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洞里到底有什么?

第十一章 洞里到底有什么?

“为什么?”我奇怪道。
我感觉到有点好奇,但是这时候也不好太去关心这种事情,而且我自己的事情也非常的奇怪,需要好好琢磨。
上了岸后,老蔡用自己的毛巾蒙在了单军尸体的脸上,然后背着他,跑了两个小时的山路,回到来时候的那个停拖拉机的村庄,一路上我不停地看到有水从尸体上淌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回屋里继续去陪教授,我点起一支烟,走到围在祠堂门口的人堆里,少爷正在那里听他们聊天,说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也插进去听。
少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觉得很奇怪,那外甥就偷偷告诉我们:“‘七笑尸’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情。”
出现“七笑尸”,就要绑红布,然后靠“坐尸”的老头子,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让尸体哭出来。
王若男感激地看了我一眼道:“我准备先把教授送回去,然后把这事情给上头通报一下,具体的事情让上头来处理,我也管不了。”
讲了一会儿,突然那“坐尸”的老头就从祠堂里走了出来,众人以为完事了,没想到那老头却吩咐人还是不能进去,然后他看了看人群,一眼就看到了我,对我道:“你跟我来。”
老教授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对老蔡的话毫无反应,倒是一边的王若男还是比较镇定,流着眼泪搀扶起老教授,船靠到岸边,我们拾起自己的衣服,草草地套了上去,什么也顾不上就往回猛赶。
我点点头,“发生了这个意外,谁也不想,到时候有什么要我帮忙就找我。”
王若男拍了拍我,她一路上说话不多,但是我感觉她这个人很有深度,和她对视了一眼,觉得心里舒服起来。
我担心那边的老教授和王若男,就走过去,老教授已经反应了过来,坐在那里摇头哭,王若男就在边上安慰,我上去也安慰了几句,就把王若男叫了出去。
她答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教授,说:“你们……也别打那个洞的主意了,单军临死前的表情,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而突然心脏停止,我在学校里读过相关的报道,那种表情其实是一种极度恐惧产生的,而且你看他死之前的姿势,好像是在和什么东西搏斗,我感觉到这洞里有什么问题。”
王若男又有点不确定道:“我想申请开一个考察项目,想办法把下面的东西挖上来,不过教授不同意,他想让这个事情保密。”
我叹了口气,要说责任,我肯定也有,是我把他一步一步放到洞里,当时只要有一个人反对,这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我们这些人,好奇心太重了。
这是沿河群众一种很普遍的迷信,说是在河里淹死的人,如果是安心而去,在世间并没有什么牵挂,到一定的时间,尸体的眼睛里就会流出血泪,这叫做哭尸,要哭三个小时才会停止,其实这是人体内压力变化导致的血管破裂,但是如果那人是死于非命,心中还有戾气,那尸体出水的时候,不仅不会流出血泪,而且还会出现笑容,这种笑容,每天都会变化,一直要延续七天,所以叫“七笑尸”!所谓“窨尸出水,三哭七笑”就是说这个道理。群众迷信,“七笑尸”如果处理不好,是要变成厉鬼的。
到了村庄之后,拖拉机不在,老蔡先把尸体安顿到祠堂里,然后出去想办法找交通工具。
王若男的眼圈也是红的,不过看上去比教授好多了,我先是叹了口气,就问:“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样?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
我回忆了一下,其实单军死之前的动作,很像羊颠疯发病时候的姿势,但是我这时候不好去问她,就点了点头。
王若男也是很疑惑:“不知道,他受的刺激有点大,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他说这断水湖的位置,是黄河龙眼,洞里的东西非同小可,肯定有什么蹊跷,绝对不能挖出来。我看他是太内疚了,因为到底他是年纪最大的,他认为单军的死他有责任。”
他的外甥和这几个人熟悉,就都叫来帮忙,他们把单军的手用红布绑住,然后叫了一个老头子过来“坐尸”。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我自己的事情,一边的老蔡战战兢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单军头上,然后说道:“我们别呆在这里了,快走吧!这水下面有鬼!”
坐尸的老头子进祠堂后,其他人都给赶了出来,祠堂拉上布帘,我们不能看到里面,外甥说那老头子要开始作法了。
所有人都被单军临死前的表情吓得面无血色,僵在了那里,我更是整个人浑身冰凉,脑子一片混乱。一种非常复杂隐晦,又无法言语的感觉在我心里弥漫开来。我突然感觉到王全胜的死,是不是也和这个洞有关系?
我一算时间,所有的人,死亡时间上都没有规律,似乎随时都会发生。
我呆了片刻,才翻开笔记本,我看到里面的大沓稿纸,还有很多照片。
我话还没说完,老卞就一摆手,道:“哎,这事别提了,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了,是不是想把那几个铭文给你们抄出来?我告诉你们,别想了,不是我不给你们,是我实在没有啊,你们也不是第一个向我要的了。”
那是一片酒的包装盒子,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我看了半天,发现上面写的都四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毫无意义,只是那张图,看上去有点眼熟。
我想也许里面有钱或者什么贵重的东西,于是就用一把扳手去橇,硬生生的把抽屉给扯了出来。
那行字下面,有教授的签名和日期,应该是一个月之前。
难道历史记录不实,广川王死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棺椁的花纹中所隐藏的地图,是指示什么地方呢?难道就是老卞所写的广川王陵吗?
“什么东西?”我赶紧凑上去,只见老卞捂着胸口的那只手里,纂着一张小纸条,两人展开一看,那纸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字,还画了一张奇怪的简图,是老卞的手笔,字写得太潦草了,基本上看不明白,而且上面的墨水还没干,应该是刚写上去不久。
我赶紧将他翻了过来,一看他的脸,我的血液几乎凝固了。
我啊了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果然!那些老头子已经破译了铭文的内容。铭文到底包含了什么信息,什么叫推算生辰链,难道根据这些铭文,就能知道这些人死亡的日期?
我们到了太原之后,先去了丫头的大学,教授是丫头照顾的,所以把我们安顿到了他住的房子,教授有一个女儿在国外,听说教授死了也没回去,丫头说时是咬牙切齿的。
一年前,王全胜在打扫黄河的垃圾的时候,偶然将铁耙子放进了洞里,结果这个洞里捞上来了青铜器。
我看了看身后老卞的门,心里也松了下来,拍了拍他道:“那咱们回去可以睡个好觉了!”
棺材的花纹,是一幅地图?真是十分罕见的事。
我看了看表,现在离南宫关门还有五六个小时了,道:“这样吧!你不是认识他吗?呆会儿咱们要不去找那个老卞喝酒,顺便想办法套套他关于那几个铭文的事情,陪他过十二点,看他会不会出事情,要是没出事情那就是最好,说明我们的唯物论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要是真的有事情发生,那咱们也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叹了口气,心说要真是巧合就好了,但是这种时候骗自己是骗不到了。
那笔记本里,夹着很多文件,在笔记本的封面上面写着一行字:黄河古棺考古相关资料(不做参考)。
我理来理去,有点灰心,这个时候,我却看到抽屉的最下面,用一大沓稿纸压着一个笔记本。
我看着图上的纹路,犹如给人醍醐灌顶,看着那些纹路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想不到如果把这些东西拓下来,竟然会是一幅地图的样子。
我的想法,只是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好整理一下,带给丫头。可是,在我翻开抽屉以后,发现里面还是文件,似乎他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些文件了。
“怎么回事?这东西从哪儿弄来的?”他问我我照实说道:“收拾老头子遗物的时候发现的。你看看后面写了什么。”
少爷也非常郁闷,叉着腰,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们心里两块大石头一下子压了下来,想到了我们自己。这个时候,少爷突然看到什么,走到老卞的尸体旁边,去掰他的手。
魂不守舍的回到现在住的宾馆,也不敢打电话给丫头,不知道告诉她这个事,她会怎么反应,要是相信了肯定吓个半死。
我一看感觉到奇怪,广川王刘去最后是被贬为庶民,在路上自杀而死,他怎么会有皇陵呢?
那就是我们刚走,老卞马上就开始写这个纸条了?
不过这喝酒到这种状态,说他糊涂,其实他比谁都清楚,老卞一口嘬下一杯,也不说什么俏皮话,忽然问我们道:“两位,找老子有什么事情,直说吧,别在这里打马虎眼了。”
老卞打了个哈哈,道:“要是我打沙过的字我都能背下来,那我就是教授了,干啥还干这吃力不讨好的活呀。”
老蔡死了?
他笑了笑,忽然道:“哎,这么说起来,在教授后面的就是老卞,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他今天岂不是死定了。”说着大笑起来,插手道:“不可能,不可能,教授是死于心脏病,他这么状,怎么可能死呢?”
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不舒服,但是到了他们中队一问,又是保守秘密,什么都问不到,少爷尝试贿赂,结果差点被扭送到派出所。
我看了少爷一眼,心里诧异,原来还有这事情,我们不知道。琢磨着,当时老头子把老卞叫出去,说什么敏感。这棺材上面的铭文的内容,看来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了。
老卞一嘴巴京片子,道:“那是,说吧,说完了咱们继续喝。”
我翻过来看,还有很多相同的编号,但是,我看到其中有一个,被他用笔圈了好几圈。边上写着几个字:“关键在:广川王陵?”
丫头回学校报道,听说是想了很多办法,想通过关系再了解一点什么,但是都没有结果,高层的不说,不过,倒是听说当时帮忙抬棺的解放军,死了两个人。
接下来几天,我们去南宫见了见老朋友,聊了聊天,帮少爷看了几天铺子,赚了一两千块钱。
一个星期前,教授死亡。两个考古的解放军死亡。
后来几天我就在考虑这问题,每一个细节我都想到,不知不觉就在太原呆了半个月,到了月底的时候,上面来几个人说,学校要把房子收回去,于是我们只好帮着丫头搬家。
我一听,这位还真是明白人,不好对付。我看了少爷一眼,心说,还是你来说吧,不然我说我们在这里等着看你晚上死不死,还不得把我们赶出去?
教授家里的书之多,是我想象不到的,我们整理了三天才搬完大东西,这个时候,整个房子都空了,只剩下一只写字台,丫头说这写字台用了十几年了,不要了。我拉了拉写字台的抽屉,却发现抽屉锁着。
越想越慌,掐着手指一算,教授在上面写的我的死期,从今天算起,只有七天时间了,少爷和丫头几乎就在我后一天,不由的感到一阵寒意。
我一看他说话的样子,似乎是认识老卞,问他怎么回事。
我一阵怅然,一个月前他亲手写下这一行字,现在却已经不在了,可是这个题目,看来总让人觉得奇怪,什么叫“相关参考资料”,既然已经参考了,又何以“不作参考”?
少爷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会意道:“老卞,其实是这么一回事情,你们那个项目,你不是负责给那些东西打沙的吗?那棺材的铭文————”
大量的线索一下子就混乱了我的大脑,我感觉脑袋要炸开了,却一点头绪也整理不出来。
我顿时有点感兴趣起来。
我再看下面,只见教授自己的名字下面,还有一些人的名字,他下面那个叫老卞,然后再下面,赫然就是我,排在我后面的就是少爷和丫头。
然后是广川王刘去又把这只镇河龙棺沉入了黄河里。假设,他当时是为了服民怨,给龙棺修了一座规格很高的墓穴。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相信,觉得非常草率,但是说不信,王全胜的死和教授的死,就摆在眼前,实在是有点太让人放不下心来,而且这笔记肯定是教授的,他上面算出的死期确实就是他死的那一天,以他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不至于在笔记上写没意义的东西。
我们这样喜欢喝酒的人,从不醉到似醉非醉,是非常短的时间,叫做进入状态。
我想来想去没有头绪,少爷就说别急,反正也不知道会不会轮到我们,半年多没事情了,说不定这只是巧合。
他道:“他手里捏着东西!”
“会不会轮到我们”少爷接着说,我点点头,两个人表情都很苦涩。
天——又是那种表情,那种无法言语的狞笑!
我点点头,外面有人听到声音赶了过来,看到老卞的表情一下子吓坏了,少爷对他大叫了一声,快去叫救护车,他才哆嗦着跑了出去。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墓穴在若干年后,墓顶塌了一个洞,也许是清淤船的铁爪子干的。
四个月前,教授开始了对黄河古墓的考古。
我倒吸一口凉气,忙翻起照片,去看照片后面的文件注释。
我看一直没什么收获,这也不是办法,在房间里我们总结了一下。我写了一张条子,说如果假设一切都成立的话,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我把那份文件附属的照片全部都拉了出来,顿时通体冰凉。我看到了十几张照片,上面无一不是狰狞的笑脸,老蔡的外甥也在老蔡死后7天死了,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但是都可以看到出来,应该是当时古墓发掘现场的解放军,因为他们都带着考古队的进出证。
我们进到房间,就地铺上报纸,将酒肉拿进来,这几天慌的要命,也没有时间好好吃一顿,这时候也正好打打牙祭,吃他个痛快。
少爷正在和一老外扯皮,使劲推销他一珐琅彩的赝品,说得正唾沫飞溅,我连拍了两巴掌把那老外哄走说道:“Get out here!I take it!”(请离开这里,这个我拿走!)然后把文件直接给他,道:“快看看,这是什么!”
没想到我的提议,少爷竟然也同意了,看样子他也有这个想法,说:“反正现在他们全单位上下是一片混乱,在新领导下来前,这里的项目是不会开的,今天他肯定也是没事情,就当和他叙叙旧也行,这人挺有意思,我给你引见一下。”
若干年前,黄河边清淤挖出了那只镇河龙棺,因为这若干年前已经是一千多年前了,那这镇河龙棺的年代,就无法估计,是谁埋入黄河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也无法考证。
进到自己的房间,少爷要我马上掏出老卞的字条看,看看他临死前还要抓住的东西是什么。
少爷奇怪道:“不对啊,所有描文的活肯定都是您干的啊,那第一手资料肯定在您这里啊,怎么您会没了呢?”
老卞道:“说来就有气,那天不是陈老头子就我过去嘛,我在那里都清理了一半了,陈老头子跑来看了几眼,就发了神经了,突然就让我走,不让我碰了,说是什么有敏感信息,你说我做了二十几年的打沙了,还是第一次做道一半,被人说敏感赶了出去,真是,哎,那老头子死了,我不说死人的坏话,不过这是他做得真是不地道。”
他这么急着写这个纸条干什么?我想了想不是,仔细辨认,发现上面墨水没有干,是因为老卞的手上开始冒出大量的汗,整个人已经开始湿了。
少爷还不死心,继续问道:“我说,那你也太诚实了,你就没自己背点下来?”
我粗略的翻了一下那些东西,上面写的图片所显示的,全是一些古墓内部的浮雕,那些文件,都是用繁体写得,我看到上面的日期,显然这些文件的原件,都是解放前的东西。
我拍了拍纸道:“时间上没什么规律,但是假设那两个解放军死的时候也是那种表情的话,那么,肯定有什么原因,触发了这种死亡,而肯定这原因和那个古墓有关系。其实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
老卞和谁也没有说,似乎自己在研究这东西,看样子这老人也是有点野心的,我抬起头继续看那纸条上的字,这下子我就完全看懂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我听少爷和他打招呼,知道他就是老卞。
老卞道:“这有什么难瞧的,你是出了名的势力货,没好处就一毛不拔,今天下了大本钱到我这里来请我喝酒,我和你什么交情我自己知道,倒霉我管不住这酒虫子,入了你的道,你放心,既然吃了你的,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只管说好了,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其他都简单。”
话还没说完,突然我就听见身后的房间里老卞大吼了一声:“什么东西!”接着就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时候也不能细看,而且也看不懂,和我们一起开门的已经叫宿舍的保安,我马上把这纸条放进自己的口袋,对少爷道:“等一下录口供的时候,记得机灵点,别乱说话知道吗?”
我几乎窒息的往下看去,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边上写了一行小字:余根据铭文记载,推算生辰链,余将于此月日暴毙,时日无多矣。
少爷皱了皱眉头,道:“我真想不出办法了,再说吧,你看这老卞不是没事好好的吗?我看这就是迷信、传说。教授可能研究这,都研究的走火入魔了。”
少爷道:“还口供个屁,咱们就这几天时间了,口供一下最起码浪费两天时间,得快想办法。”
我骂了一声,用里一敲床,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多呆会,只要再多呆两分钟,我们就能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一想倒也是,老卞这人一看就文化水平不高,你要是让他吃苦耐劳,他没问题,你要让他做学问说字,可要了他的命了,这脾气和我们就是一样,有一年我在太原买货物,和少爷还有一个叫王盟的小子去学打字,那王盟是倒数第一,少爷倒数第二,我第三,人家把我们叫邪恶轴心。
那是一张彩色照片,照片里,竟然是一个死人,这个人吊在横梁之上,我一看,这个人的身形有点熟悉,想了想,发现照片里这个人,竟然是老蔡!
同样是半年前,我去他的家乡找他的家人,不果,但是发现了那个黄河古墓顶的洞,可在入洞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同行的单军死在了洞里。
繁体字的书写和现在是相反的,我不是很能看懂,所以我才看了几页,就打算将它放回去。可非常巧的是,这个时候,几张熟悉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看了半天,突然就想了起来,我靠,这张图的结构,不就是方形石棺上的那些花纹吗?绝对没错,我看的时候,印象非常深刻。
我再也没有心思给教授整理房间了,偷偷把这份东西拿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打车到南宫找少爷商量。
我们赶紧推门,们已经锁上了,我踹开门冲了进去一看,只见老卞趴在床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握着拳头向前伸,似乎想去指什么东西。
少爷是公关高手,很会讲话,我这嘴皮子也不是盖的。两个人就着下酒菜,很快就下去了好几杯,互相介绍。我是打着向他请教青铜器的旗号来的,使劲吹了他几下,扯皮了一会儿,老卞的鼻子就红了,舌头马上变大,嘴巴开始管不住了。
少爷给我吓了一跳,一看生意黄了,心情很不好,心里就有点火,看我的表情很严肃才没发出来,不情愿的接过来翻了翻,就扔到一边,对我道:“螃蟹字我看不懂!”
“死了?”少爷问。
不对,这镇河龙棺的年代还在西汉之前,并不是广川王的年代,那上面的花纹地图,单色书网到底指示的是什么地方?和镇河龙棺有关系吗?
我扯出一张纸,只见上面列了一大串人的名字,后面列了一大排死亡的时间,然后边上写了一个个大大的“?”。
我问少爷道:“你干什么?”
少爷举起手指算了算道:“教授如果算的没错的话,那我们比你晚死一天,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了,岂不是我只有七天的命好活?”
老卞就是他们考古队的一个技师,专门负责清洗和修复青铜器和给陶器打沙,手艺很好,是一个老员工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国宝,都是他负责修复的。
我道:“你也别相信这么快,这只是张纸而已。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我们去路边小店买了几瓶烧酒和小菜,还特地整了整衣服,我跟着少爷来到了王若男的单位,王若男不在,我们就问了几个人,找到了老卞的宿舍,敲响了房门。
说完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语调有点奇怪,自嘲的笑了笑。
说完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我们这些人接受的全是无神论教育,现在谈论的这些事情,都和我们的世界观完全不同,还谈论的这么一本正经,要是让别人知道,这脸就没地方放了。
说到棺材,这几个死去的人当中,有人碰了,有人没碰;说到古墓,这几个人当中有人进了,有人没进。但什么东西是这些人都碰了呢?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呢?
我们接着又聊了一会儿别的,老卞喝了酒以后可爱说了,我们聊的也尽兴,就把陪他过夜死不死的那茬给忘了,一看时间差不多了,酒也没了,少爷就招呼着告辞。
他坐直身体,仔细看了看后面的文件,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猛的把文件一合,问我道:“这么说我们没几天就得挂了,你信不信?”
少爷脸一红,挠头不知道怎么说,我再三逼问他才说出来,原来我回上海之后,他就整体摸到王若男的单位去,想去追她,一来二去,人没追到,反而认识了不少人,和王若男也混熟了,不然他们也不会一起来上海找我。
少爷看我的表情变化,知道我了解了什么东西,就问我怎么回事,我把想到的和少爷简单的说了下,他听了之后也很惊讶,想了想就道:“你别琢磨了,干想也没用,我知道他标的这些档案在什么地方,我们去看看,看到那些东西的内容,大概就能知道他到底在研究什么了。”
半年前,王全胜来到了太原,遇到了我,然后又将青铜器卖给了我(若干天后,他离奇的死在了我的房间里。)
我一听,有你这么说话的嘛,这摆明了是知道我们有事求他,铁了心先骂个够本啊。不过我们还真的是不敢发火,只有点头赔笑,少爷道:“你可是说真的?看不出您还是个爽快人啊!”
少爷就笑道:“老卞,还真给你看出来了,我们两个到你这来,还真是有事求你。”
老卞把我们送出房门,约好改日再喝,我看着也觉得好笑,第一次见面,一顿酒就是知己,所以说什么是酒肉朋友呢,这个时候快半夜了,我裹了裹衣服就对少爷说:“白花了我三十四块六,啥也没问道,你说怎么办?”
那些是资料的编号,看样子老卞做研究还真是挺在行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档案室用的文件编号。danseshu•com我也查过档案,我知道这些编号的用途和规律。
我一想也是,溜吧,等一下死在公安局里给国家惹麻烦。
要是所有人都碰了的东西,想了想去,还真是只有一样,那就是那黄河断水河里的淤泥,但是,这东西碰的人多了啊,那老蔡不是说,很多人都去那里游泳吗?而且黄沙厂的工作也是不可避免的会碰到。
我知道他根本就没看进去,拿起文件,翻到那张照片硬给他看,少爷这才一看,一看之下,脸色也忽然变了。
我啊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这老卞在给铭文过沙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现象,那些老教授专注于理论上的东西,反而忽视了最直接的花纹?
老卞看是少爷,有点意外,因为他不认识我,和少爷也不熟悉,不过他是个嗜酒的人,一看我们手里的烧酒,也就没能力抗拒我们进来了。
我心里陡然一动,和少爷对看了一眼,就暗就道:“糟了!”
蔡鸣龙,死亡时间,1997年8月24日,暴毙。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