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神木

第三十四章 神木

胖子用探照灯照到一处,大呼小叫地让我们快看,只见探照灯光柱停在大地洞洞口的中间,那里有一处悬在半空的石梁,那道石梁又细又长,从山崖上探出,刚好延伸悬挂到地洞上方的位置。
这是一种总重量达八公斤的手提式探照灯,采用超高压球型氙灯,纯铂镍反光镜,照射范围在无介质干扰空间可达2。5公里,这东西耗电量很大,不能长时间使用,所以我们一直没舍得用,现在该它登场了。
我们只得又回去把教授扶起来,他这一下崴得不轻,再也无法行走,只能坐在地上说话:“千万不可轻易过去破坏了那些东西,你们难道没看见棺木上那朵奇花吗?”
陈教授刚从绳梯上爬下来,累得气喘吁吁,对我说:“让他们看看吧,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长长见识也是好的,不管那女王曾经有多厉害,现在她已经死去两千年了,她统治的国家,也在她死后被奴隶们攻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咱们大家只要牢牢记住考古工作者的原则就行了,千万不要损坏这里的任何物品。”
我三下两下装好了强光探照灯,让大伙都站到探照灯后边,打开开关,一道凝固般的光柱照了出去,四下里一扫,就周围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我说:“别找借口了,我看你就是主观上见财起意,别在这站着,赶紧往前走。”说完我转头看了看Shirley杨,她正和楚健忙着搀扶从绳梯上爬下来的教授,没有注意到胖子的举动。
这时叶亦心也在萨帝鹏的协助下,顺着绳梯下来,众人摸索着向前走,四周全是漆黑的山岩,看这样子难道是到了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之中了?
陈教授说:“哎,胡老弟你也是当过兵的人,怎么还信鬼神之说,我看这个大洞一定是大自然的造化,正所谓鬼斧神工啊,两千年前的古人一定把它当做神迹了。”
众人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便要动身过去仔细观看,陈教授想拦住众人,他似乎有要紧的话说,结果情急之下,脚底踩到一块碎石,扭伤了脚脖子。
Shirley杨看了看远处石梁上的奇花,又问教授:“既然是如此神奇的花卉,您为何又说它很危险呢?”
用强光探照灯照下去,这台阶在洞壁上转了数匝,便就此断绝,看来人工已至极限,最深也只能下到那里,再用探照灯往下照,则深不见底,洞下呼呼的冒着阴风,一股巨大而且黑暗的压迫感,使人不敢再往下看,如果再看下去,说不定心神一乱,就会身不由己的跳下去。
我一生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遇到现在这么神奇诡异的棺木和恶鬼之花,便对陈教授说:“这可奇了,在这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中,也没有光和作用,还能生长植物,这些神秘的东西同那女王的身份果真十分吻合,都是些不符合自然界法则的怪物。”
和神殿通道中壁画所绘完全一样,直径在一千米左右,绝不是人工能挖出来的,环绕着这处深不可测的地洞,被人修筑了一条螺旋向下的台阶。
Shirley杨说:“这一定就是精绝国的圣地,鬼洞族这个名称,可能就从此而来,鬼洞……鬼洞……下面连着哪里呢?”
胖子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真他妈怪了,刚刚我这支手不停使唤了,我心里说别动别动,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赶紧把胖子拉住,小声对他说:“你他娘的说话怎么跟放屁似的,不是说好了不动这里的东西吗。”
这处大山洞的空间太大,无法看清楚周围的地形地貌,这种场合下,我们一直没舍得用的强力照明装备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圆木树干上捆了十几道大铁链,连接着石梁,把巨木固定在地上。更奇特的是这段木头上生长着一朵绿色的巨大的花草,那花的大小如同一个大水桶,口小肚粗,花瓣卷在一起,通体翠绿,四周各有一大片血红色的叶子,在木头上生了根,它的枝蔓同大铁链一起紧紧的包住那段木头。
Shirley杨的声音也有点发颤:“不会错,这就是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椁,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想不到这精绝女王好生了得,恐怕历史上再没有人比她的棺椁更贵重了。”
我把探照灯组装起来,胖子把腰带电池卸下来装进灯后的电池仓,深度近视眼萨帝鹏好奇的去看灯口,Shirley杨把他拉开:“小心点,这灯光线太强,一百米之内,能导致人眼暴盲,别在前面看。”
最关键的是石梁的尽头,摆放着一段巨大的木头,这木头直径有两米多,象是一段大树的树身,被直接截下来这一截,没有经过任何加工,树干上的枝叉还在,甚至还长着不少绿叶。
陈教授说:“我适才所说,只是它的一部分特性,传说尸香魔芋中付有恶鬼,它一旦长成之后,活人就不可以再接近了。难得有昆仑神木制成的棺椁,上古魔花尸香魔芋才能生长在这里。”
我大吃一惊:“这木头……是昆仑神树啊,曾听我祖父说过棺木的材料,最好的便是荫陈木的树窨,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极少有人见过,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树,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它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了,却始终保持着原貌,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难道那精绝女王的尸体,就在这昆仑神木中。”
陈教授揉着受伤的脚踝说:“没错,确实象,你可知这花的学名叫做什么?叫做尸香魔芋,是极珍惜的植物,世上恐怕仅剩下这一株了,而且这种植物十分危险。”
我见了这么大的一个洞穴,心里也冒出一丝寒意:“鬼洞说不定是连着地狱,他娘的,看着真让人眼晕啊。”
我问楚健:“你小子怎么也下来了,不是让你在平台上照看叶亦心吗?”
楚健说:“大哥,我想看看这下边的古墓,就看一眼我就回去。”
胖子说道:“陈老爷子你说那是朵花吗?长得这么怪,我还以为是个超大的芋头,这棺上怎么会长植物?莫非把那女王当种子埋进神木,她就发芽开花了不成?”
陈教授说:“我当年研究古西域文明,曾经在一些残存的古壁画和史料中看到过,尸香魔芋本生长于后月田国,曾经过丝绸之路流入中土,只因水土环境不适,就此绝迹,这尸香魔芋可以生长在古墓中,据说能保持尸体不腐不烂,还能让尸体散发芳香,极是珍贵。古西域文明具有强烈的神秘色彩,宗教繁杂,神话传说和史实混为一体,非常不好区分,我本以为这是上古传说,不足为信。”
“尸香魔芋”我们闻听此言,心里打了个突,包括Shirley杨在内,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花异卉,这名头倒是不俗,就请陈教授解说详情。
这确实是扎格拉玛山的底部,头顶和四周都是黑色的山石,堆满陪葬珠宝的地方是一处断崖,断涯上除了这些殉葬品之外,还有无数高大的巨瞳石人像,断崖下是个圆形大洞。
不仅是他,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精绝女王的棺椁,传说得神乎其神,虽然可能有危险,但是到了这里,谁都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特别是这些专门做考古的人。
我正要跟教授说这世界上有些事,不能以绝对唯物主义论看待,至少我曾经有过一些无法用科学理论解释的遭遇。还没等我说出来,就被胖子打断了。
精绝女王一生有这么多的传说,权倾西域,到头来还不免一死,可见世事如棋局局新,从来兴废由天定,任她多大本领,也难以逃脱大自然的规律。
我一想也是,反正那女王死了,就算她有什么妖法也施展不得了,以前那些在这古墓中遇到危险的人,大概都是被这些珍宝迷了心智,所以永远都走不出去了,看来这些陪葬品就是最大的陷阱,只有尽量不去看,才能克制住自己贪欲。
胖子说:“这连我这水平的都能猜出来,我敢打赌,上面肯定是女王的雕像。”说着抢先上了第四层。
我见他说的郑重,便把心放下了,宗教信仰牢固的人有个优点,怕死后受罪,所以不敢做太对不起天理良心的事。
传说这座城曾经毁于战火,联军攻进了王宫,就在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黑沙暴把精绝国连同城中的居民军队,无差别的一起埋在了黄沙深处。直到十九世纪,沙漠的移动才使它重见天日。
我想问他没想到什么,陈教授却一矮身,钻进了塔门,他似乎是急于想去证实什么,我们连忙在后边跟上。
然而这附近除了那座倾斜的黑塔,却并没有其它的大型建筑,别说王宫了,连间象样的民房都不存在,一道道尽是风化了的土墙。
我紧跟在后,上去一看,却出乎意料之外,这层中的石像,蛇身人头,长有粗壮的四肢,后肢是兽形,前肢呈人形,手持利剑盾牌,头是个男性的面孔,面目狰狞,瞪着双眼,好象是内地寺庙中的怒目金钢,石像后脑也有个黑球,与扎格拉玛山中的怪蛇一样。
陈教授说:“我推测这黑塔是用来显示鬼洞族地位的,每层的石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级,第一层是牲畜,如果没猜错,地下应该还有一层,摆放着地狱中的饿鬼。第二层是普通人,包括西域的所有胡人,他们的地位仅高于牛羊,相当于奴隶。第三层就是这巨瞳的人像,刚才我看了,塔顶的石球,是个眼睛的造型,巨瞳石人和眼睛造型的图腾,代表着这个民族对眼睛的崇拜,咱们快上去瞧瞧,在精绝国地位更高的是什么。”
胖子抱怨道:“这他妈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想象不出以前还有人居住,下回别说给两万美子了,金山银山堆到我眼钱,老子也不进沙漠了,这世界上的死法,最难受的肯定就是活活渴死。”
只有若干残破不堪,上面朱漆早已剥落的巨大木柱,房梁,还能窥得几分昔日城中豪华的气象。
我们想进城门口的几间破屋里瞧瞧,却发现破房子虽然大半露在沙漠外边,而屋中的黄沙却是堆到房顶。
不过我因为太大意,吃过不少次亏了,这时必须多长个心眼儿,于是我一把拉住安力满老汉的手问道:“老爷子,胡大怎么惩罚说谎和背信弃义的人?”
塔中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奇特的鬼洞文,每一层都有一个黑色石像,第一层是一头石羊,那倒并无特别之处。
在部队里有一句名言:是兵不是兵,身上四十斤。就是说军队里的军官和士兵,行军的时候,身上最少是四十斤的装备,还有些人要携带机枪、火焰喷射器或者反坦克装备之类的步兵重武器,那就更沉了。
陈教授戴上老花镜,仰起头来看了半天,又用望远镜看,边看边自言自语:“对呀,以前我怎么就没想到。”
安力满道:“这个嘛,会让他家的钱嘛变成沙子,连他的盐巴嘛,也一起边成沙子的嘛,最后活活饿死的嘛,向死在黑沙漠里一个样的嘛,死后也要下到热沙地狱,遭受一千八百种折磨的嘛。”
安力满宗教意识很强,没有胡大庇护的场所,就是宰了他,他也不会去的,我们无奈,只好重新安排了一下,让他在山口扎下营地,看管骆驼和资重。
又转念一想,安力满应该不会独自逃跑,毕竟一路走到现在,何况他做向导的那份工钱还没拿到手,那不是小数目,足够他后半生衣食无忧。
一提到死,我就想起了郝爱国,被那怪蛇咬死,虽然死得快,却不知临死时有多痛苦,那蛇的模样也怪,头上有个黑色肉瘤,里面全是黑水,砍成两段还能飞起伤人,这种蛇连Shirley杨也没见过,不知这城中有没有。
这功夫陈教授等人也陆续上来,见了这怪异造型的石像,啧啧称奇:“这似乎是王国的守护神啊,头上也有个眼睛形状的黑球,看来鬼洞人真的相信眼睛是一切力量的来源,守护神的地位还在女王之下,看来精绝女王确实被神化了,走,咱们再去第五层看看是不是那女王的雕像。”
陈教授danseshu.com一拍自己的脑袋:“哎,老糊涂了,救小叶要紧,咱们快去王宫,这沙漠中的王国,都是修在地下河接近地面的地方,有的地宫里就有河流经过,王宫一般都在城市的正中。”
从山口到古城距离很近,一顿饭的功夫就到了城门前,那城门早就坍塌得不成样子,城前的壕沟内也被黄沙填平了,我们从城墙残破处进入城内,四周的废墟中一片死寂。
我们七个人在废墟中觅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绕道而行,走了很久才来到古城的中部,这里的街道相当宽阔,虽然黄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脉络仍然可以瞧得出来。
萨帝鹏问道:“教授,那这塔是用来做什么的?怎么每一层都有个雕像?”
陈教授在黑塔的第三层停下脚步对我们说:“看来我推测的没错,各地出土的那些巨瞳石人像的源头,就是精绝国,材料就是那扎格拉玛的黑色石头。”
我只得提醒他们,叶亦心这小姑娘还病着呢,救人是最要紧的事,看来这城中居民区都被黄沙填满了,连口水井都找不到,咱们不如到王宫里看看,那里说不定有水源。
那塔下的基座和多半个拱形石门都被埋在沙中,这黑塔全是用扎格拉玛山的大石头雕成,共有六层之高,稍微有些倾斜,依然十分坚固。除了建筑材料十分罕见,塔顶的最高处有一个黑色橄榄形石球。
众人在废墟中寻着方向,前往古城的中部,胖子对我说:“老胡,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吃什么吗?我最想吃哈蜜瓜和马奶子葡萄,有块西瓜也行啊,唉……不说了,越说越渴,嗓子都他妈冒烟儿了,找到地下河我得先跳下去洗个澡。”
我本想让胖子也留下来盯着他,万一这老头临阵脱逃,把我们晾在这……,他跑了不要紧,没有骆驼,我们就要一路开着11号回去,这11号能在沙漠中开多远,实在难说。
第二层,是个石人象,于常人大小一般,高鼻深目,半跪在塔中。第三层竟然是我们躲避沙暴时,在无名小城中所见到的“巨瞳石人像”。
这和我先前想象的差距可太大了,不由得大失所望,城中的街道和房屋不是坍塌,就是破败,在远处看觉得还行,颇有些规模气势,到跟前进里面一看,什么都没有,全是沙子和烂木头,碎石头,哪有什么金银财宝。
这下进入古城的只有七个人了,其中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叶亦心,由楚健背着她,剩下五个人要携带一些器材和武器,再加上食物和水壶,每个人身上的负重都不小。
谁知安力满老汉却忽然变了卦,把头摇得跟卜楞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进精绝古城的遗迹,他说在沙漠里死了同伴,是不祥的征兆,更何况郝爱国是被魔鬼的使者毒蛇咬死的,出现头上长着黑色肉瘤的毒蛇,说明胡大把这片沙漠遗弃给魔鬼的传说,是真实的。
在现场看来,基本上和那传说吻合,只是并没有见到干尸,想必都埋在沙子里了。
我对胖子说道:“这精绝女王生前的生活很奢侈,肯定经常享用冰凉的地下河水中,浸泡出来的冰镇西瓜,不过那西瓜就算保存到现在,多半变成西瓜石了,葡萄可能也变葡萄干了。”
我在野战军混了十年,背上大量装备,我倒不觉得什么,陈教授他们可吃不消了,最后不得不尽量轻装,进入了我们的最后目的地“精绝古城”。
陈教授说这里的王宫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们到黑塔上,从高处观看,看能不能发现地宫的入口。
我瞧得索然无味,然而陈教授他们,却好象对古城中的所有事物都感兴趣,就连一堵破墙都能看半天。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