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四月凶案

2、四月凶案

任飞一听刘局长下了死命令忙站起来,“保证完成任务。”说完他机械地坐了下来,脸上的神情却阴晴不定。在座的警员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因为大家都知道“四月凶案”是块硬骨头,如果啃不下还有可能把牙给磕掉。
任飞说:“据传秦丽的生活作风不是很正派,也是因为这样和她的丈夫林国强经常吵架甚至动手,也曾经为此闹过离婚。据林国强的弟弟说,秦丽还曾经和林国强的父亲有过暧昧关系,因此秦丽基本上已经和家里人闹翻。她平时除了打麻将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身边除了牌友,基本上没什么朋友。这两年她似乎没再和林国强闹过什么事,周围的邻居也没见她和什么陌生男人来往,一般活动的范围就是在小区内。对秦丽身边的人的调查也在进行中,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得到有进展性的线索。现在还有同事在对监控录像进行反复调看,争取能从中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任飞接着说:“这三个案件包括那封信,都有着几个问题,一是那些数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二是死者背部的彩绘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三是为什么要故意把死者摆放成那个姿势并梳成那样的发式,四是凶手为什么要选择她们作为作案的对象,五是凶手什么时候还会再杀人。可是按凶手作案的时间间隔上来看,四月一日一起,四月五日一起,四月九日一起,按此推测的话那么下一次案发时间很有可能是在四月十三日!”
第二位受害者和第一位受害者一样,同样的奇怪发式,同样的背部画有图案。不同的是第二位受害者背部画的是一盆兰花,旁有一位古装妇人。案发现场的墙上用死者的血写了一行数字:4223 2328 7035。
除了今天下午刚发生的命案,可以说任飞对前面两个案子的情况几乎都可以背熟了。任飞只得硬着头皮说:“从案发现场的情况看,这三起案件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三个受害者都没有受到性侵犯,家中的财物也没有损失,凶手只是为杀人而杀人。从受害者受害的时间和凶手行凶的手法来看,凶手是一个极其残忍也是非常冷静的人,案发现场没有留下指纹等有价值的线索。第一封信应该是凶手寄出的,但信里所说的及几个案发现场所留下的数字是什么意思,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相信是凶手留下的暗示。对于第一位受害者秦丽,我们开始怀疑其丈夫林国强有可能是作案凶手,但后来发生的两件案子,我们排除了他的嫌疑。据目前的情况看,并没有发现对侦破案件有价值的线索。”
整个会场里面烟雾缭绕,市公安局的领导都来了。刘局长亲自主持这次会议,可见对这个案件的重视程度。
林凡听着,用笔不停地在纸上画圈写字。
其实任飞根本不愿意自己来作案情分析。因为现在所收集到的有价值的资料与线索太少了,他现在的脑子里全是问题,这种情况下他要怎么给大家做案情分析呢?任飞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林凡,他希望林凡这个时候能说几句,可林凡坐在黑暗里,还是老样子,好像除了看照片的时候扭动了一下脖子外,基本没怎么动过。
接着放映出的是一张女死者的照片。这张照片林凡原来也见过,是在任飞找到他的时候给他看过的照片里的一张。这张照片里的女死者和今天下午他在案发现场看到的女死者死状非常相似。同样的赤身裸体,同样梳着奇怪的发式,同样的背部也被画着奇怪的图案。
任飞说:“这是四月一日寄到刘局长办公室的一封信。按上面的邮戳看是从本市寄出的。经过我们的调查,相信这封信应该是在街上的邮箱投递的,信封上寄件人的地址是假的。大家再看,这不是一张我们现在用的普通信纸,而是有些像草纸。草纸上的数字是用毛笔写的,所用的也并不是墨水之类的东西,而是人血!经有关部门鉴定,确定信纸上的血液是属于第一位受害人秦丽的。还有就是在信封和信纸上都没有发现任何的指纹和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等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任飞点了一根烟,说了他的看法,“相对于第一位受害者,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的生活更加简单。由于她的丈夫张立去世得早,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她在一家小集体单位上班,收入不高,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她住的是出租房,住五楼,也就是顶楼。整幢房子没有安装任何的监控设备,来往的人员也很复杂,时常有人搬进搬出。李文娟平时没有什么朋友,自张立去世后,她没有再嫁。这几年也没听说她交过男朋友,有过其他的男人。李文娟平时基本没有什么爱好,除了上班外,就是上网。由于她家没有电脑,她时不时会去附近的一家黑网吧上网。案发当晚,周围的邻居经调查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当天李文娟的手机只有过两次通话,一次是在下午她下班后,打给她的母亲,因为当天李文娟的儿子在她母亲家里住,李文娟打电话问儿子的情况,这个已经得到李文娟母亲的证实。一次是一个公用电话打进来的,具体与谁联系,还没有查出来。”
任飞接着说:“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女,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单身,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死亡时间为四月九日晚十点至十二点,也就是昨天晚上。死者和前两位受害者一样手腕处有割痕;背部画有彩绘,画的是几片云和一条小河。凶手也在案发现场留下了一组数字:1112。由于是今天下午接到的报案,有关情况还在调查当中。是匿名者报案,也很有可能是凶手所为。”
由于要放映照片的缘故,房间里面光线特别灰暗,再加上空气不怎么好,任飞只觉得全身燥热异常。他看了看林凡,林凡正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东西。
刘局长看着大家的神情,缓缓地说道:“我知道大家的心情,但维护治安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希望大家都打起精神来。”说完他让任飞作案情分析,刘局长并没有在会上向大家说明林凡协助办案的情况。林凡其实也明白刘局长的用心,他也喜欢这样的方式,不招引其他人的关注,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把案破了。
接着幻灯机播放的是案发现场的几张照片。任飞接着说:“这是案发现场的一些情况。死者是死于家中卧室,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或毛发,整个案发现场被整理得很干净,死者浴室里的毛巾都不见了,相信是被凶手用来处理案发现场后带走了。”
刘局长本以为经过几天的调查能有一点新的线索,可是没想到还是一样。刘局长不耐烦地问:“秦丽死前一天,她有没有接过或打过电话,这个情况调查得怎么样?”
任飞他们在案发现场没有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从案发现场回来后,他们回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作案情分析。因为时间根本不等人,他们不知道凶手什么时候会再次作案。大家都憋着一股劲,那就是要把这个变态的凶手尽快捉拿归案。
任飞把三个案件都陈述完了,大家听完后都默默地一言不发。
任飞有点紧张,“嗯,经过我们对秦丽死前两天的通话记录的调查,其中包括手机和固定电话的调查,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通话记录上全是秦丽认识的人,有她的母亲、林国强还有她平时的一些牌友。”
案情复杂,又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房间里面人本来就多,再加上抽烟,更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案件的资料任飞已经给林凡看过,难道林凡此刻心里就一点问题也没有吗?任飞见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再问,就开始对第二个案子进行陈述:“接下来是第二位受害者。第二位受害者叫李文娟,女,二十六岁,已婚。丈夫张立在他们的儿子出生不久后去世,有一个读小学的儿子。死者的死亡时间在四月五日晚九点到十二点间。报案人是死者的母亲,是案发第二天也就是四月六日下午,由于李文娟说好第二天来接儿子,久等不见,李文娟的母亲便打电话给李文娟,可她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因此她不放心才赶到李文娟的住处,结果发现李文娟被害并马上报了警。”
画面一转开始播放小区和楼道的照片。任飞说:“受害人秦丽住在阳光小区三区B四楼,整个小区只有部分角落装有摄像头。这个小区并不是完全的封闭式管理,小区里既有住户也有公司、商店,还有一个小的菜市场,所以来往人员很复杂,我们已经看过案发当天及其前两日的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在案发前后,我们在监控录像中也未发现可疑之处。楼道里的灯是声控的,在没有一定声音强度的情况下是不会亮的。罪犯很有可能是经由消防通道通过,从而躲过了摄像头的监控。而且最关键的是在秦丽所住的四楼并没有安装摄像头,无法得知当天晚上的情况。我们对周围的邻居、保安进行了询问,他们也没有发现当天有什么可疑的人或事。”
任飞说:“据我们调查,秦丽平时的生活作风不是很正派,据传秦丽和林父可能有染,为这件事情秦丽和林国强还大打出手,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案发时,林国强出差未归,没有作案的时间,但他回来的时间比较巧,再加上他们之间的矛盾,因此他有嫌疑。虽然他没有作案条件,但不能排除他买凶杀人的可能。但是由于后两个案件中的死者与林国强根本没有关系,而且林国强与后两个案件没有作案动机,所以排除了林国强作案的可能。”
任飞说:“信纸上留的数字是什么意思,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应该是凶手给我们的暗示,现在能肯定的是这封信的数字暗示着第一位受害者秦丽。而且后面的三位死者身边都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数字。”
局里为这一系列案件设立了专案组。组长是市公安局刘局长,副组长就是任飞。这一系列连环杀人案,被称为“四月凶案”。
刘局长问任飞:“那对林国强调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刘局长看了一下在座的警员,“我是一个不说废话的人,我只在这里讲三点,一是不允许对外透露案件的任何情况,以免社会上出现不必要的恐慌;二是以任飞为副组长的专案组可以调动全市的警力资源,大家必须全力配合;三是我只给你们一周的破案时间。”说着刘局长指着任飞,“也就是你,如果在一周时间内,还捉不到凶手,给我回家种红薯去!”
刘局长插了一句:“秦丽的家人及朋友那边调查得怎么样?”
说实在的,林凡帮助任飞破案一直都是暗地里进行的,虽然局里很多人知道,可是林凡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可以列席案情分析会。他知道这一次刘局长之所以会同意让他来协同办案,一是因为刘局长做事讲究效率,做事方式不拘一格;二是他知道这次案件非比寻常。刘局长是一个老警察,在警察这个行当里干了几十年,他对案件的敏锐度不言而喻,他知道这样的案子意味着什么。林凡和刘局长也算是老朋友了,刘局长对林凡是非常欣赏的,要不然这样的案件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来参加。
第一张照片是一张信纸。上面写着鲜红的一串数字——5146 4723 3110 4228。
还是刘局长首先打破了沉默,他说:“现在怎么没人说话了?案件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了,任飞你总结一下,大家再分析一下,看下一步该怎么着手。”
紧接着的就是会议的主题——案情分析。随着幻灯机的播放,任飞开始向大家介绍这一系列案件的情况。
在任飞大概陈述完第二个案情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悄悄地开始议论了。刘局长敲了敲桌子,他最反感的就是开会的时候要讨论的时候不说话,别人说话的时候却在底下悄悄地开小会。
任飞说:“这就是被发现的第一位女死者秦丽。女,二十二岁,无业,已婚。报案人是其丈夫林国强。他四月一日下午出差回来,到家就发现了女死者并立即报了案。经法医鉴定,秦丽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四月一日零点至三点之间。女死者死前被人故意弄成跪着的姿势,双手交叉叠压在胸前,头发梳成古代女性的发髻,背部的图案是一座古楼,古楼里有一人悬梁自尽。死者的死因是失血过多,全身唯一的伤口是在手腕处。尸检后在死者的体内发现了麻醉药物,我们推测是凶手先将受害者麻醉后,再割断死者手腕的动脉,而致死者失血过多死亡。在案发现场的墙上,凶手用死者的血写了一排数字:3278 4636 3074。
最终经过商讨决定,还是对死者周围的相关人员继续进行调查,刘局长特别提醒了三点,一是对于死者住处周围有监控录像的要详细调查,争取能够把嫌疑犯的大体情况摸清;二是关于数字的含义和死者背部图案的问题,刘局长要任飞找相关的专家来提供一些参考意见;三是对于三名受害人最近的一些活动,特别是一些与陌生人的接触要特别留意,如果发现三名受害者有共同的联系人或朋友,一定要一查到底。
任飞提出的这几个问题似乎都很难找出答案。而这些问题里最让大家感到担心的是凶手什么时候还会再杀人,如果真的是在四月十三日,那么也没有多少时间来阻止他了。这个案子给了大家空前的压力,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出现这样的离奇命案,如果不尽快侦破,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害,也可能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已经有人被害了。
他会不会把车停在这附近呢?不,这不可能,凶手的车牌都被监控了,他不敢用自己的车。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借别人的车用,如果这个时候凶手在路上随便拦部的士,那是没办法追了。
等任飞带着人跑过来的时候,哪里还能找得到林凡的影子,任飞急得直跺脚。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声。肯定在那边!任飞立即带着人往狗叫的方向冲了过去。任飞知道这个时候等局里的人来增援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有靠林凡,靠自己和身边的这些人。
等他们跑到事故现场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周围站着几个人在议论着,由于前车紧急刹车,后面几辆车都撞到了一起。有人正拿着手机打电话,任飞走过去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警察!”
林凡跑出了家属区,来到了前进路上。这是附近的主干道,因为时间比较晚,路上的车很少了。林凡走在前进路上,仔细地搜寻着,路两边都是铁栏杆,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十字路口,林凡想也没想就朝十字路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任飞站起来大吼:“是谁撞的?”这一吼,吓得那中年人直往后退。任飞的眼睛就像要喷火一样,陈小东一看任飞这架式,要是不拦着一定出事。他赶紧上前拦住了任飞,“任队长,救人要紧,快打120。”
等林凡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有一个人站在红绿灯下。林凡慢慢地走过去,他的脑子里正在把这个人和录像里的人比对着。这个时候那个人正好转过头往林凡这边的方向看。就在他们目光相交的一刹那,林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林凡觉得他认识这个不远处站着的陌生人。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奇妙的,有时候相隔咫尺却感觉相距万里,有时候相距万里却感觉就在身边。现在林凡和这个人之间的距离很奇妙,奇妙到他不会跑,而林凡也不会追。似乎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这样看着,等着。可是林凡不急,他知道他等得起,而这个陌生人等不起。
林凡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其实林凡是从来不带枪的,他毕竟不是警察。但此刻他倒希望身边有枪,那样这个人就根本不可能从他手里跑掉了。在这样的距离下,这样的灯光下,林凡自信能够打中他。可就是在林凡把手伸向腰间的时候,那个人却行动了。
等他们冲到前进路上的时候,发现在十字路口已经停了几辆车,车旁边站着几个人。任飞也不管这到底是一场平常的交通事故还是和这案子有关,他带着人直往这边赶。
只见那个人也往自己的腰间摸去,林凡暗叫一声不好,林凡不能再等了,他直往那个人冲去。如果这个人真有枪,那么对于林凡来说后果是很严重的,他很有可能把命留在这里。可是这个时候林凡却没有考虑这些,无论怎么样,他这一次都不能让这个凶手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跑掉。
任飞转过头就对陈小东吼:“还打什么120!快到路上拦辆车,等120到了,人也没气了。”一听这话陈小东回过了神,他赶紧站到路边拦了车。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林凡弄上了车,开足了马力往医院赶。
夜深人静的时候,这刺耳的喇叭声和刹车声,显得那么突出。任飞正没头没脑地找着,突然听到了这个声音。还没等他开口命令,他身边的人已经往那个方向奔去了。从刹车的声音判断,他们都知道能有这样车速的道路,这附近只有一条。
正在林凡往凶手跑的方向追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喇叭声,接着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林凡往前走了几步,他紧紧地盯着这个人,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而这个人自从把头转过来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林凡。他俩就这样对望着,而就在这时人行道上的红灯变成了绿灯。
一听警察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警察同志,你来了就好了,今天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了,撞到个不要命的!明明是红灯,他偏要突然横过马路,我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你看看弄得后面几辆车都跟着倒了霉。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不信你问他们,你可要为我做主!我的车才刚买不到一个月,这可倒霉到家了!”
任飞现在就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可是在这样的黑夜又到哪里去找那个黑影。此时任飞急得都快发了疯,他相信以林凡的身手,那凶手是不可能会跑得掉的。可怕就怕在,林凡和他一样没追到凶手,在城区里凶手的逃跑方式太多了,如果这里是荒郊野外还好找些。
林凡的脑子里一直在想,凶手会往哪个方向逃。他的脑子里在搜索着所能记得的这附近的大概情况。对这里的环境林凡不可能像凶手那样了解,他只能凭着记忆去寻找。
任飞觉得头痛,搞来搞去还真是一场普通事故。可是遇到了又不能不管,他对身边的陈小东说:“你去看一下,叫交警队的同志来。”说着带着人就往回走,可任飞他们还没走出几步,陈小东就在那边喊开了,“任队长,快回来,出事了!”
任飞一听就来了精神,难道真是老天有眼,这次被撞倒的是凶手?可等任飞走到被撞的人面前,他差点没昏过去。虽然被撞的人一脸的血,可是他还是认出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的林凡。原来被撞的不是凶手,而是他的好朋友林凡。
可那陌生人却没有拿出枪来,而是往街对面跑去。这个时候人行道的指示灯转为了红灯。现在路上的车虽然不多,可是车速非常的快。他这突然往路上跑,立刻引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不顾一切地冲过了马路,林凡现在明白原来刚才凶手就是在等这个时候。
任飞冲过去大叫:“林凡!你小子怎么样了?”只见林凡满头满脸的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站在一边刚才还和任飞说话的那个中年人,脸都白了。他刚才认为是自己倒霉撞了人,没想到这一次他撞的是警察,这可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