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七天的诅咒

第十七章 七天的诅咒

我问道:“医院怎么说?”
在路上,我仔细看了那些资料,有问丫头,这个广川王刘去,是个什么人?听着非常耳熟,和三国刘备是什么关系。
所有的出土文物都拍了照片,有厚厚的一打,我看到了那几个青铜佣,比在水下看得清楚多了,还有很多青铜器、木器,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在淤泥里的,我们当时没有发现。
丫头道:“这事情我不清楚,是教授他们研究组里少数几个人做的决定。在考古中,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我没权力知道。不过我知道,打开石棺的决定,是在教授死了之后才做的。”
我想了想,觉得事情不简单,那些老教授们,说不定已经知道了棺材底下那段铭文的意思,才做的开启石棺的决定。
我知道后来少爷的铺子还是开张了,我现在很多货物都是从他那里走,他做得也不错,虽然一开始也吃了很多的亏,但是总体还是良性循环的。
当时的广川王刘去好古,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认为这东西是古物,棺材里面说不定有宝贝,就命人偷偷将这棺材启了出来,八百里快骑,抬到了自己的官邸,结果很玄的是,当天晚上,抬棺材的四个人就一起暴毙了。
这几个月我的修身效果很好,这个时候人平静下来了,点起一只烟就翻开这些资料。
之后的事情就无人知晓了,后来那年黄河泛滥,淹死了不少人,当地百姓都说这是因为刘去捞走了“镇河龙棺”的原因,所以就起了暴动,刘去为了平息民怨,没有办法,就把这只棺材重新沉入了河底。民愤才平息了下来。
少爷又递给我一些文件道:“这些都是王若男弄出来的,关于水下面古墓的资料,你看看吧。”
一些重要的发现都给人用红笔圈了出来,我看到了壁画的照片,一共有76幅。
对于很多文物的分析写在下面,时期确定为西汉时期,那时的青铜器基本为素面。其鼎主要承自秦式,但一般三足更矮,敦盒形,壶有大小二形并存,大型壶腹下略成收缩之状,腹比秦壶要鼓;小型壶的腹部较瘦长,经常铸出变形螭(注1)纹。有的做的很讲究,通腹有镶嵌绿松石的三角云纹。这样的特征很明显。
她从一堆照片里挑出一张,我一看,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竟然给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只黑色的东西,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一种青铜器的一截,上面雕满了鸟篆铭文。
我当时看到的是,石头棺椁并没有缝隙,他们可能是用暴力破坏的方法,这样做是下下策,不知道他们有上面迫不得已的理由。
这只是历史上记载的东西,野史里记载,刘去之所以嗜杀,是因为他好邪术,他的王府地下有一个深渊,里面养着恶鬼,刘去杀人,就是要喂这些恶鬼。
可是第二天他们再次回到内廷的时候,却发现那风水先生用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趴在了古棺上面,人已经疯了,身上全是自己抓破的伤痕。
刘去一听也吓坏了,命了士卒用刀押着那风水先生就进了内廷,把他和那棺材关在了一起,让他一定要想办法化解,不然就砍他的头。
这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了,长话短说,我们第二天就上了火车,前往太原。
刘去想起自己也摸过那个棺材,心里顿时觉得不安,他连夜派人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入宅,那风水先生一靠近放置棺材的内廷,就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敢上前一步,吓得在原地发抖。
第三代广川王刘去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他长相俊美,比女人还漂亮,但是残暴成性,曾派人将自己的老师一家全部刺杀。
我合上资料,说道:“这么说,水下镇河墓,可能是这个叫广川王修建的?为的是平息民怨,而里面的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就是所谓的‘罗煞妖棺’?”
我听完了吸了一口凉气,脑门直跳。
“这石头棺椁,给你们打开了?”我不敢相信道。
后来,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太过乖张了,被贬为庶民,流放上庸(今湖北竹山县)。刘去在流放过程中自杀身亡,(或是被别人干掉了),但是他的遗体却突然失踪了。
我听到了就觉得奇怪,“不是说碰上了那只棺材后,七天之内必死吗?怎么刘去没事?”
资料的前面有一个总结报告,说是在古墓里发现了盗墓贼的手电和呼吸头套,当时他们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晚了一步,后来发觉的后果倒还好,古董被破坏的不是很严重。
当时刘去还不以为然,可是过了几天,镇上开始传来消息,当时清淤现场挖到过古棺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了。镇里面谣言,这些人的死,都和挖出来的那只棺材有关系。
关于墓主人是谁的分析也很多,但是根据其中一些浮雕上的记录,对比《黄河志》里面的记载,他们列出了一个传说。
我呼出一口气,放下资料,少爷就道:“老许,跟我们回山西吧!有事情也好照应点,我想再回东华镇,找找老蔡他们,看看怎么样,也许他们能知道点什么?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去收东西了。”
看着少爷和丫头的脸色,我知道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点。便问道:“你们怎么想?”
历史上记载,他经常将人肢解,并用毒药、桃灰搅和,再放到大锅中熬煮成肉酱。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广川王府是寻常之事。被刘去肢解的姬妾就多达14个。
丫头笑着说,他们是亲戚,广川王族的开基始祖名叫刘越,是景帝的第11个儿子,生母是王夫人。公元前155年,刘越受封为广川王,建都信都(金河北省冀县),遂由长安徙居河北省,开基汉宗室中的广川家族。
丫头说道:“不是,你看这个。”
小丫头道:“说是心脏病,教授是有心脏病,但是发病的时候再痛苦,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想起王全胜死了之后的表情,教授和单军死了之后的表情,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这肯定不是偶然的。
少爷道:“这事情恐怕有些不同寻常,我们两个都觉得有点问题,所以过来找你商量。”
这事情没头没尾的,我觉得查也没有准方向,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来看我,我也挺高兴,也想回山西去看看,就点了点头,想着到了山西再说,也该去南宫走走了。
棺材里的东西,只有一张照片,我实在分辨不出什么来。心里想着那个半透明棺椁透出的黑色影子,莫不就是这东西,这是什么呢?
浮雕里面的这只棺材,叫做“镇河龙棺”,传说是当时西汉宣帝年间,一个“水衡都尉”在在指挥黄河清淤泥的时候,从黄河底部淤泥里挖出来的。当时的人们一看这棺材上有铭文,就知道是老祖宗的东西,全部的人都跪下磕头,不敢动这个棺材一分一毫。又将这棺材填了回去。
注1:螭(chi·一声) 古代传说中没有角的龙。古代建筑中或工艺品上常用它的形状做装饰。
另一个有名的事情,是广川王好盗墓,他一生挖遍了封地里所有的古墓,连其他地方的也不放过,传说他是在古墓里寻找什么东西。
想到我也碰了那棺材了,要死我也早死了,而考古现场,碰到棺材的人肯定更多,这《黄河志》肯定是瞎说的。
刘去问他怎么回事,他就死命不肯说,只说这内廷里面有一个极凶之物,罗煞妖棺,任何碰到过他的人,命火暗的,一碰就死,命火旺的,七天之内,肯定也必然要进黄泉,没有破解之法。如果大人碰到这棺材,那也是在劫难逃。
不过我只知道他是在临河县,具体在下面哪个乡,我并不知道。
想了想他娘的不知道他们还倒上来什么东西,就这一套小的,就够我好几年快快乐乐了,要是能带出几个大的来,心里又有点兴奋。
一想起来就心灰意冷,昨天还想老天开始照顾我了,看样子老子就没这个享福的命。
虽然他的死我没有责任,但是如果我拿了这五千块钱,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扔在这里,又是傻瓜。
这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我一下子就呆在了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呆了足有十几分钟,就在那里什么也不干,感觉到非常的茫然。这个时候,忽然火车从桥上经过,汽笛鸣叫了一声,我才给吓得反应了过来。
我心里一琢磨,决定先把这钱给他送回去,反正也是逃,不如逃到乡下去,把钱给他们,如果有可能,随便把他家里其他的东西收过来,多给他们点钱,我自己也心安一点。
我跑到河边,用河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一想,刚才如果尸体掉在路上,那肯定有人看见我了,但是查到我恐怕还没这么快,我到底是生面孔,又骑着三轮车,看到的人很可能把我当成当地拉货的。一琢磨,这时候也别管什么生意了,还是溜吧。
我一下就犹豫了,这一下不是变成我一分钱没花,就得了一比巨额财产吗?听王全胜说起来,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肯定是回不去了,那种家庭,如果男人死了,真的是非常凄惨,我老家的隔壁邻居就是这样,我姥姥经常接济他们,说起来还替他们落泪。
想着我还是骑车回去,这一次我不敢原路返回了,绕了一个大圈子,几乎横穿了整个太原城,到了晚上几乎天黑,才回到南宫边上的招待所。
但是我刚走到门口,忽然一脚踢到一东西,低头一看,原始是那老头以前装古董,整天捂在手里的那破包,就静静地躺在地上。我拿起来一翻,昨天给他的那五千块钱,就在包里。
把车往少爷店门口一扔,我就跑上自己的房间,进去就把门窗都关了,然后坐到床上就收拾东西。我带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一下就收拾好了,背起来我就打算连夜去车站坐车南下,找个小村子躲躲。连澡也不想洗。
如果真有好东西,我就算卖不好,底价就够我用一辈子了,虽然现在去有点冒险,但是这个险还是值得冒的。
脑子转得飞快,身上的东西,大概能卖个五单_色_书万六万,我先把东西寄到上海,然后让上海给我帮忙的,把钱打到我卡上,这些钱够我用两三年了,我估计如果那尸体真半路掉出来,只要我不出现,两三年后我也就没事情了。五六万的话,撑这么些年没问题。
我翻他的包,后悔刚才抛尸前怎么就不翻翻他的东西,不过走运,我从他包里翻出一包“五台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