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水下石室

第十四章 水下石室

我们在墓门口犹豫了很久,两个人都不敢进去,我想他也感觉到了一种诡秘的气氛,从前面的黑暗中透了出来。最后还是少爷咬了咬牙,做了个豁出去的手势,就把我推了进去。
甬道虽然很深,但是并不宽,也就是五六尺,整个甬道里没有任何的陪葬品,我们走着走着,看到很多地方都有手掌的印子,这应该是单军进来时候弄的。
一片漆黑,我的手电照进去,又是那种棉花一样的黑暗,把光线整个儿裹了进去,里面有多大啊?
水底下不会有人,那几个奇怪的黑色影子似乎是陶人,我看着有点寒意,用手电照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过去,靠近了一看,才发现那是四个巨大的青铜人俑,都是半跪在那里,手上托着什么东西。仔细去看,发现那是四面青铜的镜子,四面镜子都对着他们中间的位置。
石棺的材质非常特别,在我手电的照射下,发射出一种羊脂的颜色,似乎有一些半透明,可以看到棺材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我开始以为那是棺内的轮廓,但是看来看去,发现那影子,似乎是一个人。
我一点一点的看过去,发现果然如少爷所说,这东西还不能完全称为棺材,因为看大小,那应该是一只棺椁,真正的棺材应该在这只棺椁的里面。
少爷做了个手势,要不要推门进去?我点了点头,用力推了一下,发现门纹丝不动,知道里面可能有机关,南爬子下来的时候交了我们两招,就是用他们一种叫万象钩的工具,开墓门。我当时没学会,不过少爷学这种东西很厉害,几下那墓门就冒出一阵的泥水,然后我们一推,玉门就给推开了。
但是我一看这里的浮雕,就愣住了,心里直叫奇怪。
我想起单军尸体的表情,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骂道:“别给我来这一套怪力乱神,小心别听到产你一本。”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他走到一幅浮雕面前,用手电照着,让我看里面的东西,只见墙上面画的是一些人在用斗笠背起河泥,这应该是黄河枯水期当地人自发的清淤工程,在画的中间,有一个半露在泥沙外的石台,和我在棺床上看到的方形棺椁一摸一样,很多人围着这个棺材,表情非常惊讶。
少爷嘀咕了一声不说话了,大概是想到了“文革”时候的事情,我拍了他一下,就想让他开始找吧,有好东西全装上去。我也要看看,单军给我的青铜片,是从什么地方掰下来的。少爷点了点头。
边上走出一个人的影子,向我挥了挥手,我知道是少爷示意我过去,我也挥了挥手表示回应。我还没仔细观察棺椁里的东西,要他等一等,他却一把拉住我,将我往回拉去。
我咦了一声,顿时世界观就被颠覆了,怎么回事情,这棺椁里面,怎么能直接放人呢?
他吐着泡泡朝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前面出现了手电光的反射,我一看,一道玉门出现在了甬道的尽头。
棺椁的制度是在西周的时候定下来的,天子棺椁四重,亲身的棺称椑(注1),其外蒙以兕(注2)及水牛皮;第二重称地也,以椴木制成;第三重称属;第四重称大棺。而后每朝每代都有不同,像清朝孙殿英开乾隆的裕陵的时候,乾隆的棺材只有两层。
少爷的情况比我好不了多少,我拍了他一下,让他注意,如果再下去,很可能就会窒息。
当然这些理论的东西,一用到实际的地方,你很快就会发现都是扯淡。用少爷的话讲,他们不是根据书了的东西来判断挖出来东西,而是每次挖出来东西就回去改书,这一行牵涉的条件,民族习俗地域朝代身份信仰,你想在书上理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
注2:兕(si·四声) 雌性的犀牛。
我们往里走了一会儿,就感觉呼吸有点困难,现在有多深了,说不定已经有十米了,水下的压力和水上不同,我感觉每呼吸一口都吸不了多少。
我用头灯照了照甬道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深,里面似乎坍塌的很厉害,就算我们穿着这么重的潜水盔甲,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我看着影子的动作,竟然和单军临死前的动作一摸一样,开始有点冒寒气了。
少爷靠了上去,他的手电比我的大很多,离近一点,前面便亮起来很多。
少爷转过头看着我,嘴形道:“单军不是死了吗?”
我看着水里的这一只石棺,接缝里几乎看不出来,似乎是一个整体,而且两边也没有仙门,心里就很疑惑。
两个人收敛了心神,各自去查看四周的陪葬品,才走了两步,少爷又来拉我,我心想你他娘的烦不烦,老在这漆黑一片的水里呆着太不舒服了,总觉得四周有什么似的。转过头去问他干什么,结果头一转,却看到少爷正靠着墙,一个劲儿的给我打手势。
我转头看了看少爷,发现他没有跟过来,还在墓室的外面,心里骂他不够义气,转头就向那四个青铜人俑的中间游去。
我心说什么毛病,转头一看,却看见我的背后的角落里,站着一个陶人,一动不动。
那几个黑影的地方,应该就是墓室棺床所放的位置,如果这里是后殿的话,那棺材就应该是在那个位置。
注1:椑(pi·二声) 古时一种椭圆行的酒器。
我不知道他干什么,跟着他过去,发现他是在看墓室墙壁上的浮雕。题材也很单一,不是神话故事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神兽,刚入行的时候可能会很痴迷,但是时间一久,就会感觉到很单一,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文人学者对于新开掘的古墓都感兴趣的原因,他们是想找到一些新鲜的东西。
我将他扶稳,观察环视着四周,立即就给门的浮雕吸引了。
我刚才看浮雕的时候,那地方还没东西,我心说奇怪,以为那是自己看错了,把手电照了过去,一照之下,那个陶人猛一下,一张烂泥一样的怪脸,猛的转了过来。
门是半拱形的,上面雕刻着两只麒麟,雕刻的非常传神,我一看,几乎就觉得它要从上面跳下来了。
而以纯石为椁的的葬制,非常常见,我的记忆里,各地都有发现,但是到了后世,基本上都统一成木棺了,这种葬制度,应该还是在西周之前。那这一只石棺,应该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那里有一处高起的石台,应该就是棺床,但是我在棺床上并没有看到我意识里的那种大头棺材,反而看到了一具巨型的石棺,石棺几乎是正方形的,就如一个石台,放在棺床之上。
里面一股刺骨的寒冷投射出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少爷看的入神,一直就在这些浮雕里指来指去,我看这家伙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心里觉得好笑,和他一起的时候他经常会这样,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不懂装懂,满嘴喷粪。
我吃力的辨认棺椁上面的花纹,心里暗自吃惊。
而再下一幅画,就是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死在了地上,画面上只剩下了那只棺材。
少爷让我看他的嘴巴,我照着他的嘴巴,之看他用嘴形道:“好像是一种警告啊?”
“迷信。”我用嘴形道:“哪有什么恶鬼。”
我心里说你个爸爸的,好不容易站稳了,忙着用手电照了下,这地方比我们刚才下来的地方大多了,大概有两个篮球场的面积,手电的光线根本不能照出全貌。
少爷看我看懂了,又拉我去看下一幅,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另一块浮雕上面,棺椁给挖了出来,给刻上了一个影子,影子趴在棺椁上面,似乎是一个人又不是人,下面一幅,这个东西正在离开棺材,用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向一边的人走去。
这是一系列叙事的浮雕,刻在青灰色的岩板上,雕刻的非常粗糙,人物造型看上去有点说不出的古怪,我草草一看,弄不懂里面具体说了些什么。
我从来没有进过墓室,无法判断那些东西是什么,但是这个时候我无疑兴奋起来,知道这一次可能收获不小。
那两个南爬子说这是镇河墓,葬的可能不是人,那棺材里会是什么?我心里有点恐惧,又有点好奇。
甬道里面的墙壁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在我们的照明灯照射下,显示出一种非常暗淡的青灰色,可以看到一边的石壁也雕刻这非常多的花纹,只不过给附着着大量的泥沙,加上常年的水泡,腐蚀的很严重,都无法分辨上面的图案。
地上的淤泥只是很薄的一层,能见度倒是还算可以,我看到在黑影中,石室的后面,站着四个姿势古怪的人影。其他地方也是黑影绰绰的。
棺椁之下,有四个石环,四条铁链缠绕在石环上面,人到棺床之下,我试着用手去拉动其中一条,但是毫无作用。棺材是给固定在这里的。
小丫头道:“说是心脏病,教授是有心脏病,但是发病的时候再痛苦,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可是第二天他们再次回到内廷的时候,却发现那风水先生用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趴在了古棺上面,人已经疯了,身上全是自己抓破的伤痕。
在路上,我仔细看了那些资料,有问丫头,这个广川王刘去,是个什么人?听着非常耳熟,和三国刘备是什么关系。
丫头笑着说,他们是亲戚,广川王族的开基始祖名叫刘越,是景帝的第11个儿子,生母是王夫人。公元前155年,刘越受封为广川王,建都信都(金河北省冀县),遂由长安徙居河北省,开基汉宗室中的广川家族。
这只是历史上记载的东西,野史里记载,刘去之所以嗜杀,是因为他好邪术,他的王府地下有一个深渊,里面养着恶鬼,刘去杀人,就是要喂这些恶鬼。
另一个有名的事情,是广川王好盗墓,他一生挖遍了封地里所有的古墓,连其他地方的也不放过,传说他是在古墓里寻找什么东西。
当时的广川王刘去好古,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认为这东西是古物,棺材里面说不定有宝贝,就命人偷偷将这棺材启了出来,八百里快骑,抬到了自己的官邸,结果很玄的是,当天晚上,抬棺材的四个人就一起暴毙了。
我想了想,觉得事情不简单,那些老教授们,说不定已经知道了棺材底下那段铭文的意思,才做的开启石棺的决定。
我问道:“医院怎么说?”
浮雕里面的这只棺材,叫做“镇河龙棺”,传说是当时西汉宣帝年间,一个“水衡都尉”在在指挥黄河清淤泥的时候,从黄河底部淤泥里挖出来的。当时的人们一看这棺材上有铭文,就知道是老祖宗的东西,全部的人都跪下磕头,不敢动这个棺材一分一毫。又将这棺材填了回去。
刘去想起自己也摸过那个棺材,心里顿时觉得不安,他连夜派人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入宅,那风水先生一靠近放置棺材的内廷,就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敢上前一步,吓得在原地发抖。
想到我也碰了那棺材了,要死我也早死了,而考古现场,碰到棺材的人肯定更多,这《黄河志》肯定是瞎说的。
我合上资料,说道:“这么说,水下镇河墓,可能是这个叫广川王修建的?为的是平息民怨,而里面的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就是所谓的‘罗煞妖棺’?”
棺材里的东西,只有一张照片,我实在分辨不出什么来。心里想着那个半透明棺椁透出的黑色影子,莫不就是这东西,这是什么呢?
对于很多文物的分析写在下面,时期确定为西汉时期,那时的青铜器基本为素面。其鼎主要承自秦式,但一般三足更矮,敦盒形,壶有大小二形并存,大型壶腹下略成收缩之状,腹比秦壶要鼓;小型壶的腹部较瘦长,经常铸出变形螭(注1)纹。有的做的很讲究,通腹有镶嵌绿松石的三角云纹。这样的特征很明显。
关于墓主人是谁的分析也很多,但是根据其中一些浮雕上的记录,对比《黄河志》里面的记载,他们列出了一个传说。
我呼出一口气,放下资料,少爷就道:“老许,跟我们回山西吧!有事情也好照应点,我想再回东华镇,找找老蔡他们,看看怎么样,也许他们能知道点什么?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去收东西了。”
我知道后来少爷的铺子还是开张了,我现在很多货物都是从他那里走,他做得也不错,虽然一开始也吃了很多的亏,但是总体还是良性循环的。
历史上记载,他经常将人肢解,并用毒药、桃灰搅和,再放到大锅中熬煮成肉酱。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广川王府是寻常之事。被刘去肢解的姬妾就多达14个。
想起王全胜死了之后的表情,教授和单军死了之后的表情,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这肯定不是偶然的。
我听到了就觉得奇怪,“不是说碰上了那只棺材后,七天之内必死吗?怎么刘去没事?”
一些重要的发现都给人用红笔圈了出来,我看到了壁画的照片,一共有76幅。
我当时看到的是,石头棺椁并没有缝隙,他们可能是用暴力破坏的方法,这样做是下下策,不知道他们有上面迫不得已的理由。
刘去问他怎么回事,他就死命不肯说,只说这内廷里面有一个极凶之物,罗煞妖棺,任何碰到过他的人,命火暗的,一碰就死,命火旺的,七天之内,肯定也必然要进黄泉,没有破解之法。如果大人碰到这棺材,那也是在劫难逃。
资料的前面有一个总结报告,说是在古墓里发现了盗墓贼的手电和呼吸头套,当时他们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晚了一步,后来发觉的后果倒还好,古董被破坏的不是很严重。
“这石头棺椁,给你们打开了?”我不敢相信道。
少爷道:“这事情恐怕有些不同寻常,我们两个都觉得有点问题,所以过来找你商量。”
我听完了吸了一口凉气,脑门直跳。
第三代广川王刘去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他长相俊美,比女人还漂亮,但是残暴成性,曾派人将自己的老师一家全部刺杀。
少爷又递给我一些文件道:“这些都是王若男弄出来的,关于水下面古墓的资料,你看看吧。”
看着少爷和丫头的脸色,我知道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点。便问道:“你们怎么想?”
后来,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太过乖张了,被贬为庶民,流放上庸(今湖北竹山县)。刘去在流放过程中自杀身亡,(或是被别人干掉了),但是他的遗体却突然失踪了。
这几个月我的修身效果很好,这个时候人平静下来了,点起一只烟就翻开这些资料。
这事情没头没尾的,我觉得查也没有准方向,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来看我,我也挺高兴,也想回山西去看看,就点了点头,想着到了山西再说,也该去南宫走走了。
丫头道:“这事情我不清楚,是教授他们研究组里少数几个人做的决定。在考古中,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我没权力知道。不过我知道,打开石棺的决定,是在教授死了之后才做的。”
她从一堆照片里挑出一张,我一看,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竟然给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只黑色的东西,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一种青铜器的一截,上面雕满了鸟篆铭文。
刘去一听也吓坏了,命了士卒用刀押着那风水先生就进了内廷,把他和那棺材关在了一起,让他一定要想办法化解,不然就砍他的头。
当时刘去还不以为然,可是过了几天,镇上开始传来消息,当时清淤现场挖到过古棺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了。镇里面谣言,这些人的死,都和挖出来的那只棺材有关系。
之后的事情就无人知晓了,后来那年黄河泛滥,淹死了不少人,当地百姓都说这是因为刘去捞走了“镇河龙棺”的原因,所以就起了暴动,刘去为了平息民怨,没有办法,就把这只棺材重新沉入了河底。民愤才平息了下来。
所有的出土文物都拍了照片,有厚厚的一打,我看到了那几个青铜佣,比在水下看得清楚多了,还有很多青铜器、木器,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在淤泥里的,我们当时没有发现。
注1:螭(chi·一声) 古代传说中没有角的龙。古代建筑中或工艺品上常用它的形状做装饰。
这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了,长话短说,我们第二天就上了火车,前往太原。
丫头说道:“不是,你看这个。”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