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5、无名的血和奇怪的钥匙

5、无名的血和奇怪的钥匙

这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是一惊,因为在他们以前所接触到的案子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凶手会把自己的血,这样直接的证据留下来。这上面难道真如林凡所说的是凶手的血吗?任飞不知道林凡凭什么这样肯定地说?
“不可能,我只能这么说。”林凡说:“之后的两个案子就说明了这一点。”
林凡说:“你说的这两种情况应该都不可能。如果是其他受害者的血,那么这个受害人已经被害。可是现在还没有接到报案。按凶手的犯案手法,不会同时用两个受害人的血来暗示。凶手更不可能用不相干的人的血来故意扰乱。如果他真的要这样做,他可以做得更直接一点,让我们不费力就查出来了,为什么要这么隐蔽?而这一点万一被我们忽视了怎么办?”
任飞连忙问:“发现什么没有?”
王小龙点点头:“发现了另一个人的血迹!”
任飞明白了,别的犯罪嫌疑人犯了案都怕被抓,想尽一切办法消灭证据,而这个凶犯很可能留下了自己的血,却又在案发现场把所有的罪证都消灭了,这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多danseshu.com么的矛盾。可这些事也许只有这样不顾一切的人才做得出来。
就算是配套的,可这又会是哪里的钥匙呢?会是下一个案发现场的大门钥匙吗?这把钥匙到底意味着什么。
盒子打开后,众人发现里面只有一把钥匙,钥匙上有一个蓝色的吊牌,吊牌上刻着“1112”的号码。可这又会是哪里的钥匙呢?
林凡说:“这第一封信,暗示的应该是第一名受害者,因为上面的数字是用第一名受害者的血所写的。凶手不可能会用以后的受害者的血来写这些数字。那这会是谁的血呢?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凶手留下了自己的血液!”
“另一个人的血迹?”任飞问,“到底怎么一回事?”
任飞的脸沉着,在日光灯下,更显得让人不敢接近。任飞并不是想真的驳倒林凡。可是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任飞阴沉地问:“那你说凶手为什么这样做,这么隐蔽而又嚣张地弄上自己的血呢?”
房间里的三个人好像都没有要动手打开盒子的意思。任飞说:“你们说盒子里会是什么东西?”
林凡的表情却不显得意外,他坐下来,点了一根烟,闭上眼睛沉默着。
林凡戴好手套,拿起盒子里的钥匙,看了一会儿说:“不如我们先想想什么样的钥匙上才会挂上号码牌吧。”
林凡笑笑说:“也许他只是想考考我们的能耐,如果我们不知道,那么这明摆着的证据就没有了。”
任飞则低着头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这无非有两种可能,一是这是凶手自己的血,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留下这样直接的一个证据呢?二是这是凶手留下的别人的血,可这又会是谁的血呢?可是就算凶手要留下,为什么要这么隐蔽,不直接点呢?”
刘局长听了点了点头。
盒子里的钥匙是怎么一回事还不清楚,这新检验出来的血迹又带来了一连串的疑问。
本色酒吧的录像带刘局长也看了,让他振奋的是案子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因为终于知道了凶手的大致情况:男性,身高约一米七五,中等身材。接下来就可以进行排查工作了,凶手开的车的车牌由于光线和摄像头角度的原因http://www.danseshu.com,根本没办法看清。林凡知道这根本没必要去查,因为就算看清了,那也一定是个假车牌,凶手觉得游戏才开始,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小事而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想应该是凶手本人的。”林凡缓缓地说。
任飞说:“不会这么简单吧?”
可真的会是这样吗?真的会如林凡所说的是凶手留下了自己的血吗?同样的信,同样的血色,白色的灯光下让人看着只觉得心里发毛。任飞说:“那可不可能是其他受害人的血,或是一个不相关的人的血?他无非是想扰乱我们!”
任飞问:“什么感觉?”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问为什么那个人要在酒吧里给任飞这东西,是要挑衅还是有别的目的。刘局长也没有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们还要跑到酒吧里去消遣,现在关键是要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案件似乎除了问自己一些该死的问题外,就再没有别的什么可做了。
王小龙把报告递给刘局长:“刘头,我按你说的,不仅把最后一个数字‘8’的上下部分分别检测,还把其他两组数字中的‘8’字都检测了,结果发现在第一封信的最后一个‘8’的下半部分发现了另一个人的血迹。上次没有发现是因为没想到这个数字会是由两个人的血组成的,上次只检验了上半部分,所以没能够发现。经过比对,这个血迹不属于三位受害者中的任何一位,而是一位无名氏的血。”
还没等林凡开口,任飞却说了话:“放心!你小子没事,只是想让你回去协助调查一下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作作笔录,明天你就可以回去,不过以后要随传随到。”
正在这时,王小龙敲门进来了,他手里拿着检验报告。
盒子就放在刘局长的办公桌上,白色的盒身,血红色的数字。在盒子上还是没有找到其他指纹,干净得就好像刚出厂的新盒子一样。
刘局长还没有走,他还在警局。林凡他们一到警局就马上把情况告诉了刘局长。
在回来的路上,刘经理显得有些紧张,毕竟事情太突然了。他没有想到只是转交一个盒子,就会被带到公安局去。他也怪自己太大意了,有谁会在半夜的时候跑到酒吧里给人送东西,而且是给一个警察送东西,如果这要是没有问题那才真是怪了。刘经理不敢问任飞,他只是对林凡说:“凡哥,我没做错什么吧?看在平时的交情上,你可得照看着我点儿。”
这个奇怪的数字“8”真的有问题。可是这又会是谁的血呢?凶手为什么要故意留下这点血迹,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凡说:“我心里有一种感觉。”
任飞说:“说不定是凶手自己挂上去的,想暗示些什么。”
这张用鲜血写就的纸,似乎比原来更有了某种特别的含义。不仅仅是那些让他们想不到的数字,还有这突然冒出来的无名血迹。
任飞说:“你又不是凶手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这个推测也不是不可能的。凶手有可能为了某个目的,自己做好吊牌挂在钥匙上面。可林凡却说:“我看不会,你看这个号码牌和号码牌上的数字都应该是用机器刻的,不是手工刻的,如果是凶手自己刻的话,犯不着用这么大的工夫做这个出来,他可以自己用笔写一个,或用其他什么贴上去。这个号码牌和这个钥匙应该就是配套的。”
“这是给你的东西,我们哪会知道。”对于林凡的打趣,任飞心里反而更沉重了。他戴好手套,轻轻地把盒子打开。
林凡说:“那就是凶手不怕被抓住,所以他让自己没有了退路。”
任飞这番话无疑让刘经理吃了定心丸,这话比林凡说的还管用,毕竟任飞才是警察。
钱秀男闭上了眼睛,她不忍心看到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清脆的“哒”的一声……
林凡说:“你说得对,你是注定会被抓住的!”
贾故实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回答问题的时间只有三十秒,茶几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在响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贾故实看着桌上的表,迟疑地说:“等于,等于二。”
林凡说:“灵石之所以灵,就是要有心人的‘诚’心!我相信你,只要你认为你所回答的答案是对的,就算我认为是错的,我也不会反对。”
贾故实说:“这都是注定的!在清云庵,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天!”
“不管了,管这小子现在在干什么呢!”刘斌说了一句。
其实林凡这样做和疯子没什么区别。可林凡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他真的疯了?
又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他又给任飞打了电话,告诉任飞林凡没有接电话的事。任飞一听并没有觉得奇怪,他对刘斌说,可能林凡出去走动,等他忙完手头上的事一起去林凡家看看他。
接下来就是沉默。林凡没有马上问第二个问题,而是等着贾故实去选择,选择他自己的答案是对的还是错的。
贾故实说:“你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钱秀男在心里叹了口气,听了他们的话,知道他们都在试探对方,但她觉得面前的两个人本不应该成为敌人,也许他们更应该成为朋友,成为像任飞、刘斌那样的朋友。可钱秀男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有时候敌人和朋友会让人分不清,有时候到底是朋友了解自己多些,还是敌人了解自己多些,就像林凡对任飞他们说的一样,当朋友和敌人都很了解你的时候,那是一件幸福的事。
“什么条件?”
贾故实说:“有道理!你应该去当哲学家!”
这个时候林凡转过头来看着她,林凡笑了,林凡笑得是那么坦然,他似乎在告诉钱秀男,这都没有什么。从林凡的笑容里,钱秀男感到了一份安心,她想笑,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笑是那么的不自然,她不想在林凡面前流泪,可是泪水却停不下来,她想说话,可是口里除了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外,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现在多想告诉林凡,告诉他,以前她那样对他,不是真心的,不是真的想骂他,不是真的想打他,她只想他能对她好,不要那样对她……可是这都晚了。
林凡说:“可你没有死。”
贾故实说:“到你了,你可以问我六个问题。”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凶手正在他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他最不可能想到的地方,正和他最好的朋友面对面地说着话。
枪刚被放下,林凡立刻就问:“一加一等于几?”
林凡又说:“你可以不答应我,因为刚才我同意了你的规则。”
此刻,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林凡,林凡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贾故实,林凡知道贾故实扣动扳机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因为这把枪里已经有了五颗子弹,这把枪不再是一把空枪,现在它已经变成了一把完全可以要人命的凶器。按几率来说,林凡只有六分之一能活下来的机会。可是道理只是道理,林凡这一次真的离死亡不远了。
林凡说:“你不是疯子!就算你是,那就当我也是个疯子好了!”
贾故实说:“林凡,我觉得你越来越有意思了。”
贾故实说:“很多事都是注定的!”
任飞也给林凡打了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他估计林凡现在正在休息,所以没接他的电话。由于手头上的事情很多,他也没有再想什么。他现在一心一意地找那个凶手。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但他相信凶手总有一天会露出破绽的。凶手总要吃饭,总要出来走动,不可能变成神仙,只要他一有动作就一定会被人发现。任飞一定要抓住他,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本来林凡也认为自己死定了,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贾故实没伤害钱秀男。刚才贾故实扣动了扳机,枪却没有响,林凡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有人不怕死,没有人真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能泰然自若。怕死是人的本性,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对死亡的恐惧。
“记得。”
贾故实说:“可我认为我回答错了。既然我同意了你的规则,那我们都要遵守。你还有五个问题!”
林凡说:“你说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不能让你失望!”
贾故实说:“可我是个疯子!疯子说的话是可以不算数的!”
而贾故实的这个举动却让钱秀男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贾故实真的会把子弹放到枪里面。就算贾故实不知道自己回答得是对是错,他也可以认为自己回答的是对的,因为他的答案看上去并不错,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是对的,可是他却把子弹放进了枪里。
刘斌正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他觉得太无聊了。自从生意上的事他很少过问以后,他就开始觉得日子过得特别的无聊。要是在平时他还可以和林凡混在一起,因为任飞工作忙,不好找他。可现在他觉得没人可找,连说话都没人听。刘斌本不是一个能闲得下来的人。他想着该找谁出来找点事干,可是想来想去想到的人,他都觉得没意思。他现在只想找林凡说说话,哪怕是说说废话也行。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他就很想问林凡关于那件案子的情况。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林凡出院了,而且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他觉得林凡应该会把事情告诉他了。
林凡说:“我并不想你死,我只是想把你抓住,交给警方。”
钱秀男看着这情形,心里完全凉透了。对于林凡的生死,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认定,这一次林凡必死无疑了,而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们高高兴兴地从医院回来,她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钱秀男本来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照顾林凡,让他的身体快些康复起来。她甚至想过,林凡吃着她做的饭菜,开心笑着的样子……可是这黑洞洞的枪口,告诉她,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枪声过后她和林凡将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她以后想扇人耳光,想让人给她下跪,可能都没了机会。她知道这一刻她和林凡的命是拴在一起的。看着林凡的表情,她知99lib.net道林凡并不怕死。以前她不知道面临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她有点明白了。她害怕,可是她又觉得心里平静,她不想就这样死去,可是她又觉得心里有某种程度的开心,因为能和林凡死在一起,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
林凡说:“不一样!”
林凡说:“抓到你后,我可以考虑去当!”
贾故实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因为接下来林凡完全可以占主动,而林凡这样做却把主动权交给了对方。如果贾故实总是觉得自己的答案是对的,那么这把枪一颗子弹也上不了,那他对自己开的一枪只可能是空枪。如果贾故实还活着,那林凡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就是不可能了。
贾故实说:“就这样?你不是做这种蠢事的人!”
贾故实说:“那还不是一样?”
“我问你答,但至于答案是不是正确,由你来判断。如果你觉得对,那么就拿走一颗子弹,如果是错的,你自己留下一颗子弹!”林凡说。
刘斌又拿起电话给林凡打电话,因为林凡住院的时候,手机没有再使用。刘斌现在只能打林凡家里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打钱秀男的手机也没有人接。他觉得太奇怪了,这个时候林凡会不会去了警察局呢?刘斌一想到这个,就来了劲。林凡一定是去了警察局了。于是他拿起电话给任飞打了电话。结果任飞说林凡根本没有到过警察局来。这让刘斌感到更奇怪了。
钱秀男都快急疯了,她根本无法理解林凡为什么要这样做,林凡是不是疯了?!他是不是真的被贾故实弄得神经不正常了?难道刚才那一枪把林凡吓傻了?还是贾故实用了什么药,把林凡弄得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贾故实苦笑了下,“林凡,如果我真被你抓住,我心甘情愿!”说着他把一颗子弹放进了手枪里。
林凡没有回答贾故实,他的答案是不是正确,因为这个并不是林凡决定的,而是贾故实!
林凡说:“记得清云庵上的灵石吗?”
林凡说:“这六个问题我会问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钱秀男想,如果她是贾故实的话,那她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往枪里放子弹。这样一个该死的问题,再加上林凡刚才所要求的该死的规则,这颗该死的子弹又该往哪里放呢?
林凡说:“知道!”
刘斌拿着手机一直在摇头,他心想林凡这小子在干什么,怎么家里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就连打钱秀男的手机她也没有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斌脸上有了一丝坏笑,难道这小子刚出院就开始乱来了?这小子体力也可真够好的,身上的零件都被撞成那样了,还有心情搞这些。
林凡说:“刚才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也能回答上来的问题,却让贾故实显得为难了。一加一等于二,这个简单而直接的答案却迟迟没在贾故实口里说出来。他低着头想着,似乎这是一个比什么都要难的问题。
林凡说:“人都会死,注定会死!”
林凡说:“你已经答应过我,你会放了她!”
林凡说:“你可以认为自己是对的。”
贾故实想了很久,“好,我答应你!你问吧!”说着他把枪里的子弹都退出来,放在茶几上。
贾故实说:“你是不是想我早点死?”
林凡说:“你是聪明人,你明白!”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一个没上过小学的孩子也能回答上来的问题,可是林凡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这个。钱秀男觉得林凡真是疯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如果林凡正常一点,他也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问这样一个让她听了想骂人的问题。如果在平时她非要过去踢林凡几脚不可,问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白痴问题。
林凡并没有死。
好半天钱秀男才睁开眼睛,她还看到林凡坐在那里,林凡的身上也没有流血,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贾故实也还坐在那里,枪也放到了桌上。
林凡说:“似乎有点像!”
贾故实说:“有什么不一样?”
贾故实笑着说:“死亡的感觉怎么样?”
林凡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对你有意思。”
贾故实说:“你也一样,也还活着,这都是注定的!”
贾故实说:“你可要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贾故实听了哈哈笑了,“既然老天注定让你活着,那看看老天是不是让我活着!”
看着贾故实的样子,钱秀男怎么也想不通像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怎么会让贾故实这样的为单-色-书难。可是钱秀男又想,如果她现在是贾故实,她会像现在那样肯定就是等于二吗?她越想越觉得这个问题复杂,越想越觉得这个答案不可能是等于二。可是不等于二,会等于几呢?想着她又看了看贾故实,又看了看林凡,原来林凡所问的这个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如果在平时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而现在呢?原来林凡并没有疯,可如果不是疯子怎么会想到在这样的时候去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贾故实说:“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感觉。”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