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女尸

1、女尸

任飞觉得林凡今天特别怪,从他们一到这里,林凡看到地上的女尸起,就开始变得很怪。这一次请林凡来是任飞向局里申请并得到局里领导同意的。在最近不到两周的时间里,连这次的凶杀案在内,一共发生了三起室内凶杀案。三个女人,同样的死因,同样的死状,同样三个人的背部都被画上了奇怪的图案,还有那奇怪的数字……任飞是市刑警队大队长,市里出了这样的事,当然是由任飞来负责侦破。连续发生离奇的命案,任飞的压力很大。他不知道在没抓到凶手之前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会被害,但他要做的便是想尽办法尽快抓到凶手。这个凶手不仅仅是在杀人,还是在故意向警方挑衅。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凶手在玩猫捉老鼠的把戏,只是这出戏里到底谁是猫谁是老鼠,不到最后谁也不能确定。
林凡并没有回答任飞的问题。他觉得纳闷:除了这具女尸外整个屋子都显得那么井井有条,甚至于整洁得有些不合常理。而这张照片算是这屋子里除女尸之外最不寻常的地方,难道是这里的女主人死前曾无意之中把它放倒了?林凡的眼睛开始向下探去……
林凡走到门后,出神地想着,接着他走进来,在床边又出神地站了一会儿,接着又走进了浴室里。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出来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瞬间,任飞似乎理解了林凡的举动,马上对身后的警员说:“上去看看。”警员马上开始找东西垫脚。由于没有梯子,房间又不是很大,唯一能够够到吊灯的只有床边的矮柜。警员正准备搬的时候,林凡一步跨了过去,“先等等!”他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个矮柜,向任飞招了招手。林凡指着地板说:“你看。”
无论是以任飞的身份还是从心理上来说,这一次他不能输,也不可以输。可是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林凡,对于请林凡来帮忙,任飞并没有觉得丢脸,他只想尽快把案件侦破,抓住凶手,这才是最重要的。再说林凡是他的好朋友,他知道林凡的本事,有林凡的帮忙,他更有信心。作为一个私家侦探,林凡接手过一些错综复杂的案子,在一些重案要案上林凡也给了任飞很多帮助。对于林凡的帮助,队里的人也都是知道的,任飞也和局里的领导提起过。再加上林凡很有人缘,渐渐地成了警队里的熟客。因此这一次任飞提出要林凡这个局外人来参与办案,并没有惹来大家的非议,也很快得到了局里领导的默许。因为,此时谁都看得出来,这一系列的凶杀案并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
“等等!”林凡突然一声大喊,大家都向他这边看过来。林凡迅速把照片放回相框里,又把这相框放回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问任飞,“这照片原来是不是应该这样放?”任飞愣愣地点了点头:“应该是吧。”他不知道林凡这样问的目的。林凡却没有理会任飞,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眼前的这一切本应算作是美好的情景。房间装饰得很典雅,可以看得出这里的主人是一个很有生活品味的人。夕阳下的屋子里虽然显得有些阴郁,但也能给人一种淡淡的舒雅的感觉,累了一天,这个时候躺在床上,感受着这一份安静与自在,应该是很不错的。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屋子里现在却躺着一具僵硬的女尸。
离开现场的时候,林凡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问任飞:“报案的人是谁?”
任飞看着林凡频繁地走动,却没有打扰他。任飞只知道林凡现在一定在想着什么,也许他的脑子里正放着电影,把那恐怖的片断连接起来。
屋里昏黄一片。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使整个房间显得有些阴郁。林凡蹲下看着地上的女尸,眼神有些怪异。任飞看了看女尸,又看了看林凡,看得出林凡现在似乎有些发呆,可任飞并没有打断林凡,他知道林凡不是在这种时候胡思乱想的人,就算是平常人看到这样诡异的场景脑子也不可能会溜号的,更何况这是林凡。
卧室地面铺的是木地板。在柜脚处的地板上,明显有一些淡淡的划痕。任飞蹲下来,轻轻用手摸了摸,看着林凡说:“这柜子被人搬动过。”林凡点了点头,“依我看,这痕迹还蛮新的,应该刚搬动了不久。”
相框和照片都没有什么异样,除了相框被放倒了之外。任飞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便把照片递给林凡。可这个时候林凡却好像又发起了呆。任飞推了推林凡,“你小子没事吧?”林凡笑了笑,接过了照片。照片里的人正是死者,照片里的她笑得异常可爱和美丽。林凡随手把照片翻过来……
“这里是八楼,我刚才看了一下窗户和窗下的情况,凶手应该不可能从窗户爬进来,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注意到电梯口有摄像头,你最好派人查查这里的监控录像,应该会有所发现。”林凡说。
林凡拿着纸,皱了皱眉头,他把纸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忙把纸放在了柜子上。任飞疑惑地问:“怎么了?”
女尸的头发一点也不零乱,而且还梳着古典的发髻。她的双手被压在了胸前。让人发毛的却是女尸的背部,她的背部被人画了一幅画,看上去是几片云和一条小河。这画被昏黄的光线映照着,显得那么诡异而又神秘。
“你闻闻。”任飞没敢伸手去拿那张纸,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凡,“怎么,上面有毒?”说着他蹲下身子,凑到纸片前闻了闻,一股大蒜味扑面而来。任飞转过头看着林凡,“你觉得这是什么味道?”
“八楼。怎么,有什么问题?”任飞问。
这具女尸的姿势有点怪。她跪趴在卧室的地板上,脸侧着。在昏黄的光线照射下,她的皮肤泛着奇妙的光泽,她的身体显得那么年轻美丽……如果不是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死去,或许会给人带来一种原始的冲动。
搜查完了卧室,林凡和任飞又来到了旁边的浴室。
此刻,林凡的脸在昏黄的光线照射下,显得有些诡异。
“是白磷。”林凡说。如果刚才要是开了灯,这张纸就被烧掉了。任飞忙叫技术人员保存好这张纸,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物证。
不合常理的是,女尸的头发一点也不零乱,而且还梳着古典的发髻。她的双手被压在了胸前。让人发毛的却是女尸的背部,她的背部被人画了一幅画,看上去是几片云和一条小河。这画被昏黄的光线映照着,显得那么诡异而又神秘。如果面前不是一具死尸,而是一个活人,也许这人和画可以用美丽、典雅来形容。而此刻暗淡的光、动人的肤色、幻美的图案,却给人一种压抑而又冰冷的感觉。整个案发现场有四五个警察,可是却没有人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除了林凡和任飞,其他的人尽量不让眼神和这女尸相交,整个气氛诡异而又让人觉得压抑。
浴室里很干净,连马桶都干净得像白纸一样。林凡对任飞说:“你觉得这里是不是少了点什么?”任飞点点头,“没有毛巾。”这一点与上两个案发现场一样,浴室里没有留下一条毛巾。经过现场分析,估计是凶手用死者的毛巾清理了案发现场的痕迹后,带走了。
“你在看什么?发现了什么吗?”任飞看着林凡的样子,有些憋不住了。
这个吊灯没有什么异常。椭圆形淡黄色的外壳就挂在卧室天花板的正中间。大家都顺着林凡的视线看向吊灯,都不明白这吊灯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林凡不让开灯。
“哦……这里是几楼?”
尸体被法医搬走的时候,林凡看了看死者的手腕,上面有两道深深的割痕。看样子这个死者和前两个死者一样,都是被凶手割断动脉血尽而亡的。
任飞其实早已经看到了这张照片,只是没有太留意,因为他的目光都被这具女尸吸引了。本来这只是一张很普通的生活照,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张照片被人放倒了。任飞叫负责拍照的同事把照片翻拍下来,便拿起相框取出了照片。
林凡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去触碰那女人的尸体。他的眼神很空洞,就像没有了灵魂的躯壳。林凡蹲下看了一会儿后便站了起来,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这是一间单身公寓,只有一室一厅。卧室比较小,摆了一张床后就没有空余的地方。屋子里的摆设很整齐,没有一点的零乱。床上的被单一点褶皱都没有。女尸的位置是在卧室的床边,跪趴在那里。林凡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眼睛里闪着一种不知名的光,他似乎对什么都那么感兴趣,又好像对什么都没有理睬。床边的小柜上放着www.99lib.net一个相框,里面镶着一个女人的照片。林凡指着照片对任飞说:“你看!”
林凡走到窗前,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去大半个了,站在这里往外看,这个城市在夕阳之下显得和谐而又温馨。而林凡却没有心情去看这窗外的风景,因为夕阳落下就是无尽的黑夜,那正是他所担心的,一切不安分的生灵都会在黑夜蠢蠢欲动起来。
林凡也没再说什么,让人把柜子抬到了吊灯下面。林凡站到柜子上面往吊灯里看了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镊子,从吊灯上面取下来一张纸。
光线越来越暗,这个时候有人建议把灯开一下,任飞找到了开关,准备开灯。
“有人打电话到警局报的案,具体是谁现在还没有查清楚。”
任飞和同事忙凑过来看。这是一张泛黄的信纸,上面写着一排鲜红的数字“1112”。鲜红数字又再一次出现了。只是这一次和上两次不同,在上两次的案发现场,血红的数字是被写在了墙上,而这一次则是藏在了吊灯里。上两次凶手所留的数字要多一些,而这一次却只有四个数字——1112。
任飞立即派人去找管理处的人取监控录像带,而且交代一定要仔细地看,特别是这两天的监控录像更要注意。
任飞忙走过来,发现林凡正蹲在一根水管面前仔细察看着。
林凡他们下车后并没有直接往小区里走,而是绕着小区转了一圈。通过观察,这个小区一共有九幢房子,并不是封闭式管理的。有四五个出口,有些出口没有设保安。林凡问任飞这些没有人守的小区出口,晚上什么时候关门。任飞告诉他由于这里人员复杂,要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保安才会来关闭。这里的保安人手不足,因此在小区内巡逻的次数也有限。
修锁老板一听,汗都下来了,“我,我……”
修锁老板不明白林凡怎么突然从锁的事说到这个上面来。可是他又不得不回答,“呵,人不错,说话细声细气的,不像外面传的那样。”
不一会儿,章南就把楼下修锁店的老板带来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个箱子。看他的样子他有些紧张,毕竟有警察来找,再加上前些天发生的事,不做贼也会心虚的。
任飞站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周围是有一些比这幢楼还高的房子,但晚上要是坐在这里,有水箱和这小房子挡住,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人。
从秦丽家出来,他们又前往第二个案发现场。
吴天宝说:“没有,都睡了。”
章南说:“有,楼下旁边就有一家。”
任飞说;“为什么?”
修锁老板想走,可是哪里敢动。他回头看看任飞他们,任飞对他点点头,示意让他走,修锁老板才提着箱子下了楼。
林凡笑了笑说:“不要怕,就算你会撬,我们也不会说什么,你只要说有没有可能。”
林凡走到窗户前看了看,又走到门口蹲下来看了看门锁。身后的吴天宝说:“锁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不知道凶手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凶手是从窗子爬进来的?”
修锁老板赶紧说:“有可能,上次我就和秦丽说来着,可能是被人撬了,劝她换锁,可是她不听,说没关系。”
林凡问:“师傅,这家人有没有找过你修锁?”
修锁老板走过来,试了试门:“应该是,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你也知道,这锁是旧锁。”
从楼上下来,任飞说:“看来凶手很可能是撬锁进来的。”
林凡问:“这附近只有你一家修锁的,还有没有别家?”
朱义向林凡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在李文娟受害前后,这个楼道里有不少人上下楼,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是可疑的事。他对这整幢房子的住户也都调查过,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幢房子周围的一些出租屋也都被仔细调查过,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似乎这个凶手是透明的,没有人看到他来,也没有人看到他离开。
出了李文娟的房间上一层楼梯左转就是一扇铁门,铁门外就是天台。天台上有一个大的水箱,旁边还有一个小房子,里面堆放着杂物,林凡走进小房子里察看了一会儿后,他又在天台上转悠,似乎这里比案发现场还要有看头。
林凡问:“你和这家的女主人秦丽很熟?”
修锁老板不时地瞟着任飞说:“有,还有两三家,不过这一头就我一家,其他的在小区的那一头。”说着他指了指方向。
林凡又问:“案发当晚有没有邻居听到敲门声或其他声音?”
楼道里同一层就有四套房间,李文娟住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朱义告诉他们,李文娟的母亲来过,把李文娟和她儿子的一些东西拿走了,李文娟的儿子现在住在他外婆家里。
由于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除了秦丽住的房间,其他地方都没有画警戒线,住户可以像平时一样自由出入。邻居们只是知道秦丽自杀了,大家都比较接受这个理由,不过还是有很多的猜测。
林凡问:“晚上十二点以后,小区里仍会有很多人在外面活动吗?”
吴天宝说:“案发当晚,这附近没有人,商店都关门了。平时这里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人就很少了。”
林凡皱了皱眉说:“史芳婷住的房间不可能被撬锁。”
林凡问:“可不可能被人撬过?把锁弄坏了?”
林凡说:“这个凶手总不可能会飞吧。”
林凡没再说什么,他拍了拍修锁老板的肩膀,从他的箱子里拿出一样东西,走出门外,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可还没过几秒钟,门又开了,林凡拿着那把工具又出现在大家面前。
林凡笑着问:“像这样的锁好好的怎么会坏呢?”
林凡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他并没有往窗户那里去看,只是看了看门锁,看完他和任飞上了顶楼。
任飞告诉林凡,这里都经过了仔细的搜查,但家具的大体位置没有变。林凡听了点了点头,卧室墙上的血字已经被擦掉了。
水管是从水箱通到楼下的,日晒雨淋,水管已经锈迹斑斑,可是有一块地方却显得很干净。林凡皱了皱眉,走进旁边的小房子里,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出来,毛巾上面全是橘黄色的铁锈,看样子,是有人用毛巾把水管上的铁锈擦干净,方便坐下来。
林凡回头问:“这附近有没有修锁的?”
从李文娟楼上下来,林凡他们开车回警局。其实林凡这次来看现场,只是想多一些对凶手的了解。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那块石头的暗示含义。
林凡问任飞:“你说李文娟那天为什么突然要把儿子送到她母亲那里去呢?”
来到李文娟住的楼下,他们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房子挨得都很近,也就是两三米的楼间距离。来到五楼,警员朱义正在等着他们。
来到秦丽所住的楼下,林凡他们又转了一圈,发现就在这幢房子的旁边就有一个小的出口,铁门还开着,不时地有人进出。秦丽所住的楼下也有一个五金店,店里正在加工铝合金门窗之类的东西,发出刺耳的声音。案发现场是在四楼,林凡他们上去的时候,已经有警员在等着他们,一个是章南,另一个是吴天宝。
修锁老板看得眼睛都直了。
修锁老板呆呆地点了点头,一头的汗。
林凡说:“你先回去吧,谢谢你的协助。”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房间里的摆设和一般家庭里的差不多。客厅的小茶几上摆着一盆水仙花,也许是因为很多天没有人照顾,已经有些枯了,但整个房间还是有着淡淡的清香。
林凡回身拉了拉门锁问:“你看这门是不是像和你上次说的那样?”
李文娟住的地方比秦丽住的小区差多了。虽然路上能看到治安员,但像这种城中村所住的人员更是复杂。
等到了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林凡忙问:“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
任飞觉得自己刚才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其实他不知道,有了林凡,他已经有些习惯问问题了,因为这样能很快得到答案。
林凡在水箱边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突然蹲了下来,向任飞他们招了招手。
林凡问:“那你怎么不帮她换把锁,换锁总比修锁轻松也划算。”
林凡点了点头。
修锁老板不说话了,他看了看林凡,又看了看其他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里有人死了,那人是秦丽而且和他很熟。虽然外面说她是自杀死的,可是他不相信,再加上外面的一些传闻,他不由得有些怕了。
虽然林凡笑了,可是修锁老板心里却更紧张了。他宁愿这个时候林凡像原来那样板着脸问他。修锁老板有点心虚地说:“用久了的锁都这样。”
任飞说:“你是说,凶手有可能是躲在这里,等被害人回家后,再下楼杀人的?就算是这样,他总要上楼呀,不可能飞上来吧。”
任飞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惯偷啊!”说着大家都笑了。
林凡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修锁老板说:“我也不太记得了,反正那次秦丽来找我说锁坏了,门不好关。我就来了,帮她调了下锁就走了。”
林凡站起来把门轻轻一关,没关住,再用点劲还是没关住,他使劲一关,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林凡又打开门,拉着门栓把门轻轻地关上,再把门栓松开,他拉了拉门,门锁上了。
两个人在车上没聊一会儿就到了。林凡下了车,看到“阳光小区”四个大字。林凡知道这是第一位受害者住的小区。
这话一出,林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可刚才你不是说用久了锁都会坏吗?”
林凡说:“你们看,要是我晚上坐在这里,有没有人会发现我呢?”
走进小区里,人来人往,到处可以看见某某公司的广告招牌。各幢房子的一楼大多是小卖部,也有一些五金店。林凡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小区仍然很热闹。
林凡把工具扔进箱子里说:“锁有没有可能是这样被弄坏的?”
修锁老板看着林凡的眼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只是认识,认识,原来在一起打过麻将。”
从见到修锁老板开始,林凡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修锁老板的脸,“那她平时为人怎么样?”
或许是因为这屋子里不久前死了人,让这修锁老板觉得嗓子有些发干,他干笑了声,“我和秦丽算是朋友,平时关系也还不错,不好意思在修锁的时候宰她。”
任飞问:“那其他受害者的情况会不会也是这样?”
林凡说:“那麻烦你,把老板叫来,我有事要问一下。”
林凡指着水管说:“你们看,这里有情况。”
林凡说:“因为她家的锁比这里的锁要先进得多,也要结实得多。你不要忘了凶手进入史芳婷家是什么时候。凶手进入史芳婷家的时间不算太晚,面对一个难撬的锁和随时被人撞见的危险,凶手不可能会选择这种做法,你不要忘记凶手是一个多么心思缜密的人!”
修锁老板擦了擦额头的汗,想了想说:“嗯,有过,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两间房间,一间是书房,一间是卧室。秦丽的尸体是在卧室里被发现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