笑,一边出去让少爷帮我准备钱,一边道:“不不,你这五样东西,我给你五千元,你这青铜片我可不要,这是破烂。”
他们等了几天,似乎没人发现这事情,二麻子就放下心来,带着一只小青铜片出了镇,和他们说到太原府找他的娘舅帮忙,找几个主顾来,把这些东西卖了换钱。
王全胜很快又把两瓶酒干了,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付了钱起身告辞,要连夜回去,此时我已经恨不得他快走,不然他没醉我都得给他喝死,看他虽然舌头大,但是人并没有什么特别迷糊的感觉,知道这家伙是个酒缸子,就让他小心。送他出门。
少爷听了之后,就奇怪:“这黄河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是人给沉在那儿的?还是神仙给修的?”
鸟尊大概有半米高,上面的青铜锈迹斑斑,腐蚀得很厉害,二麻子一刮单_色_书鸟尊的表面,上面的青铜锈就成片地往下掉。
王全胜也点头,道:“是是,我给喝糊涂了。”
不过他这人天生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这做买卖,怎么开这口,一直就晃来晃去,那句南爬子的蛮话,也是那二麻子扯淡的时候教给他的,他以为还真是这么回事情,问了几次,都遭了白眼,结果东西也没出手。晃了两天,钱也用完了,锐气也没了,心说回去给老婆骂就骂吧,这日子还得过啊,于是乎准备着吃完面,就回乡去,没想到碰上我们了。
这几个小的青铜器也是这样捞上来的,王全胜基本上见都没有见过,他当时不知道这些破铜烂铁也值钱,但是二麻子就告诉他们,这些东西有的比金子还值钱,要他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捞到死人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吉利的,但是如果已经捞到了,就必须让他出水,不然下次再出船,这死人就可能来翻他们的船。
王全胜“砰”的一声就坐在地上了,一下子就站不起来了,我赶紧把他拉起来,道:“你什么毛病啊你?”
王全胜点头,就打着酒嗝问我:“我身边就都在这里了,不过我家里还有。老板,你可看也看过了,听也听过了,这些个东西,你能给我多少钱?”
我心里已经在打这个主意,但是我估计他手里的货还有不少,假如真的一千元一只地收下来,我这点破钱根本就收不了多少,便暂时把他稳住,等我先把手里的卖掉,再去吃他的存货,于是说等有机会的。你这些东西,我给的价儿算是高的了,主要也是为了留个下次的买卖,我买了以后,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卖掉也赚不了多少钱,所以你家里的先留好,等我资金回来,我就到你家去买,你这事,你也别和你几个兄弟去说,到时候我给他们的价码,肯定得比你的低,我得给你介绍费啊,对不对?
我暂且听着,也不全信,对他道:“那你这些个东西,已经是捞上来的全部了?”
来之前,二麻子让他去南宫找他,他一路问了一圈,找到了二麻子娘舅的摊子,却不见开门,他是头一回进城,也没个地方歇脚,就只好在南宫门口等,晚上就窝在树下,这一等就是七八天,他来时候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二麻子出了什么事情,就是没出现。
王全胜不是第一次碰到过这种情况,虽然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老祖宗的规矩不能破坏,于是就让他们继续拉。
几个人其实根本就指望这钱,当时半年多没见着二麻子,以为这东西卖不掉了,跑去指不定能不能拿得到钱,说不定连路费也贴进去,正巧那时候正在农忙,谁也不肯去,王全胜最老实,就把这事情推给他了。
几个人心生畏惧,也没敢多捞,只有二麻子,他不耐其烦地下耙子,似乎想要把下面能捞的都捞上,在水里,他们的耙子很明显几次都钩到一个非常沉重的东西,一旦钩到这个东西,耙子就起不上来,不论怎么样都动不了。
我笑道:“黄河里自古就经常挖出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多史书里都有大量的记载,这并不稀奇……”
他是和他媳妇吵了架出来的,就这么回去,在家里肯定是抬不起头来,想来想去,把心一横,心说这里不是卖古董的吗?把这些东西给卖了,让那婆娘也看看,自己不是这么窝囊的人。
王全胜回家和老婆一说,要出门,他老婆就不肯,结果两个人大吵了一架,他一怒之下,就带着东西,坐火车到了太原。
我心里一琢磨,二麻子这种人,肯定不会给他们分很多钱,他们也绝对想不到这东西能值到上万,但是我这人不能太贪,于是假装又看了看,对他道:“可惜,你这东西给你在泥里埋了,样子给你埋残了,本来还能卖得更高,这样吧,咱们也别论这个价钱,我就吃点亏,多给你一点,一件东西,我给你一千元,下次生意,怎么样?”
但是这种事情,只要是在黄河边上的人,基本上都听老人讲过,所以这故事也有可能是他胡诌的,王全胜这个人看上去虽然憨厚,但是我看得出从他骨子里透着精明,他的憨厚,只是因为他的见识少,并不是真的笨。
(我听到这里,心说这老龙王还真闲,放着正事不干,帮你这里拣破烂,你还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
这些人迷信思想很重,他们都知道这种东西是坟墓里才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一耙子,可能耙到了埋在黄河底的什么古墓了,非常害怕,连碰也不敢碰,就想把这东西扔回水里去。
“哎呀我的娘啊,这东西那是真值钱啊,六样,可就是六千元?我得掏多少沙子才能赚这么多啊。”王全胜发着抖道。
二麻子说可能是钩到了棺材,不死心,最后耙子都给拉直了,才钩上来一片青铜片,王全胜就不敢乱来了,说吃饭的家伙是祖传的,弄坏了不吉利。老祖宗会怪罪。
二麻子见过世面,知道自己做的这个事情,是要坐牢的,所以他就吓唬几个人说够枪毙了,再三叮嘱,几个人就发誓谁也不把这事情说出去。然后四个人一分,把东西分成四份,都找地方藏了起来。王全胜就把这些东西埋进自己家的灶头下面。
这黄河里的事情真是说不清楚,淤泥里什么都有,我心说下次说不定还能捞个飞碟上来。
王全胜一下子心情大好,舌头也利索多了,就叫着这顿他来付账,又叫着少爷上酒,我一看这家伙到底能喝多少啊,又上了一瓶白酒,一瓶汾酒。他这个时候已经把我当成知己一样,一个劲儿地给我倒酒,还说着,要不到他们那村里玩玩,随便把他家里剩下的那些也给买了。
趁着少爷去准备钱的工夫,我就继续问他,这青铜片是什么东西?
王全胜喝了点酒,酒后吐真言,虽然口齿并不怎么清楚,我还是听了个八九不离十,直听得遍体生寒。
王全胜一看坏了,这好像是窨俑,古时候一旦有人溺水失踪,他的亲人就会将一个失踪人模样的陶人沉到水里于河神交换,尸体就会浮上来。
王全胜听了将信将疑,说捞死人的东西,会遭报应的,但是几个年轻人都是相信二麻子,几个人又下去几耙子,结果又钩上几只形状像夜猫子的大型青铜器(我知道这是鸟尊),上面刻满了鸟篆铭文。
拉出水面一看,却发现爬犁钩着的不是死人,而是一个黑色陶人。这个黑色陶人一看就是古代的东西,是一个半蹲着的女人,等真人大小,手做着一个动作,应该是本来拿着什么东西的。
但是他船上有一个合伙人,却阻止了他们,这个人外号叫二麻子,以前做过古玩,客观地评价一下,这人就是比王全胜有见识,他一看到这陶人,眼睛就放光,就知道自己财路来了。
王全胜说,那就是从水下那大东西上剥落下来的,二麻子让他也带一片上来,好找几个行家去看看。然后问我要不要,要的话,就送给我得了。
那捞到青铜的地方,捞了那一次之后,他们就再不敢去了,这段时间黄河汛期就要到了,上游的调水坝放水,地方太深,水流比以前急多了,要不然,还能再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关于黄河里的古墓,他以前也听他爷爷说过黄河底有古墓的事情,但是自己亲自碰到,倒还是第一次,他以前还不信。一般道理,黄河每年沉积的黄沙是个天文数字,这底下的东西,怎么样也应该给埋在淤泥下很深才对,怎么会给他的耙子扒到,他就很想不明白。
王全胜点头答应,拍着胸脯说保证把东西给我留着,还给我留了个他们镇上的电话,说打这个电话找叫王全胜的就能找到他,到时候,他还请我喝酒。
就让他们把陶人搬上船,告诉他们这东西值钱,可以卖给国家博物馆,外国人也喜欢,捞到这东西,是上天给你的福气。
几个人一琢磨,哦,是墓人。
回到饭店,少爷就给我使眼色,问我战绩如何,我也是心情大好,不过就是酒喝得多了点,让他泡了两杯茶就把这过程和他说了一遍。
我对这东西很有兴趣,心想恭敬不如从命,就接了过来,这时候少爷拿来钱,我一张一张数给他,他拿过来之后又数了好几遍,才揣到兜里,我和他也一样,仔细查看了好几遍这些青铜小件,确定不是假货,也给揣到兜里。
想着我还是骑车回去,这一次我不敢原路返回了,绕了一个大圈子,几乎横穿了整个太原城,到了晚上几乎天黑,才回到南宫边上的招待所。
脑子转得飞快,身上的东西,大概能卖个五单_色_书万六万,我先把东西寄到上海,然后让上海给我帮忙的,把钱打到我卡上,这些钱够我用两三年了,我估计如果那尸体真半路掉出来,只要我不出现,两三年后我也就没事情了。五六万的话,撑这么些年没问题。
我翻他的包,后悔刚才抛尸前怎么就不翻翻他的东西,不过走运,我从他包里翻出一包“五台山”。
想了想他娘的不知道他们还倒上来什么东西,就这一套小的,就够我好几年快快乐乐了,要是能带出几个大的来,心里又有点兴奋。
虽然他的死我没有责任,但是如果我拿了这五千块钱,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扔在这里,又是傻瓜。
如果真有好东西,我就算卖不好,底价就够我用一辈子了,虽然现在去有点冒险,但是这个险还是值得冒的。
我心里一琢磨,决定先把这钱给他送回去,反正也是逃,不如逃到乡下去,把钱给他们,如果有可能,随便把他家里其他的东西收过来,多给他们点钱,我自己也心安一点。
这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我一下子就呆在了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呆了足有十几分钟,就在那里什么也不干,感觉到非常的茫然。这个时候,忽然火车从桥上经过,汽笛鸣叫了一声,我才给吓得反应了过来。
我跑到河边,用河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一想,刚才如果尸体掉在路上,那肯定有人看见我了,但是查到我恐怕还没这么快,我到底是生面孔,又骑着三轮车,看到的人很可能把我当成当地拉货的。一琢磨,这时候也别管什么生意了,还是溜吧。
一想起来就心灰意冷,昨天还想老天开始照顾我了,看样子老子就没这个享福的命。
但是我刚走到门口,忽然一脚踢到一东西,低头一看,原始是那老头以前装古董,整天捂在手里的那破包,就静静地躺在地上。我拿起来一翻,昨天给他的那五千块钱,就在包里。
我一下就犹豫了,这一下不是变成我一分钱没花,就得了一比巨额财产吗?听王全胜说起来,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肯定是回不去了,那种家庭,如果男人死了,真的是非常凄惨,我老家的隔壁邻居就是这样,我姥姥经常接济他们,说起来还替他们落泪。
把车往少爷店门口一扔,我就跑上自己的房间,进去就把门窗都关了,然后坐到床上就收拾东西。我带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一下就收拾好了,背起来我就打算连夜去车站坐车南下,找个小村子躲躲。连澡也不想洗。
不过我只知道他是在临河县,具体在下面哪个乡,我并不知道。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