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眼睛

第二十八章 眼睛

陈教授看出众人都些担心,便继续说道:“你们用不着紧张,古代统治者多是用这些神话来愚弄百姓,这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就想中原的那些皇帝,个个都说自己是真龙天子,授命于天,可实际上呢?是不过是一种愚民的手段而已。这女王从不露出面目,装神弄鬼,倒也并不奇怪。但这些古迹对研究古代历史文化,都有极高的价值,这座石塔的意义非常重大。”
我忽然想到我们在蒲墨王子的古墓中,听Shirley杨所说的那番话来,忍不住脱口道:“虚数空间。”
胖子又问道:“那这第五层为什么是空的?”
我看得乍舌不已,乖乖,这个东西一定价值连城,便是只看上一看,摸上一摸,也不枉出生入死进了一趟沙漠,真是个神器,若不亲眼得见,哪想得到世上有这等宝物。
置身精绝国古城之中,明知王城就在脚下,却找不到入口,端的是让人心急如焚,我们在塔上一条街一条街,一座破屋一座破屋的看,终于在城中发现了一所高出普通房屋的石头建筑,上面也是遮着一层黄沙,不仔细瞧,还真不容易发现。
我们都急于知道塔上有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顺便寻找古城地宫的入口,便扶着她一起前往黑塔的第五层。
传说曾经不止一次的有探险家到过这座古城,但是黄沙不断被风移动,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他们中也可能有人进入过地宫,不过完全无法证实,自然也瞧不出来,那些人是从哪里进入地宫的。
陈教授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在守护神之上,是一个无法形容的虚数空间,而女王又凌驾于其上,好象她完全控制着这个未知的空间,塔顶上还有一个眼睛形状的图腾,这说明女王的力量也来自于她的眼睛。”
胖子按捺不住,想把玉石眼球搬下来装进背包,拿知连使了几次力,那眼球就如在地板上生了根,纹丝不动。
我问陈教授:“这层是不是被破坏了?或者被盗了?”
我心想现在的第一要务是寻找王宫中的水源,这老头子怎么又考我,难道教授认为那女王的古墓就在王宫的下面不成,便仔细观看周遭的地理形势。
看来这是唯一的线索了,我们匆匆赶到近前,这建筑似乎是间神庙,也是由扎格拉玛黑石筑成,石门造成一张巨兽张着的大嘴,门口堆积了大量黄沙,我和胖子挖开一条通道,众人带上防毒面具,用冷烟火照明前进。
我们见黑塔中除了石像再无它物,便从塔上俯瞰全城,只见整座精绝城都和沙漠中的黄沙混为一色,古城废墟的轮廓,也是一个巨大眼睛的形状。
胖子大喜,从怀中摸出自己的玉佩,把旁人都推在一边,自己动手把玉佩插在玉石眼球的凹槽上:“这要是对得上,那这大眼球就是老子的了,谁抢跟谁急,别怪老子不客气了,他奶奶的,这真是个好东西,老胡,这回咱他妈真发了。”
我说你嘴里积点德,这都死了两千年的人了,你还看人家身条好坏,你看这城中的事物,与那些传说是何等相似,万一这女王真是个妖怪,保不准就从哪蹦出来咬你一口,咱都别瞎猜了,还是听听教授怎么说吧。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那女王究竟长的什么模样。
陈教授赞道:“果然高见,我想王宫和古墓确实都在城中地下,不过不是挤在一起,有可能是分为三层,地上这层是城堡,地下一层是王宫,最深处,便是精绝女王的陵寝,精绝国力强大,驱使着周边小国的十万奴隶,连那扎格拉玛山都能硬生生的开出一条山谷,这地下王宫和陵墓的工程虽大,却也做得出来。”
我在走上黑塔第五层的短暂过程中,想过各种可能,唯独没想到第五层空无一物,就连石像的底座也没有,只是墙壁上的密文,更加多了。
我想不出个所以然,便问他们:“这女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何连雕像也不以真面目示人?”
陈教授略一迟疑,说道:“这不好说,看看上边一层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名堂。”
我指着北面的扎格拉玛双山说道:“教授您看,那黑色山脉,多象是一条沙漠中的黑龙,只可以中间断开了,一条龙变做两条蛇,以我的愚见,这中间的山谷是人工开凿而成,山中开出来的石料,可能都被用做了城中黑塔和石人的原料。古时帝王,都是从一登基,便立即开始为自己百年之后准备陵墓,这座古城如果真有地下水脉,和这扎格拉玛遥相呼应,形成一静一动之势,想必那精绝女王也是位才智卓绝的奇人,知道黑龙不吉,便发动人力,把这条黑龙斩断钉住,让它永远守护着自己的陵墓,这座城就形成了一个绝佳的宝穴,如果女王的陵墓真在城中,那规模一定不小,所以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教授您说她的王宫在地下,我觉得古墓也在地下,那未免有些局促了。”
陈教授自从上了黑塔的第六层,就始终没开口说话,一直在将这些线索在脑中串联,这时思索的差不多了,听我们出言相询,便讲道:“先前我说过,这石塔很有可能是一种精神上的象征,有明显的等级特征,有高到低,便是由贵而贱。精绝国的国民主要由鬼洞族组成,这个民族早已灭绝,目前没有出土过他们中的任何一具遗骨,所以无法推断这个种族的起源与背景,咱们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发现就是这个种族以眼睛为图腾,这绝对是对古西域文明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有了这个依据,很多困扰学者门多年的迷题,都将迎刃而解。”
正要上行,叶亦心被塔楼上的晨风一吹,忽然清醒了过来,Shirley杨取出水壶喂她喝了些清水,她仍然十分虚弱,可比起昏迷不醒的时候,现在是让人放心多了,她的脱水症还是十分明显,不过暂时不用担心她的性命了,既然醒过来了,那么一两天之内用大量冷盐水治疗妥当,便无大碍了。
陈教授看罢,问我道:“胡老弟,你对风水的见解颇为高明,你看这城的风水如何?”
石殿十分宏大,有二八一十六根巨形石柱,只是门前被黄沙堵住,里面没有沙子。
这黑塔里的石像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迫不及待地沿塔中台阶上到顶层,这最高层的塔中矗立着一个黑色的王座,座上端坐着一个女子雕像,服饰华美,脸部刻成带着面纱的样子,看不到她的容貌,不过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石像与蒲墨王子古墓壁画上描绘的精绝女王完全一样,这四女王的全身石像。
胖子答道:“依我看就是故弄悬虚,什么西域第一美人,多半是个见不得人的丑八怪,否则至于这么藏着掖着怕人看吗,不过这身段还真说的过去,盘子不成,条子倒还顺溜。”
殿内最深处的地板上,供奉这一只玉制眼球,玉石中还有天然形成的红丝,蓝色的瞳孔,层次分明,几可乱真。
陈教授怕胖子力蛮,毁了这古代神物,连忙把他拉开,让他不可乱动,Shirley杨发现玉石眼球上有个凹槽,形状奇特,倒与胖子的玉佩十分相似,便对胖子说:“把你那块家传玉佩装在上面试试,这好象是个机关。”
听到此处,众人心中难免有些发毛,难道这世界上当真存在这么一种超出人类常识的空间?而那女王又能通过眼睛控制那个异界,她岂不真就是个妖怪,还好她已经死了。
Shirley杨把钱放在桌上:“钱是要付的,事先已经说好了,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在沙漠中没有水,就象活人被抽干了血,众人都是一筹莫展,坐在原地发呆。
我奇道:“你认识大金牙?”
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水补充足了,差不多可以维持十天,食品还有一些,在沙漠里水比吃的重要,实在没东西吃了还可以吃骆驼。
把沙窝里的水一点点过滤储备起来,就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然后才按计划动身出发,一路上免不了饥餐渴饮,少不了风吹日晒、晓宿夜行,终于在第十二天走到了塔里木河,随后继续西行,在第三天遇到了进沙漠打黄羊的油田工人,当时陈教授仅剩一口气了。
说话休繁,且说有一天胖子找了俩甜妞儿去跳舞,让我也一起去,我前些天整晚整晚的做噩梦,头很疼,就没跟他们一起去,独自躺在床上,忽然一阵敲门声,我答应一声从床上起来,心中暗骂,姥姥的,大概又有人来调查情况。
这处水洼可能是兹独暗河的支流,由于夜间沙漠的移动,使得这比较接近地面的河水渗出来一部分。
忽听安力满“嗷”的一声大叫:“胡大的使者。”只见离我们不远的沙坡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我以为是又渴又饿,眼睛花了,赶紧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
始终没怎么说话的Shirley杨插口说道:“不是,现在脱离了险境再回过头去仔细想想,尸香魔芋幻相的特点还是很明显的,它只能利用已经存在于咱们脑海中的记忆,却不能够造出咱们从没见过的东西,女王的棺椁,鬼洞,先知的墓室,预言,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黑蛇咱们先前也见到过,引诱咱们自相残杀的预言石画,第一层石匣上的是真实的,因为咱们看过了第一层的预言,所以尸香魔芋才能在第二层石匣上造出幻相。”
安力满见老板发了话,便用手在沙子上画了几下,这一片是咱们现在大致的位置,往南走是尼雅遗迹,距离很远,全是沙漠,咱们补充了足够的水也不一定能走到尼雅,向东是罗布泊,中间是沙漠另一边是无边的戈壁滩,向北是咱们来的方向,也就是西夜城的方向,但是咱们深入沙漠腹地,要走回去也不容易。
我连忙把手按到装钱的纸袋上:“且慢,这笔钱算是你借给我的……就按中国人民银行的利率计算利息。”
在水洼边生了堆火,烤了几个馕吃,我没把最后爬上山顶时,后背好象让鬼拉住的事告诉他们,这件事似真似幻,让他娘的尸香魔芋折腾的,我都分不清真假了,别说最后这件事,包括整个在精绝古城以及鬼洞中的经历,真实虚幻已经没有明显的界限了。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上次还说进沙漠的旅人见到白骆驼,便会一路平安吉祥,现在又说什么沙漠中的诅咒消失了,不过此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跟着白骆驼也许真能找到水。
我听到此处,就觉得心气儿不太顺,美国妞儿想让我投到她门下,以后跟她混,好逮俺老胡也是当过连长的,寄人篱下能有什么出息,更何况是求着女人,那往后岂不更是要处处顺着她,那样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于是打断了她的话:“好意,心领了,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摸金校尉这行当是不太好,但是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好事可以变坏事,坏事也可以变好事,这就叫辩证唯物主义。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做倒斗的,有些事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是有原则有立场的,被保护起来以及被发现了的古墓,我绝不碰,深山老林中有得是无人发现的大墓和遗迹,里面埋着数不尽的珍宝,这些东西只有懂风水秘术的人才能找到,倘若不去倒这些斗,它们可能就会一直沉睡在地下,永远也不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另外自然环境的变化侵蚀,也对那些无人发现的古墓构成了极大威胁,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从沙漠深处死里逃生一步步走出来的心情,不是生活在正常环境中的人,所能轻易理解的,从那以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家喝水,不管多大的杯,总是一口气喝得一滴不剩。
后来回到北京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见到Shirley杨,她也许是忙着找医生为陈教授治病,也许是在料理那些遇难者的后事,这次考古队又死了不少人,有关部门当然是要调查的,我怕被人查出来是摸金校尉,就尽量避重就轻,说的不尽不实,进入沙漠去考古,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系数,但是一下子死了四个人,一个老师三个学生,还疯了一个教授,在当时也算是一次重大事件了。
原来是我们先前到西夜城之前见到过的那峰白骆驼,它正悠闲的在沙丘上散步,慢慢朝西方走去。
我原本都不指望了,现在一听她说要给钱,实是意外之喜,表面上还得假装客气:“要回国了?陈老爷子病好些了吗?我正想去瞧瞧他。您看您还提钱的事,这多不合适,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净给您添乱来着,你们美国人也不富裕啊,真是的,是给现金吗?”
Shirley杨见我振振有词,无奈的说:“好了,我一番好意劝你回头是岸,想不到你还挺有理,倒斗倒得理直气壮,天下恐怕再没第二个你这么能狡辩的人了,你既然如此有骨气,我倒真不免对你刮目相看,刚才的话算我没说,这笔钱想必你是不肯要了……”
Shirley杨说:“你我家中的长辈,算得上是同行了,当初我外公金盆洗手,不再做倒斗的营生,是因为摸金校尉这一行极损阴德,命再硬的人也难免会出意外,我希望你今后也就此停手,不要再做倒斗的事了,将来有机会你们可以来美国,我安排你们……”
安力满却说这就是诅咒消失最好的证明,在以前,这片沙漠根本没有露在地表的水,这个水洼子绝对是胡大的神迹。
水洼四周长着一些沙枏,水不算清澈,可能含有少量矿物质,动物可以直接喝,但是人不直接能饮用。
我和胖子谈论起来在扎格拉玛山的遭遇,简直就象是一场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噩梦,胖子说:“这狗尾巴花真他妈厉害,说不定咱们根本就没进过精绝古城,这一切都是那鬼花造出的幻相。”
安力满老汉激动无比,话都说不利索了,白骆驼出现在受诅咒的黑沙漠,这说明古老的诅咒已经消失了,胡大又收回了这片沙漠,跟着胡大的使者,一定可以找到水。
开门一看,却原来是多日不见的Shirley杨,我赶紧把她请进屋里,问她怎么找来这的,Shirley杨说是大金牙给的地址。
骆驼都迫不及待的去喝水,Shirley杨找了些消毒片,先把水装进过滤器中过滤,再加入消毒片,这才分给众人饮用。
Shirley杨说:“这就要劳烦安力满老爷爷了,他是沙漠中的活地图,咱们不防先听听他的意见。”
Shirley杨说:“就算是认识吧,不是很熟,以前我父亲很喜欢收藏古董,和他做过一些生意,陈教授和他也是熟人,今天来找你是为了把你和胖子的钱给你们,过两天我准备接陈教授出国治病,这期间我还要查一些事,咱们暂时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我心想不好,这妮子怕是要报复我吧,也许又要老掏我的老底,心中寻思对策,顺口敷衍:“您能有什么事求我?看来有钱人也有烦恼啊,总不会是想让我帮着你花钱吧?”
当下赶紧把群驼整队,跟在白骆驼的后边,那峰高大的白骆驼,在烈日下走得不紧不慢,直走了三四个小时,转过一道长长的沙梁,果然出现了一处极小的水洼。
我对Shirley杨说:“真实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敢肯定,所以一直都没说出来,咱们现在是不是商量一下怎么走出沙漠?”
现在看来向东南北,三个方向,都不好走,唯一剩下西面,一直向西是塔里木河,那是一条沙漠中最大的内陆河,从咱们现在的位置出发,走得快的话,大约用十天就可以到塔里木河、叶尔羌河、和田河的三河交汇处。到了那里就好办了,再补充一次清水,继续向西再走上六七天,就离阿克苏不远了,那附近有部队,还有油田,可以请求他们的帮助。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