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混乱

第二十六章 混乱

奇怪,怎么会有甬道在这个上面,难道这个古墓是双层的?
我发抖道:“我靠,我不知道,难道我们附近还有第四个人没闭住呼吸?”
我往上一看,上面的梁子呈现放射性结构,两根柱子都有一条楞横支撑,六条在中间交叉形成一把雨伞的形状,上面雕镶画中,都是十分精美的彩绘。
我们走了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棺材那里发出东西落下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那尸体下来,忙转回去照一下,这一照却没有照到任何东西,棺材里果然没有。
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蒙了,只见那女尸,竟然像壁虎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这一下摔的我七晕八素,四处一照,这下面竟然也是一条甬道?
“不可能啊!”少爷道,的确是不可能啊,我们胡乱拿手电一照,四周哪里还有人啊。
后面的铁链拖拽声音看就到了,我们不做停留,少爷一甩弩弓就让我去开这道墓门,自己要和后面的女尸搏上一搏,拖延时间。
狂奔跑之间也看看到这条甬道的两边都是色彩鲜艳的壁画,听到后面铁链条的急速拖拽声,根本没有机会停下来自己去看。
教授的尸体上还带着背包,我们翻开他的背包,发现里面全是盗墓用的工具,顿时明白了一切。
少爷翻出弩弓,大叫着:“他娘的,反正咱们也死定了,妈的就会会这娘们,老许你给我照着,老子今天就和他卯上了。”
兽头的上方有一块石头,大概五六百斤重,我们两个用肩膀往上抬,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把这块板子撬出一条缝隙。
一桥通六桥皆通,我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了,这他娘的是个墓中墓啊。当年老教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还是在“文革”之前,有一天他们接到举报,说是哪里发现了盗洞,他马上带着人到了现场,下去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被盗掘光了,四处一片狼藉,老教授痛心之余,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痕迹,原来棺材给人从棺床上挪到了一边。
招呼了他们一下,让他们小心点,三个人往高台上走去。
我不知道他突然这么紧张干什么,马上跟着也爬了上去,几个人爬到房梁上,再往下一看,乖乖,护棺河里已经爬满了我们在沙镇下见到的那种奇怪的触手,在下面缠绕成一团一团的,同时触手的中间,依稀长着一张巨大的人脸。
几个人半匍匐着就往秘道的另一边爬去,爬了大概有一支烟的时间,那一边到了头了,秘道的尽头雕刻着一个兽头,两边有一些浮雕,是百官出送的情形,意思是你的魂魄从这里出来,百官在送你上天成仙。
那一震动之后,一下子四周就安静了起来,我们得意地喘息一口,四处一看发现这密道有大概四人宽,这样的道路基本上不是给人走,而是称呼为先路,也就是说,让里面死人升天的时候走的路,所有人根本就很难走,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在墓门的上面,叫做开先门,也有走地上,这刘去喜欢刨地,大概这样选在了地上。
一路走得几乎每一脚就要抖三抖,小心翼翼提防着这里设置的机关,但是少爷告诉我们,在墓室的里面一般就很少有机关,因为墓室的所有布局讲究一种祥和平静,在这里设置机关,有违天人合一的基本准则。
我一看到这情景,一下子就认出了下面是什么东西,心里直叫哎呀,这不是我们在黄河里看到的那种奇怪的章鱼一样的东西吗。
我赶紧爬起来快跑,一下子也不知道往哪里跑好,两边都是黑幽幽一片,一看少爷拉着丫头没头没脑地就往一边的黑暗里狂跑而去,一咬牙也就跟着上去。
没有绳子我们就过不了这棺河,我和少爷用力一拉,那东西竟然给我们拉上来了一点,于是两个卯足了劲,用力去扯。一个黑色的东西,竟然给我们从“护棺河”的下面拉了上来。
我用手电照了照棺材,那女尸竟然已经坐了起来。给手电一照,脑袋马上就转了过来。我忙把手电转到其他地方去,对另二人道:“别呼吸,这样老粽子就找不到你!”
我探出半个头,用手电照了照,然后陆续爬了出来,四处一看,四个人已经被这墓室的气势所折服。
老教授就奇怪了,让人把棺材搬开一看,我靠,那棺材底下,也就是明墓穴的墓底的砖头给人挖了大洞,下面黑幽幽是一个盗洞。老教授马上就纳闷了,怎么回事情,马上再派人下去一看,知道了怎么回事情,这明墓的正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南朝时候的小墓,这真是一个墓穴套着一个墓穴。
那盗墓贼就到下面的南朝小墓里,但窒息死了,老教授说可能是他的同伙让他下去后,把棺材推了过来,把他封死在里面了,但是那棺材有两吨重,他同伙怎么推得动,就没人能说的清楚了。
我当时脑子就这一个念头。三个人连滚带爬地就退开好几步远。少爷发抖道:“这娘们就是善变,刚才开棺材的时候不是没变吗?怎么说变就变啊!”
他们干脆捏住自己的鼻子,我指了指一边的角落,示意我们到那里去躲一下!
少爷这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叫了一声糟糕,忙扯下教授身上的钩子,甩上房梁,然后招呼我们爬上去!
我们扯着绳子到了护棺河边往下一看,只见绳子给拉得笔直,下面好像钩住了什么东西。
我用手电一扫,只见一座巨大的墓门立在甬道的尽头,比我们刚才从外面下来看到的墓门还要大出一倍多,这木门是用汗白玉所雕,上面左右两条璃龙趴在门上,乍一看,竟然像活的一样。
我低头一看,只见我们脚下甬道的砖面,到了这里已经变成大形的青石板,而且我们脚下的这一块青石板子,一踩之下竟然还有点松动,似乎是空心的。
这条“护棺河”大概有六人宽,就算是装张弹簧估计也跳不过去,我们一合计,丫头指了指头顶道:“只有一个办法了,从上面的横梁过去。”
难道这就是镇河印?
少爷催出我向里面走去,为了防盗,先到里面有时候也会设下流沙之类的机关,这里行动不便,一旦中招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僵尸是不会开门的吧,我心里祈祷。
下面的密道极其狭窄,人蹲着才能勉强立直了,少爷赶紧把上面的青石板子盖住,就听到嘣的一声,上面就猛地一震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站到了青石板子上面。
少爷见得多了,这时候也吃了一惊,问我道:“我靠,怎么回事情,尸体怎么跑出来了?”
我们把尸体翻了过来,只见他的身上全是沙子,带着一股我好像哪里闻过的黄沙臭,我拿出水壶,把里面的水往尸体的脸上一冲,忽然丫头就惊叫了起来:“教授!”
尸变了!
少爷拿出绳子,叫了一声:“看我的‘飞火流星勾’。”套上铁钩子往里一甩,绳子飞上半空,可是还没有到达横梁就开始下降,然后一下子掉进了“护棺河”里。
我们来到玉台之上,不由屏住了呼吸,想看看上面的尸体。到底是真人,还是假人。
我纳闷地看着四周,少爷已经把我们拉了起来,大叫:“别看了,快跑。”
“怎么回事情,你不是说我们不呼吸她找不到我们吗?怎么她知道我们的位置?”
高台的四周,竟然有一圈类似于护城河一样的凹陷,我们跑去一看,深不见底,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
我又想起在外面潭壁上缝隙里的尸体,顿时明白了一切,肯定是教授发现了古棺的诅咒是真的之后,用假死来赢得时间,尔后带着一些人过来寻找刘去的墓穴,但这个秘密给老卞发现了,老卞在临死前给我们写下的条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可是教授怎么会死在这里的呢?我看着教授已经给腐烂的脸,也判断不出他是死于诅咒,还是失足掉入“护棺河”而死。或许教授已经把镇河印拿到手了?
大脑里刹那间闪过大量的片段,一边的少爷已经翻开了下面的青石板子,这时候那股腥臭的味已经离我非常近了,我再也顾及不了什么东西,一个翻身就跳下了鸽子番下的密道。
话刚说完,忽然脚下一软,脚底下的青砖陷了下去,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忽然脚下不稳,摔了下去。
跑了不久就听到少单色书爷大叫:“这里有扇门?”
我大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脖子,一下子把头转过去,去看那女尸的脸。就看到女尸体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眼窝一下子萎缩了下去,颧骨突了出来,神情更加的骇人。
我在书本上也看到过这种机关,没想到今日还有缘分的见真面目,这种机关在西汉墓穴里非常常见,我脑子一个突兀——难道这里的,才是刘去的?那上面的南宋风格这么明显的古墓,是谁的?
我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我们有某一个关节弄错了,我所谓南爬子盗墓的那些知识,都是一段一段听来的,中间有没有遗漏,我还真不能肯定。
一看心里就直叫糟糕,难道我们三条小命,就此断送在这里了吗?
正在慌乱之际,丫头忽然来拉我,道:“快看脚下!”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葬法,一下子也不敢下什么结论。
这尸体,竟然就是在四天前死在东华镇的王老教授,可是,他的尸体怎么会在这里?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道巨大的墓门的门缝隙实在是太窄了,而且里面灌了铜水,万象钩根本塞不进去。
高台的中间是一白玉的棺材床。令我们觉得奇怪的是,棺床上面,竟然不是棺椁,而似乎是躺着一个穿着盔甲的尸体。
我此时候已经吓的手软脚软,万象钩都拿不住,闹了半天,连门的缝隙都插不进去。
我猛的想起那几个老南爬子和我说的故事,这叫做鸽子翻,下面有一条非常复杂的秘道,可以通到墓室里面,这道墓门其实是个摆设,压根就没有让人进出的意思,这墓门里面还有六七层石头封石头叠在一起,你就是用炸药去炸,他娘的把上头的甬道炸塌了,这墓门也炸不开。
看样子扔这个东西还真没有电影放的这么容易,我帮着少爷把绳子扯了上来,没想到拉了两下,竟然好像卡住了,拉不上来。
我心里想,这座放在地宫里的高台,很可能是一个墓中风,刘去的棺椁可能是在这高台的里面,而上面的盔甲尸,可能只是一个噱头,说不定是个假人。
我们把这黑色东西拉到岸上,立马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腐臭味道,是一具尸体,而且还不是古尸,我看到尸体身上的蓝色工作服装。
尸体带着一具六眼面具,面具的眼空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一片漆黑,似乎盔甲里面肉体已经全部都腐烂了,只剩下了一个空盔甲壳。
难道教授的追悼会没有遗体告别仪式,大家没去瞻仰遗容?教授那个时候根本没死?那他带这么多的工具死在这古墓里面,难道也是和我们的想法一样,想来盗墓?
我一看那尸体的脸,顿时也是脸色惨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拿掉他的面具,一看果然里面的尸体已经没了,可是在他大脑的位置上有一个小圆环,看上去和青铜古棺材上图案挺像。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墓室,足足单_色_书有半个足球场这么大,我看到四周十二根巨大的柱子立在墓室的两边,撑起了冥殿顶部(冥殿是修建在墓室里面的楼阁,一般是参照墓主人生前生活的样子修建。)每根柱子的中间是一盏长明灯,现在已经熄灭了,墓室的中间,有一座金字塔一样的高台,高台的四面都是四二阶台阶,高台上面四个角落各有一顶宝藏,将高台上的东西掩盖得洋洋洒洒。
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左右各拍了三下,对我道:“出去看!”
他们道:“对,就是这样,我们其实已经过去看了很多次了,但是水还是太深,所以还在等,我们没想到你们也会过去,还发现了那个湖底的洞,最后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一下子,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如果我们不尽快动手,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才来找你们。”
我这时候已经知道了大概,兴趣又给挑了起来,就问道:“你是说我们发现的那个洞,就是你们说的镇河墓的入口?”
我低着头走了出去,少爷问我干什么,我自己也说不上来,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从包里掏出王全胜给我的那片青铜片,两片放在一起一对,我顿时一愣,两片竟然非常相似,无论是花纹,颜色和生锈的程度,都几乎一样,肯定是同一件东西上剥落下来的。
王全胜捞出了那洞里的东西,然后死了,单军进了洞,也死了,难道这个洞有什么魔力?会让所以和他发生关系的人死亡吗?这也太荒诞了。
少爷还不知道,说道:“呦,你们也去收东西去了,来来来,让我看看,是什么货色。”
我想了很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总觉得好像这几件事情当中,缺少一个环节。
两个药商带上门,走到我们的写字桌前,就笑道:“两位才是怎么说呢,遇见丧气事了吧?”
原来王全胜捞上青铜器的那个洞,就是我们今天在湖底看到的那个洞!王全胜打捞出来的那些青铜器,应该都来自那个洞里。
但是老人眼光独到,他说不对,这山看上去虽然矮,但是你们有没有看到黄河下面的部分,如果黄河断流,山势马上就会拔高,这是一种藏头风水,非常巧妙。
一边的山脉非常矮,根本没有势,他们就觉得这种事情没有意义,如果修这个矮昆仑,反而会形成一种“困”的局面。
我拍了他一下,让他别胡扯,马上就对他们道:“你们难道是……南爬子?”
这时候祠堂门口的人已经散了,只剩下那老头坐在一板凳上,阴阴的看着我。我感觉他好像有话要对我说,但是他始终就是不开口。
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是我们。”
我接过来低头一看老头子递给我的,是一片青铜片,这一片青铜片很小,但是我看着就非常眼熟。
回到招待所还是一样,镇上又没有安眠药,我琢磨着已经不想去收东西了,也不想去送那五千块钱了,只想回到家里好好睡一觉,忘掉这一切。不过少爷好像没有一点影响。
我马上就问:“那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死人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那镇河墓里有什么?”
我苦笑了一声:“听说了?哎呀别提了,提起来我就睡不着觉。”
其中一个药商道:“这事传的很快,我们刚回来就听道了,你们也真是倒霉,碰上‘七笑尸’要倒霉三年,丧气的很。”
我一听,竟然是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两个药商,奇怪了,心想他们两个半夜三更找我们干什么,草药收回来了?
我忽然感觉道腿发软,意识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联系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了很久,其中一个才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有点事情,想请两位走一趟,帮忙。”
回去洗了冷水澡,人稍微放松了一点,就想再睡下,能睡多少就睡多少,但是还没躺下,突然就听到有人敲门。
我心里有中预感,但是又抓不住什么,总觉得我知道了什么,又实在形容不出我知道的东西,那种感觉之难受,简直犹如蚂蚁钻心。
但是我这时候实在是很想睡觉,没什么兴趣,于是全身戒备起来,问道:“那你们也真抬举我了,你们……找我们帮忙?难不成要我们去盗墓?”
我心里就更奇怪了,少爷问道:“我们还能帮上你们什么呀?我们行业不同呀!草药我们可不懂,收上会出人命的。到时候,羊癫疯吃成牛癫疯可就有趣了。”
老人断言龙脉的宝眼处必须沉有镇河的宝物,可能价值不菲。
那个老人就混入到当地的村落里去,等待时机,而他们两个年轻人就出去做自己的事情。
少爷在到处找我,说拖拉机来了,我们单色书回镇上吧,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呢。
我很困,看他们的样子,欲言又止并不像找我们来聊天的,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和他们多说,就问他们,半夜来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
我看着这两个自称是南爬子的人,心里觉得很怀疑,又问道:“那你们找我,是帮什么忙呢?我又帮不了你们。”
前段时间收到电报,说黄河水干了,他们就急着赶来了,正巧就和我们同车。
这种感觉非常强烈,但是那个老人一直想不起来,直到他们到了目的地,那老人才突然叫起来,东华山岸边一连串丘陵的山势,竟然和昆仑上的走向完全一样。
青铜镜是南爬子的标准装备,山西的南爬子里面,有一门手艺,非常特别,非常考胆量,就是说开棺材,特别是确定棺材里面是女尸的时候,必须背身面对棺材,反手入棺,不能直接看棺材里的尸体,你要看,必须通过一面青铜镜,如果你能看到棺材里的东西,那说明这古墓的主人魂魄已经飞走了,要是你看到镜子里是一片漆黑,那就是说这里后面有状况,这时候你就要叩拜起身,马上离开,不能回头,一回头你就完蛋了。
为了验证这个断言,几个人又坐船北上,途径这一段的时候,他们让船在附近转悠了很久,老人用梅花数测算宝穴的方位。
我当即就对那老头说:“你别开玩笑啊,老先生。”
“这事情说来话长,你记不记得你们今天找到的那个洞?”一个药商问。
我点点头,这么可能忘记得了,他道:“在半年前,我们坐船南下,经过黄河这一段的时候,我们一个老资格的老人就看到了黄河边上的那一条山脉,当时他看了一眼,觉得非常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少爷也准睡了,当下翻起来,奇怪道:“谁呀?”
其中一个药商就干笑起来,笑着就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块东西出来,给我看了看,我一看,那是一面青铜镜,顿时哎呀了一声。心说,不会吧。
老人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昆仑山是天下龙脉的发祥地,如果天然形成的和昆仑山一致的走向,这种几率几乎不用算,不可能发生,现在出现了这种局面,他断定这里在一段时间前,肯定给人修过,修成了昆仑上的样子。
但是这种假昆仑的龙脉,却不是用来葬人的,这种风水格局,只有一个用处,就是镇河,也就是说,这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少年前,有一个人动了搬山之力,将四周的山岭修成一条昆仑小龙,用来镇住这里的水,不让黄河泛滥。
老头子又把毛巾盖上,对我道:“别怕,我只是让他看看你。”说着递了一个东西给我,道:“我从他手里找到的,你看看,可能是从那洞里带出来的。”
但是南爬子非常谨慎,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两个人半夜三更来到我房间,表露身份,难道是想来投诚,以后想做古玩,洗手不盗墓了?
我当时看到几个药商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这两个人的气质很怪,其貌不扬,看上去都有点傻傻的,浑身一股土腥味,看皮肤又不像是农民,身上穿的很寒酸,出手又很大方。但是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会是南爬子。
这主要是因为南爬子相信活人的眼睛里有一种魔力,能让死人复活,这样的传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到现在南爬子还是遵循着,不敢违例半次。
其中一个药商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轻声的表示,道:“好见识。”
我们连续打了十几个眼子,确定了大概的方位,就决定等到黄河枯水的时候过来。
老头不理会我,他将单军脸上的毛巾拿掉,顿时一张极度诡异的狞笑的脸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眼珠子竟然是转向我的。我赶紧把头转过去。
我点点头,上了拖拉机,一路就连夜回到东华镇,在车上我就感觉到心力憔悴,想睡觉,但是一闭上眼睛就是单军的脸,实在是睡不着。
因为黄河的关系,几次测算都没有成功,直到最后一次,他们放下洛阳铲子,插进黄河的时候,才下去两米,就发现了淤泥里有东西。
一个药商就问我们今天发生的事的具体经过,少爷也是个管不住嘴巴的人,就和他简单说了一遍,听得几个人都皱眉头。
拔上来一看,发现是柳木的木屑,老人就说,水下有一座镇河墓。
他们一定是听老蔡说的,我想,老蔡这人绝对受不住秘密,以后要小心说话,别让他听见。
镇河墓是一种特殊的墓葬,各地发现的墓葬里埋的东西非常古怪,但是绝对不是人,有时候可能是一条大鱼,有时候是一块人形的铁块,朝代每个年代都有,最早的镇河墓发现在战国初期,这些墓是谁修建的,做什么用处,都无人知晓,非常的神秘。只要研究大风水的人就知道,墓里不会有金银财宝,但是可能有罕见的神器。
“什么意思?”我问到。
那药商忙摇头:“不能这么说,”他点起一支烟,“其实我们已经破了规矩了,我们本来打算打死都不会暴露身份,做事情也不会拉外人入伙,但是现在实在是没时间了,我们不得已才这么做。”
少爷打开门,把他们两个让进来,问道:“两位爷爷怎么说啊,半夜三更的学夜猫子,我们可折腾一天了,准备睡觉了。”
我感觉有点异样,这两个人可能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要做。
一个药商就笑道:“不知道,我们还没进去过呢,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南爬子有一句话,古墓里面,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死一个人,对于我们来说,不算稀奇。”
老头说,这东西是从单军手里发现的,这应该就是他从那个洞里带上来的东西,如果这样说的话——
其中一个南爬子就笑了,道:“我们都不会游泳。”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