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四章 黄河古物的传说

第四章 黄河古物的传说

刚想穿裤子,忽然眼角一瞥,竟然瞄见我房间角落的影子里,竟然蹲着一个人。
第三种就是沉船,黄河的淤泥里不知道多少冤魂,沉船无数,但是因为黄河水道到了下游才开始平缓,所有大的沉船一般都是被掩埋在黄河下游的泥沙里。所以这里的应该不是……
一摔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是摔下了床,摇头心说他妈的做这种梦,看样子是老天启示还是先去找王全胜比较妥当。
这黄河底下的石台,应该是属于最后一种,但是砸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只棺材,我真的没有想到,如果石台内是一只棺材,会不会那一座石台,其实是一座古墓的墓室呢?
据历史记载,在1946年前的三至四千年间,黄河受到近1593次泛滥威胁,由于泛滥而令河道大改共26次。东华山在一千多年之前,还不是黄河河道,而是一片丘陵,不知道多少的历史古迹,都在那一次黄河改道中,给突如其来的洪流埋藏在滚滚的淤泥里。所以只要在黄河边上的县城,都有在黄河中打捞出古代器物的传说,第二种是因为各种宗教仪式,给沉入河中的神器,古时候黄河两岸的人民,为了治理黄河水患,几乎什么招数都使遍了,其中使用风水秘术将镇河的铁牛铁马抛入滔滔黄汤里,这些东西有的从此不见天日,有的就被后世的人偶然打捞上来。
回房里,我琢磨来琢磨去,本想自己带着这些东西,到上海卖个一段时间,找几个好主顾,但是又怕真如少爷说的,等我卖完了,回来那王全胜也卖完了。一时间也做不了决定。
少爷说得很有道理,我听了心里也有点发急,但是我没钱也没办法,只好对他说我心里有数了。
我陪着那王全胜喝得多了些,当天晚上也没和少爷说多少,约定明天再给他看我收来的东西,就回去睡觉了。少爷告诉我,庄稼人比较重视眼前利益,你现在和他说得好好的,东西给你留着,他回家一琢磨,肯定耐不住性子等,说不定隔一星期又带东西到这里来卖了,这一次他已经卖出过东西,也知道价格了,那成事的机会就很大,所以要想通吃,还得趁早。
第四种就是最神秘的,在很多地方,都在河泥中挖出过一些说不出名堂的东西来,无人知道这是什么,是什么年代沉下河的,是为了什么,比如解放前在黄河甘肃段,曾经在河滩挖上来一棵铁树,挖了十几米深,还是挖不出头来。后来一地主就叫人把这树给锯了,结果第二天方圆十里的树一夜间全枯死了。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大河,王全胜抱着一极品战国六角青铜尊盘在河对岸卖,我拿着钱在这里叫,那老头就是听不见,叫着叫着,那对岸就来了一人,拿出一张五块钱就要买那青铜尊盘,我这叫一个急,一慌就掉河里去了。
这时候,外面日头刚起来,窗外还是一片朦胧的灰色,房间里光线很差。
其实黄河里的古物,我有过研究,历代打捞上来的很多,根据实际情况,可以分成四种:第一种是地上文物,由于黄河的关系,埋入河道下的黄沙。
我一看表,已经五点了,古董要开早市了,这时候是好东西最多,也是假货最多的时候,我一般不走早,但是一琢磨,既然醒了,要不去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好主顾,把手里的东西卖掉几个,然后杀回临河县,把王全胜的货全吃下来。
想着披上衣服,就拉亮了一边的日光灯。
我道:“现在我们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与其什么都不干等死,这样至少还有一些机会。”
火车很快就开了,一下子速度提上来,我感到一阵的恶心与难受,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若男一看是我,就俏皮起来,笑了笑道:“那你们又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点了点头,拍了拍他们两个,说起少爷到还好,说起王若男,我和她并不熟悉,咱们这一拨人就一起摊上这事了,看样子也是一种缘分。
应该不会是给人借走的,这种文件不要说没人借,就算有人借,档案馆也不会轻易批准的。
我们这几个里面,少爷肯定是屁都不懂,看了几眼没看明白,又不好意思在小丫头面前表现出来,就对我道:“老许,我考考你,把这给翻译一下。”
我用手电照了照自己,让她知道确实是我,问道:“你搞什么搞,半夜到这里做什么?”
刘去虽然这么说,但人们奇怪,有人说那其实是古墓的地图,有人说,那其实是他们刘家的龙脉地图,他去为自己的陵墓选地方了。
少爷道:“可是这‘广川王陵’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现在各地的地貌都已经不同了,要找起来,我们的时间他娘的远远不够。”
刘去肯定是到了那个地方去了,在那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顺着图书馆的柜号一点一点的找过去,这里没来过,但是有号码,找起来也不是很困难,但是在黑暗里面,速度总比不上白天。
她道:“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到这里不是来拿这里的文件的,这份文件,是一个月前,我帮教授借走的,出了事情之后,我就一直没还,现在已经超期了,今天整理文件的时候看到的,我有钥匙,所以就来还了,一进来就发现里面有人,我还以为是贼呢,所以吓得躲了起来。”
翻看里面的几页,马上就发现其中的一页给人折了一个记号,翻开一看,是古文,上面只有一句话给人画出来了,看笔迹还是最近画的,边上用钢笔写着注释,看笔记是教授的。
我把我们刚才在老卞那里发现的事情,加上我们的推测和她说了一遍,也提到了在教授抽屉里发现的那份死亡名单。
顿时我就来了胆子,能喘气就不是鬼啊,那你是人我还怕你不成,别说一个,两三个我也不怕。
我心里着急里面的内容,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快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王若男摇头,说教授的东西,要全看过的话,她最起码也是个副教授了。
这时候休息也休息不好,我拿出那些资料,说再看看吧看看还能知道什么。
这时候,门外突然手电光闪过,传来了脚步声,我一看不好,是下面的警卫听到声音上来看了,忙打了个呼哨,三个人相互提溜着从窗口爬了出去。等警卫走到门前,我们已经翻出了档案室的围墙。
一看这东西的封面,我就知道,这是一本古代的笔记体县志小说,翻了翻,纸张发黄,全是散的,看样子年代还是晚清时候的,我心里“哎呀”了一声,这东西还挺值钱呀,偷出来不知道是否有问题,不过这东西放在那里少说也得有好几十年了,那些人总不会现在才发现缺了。
传说回来之后,刘去就下了诏书,开始修建自己的陵墓,征集了大约5万名工匠和3万名士兵,这些人也一下子一去不反了,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去。但是根据推测,可能陵墓的位置,就是刘去去的那个地方,因为有人研究过那张地图,说那张地图所表示的地形,是三龙吐珠,这种地形是修建皇陵的宝穴,正适合刘去的身份。
难不成是老卞的鬼魂不瞑目,找到这里来了?我心说,顿时感到汗毛直立。
他捂住我的嘴巴,指了指书架上面的灰尘,有指了一下两个书柜之间的缝隙,我转头看去,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原来在远处两个书架之间的缝隙中的黑暗处,竟然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子。在哪里一动也不动。
但是那个时代没有卫星和全国范围的地图,所以他就算知道了这是地图,也不知道地图所表示的地方,所以他就广下公文,让别人帮他分辨,结果他的妃子发现了地图所表示的地方。
我和少爷实在是看不懂,就缠着让她说,问她是不是关于黄河里那棺椁的事,和我们现在的经历有没有关系,她道:“那棺椁……事情不简单,我从头给你们翻译,你们自己想吧。”
我惊讶的嘴巴都和不拢:“丫头!”
好不容易找到那书柜,发现这上面全是档案,我一看就头疼,这是那些散架子的旧书,能配得上这个待遇的,这书的年头估计得五十年以上。
说着给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包抄过去。
少爷看我冒冷汗,在我耳边道:“别怕,可能和我们是同行。”
饺子上来,我们三口两口的就吃了,然后回去查了半天的资料,一查之下,发现昭信的祖籍是在河北武邑县,属于刘去的封地,然后找出那地方的地图,和我们手上的那一部分老卞描下的地方一对比,因为有黄河古道(黄河古河道,与现在的黄河走向不同)做参照物,我们马上发现,竟然真的有一个地方的脉路形状,和我们手上的非常相似。以此推断,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大概就是离武邑县一百多公里外的沙填峡口镇。
他给我们找了个好座位,安顿下我们,就去检查去了,我忐忑不安的坐在火车上,感觉到身心俱疲,但是又没有睡意,非常难受。
丫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事情就这样拍板了。
王若男听了之后说道:“你们找的文件,是不是这个?”说着就从她的身后拿出一只信封,我一照,果然就是我们要找的hs00456,奇怪道:“怎么在你手里?你拿着这份东西干什么?”
而按照时间和刘去出发时候的急促推断,这个方法,很可能和地图所标示的地方有关系,他可能就是因为到了那里,最后才幸存了下来。
这三个月刘去去了什么地方,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从那以后,刘去就开始没有理由的挖掘其他人的坟墓,似乎想要寻找什么东西。
这车人很多,车厢里全是行李,空气非常难闻,有的人都睡到了座位底下去。
少爷知道我说的是唯一的办法了,道:“那行,咱们回去准备一下,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我点了点头,心说一直想学铁道游击队,这次终于过瘾了。
我想起了来时候的那个念头,就知道了为什么这份文件是关键,那个刘去,按照王若男说的,他的寿命虽然也不长,但是并没有早死,如果就碰触了棺材的人一段时间里必死,那刘去怎么可能活的这么久?
刘去关于盗墓,很有一些手段,他自己只是一个旁观的人,也就是并不动手,所有的挖掘工作,都由自己一只亲信部队负责,但是寻找古墓,却是刘去的强项,以前很难想象,一个封王的盗墓知识是从哪里得来的。
很巧合的是,那时候刘去身边有一位妃子,偶然间看到这张图画,就说这张图画,和她老家很像,这一道弯曲,那就是黄河,这一道花纹,好像是家乡的山脉。刘去一听大喜,原来这一张图是一张地图,那肯定是神仙给他的指引,于是当晚就带着人连夜出发,前往那妃子的老家。
半夜的档案室一片漆黑,我拿着手电跟在少爷后面,轻声问道:“要不要这么急呀?”
我啊了一声,教授也借了这份文件,看来这里面的东西的确非常关键,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丫头知道我们的诡计,哼了一声,低头就去看那文件,可是才一看几眼,脸色就变了。
丫头看我心事重重,抓住我的手,道:“老许你别担心了,没事情,大不了就是一条小命吧,到时候要是真不行,咱们三个人一起上路。”
除非,这个家伙最后竟然找到了办法,活了下来。
少爷道:“我们才七天命了,不抓紧时间成吗?你就别罗嗦了,他娘的快找吧!”
我一听,太好了,赶紧向他道谢,他说别谢我,我也是帮帮朋友。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情,轻声道:“干什么?”
我看了一眼丫头,道:“这一次你也和我们一起去,你做好心里准备,这事情可能没想的那么容易。”
少爷道:“哎,咱们还没行动呢,别说丧气话啊,别了,咱们还是想点别的。”
我们一个标签一个标签的找过去,找了两遍,竟然没有那个编号。
若男一听到我们的声音,睁大了眼睛,显然愣了一下,但是她看不到我们,一下子也不好确定。
我看着那里的地图,发现虽然黄河古道的走向过了几千年已经有了一点变化,但是大部分的山脉还有一定的走向,那里的山脉非常高,所以一直没有受到什么工程的破坏。
刚才一路是激动着过来的,我没感觉到太多的恐惧,现在一安静下来,各种念头就上来了,我就想到万一判断错误怎么办,或者干脆找不到怎么办?
两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省境内,我已经有点发困了,这个时候老刘来找我们,说是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地方了,叫我们准备着。
我咽了口吐沫,心理面直嘀咕,两个人同时关掉手电,一下子图书馆室内一片漆黑,光线只剩下从窗口照进来的月光。
少爷道:“那里面的东西你看过了吗?”
王若男道:“你放心吧,这个不难,刘去的妃子中,能说的上话的,只有一个昭信,我们只要找一下资料,看看昭信的祖籍,对比一下年份,就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了。”
我揉了揉眉头,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一说,少爷就点头道:“我和你想法一样,你看,上面的记载和《黄河志》十分吻合,可以证明《黄河志》传说的真实性,看来这事情是错不了了,咱们也排上日子等着隔屁了。”
根据小说的记录,可能老卞就以为那棺椁上刻的地图,是标着广川王陵的方位,而不知道刘去在死前已经失去帝位了。当然也可能广川王到了那里之后,因为什么特殊的理由,真的将自己的陵墓修建在了那个地方,也十分可能。
火车自哪到哪,经过了什么,我们都没注意,火车沿着黄河边上的铁路一路飞驰,沿途风光秀丽,远处的山脉波然起伏,连绵不绝,树海的树冠覆盖着我们的视野,有的时候铁道边上都能看见巨大的树木,这里的山都是昆仑山的支脉,海拔不高,但是山势非常险要,我几乎没有看到山上有任何的人工建筑,如果老卞误以为的“刘去墓”在这种山里,我们恐怕就死定了。
这时候回旅馆已经没有车了,这路说长不长说远不远,但是要走回去,天肯定也亮了,我急于想看手里的东西,就拉着他们找了一个饺子馆坐下。
我也看不懂,我们是搞古董的,这方面不是专长,就问丫头:“你翻译吧,我看你学的怎么样。”
广川王刘去的一生非常特别,所以关于他的民间传说非常多,特别是关于他盗墓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有着大量的记载。他自己写了一本《方土集书》,里面也有一些关于他盗墓的经历。
我站起来探出窗外一看,原来是紧急制动刹车了。
关于广川王刘去的记录历史上不多,因为当时封王的权力极大,皇帝都不好管,历史记录基本都是封王控制的,一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的可以汇报上去,但大部分都是欺上的事情,所有关于封王的记录,历史上非常少,或者说可以作为参考的非常少。
沙填峡口镇交通不便,我们一问车站,乘汽车得两天,我们根本没时间这样浪费,少爷一琢磨说,别慌,我还有招,我有个朋友是火车站的,咱们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在火车上想点办法。
这其实很容易就可以推算的出来,刘去说他梦到的花纹一样的地图,应该是骗人的,那不是他梦到的,而是他从镇河龙棺上拓下来的,那个时候,可能就是《黄河志》里记载的那件事情之后,他可能在绝望之下,最后还是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指导,或者是自己顿悟,发现了花纹的秘密。
少爷看了书架,摸了摸上面的灰尘,转头看了看四周,突然脸色变了变,对我做了个静声的手势。
怎么回事情?我一个机灵,老卞说的关键档案的编号是hs00456,但是上面hs00457和hs00458都在,唯独缺了我们要找的那部分。
我听到这里,又看到一些上面教授的注释,已经开始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了,脸色也变得惨白了起来。
忽然,列车一个急刹车,我们全部都向前倾倒过去,丫头一下子扑进了我怀里,把我撞得够呛。车厢里一片咒骂的声音。
刘去这一去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音信全无,回来的时候就好像老了十年,别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说,不过那之后,刘去就性情大变,变得沉默寡言。
我冲上去就想反拧他的双手,可是走近一看,靠,那小脸明媚善目的,是个娘们。再一看,我靠,那不是王若男嘛!她给我们吓得缩成一团,正在发抖。
“怎么搞得,老卞玩我们呢?”我奇怪道,“还是给人借走了?”
我们是第一拨客人,这天色还很早,饺子馆包出的第一拨饺子我们就给包了,这老板娘也奇怪我们这几个人怎么回事,为吃个饺子也不至于起这么早啊。
王若男道:“那我们,岂不是也要到那个地方去,才能得救?那个地方是哪里?刘去真的把陵墓修在那里?”
根据这份县志小说的记载,传说有一年,刘去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画,非常古怪,上面的线条犹如花纹,似乎是一张地图,他醒来的时候就把这张图描了下来,给妃子大臣看,但是谁也看不懂,也不知道这图画到底是不是地图。
我们突然暴起,猛的打开手电去照缝隙,一下子就听到一声娇呼,里面那人给我们吓得摔在地上。
刘去利用自己的权力,广招天下名士,来破译这张图,结果人找了一堆,七嘴八舌,一点结果也没有。
他那个朋友叫刘刚,跟他把我们的事情一说,刘刚道:“到那里的火车,直达的没有,但是可以转,他一琢磨说:“这样吧,你们要真想快点,你们上我这趟车,有一段路,火车转弯很多,开的慢,你们就跳下去,那里有一个断崖子,再下去就是一个渡口,你们再由水路过去,那你们现在走,一天四个小时就能到了。”
饺子下去,还有段时间,我们坐在包厢里,就翻开那份文件夹,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我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要过去看看是肯定的。
他给我们弄了几张票,我们上了车,不久车就开动了。
“你是?”她问道。
我们屏着呼吸,几乎是趴在地上缓慢的靠近,很快我们及靠近了那个缝隙,我甚至听到那个黑影子紧张的喘息声。
我们一直帖道柜子的两边,少爷左边我右边,那人躲在缝隙中,看不到我们,月光正好照在少爷的脸上,他对我用唇语道:“一——二——三!”
少爷道:“你说的容易,他娘的要是弄错了,不是完蛋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