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黄汤弱水

第二十一章 黄汤弱水

少爷端起老弩,拉弓上弦,一手扶着船舷,一手就去瞄水里,我对他说这样子没用,老弩虽然威力不小,但是这箭头和水下那东西的个头比起来,那就是拿牙签去插老虎。
那是大大的不妙,可能是沉到水下要进攻我们了,刚想提醒其他人注意,忽然船身猛地一震,伴随着一声巨响,船身几乎给撞得离开水面,我们刚站起来又全部摔得东倒西歪。
我连忙把自己的衣服一脱,按住其中一个窟窿,叫少爷去拿客仓里的被子。
而且竹竿插进水里,明显可以感觉到平静的河面下,有着方向不同乱流,要在这地方掉下去,连个浮尸的机会都不会有。
话刚说完又是震动,船向一边倾斜了过去,我赶紧用脚顶住一边滑动的行李,然后去看船舷处,震动从哪里出来,是不是有什么暗礁。
当然现在解放了,人家都不相信这一套,但是这河底下有窟窿,是千真万确的,前几年黄河枯水的时候,猛江也干了,还有科学家来考察过,那沙底是不平坦的,上面都是六七米的坑,里面填满了实心沙子,这些窟窿是什么东西挖的,底下有什么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已经没人说得清楚。
少爷问我说:“老许,这地方果然不妙,猛江水到了这里就乱了,要不让老才加快马力,我们一鼓作气冲过去?”
我们只好直接跟着他去见那个船主,那船主外号叫老才,很壮实,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我们把情况和他一说,他一边听一边就点头。
我一看几乎抓狂,这东西是工业炸药,一根的威力已经非常大了,这么一捆恐怕能把船都掀翻,对着他破口大骂:“你他娘的sb,要扔你就一根一根的扔,你以为是二踢脚呢!”
我心里已经知道不妙,站起来一回头,果然看见水里的影子消失了。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下剧震,我脑袋撞到一包行李上,一下子划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王若男吓得大叫,忙让我别动我给撞得脑袋直晕,站起来一摸,竟然见血了,顿时就毛了,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能让我流这么多血呢,他娘的今天竟然自己给撞了。马上对少爷大叫:“操他娘的,妈的撞来撞去还真当我们好欺负了,把黄牙那些炸鱼的雷管拿出来,管他妈是龙是蛇,今天看谁吃了谁!”
少爷很是精明,感觉这事情还不太容易,这么着其他的人就打死都不出船,你却要出,该不会是什么骗子,于是就旁敲侧击地打听。
我给震个混天黑地,扑腾起来,一脸一嘴巴的黄泥水,四处去找王若男,这小姑娘很快也从水里探出头来。
我大叫:“他娘的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一关不过,还进个屁山呀!”
老才笑道:“那倒不至于,咱们铁皮船,就算通不过去,那也不容易沉,不过要拜托各位,上船的时候,就别说什么喂不喂鱼,大家闭上嘴巴,虽然我不敢保证能带你们过去,但是还能保证各位的性命。”
我大叫了一声老才:“怎么回事情?”
船上有一些船篙,这是河里撑船必备的东西之一,我和少爷都拿起一根,插入黄河中,想在危险的时候帮老才一把。
我对船主说:“钱你不用担心,我们和你一样,都有急事,如果真的事情办不成,钱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意思,而且大家各取所需,你也别怕我们乱说话,你看这位少爷,他姓李的,和龙王爷是亲戚,你就放心吧,包准没事情。”
老才大叫道:“那是黄河龙啊!两位老板,这是黄河龙啊!快跪下,不然咱们就死定了!”
我看着少爷一叫,水里的东西动作猛然就迅速起来,赶紧做了个手势让他别叫唤,然后也给王若男个眼色,让他们蹲下来,对老才轻声道:“关掉马达!”
少爷吓得大叫:“老才!你搞什么!要撞峭壁了!”
我接过来一看,我靠,还真是好东西,松木的弩托,看得出是行家做的东西,很沉,皮口还很好,削尖的竹子做箭,持弓弩人只需将竹箭置放在箭托上,双手用力将弦往箭头反方向拉直至勾住,瞄准目标然后扣动扳机,竹箭便会唰地朝目标飞去,和枪比起来,这东西几乎没声音和后座力,十分有利于偷袭。
峭壁的下面就是滚滚的猛江古黄河道,整个沙镇峡就如一锅沸腾的泥汤,泥浪翻滚,水面光用肉眼就能发觉水流的混乱。
少爷转头道:“他娘的你让我扔的,你哪来这么多意见?”话音未落,就见“砰”的一声巨响,顿时冲天的水花四溅,从水里鼓起一个巨大水包,我们的船给炸出水面一米多,然后重重落在水里,我和王若男就直接给甩飞,脱手落入水里去了。
少爷道:“我靠不是你让我扔的吗?你又没说扔多少,这下子出事情又赖我。”
我和老才拿起篙子,用力顶住峭壁,试图让船停下来,但是没有用,水流加上船的惯性让我连篙子都拿不住,转眼之间,便是“砰”一声巨响,我们眼看着船尾狠狠地撞在了峭壁上,船身发出了一声让人揪心的呻吟声,我们全部给震倒在甲板上,舱里面传来一连串东西砸碎的声音。
他一句话没说完,忽然船身猛烈震动了一下,我们全部给震得东倒西歪,忙抱住一边的铁镏子才没有摔倒。
老才叹了口气说你们没去过不知道,用他们当地的话来说,这里还是黄河的时候,这一段,传说叫做“黄汤弱水”,那是羽毛扔里面都得沉下去,原因是这一段古黄河的水底,有很多的窟窿,不知道通到哪里,一到泛滥的季节,水就打着漩涡往里卷,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水就是黄泉水,阴曹地府里的九道黄泉就是由这里倾泻下去的,所以才有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说法。
少爷一看是真不行了,翻出自己的背包,拿出一把雷管,大叫:“老许,我可就真扔了!”
慌乱中一条长长的背鳍贴着船舷就划出水面,闪电一般又潜水了下去,一下子又不见了。
如何进入到猛江峡谷,在这里黄牙的指点下,路线共有两条,一条是从峡谷底部的入口进入,但是这样走要经过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峡谷的底部并不平坦,我们无法直线进入,实际走下来,七天的时间远远不够,而且原始森林里面危机四伏,我们几个书生,进入估计就是去送死。另一条路就是乘船先顺着猛江过二十公里的水路,然后中途在一个滩口上停下来,直接翻山过去,这样的时间只需要两天,但是我们要翻的那座山叫做孔雀山,海拔三千七百多米,一边虽然有一个山城,但是人口稀少,才五百来户人家,另一边就是原始森林的腹地,别说是路了,就是让你舒舒服服踩脚的地方都没有。
我屏住呼吸,趴在船舷上,看这条黑影怎么反映,水下的东西活动这么迅猛,肯定是食肉的,个头这么大,只要顶一下我们的船舷,我们就肯定得下水灌黄汤,这黄河古道水下混浊,一般的鱼类肯定是靠听觉多一点,希望我们关掉马达之后,这东西会自己游走。
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我们赶快游到船边,趴到船舷上。拉着缆绳爬上船,大叫少爷,看他给摔到什么地方去了。
然而,显然铁皮船在这里的声音没有马达照样非常醒耳,那黑影子仍旧一次又一次在我们船下钻过,每一次,下面都传来轻微挠动声,似乎是那东西的背鳍划过船底,弄得我们不寒而立。
又是哐啷一下,这一次撞的地方不是船底的中心,而是一侧,这下子要了命了,船几乎就翻了,王若男一下子翻出船舷,死死抓住缆绳才没有直接让水卷去,我赶紧上去拉住她。
在驾驶室的老才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探出头来看了看猛江水面,说道:“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少爷大叫道:“这些炸药是准备进山才用的,这里用了,我们进去就没了!”
少爷大骂:“日你个板板!这世界怎么可能会有龙”说着就想冲过去抓方向轮。
叫了两声,少爷却一动不动,我心里着急,就大骂:“你他娘的发什么愣!再不去这船就成潜水艇了!”
少爷脸色苍白,往我身后指了指,还是没有动,我一看他的表情,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怎么老才也不说话了,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人一下子就僵住了。
在翻腾的泥水里,竟然有一条巨大的蛇一样的黑影,扭动着身体,在我们的船下徘徊,那影子的宽度几乎和我们船相等,看扭动的动作,显然这肯定是一个活物,但是肯定不是鱼。
犹豫再三,也没有打听出第三条路来,我们最后决定还是走水路实在一点,翻山虽然困难,但也是一时的痛苦,要是困在原始丛林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宁可在城市里睡在床上等死。
这里和黄河相连,混浊的河水里生物种类非常丰富,在黄河里打鱼的渔民经常会发现鱼网里有从来没有见过的怪鱼,但是个头这么大,实在太稀奇了,从水面上模糊的影子来看,这条东西大概有七米长,一米多宽,游动起来非常迅猛,而且显然对于我们的船很感兴趣,一直在我们的四周徘徊。
少爷道:“照您这么说,那咱们这一次不纯粹是去喂鱼的?哎呀,那可辛苦你了。”
老才已经在全神贯注地掌舵,船身慢慢驶入峡口内,一时间我们还感觉不到那种恐怖的暗流,但是我们的神经,都绷到了极限了。峡口内所有的峭壁呈现一个扩大的趋势,显然这峡口之间的水面要比两端的宽,形成一个橄榄的形状,而我们正向这个茧的中心前进。
我刚想反驳他,底下传来老才的呼救声,我扶着少爷走到底舱,一看糟糕了,老才给下面的油筒子压住了,伤得比少爷还要严重,而且最糟糕的是,船底竟然出现了好几个窟窿,一看便知道是雷管给炸破的。
少爷一手拉着船舷边上缓冲的轮胎,一边拉起雷管,想也没想,就把整一捆二十根雷管一起往水里的影子用力扔去。雷管足有一个篮球大小,一下子就沉进水里。
少爷对于当地的传说并不是太相信,笑道:“那倒不至于,我看这里虽然危险,但是也没有危险到那些船家说的程度,可能是历史的夸张——”
两个人谈妥价钱,我们便抓紧时间把装备搬上船,另外我还问了黄牙,能不能给我弄一些武器来,再怎么说这一次也是进原始丛林,我们总得有东西防身,黄牙让他女儿从他屋里翻了翻,找出一把老弩来,交给我,说枪嘛没了,早给大连钢铁给融了,你要东西防身,现在就只有这玩意儿,看你在我这里买了这么多东西,我就算个添头卖给你,解放前这里人打猎都用这个,比现在的气枪好使多了。
少爷就问他:“你们干啥这么怕,这一段有你们说的这么厉害吗?该不是串通了落地起价。”
篙子一放进水里,我们都马上发现,这一段太深了,六七米长的毛竹篙根本碰不到底。
我试验着放了一箭,竹箭一转眼就射出一百多米,落在黄河里,弓弩发射后产生的震动感十分强烈,看样子给射中一箭也不是这么好玩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弹药太重,四十支竹箭比一百发子弹还重,爬山的时候恐怕是个累赘。
老才爬起来跑到船底检查损坏的情况,幸好是铁皮的船,船底给撞凸出来一块儿,但是没有漏水。再给多撞几次,就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船主最后和我们说,他上一次强走这有条路还是三年前,那时候是侥幸过去了,但是很奇怪,船底不知道为什么,坑坑洼洼的,好像给什么东西咬过似的,今年这一次,水量比以往都大,他也没什么把握,说实在的,得做好心里准备,如果真的最后倒霉到要沉船,他也没办法救我们。大家一起填黄河,谁也别想侥幸,因为不可能有人能在这种季节从黄河里逃生的。
我大叫:“你他娘别废话了,快扔!”
不过这“黄汤弱水”的外号,倒是一点也没有起错,船开到这一段,就基本不受控制,任你是经验多老道的师父,都得听着水流走,运气好的,你就一路磕磕碰碰地过去,要是运气不好,那就不好说了。
不管累还是不累,以后休息的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少,我们吃饱后,就各自抓紧时间睡觉,不过同样没睡多少时间,就给老才的叫声吵醒了。
老才慌张地点了点头,一拉马达的开关,马达声戛然而止,一下子整个空间只剩下猛江水奔腾的声音。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又发现这季节很少有船肯逆流而上,我们身上又没有多少钱,问了好几个船家,都没人肯带我们,这时听说三里碑有人肯出船,简直就像听到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一下子跳了起来,问黄牙那船老大在什么地方。
只见的身后的船底窟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探进来一根长满骨片的东西,有点像手,又有点像触角,正缓慢地朝我移动过来。
还有就是钱得给足,一分都不能少。
船上所有的东西上全被淋了一下子的泥水,整个船斗一片狼藉,我冲进船仓,看见少爷满头是血在那里直叫娘,我扶他起来,骂道:“你他娘的好好看看,这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后果。”
近几年因为马达船的普及,情况开始改善起来,不过总体情况还是很不乐观。特别是一到大水的时候,那水流鬼得很,不知道是往那里冲的,根本没办法驾御。
我谢过黄牙,三个人就上了老才的铁皮船,不久船开,刚开始那几个小时还是在缓流区,我们从猫儿岭一直走到这里,几乎没有休息和吃东西,这时候正好吃一点巧克力,喝一点酒,补充体力和温度,少爷和我都是民兵预备役过来的,那时候备荒备战,我们都受过正规军一样的训练,所以这么一点奔波不算什么,让我意外的是,王若男这小姑娘也是神采奕奕,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疲惫。
那船主一开始还嘴硬,后来给少爷一灌迷魂汤,就什么都说了,听得我差点没乐死。
窟窿不大,就一个人头大小,但是嗞嗞往里冒水,我赶紧把老才从油铜子下来拉出来,他对我们大叫:“快找东西把洞给堵上,什么都行了!”
想想黄牙和我说的原始丛林里的危险,还是把这把弩箭收下比较好,我将这东西扔给少爷,他力气比我大,这保护众人的责任就归他了。
水里便泛起一片殷红,那黄牙还真没骗人,这雷管的威力还真是他娘的大,赶上一小深水炸弹了,水下那东西肯定是被炸中了,不知道有没有炸死。
我看着混浊的泥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忙转头去看老才,却看见他竟然跪在驾驶室里面,不停地磕头。方向盘在那里乱转。
我们没有动力,便顺着水流开始旋转,很快船头和船尾就调了一个方向,开始向一边的峭壁撞去。
那黄牙和我们说的,干脆就是道听途说,满不是那么一回事情,原来这船主,是一个好赌之徒,前几个月欠了一屁股赌债,又生了场病,没钱还,时间快到了才想着要铤而走险,不然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我对少爷说别乱发表意见,这里看上去离出峡口没多少直线距离,www.danseshu.com但是出过船的人都知道,实际开起船来,距离是好几倍,你直冲过去,唯一的结果就是给水流吸进去,到时候轻则给挤在一边的峭壁上,重则……
黄牙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说人家也不是贪我们的钱,而是自己也有急事要往上游赶,正巧听说我们的事情,心想反正要冒险,不如多带几个人,还能赚点钱,至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人家的目的地是哪里,是什么船,他也说不清楚。
更险的是,很多次了一艘船过去,进去的时候还是十几个人,出峡口的来的时候船上就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也不见尸体。
少爷转头问我道:“老许,那是什么怪物?怎么这么大!”
走上甲板一看,原来顺流而下,沙镇峡已经到了,两边高耸的峭壁,犹如削过一般,几乎看不到一点的坡度,峭壁上面很多地方都有不知名的树横长出来,峭壁的顶端更是枝叶繁茂,我原本以为只有松树才能这么长,但是一看,果然植物是通的。
少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话卡在喉咙里,硬是没说出来。
我一看完了,要是人的脚给沙陷住,这样拔肯定就拔出来了,绝对不会连马达船也拉不上来,现在这动静,怕是严重了。一边几个人乱成了一团,王若男都哭了起来。
教授就道:“不,先弄清楚再说,如果只是近代的遗迹,就要闹笑话了。”
绳子越拉越长,我不到三十秒就憋不住气了,和少爷轮流上来换了一次气,等我再下去的时候,知道他已经潜入洞的深处,我在上面看到他的手电光点,估计下面有六七米深,这深得不得了了,我真为他捏了把汗。
教授也奇怪:“我本以为会是个石人铁马什么的,没想到会有个洞,我没亲眼见到,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们和单军一起沉下去,下到水底之后,我们扶住他,将他一边往下按入洞,每往下沉一点,船上的人就松一手绳,直到单军全部的身体都进去,他给我们打了个手势,松开趴在洞口的手,一脚一脚往下扎。
众人给他吓了一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下意识地往单军的脸上看去,一看之下,只觉得一股凉气自头顶一直凉到脚底板。
教授这时候看了看我们,突然说道:“两位,我说句公道话你们别生气,现在这个事情属于考察范围,你们是古董商人,身份敏感,一般的可以帮帮忙,但是核心事情最好别参与。不然以后说起来很麻烦。”
老蔡忙将他翻过来,准备给他做急救,看看还能不能救活。
我于是拉紧绳子,免得单军在下面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上面感觉不到,绳子还是一点一点从我手里抽走,单军还在往深处游。
教授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几个人一商量,都觉得得想办法进这个洞里去看看,但是我们没有潜水设备,这洞又太深了,下面很难讲会不会有危险。少爷说我们水性都可以,要不几个人轮流进去。
我说:“手电照下去,下面的黑暗就像棉花一样,一点也看不清楚,这说明下面的空间里没有反射,只有很大的空间才会这样。这是我以前学过的。”
但是要我在边上干看着,我是不肯的,心里已经打自己的小算盘。要是下面真有什么好东西,那我怎么样也得要弄点上来,放在家里炫耀也好。
其实老头子说得也有道理,我听说河北小河山古墓发掘的时候,有一个古玩商人参与了前期工作,结果考古队上下都给停职检查了三个月。那古玩商人也给弄得很惨,生意都做不下去了。这老头子这么说,其实是给我们提个醒,意思是你们别给我毛手毛脚的,不要害了我们。
手电的光点在下面停了大概有三四秒,就开始向边上移动,一闪就消失了,看来我估计得没错,下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
因为手电光线太暗的关系,我们也看不清楚洞里有什么,但是可以确定这个洞是一个喇叭口,下面大,上面小,深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手电根本照不到底,洞应该是坍塌出来的,洞壁都是腐烂的木梁截面,这个洞是人工的杰作。单军想掰掉一些碎片,带上去给教授看,但是似乎非常结实,我们帮他扯了几下,扯下来一块。
单军水性之好让我们惊叹,他蹬了几下,指了指前面,我顿时就看到模模糊糊的,在湖底最深的地方有一个凹陷。
少爷很是好奇,就问:“怎么样,老爷子,能看出什么来吗?”
我忙拍了他一下,让他别说了。
他一说几个人都不说话,因为我们几个都是黄河边长大的,知道这潜水钻洞的危险,不要说下面卡住钩住什么的,水下空间结构本来就不稳,很可能你一下去就给捂在泥里。
这时候还是那个老蔡的外甥有经验,他爬上船,扯起连着单军的麻绳,卷到船头的缆绳墩上,然后大叫一声全部上船!
不一会儿,少爷就给我打了个手势,一分钟多了,估计着他应该往回游了,再不游,气肯定不够了,我弓起身子准备拉绳子帮他。
他拿着这木条看了看,大概看不清楚,就给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我的气也到头了,三个人浮了上去。
单军就说:“我们要不快点回镇上,把这事情报告一下,这可能是个很有价值的考古发现。要省里派考古队下来。”
教授道:“这是柳木,这东西一般是用来做一些亭子的房梁,也有人用来做古墓的封墓板,你们说下面是这种材料的木梁子?”
我们点头,他就道:“这就有意思了,这里是黄河改道后的河底,下面这么大一个洞,可能下面是什么古代的遗址,也可能有一艘比较大的沉船,我现在还不能确定。”
少爷顿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我拉了几下,发现在水下用不出力气,马上向上浮出水面,对他们大叫:“出事了!快把绳子拉起来!”
出水之后我看到老蔡和他外甥也想下水,我们把手电交给他们,自己爬上了船。
我们冲上去拉起绳子,一瞬间单军脸朝下给拉出了水面。众人将他钩起来,放到甲板上,发现他已经浑身冰凉,但是身上的姿势非常古怪,好像是想抓挠前面的什么东西。
单军把我们掰下来的木片给老教授看,教授拿上的木条子,用一个放大镜仔细地看。看了半天,我就发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少爷一听到湖底有个洞,顿时就好奇心上来,心里按捺不住了,问我道:“我们要不也下去看看吧!”
不一会儿老蔡他们也上来了,也是一脸的奇怪,他说这断水河有好几年都干了,其他年份也有不少人来这里游泳,怎么就都没发现下面有个洞呢。
但是又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调什么潜水设备过来,这里都没有路,靠人抬,估计最起码也要两个星期之后了。对于我来说,我是希望现在就进去看看,因为大队人马一来,我就没戏唱了,说不定连靠近这里一百米都有问题。
老教授一听,脸色就变了,似乎还不是很相信,单军一边爬上船,一边问老蔡的外甥:“你们的防沙船上,有防水手电没有?下面太黑了,没泳镜,没手点就一点也看不清楚。”
他外甥道:“有,不过不知道有没有电,太长时间没用了。”
我惊讶得几乎吃了一口水,我没想到这个洞这么大,这可是黄河的底部,这洞是怎么产生的?
我手忙脚乱地将单军平放到甲板上,把他肺里的污水压出来,少爷用毛巾将他满脸的沙子擦掉,突然,给他擦脸的少爷叫了一声,一下子坐倒在甲板上。
“拿来再说吧。”我拍了拍他,那小鬼就把船向岸边靠去,然后自己跳上岸跑去拿手电。我就问老教授:“教授,这下面怎么会有洞啊?”
我们几个围在船上商量怎么下去,问了他外甥,船上有什么潜水的东西没有,外甥摇头,他连电视都没看过,连这潜水器的概念都没有。教授就后悔,说他们当时没把这当回事情,什么也没带来,真是失策。
等了大概又有十几秒,也不见一点要上来的迹象,甚至绳子还在往里面拉。
我一看老教授就知道他肯定还不会游泳,双手牢牢地抓住船舷,就对他道:“您年纪大了就别下水了,这水太凉,我们给您下去看看得了。”
游入凹陷之中,用手电照了照,果然凹陷的底部,有一个卡车头大小的不规则的洞。
少爷一听就不干了,说老头子你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老教授点了点头,这时候那外甥就拿了好几个防水手电和防水镜过来,我们试了好几个,才找到几个有电的,带上装备,也不管什么风度了,衣服一脱,也穿着裤衩就跳进了水里。跟着单军就向他刚才浮上来的那个位置游了过去。
老蔡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里满是恐惧,结巴道:“这……这是‘七笑尸’!”
一般人的憋气时间能超过两分钟已经是超人了,我马上意识到出了问题,忙试探着往上拉了一下,但是绳子拉上来一段,突然就卡死了,怎么拉也拉不动了,好像下面的单军给卡在了什么东西上。
我们一想,这也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于是从岸上又拿来缆绳绑在单军腰上,然后给他带上两只手电和小刀,让他如果有危险,就拼命地拉绳子。
这种笑容我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我马上想起死在我房间里的王全胜,顿时就呆了,他们两个死的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我下意识地问边上的人:“这……这是什么表情……”
教授问我们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随口道:“这洞的下面可能很大。”
那个外甥脸色严峻,加大马力,又扯了十几秒,忽然马达一个轰鸣,绳子猛地一松,我们全部给摔倒进了船斗里,接着我们看见绳子松动了,水面马上卷起了水涡。
糟糕!我心里咯噔了一声,出事了。
我们全部爬了上去,他一拉马达!船向后退去,绳子闪电一样给扯了起来,一下给绷成了一条直线,接着从水下传来两声麻绳绷到极限的闷响,马达一下子震动,发出嘶叫一样的呻吟,却再也拉不上来半分。
我们围着这个洞转了两圈,我看着这个黑幽幽的洞口,想起很多小说里关于水下深洞里的怪物,不由感觉到一丝寒意。心说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水怪或者幽灵什么的。
湖并不大,我们两个水性也不差,我是在黄河边长大的,对于这种不动的水根本就没感觉,一个跟斗就翻到了底。河底都是淤泥,我看到泥里面有很多的石头和垃圾,我们一滚,在泥里带起一片混浊。
单军准备妥当,就再次翻进了水里,我和少爷还有那个外甥也跳了下去,给他做策应。教授关照关照再关照,别蛮干,差不多就上来。
一时间湖底安静得一点声音也听不见,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洞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感觉这时候的一秒像十秒这么长。
上面的人已经等得着急了,也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一听我叫,慌成一团,马上就去拉绳子,几个人拉得小船几乎翻了,但是绳子还是绷得死紧。
在河边生存的时间长,多少都见过淹死的人,那种在水下窒息而死的狰狞表情,很多人都记忆犹新,但是单军的这张脸,却一看便不是淹死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他脸上丝毫看不出窒息时候的那种痛苦,毫无血色的惨白,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珠翻起白眼,可是嘴角却诡异地咧开着,竟然像是在狞笑。
单军就说,“我就先下去看看,也不进去太多,如果发现有危险再上来,总比在这里干讨论好。”
想了半天,单军就说:“要不我下去看看,我水性好,憋气能有一分多钟。”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