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7、秘密

7、秘密

“当然了!”
陈小东被林凡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赶紧把车停在路边,“凡哥,你怎么了?”
林凡咬了咬嘴唇,像是刚下了一个重要决定似地说:“先不管这石头是什么意思了,那些数字与汉字区位码的关系,查出来了吗?”
陈小东在这个时候说:“我想这次任队一定被气死了,这个凶手明摆着是来挑衅的!”
林凡兴奋地问陈小东:“你听说过汉字区位码没有?”
第一封信中的数字,经过大家仔细查找,终于找到了相对应的汉字。5146对应的是“游”字,4723是“戏”字,3110是“开”字,4228则是“始”字。
陈小东点点头,“难道你不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车很快就到了联众超市,超市里的人不是很多。储物柜是在商场一楼,林凡他们经过储物柜走到商场里,林凡没有直接在储物柜前停下来,而是带着陈小东在商场里逛了起来。林凡要陈小东注意,有没有人在监视储物柜前的情况。他们就这样轮流在柜子不远的地方逛来逛去,等林凡确定没有人跟踪后,他才带着陈小东往储物柜的方向走过去。
路上陈小东开着车,显得很高兴,“凡哥,你说我那个发现算不算一个大发现?”
林凡说:“刚开始我不知道,可根据刚才陈小东告诉我的信息,使我确定了地点。”
林凡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心里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以他的猜测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万一判断有误呢?林凡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你还发现了些什么?说说看。”
陈小东一头雾水说:“汉字区位码?你的意思是?”
一打开柜门,一股怪味扑面而来,像是霉味又带了些腥臭味。仔细一看,柜子里面放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满满当当地装了一袋子的东西。
林凡迅速地拿出袋子,在检查过柜子里面没有其他东西以后,拿出钥匙和袋子就往外走,边走边说:“你赶紧给刘局长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这里的管理处,不让其他人再动这个柜子。”陈小东立即给刘局长打了电话,他们一路飞车回了警局。
“你说,凶手现在在想些什么呢?”说着林凡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林凡的笑,陈小东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林凡现在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劲,像他这样的人,越是有困难,他就会越坚强,越勇敢,越想战胜它……
林凡并没有回警局,而是立即给刘局长打了电话,毕竟这次出来是先要把钥匙的事情弄清楚。
窗外的阳光很好,林凡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街道,“证据就在这里!是不是汉字区位码,这把钥匙也许就是旁证!”林凡心里想着,他的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把钥匙。
林凡觉得这小伙子可爱极了,在警局里陈小东是最淘气的,可也是最聪明的一个年轻人。林凡笑着说,“哦?怎么个有兴趣法?”
本来陈小东急着想知道那把钥匙是不是这里的,可是林凡却拉着他到处逛,搞得陈小东心里有些烦,“我们是来调查的,现在搞得我们像贼一样!”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1112号柜子。柜子锁着,林凡拿出钥匙和其他柜子的钥匙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些钥匙都非常的相似。蓝色的吊牌,连吊牌上的数字都极其的相似,这些似乎都证明了林凡的推测。
“四个数字代表一个汉字……”陈小东说,“对了,除了这个还会是什么呢?为什么明摆着的事,我们就没想到?”
“特殊的时候,特殊的时候……”林凡口里默默地念着。可什么时候是特殊的时候呢?林凡想起他和任飞说的话。凶手暗示的模式一定是他们都知道的,只是他们一时想不起来。可什么样的模式是他们都知道而又一时想不起来的呢?
打开塑料袋一看,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塑料袋里装有几条毛巾,上面印有很多血迹,以及一些长头发,看样子像是女人的。毛巾被装在袋里闷了很久,发出难闻的气味。任飞知道这肯定就是案发现场被带走的毛巾,但凶手又把这些毛巾给送回来了。
陈小东笑了笑,“凡哥,我不就是这样想的嘛,我之所以没对任队和刘头说,就是因为还没想通,所以先和你说说,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林凡边缓缓地打开柜门边说:“如果我是他,我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
陈小东想了一会儿,“平时哪会有这种情况,估计应该是特别的时候,比如打仗的时候用的密码啥的。”
刘局长说:“好,你带几个人去,回来向我报告。”
史芳婷:4223 2328 7035
可林凡知道,这个数字之谜虽然解开了,但对于侦破这个案子基本没有多大的帮助,因为凶手不会再用这种方式作案了。
陈小东在旁边舒出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要揭开钥匙代表的秘密了。可是陈小东却开始有些紧张起来,这个柜子里面会有什么呢?陈小东知道这凶手什么变态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想着这个,陈小东的心里又有些害怕起来。
陈小东开着车,时不时从后视镜看着放在后排座位上的那个黑色袋子。
听到林凡向自己问问题,陈小东高兴极了。说实话,在警察局里陈小东最服最怕的是任飞,可是他在心里更服的却是林凡。陈小东得意地说:“虽然我从事警察这个职业,可是破案子这档子事要看本事,也要看点运气,是不,凡哥?就拿这个案子说吧,我对那些数字就很感兴趣。”
陈小东自信地说:“你看,第一个案发现场留下了十二个数字,四个数字一组,也就是三组数字,而第二个受害人的名字正好是三个字,我觉得凶手留下的数字就是暗示受害者的名字,第二个案发现场也是这样。”
到了警局,林凡和陈小东立即将情况向刘局长汇报。不一会儿任飞也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刘局长叫来技术科的人员拍了照后,开始打开这个神秘的黑色塑料袋。
林凡笑笑说:“要想抓贼,就得先当好贼。”
陈小东下意识地看了看林凡,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林凡说:“我有一定的把握,在受害者家附近就有一家很大的超市,我们可以先去看看。”
林凡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地点了点头。
林凡说:“这事情好像很多人都知道,这也显不出你的厉害吧?”
“怎么,是不是很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林凡说。
“想听实话吗?”
技术科的工作人员打开这些毛巾,发现毛巾中包着一样东西——一块石头。
林凡听了,越发觉得陈小东可爱。陈小东说的是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全对。以林凡的思路来看,案发现场的数字是暗示下一个受害者,而受害者背部的图案他觉得与暗示下一个受害者无关,而是暗示了更多的东西,很可能这就是凶手为什么要杀害死者的原因。
已经是四月十一日下午了,离推测的凶手再一次作案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在第一位受害人秦丽的案发现场,凶手所留的数字——3278 4636 3074暗示的正是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的名字,在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的案发现场,凶手所留下的数字——4223 2328 7035暗示的也正是第三位受害人史芳婷的名字。得到这个结果令大家欢喜不已,而站在一边的林凡脸上却没有高兴的表情。
大家围着这块石头仔细地看着,这块石头看上去很普通,就像是在野外随便就见得到的那种石头。这块石头如果放在野外应该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到,可现在,它却变得比钻石还惹人注目。
林凡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一扭,柜子门“啪”的一声开了……
刘局长说:“你是说史芳婷的生日和钥匙上的数字是一致的?”
林凡觉得思路渐渐清晰了起来。他问陈小东:“你说说看,在什么情况下,我们要用数字来代替汉字?”
陈小东知道林凡的意思,打开了这个袋子发现了里面的东西,也许那又是一个让他们头痛的“谜”!
“你看,第一封信,是暗示第一个受害人,而第一个受害人现场的那些图案和数字是暗示下一个受害人,如此类推,现在我们只要找出1112这四个数字暗示史芳婷的生日外,还代表了什么,就可以找到凶手作案的规律了!”说着陈小东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有理!可是第一封信有十六位数字,按你的意思,应该代表四个字,可第一位受害者是三个字的名字,而且第三位受害者案发现场找到的只有四个数字,按你的推测,就只有一个字,谁的名字会只有一个字呢?”
可此时的林凡却突然像触了电一样在座位跳了起来,“我怎么这么笨呢?这都想不到!”
林凡找到刘局长,告诉他,凶手送来的钥匙很可能是一把超市或公共储物柜的钥匙。刘局长听了,却没怎么高兴起来,因为这个城市的超市太多,再加上一些其他公共场所的储物柜,一时间又到哪里去找和这把钥匙配套的储物柜呢?看着刘局长的神情,林凡也知道他的困惑。
刘局长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地问:“你怎么会知道?”
林凡二话没说就出发了,时间不等人,更何况虽然林凡说得有理,但需要用事实来证明。他只带了陈小东一个人就出发了,出发前,林凡打了电话给任飞,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任飞一听差点没跳起来,他说立刻赶到林凡所说的超市与他会合。可林凡并没有同意,他说自己先过去看看,有情况再通知任飞,任飞也只好同意。走的时候,林凡要陈小东换了便衣,换了辆民用小轿车一同前往。
林凡也在回忆着案情。陈小东说的数字一个个在林凡的脑海里呈现着……
刘局长忙问:“那地点会在什么地方?”
陈小东看了看林凡,他希望从林凡的表情中,找到什么,可是林凡的眼神却是冷冷的。
现在林凡知道自己没有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这封信是寄给刘局长的,这是一种暗示。还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凶手已经改变了暗示的方式。那“1112”就是证明,在第三个案发现场发现的数字和原来的数字就不再有关联了。
林凡并没有立即把柜门打开,他回过头看了看陈小东。看着陈小东紧张的样子,笑着说:“我想,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骇人的东西。”
秦丽:3956 3286
林凡说:“是的,今天我和周清去逛了超市,我发现这把钥匙很像超市里储物柜的钥匙。”刘局长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戏。可钥匙已经送到技术科去了,他赶紧打电话叫人送了回来。的确,这把钥匙和他们平时逛超市时所用的储物柜的钥匙很像。
这奇怪的钥匙,这奇怪的数字,被林凡这样一说,好像两者之间的联系一下就变得清楚起来。刘局长点了点头,“地点你真的能肯定?”
对于林凡单_色_书说的这些数字代表的是汉字区位码的事,在接到林凡的电话后刘局长已经开始派人着手调查。用汉字打数字代码容易,可是用数字找汉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还是林凡想了个办法,先把受害者的名字打出来,再找出数字代码,最后与这些数字进行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李文娟:3278 4636 3074
史芳婷家附近的超市叫“联众”,是一间比较大的超市。离林凡他们所在的警局也不是很远,开车只要半个小时。
“也许知道了,比不知道好不到哪里去。”
陈小东吞了口口水,“你怎么知道?”他不明白林凡这个时候为什么会笑。如果里面不是像林凡所说的那样,而是有着其他的东西呢?
林凡说:“凶手已经暗示了,这把钥匙与史芳婷有关,钥匙所开的柜子应该就在史芳婷家附近的超市内。”
看着第一组被解释出来的汉字,大家的脸都阴沉下来。看着“游戏开始”这几个字,大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一个疯子的挑衅。这个困扰大家多天的数字之谜终于解开了。可“1112”却没有找到相对应的汉字。
林凡说:“刘头,其实这个储物柜的大概地点,我知道。”
最初的芙蓉花花蕾是白色的,很纯洁的白,像一月的雪花,渐渐绽放后,花瓣的颜色便会变成粉红色,像三月的桃花,花朵开得再大一点时,花瓣的颜色又会加深一些,像六月的玫瑰,待到完全盛开时,你会看到十月牡丹的繁华景象。
林凡把所有受害人的照片一张一张地贴在墙上。看着墙上的这些照片,林凡在纸上写道:
然而凶手选择这四位受害人的原因会是什么呢?这四位受害者,有的结了婚,有的有孩子;有的穷,有的富;有的学历高,有的学历低;有职业女性,让人想不到的是竟然也有出家人……然而这一切更加说明她们之间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林凡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我进到房间里,把她麻醉,然后慢慢地解开她的衣服……我轻轻地把她抱到一边的房间里……随后我在她背上画画,我一点也不紧张,一点也不害怕。我只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我是在帮她们。我帮她梳头,甚至我轻轻地和她说话……告诉她,在那边那个世界里,有多么的好……随后我把她抱回房间里,把她放好。我看着她,觉得很满意,真的,我是为你好……”说着林凡流下泪来……
如果说任飞在去清云庵的路上是愤怒的话,那现在他的心里除了愤怒,还有一种让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悲伤。了缘死后的面容总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他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尼姑的死为什么会给他带来这种冲击,也许是因为在那神圣的地方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不应该溅满鲜血。
四月的芙蓉花是粉红色的,是美丽的。可现在却成了夺取人命的诡异花朵。
虽然恨透了凶手的所作所为,可是工作还是要做。对于诗和花到底暗示了什么,还是要经过调查才知道。
可是经过了清云庵的案子,他才发现自己的自以为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林凡觉得自己上了凶手的当。现在林凡明白只有找到凶手选择这些受害人的原因,才能真正破解这些暗示,否则永远是被动,永远在破解这些谜团中浪费宝贵的时间。
山中一见定相对,
林凡在诗里的“青”字上圈了一下,为什么“清云山”的“清云”二字,要写成“青云”呢?
像了缘的案发现场一样,凶手并没有把现场整理干净。他任由邓招弟的血流着,直到流干她的最后一滴血……
芙蓉花别名叫拒霜花。
突然林凡又跳起来,在房间里来回地走着说:“可我为什么要放她的血,为什么要我在她背上画画,为什么我要帮她梳头,为什么我要把一切都打扫干净,为什么?!如果要杀人,就杀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完成我的计划,可为什么我要给警方那些信息,我是不怕被抓住,可万一他们抓住了我,我怎么完成我的计划?为什么?!我,我,我为什么要杀那些人?!”说着林凡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感到了痛……原来想了解凶手的想法是这么的痛苦。
如果说在诗里藏了秘密,最可能有两种手法,一是藏头诗,二是每句诗代表一个字,再连起来就是这首诗所代表的含义。林凡想着马上把每句的第一个字画了一个圈——青山再见。难道凶手暗示的是这一次清云庵的案子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在案发前给出呢,而是在案发后故意放在灵塔那里呢?又为什么说“再见”?难道下一个受害人也会出现在清云山吗?
林凡闭着眼,心里默默地念,青山再见,青山再见……灵石、玉观音……由于连续几天都没有睡好,林凡想着这件案子的片断,慢慢地睡着了。
一朵花,一首诗。如果仅是看这两样东西,会以为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可是真相却是天差地别!
林凡知道凶手不可能会随意写这样一首诗,而且还要特意放在塔旁,这诗里一定有着某种特定的含义。
青云之间寻故回,
林凡又在纸上写下凶手留下的诗:
林凡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没想到就这么短短几天时间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到了家里,林凡突然觉得心里平静了,家是一个能让人得到温暖的地方,是一个让心灵得到平静的地方。林凡现在需要的就是平静。
第一位受害者:秦丽。背部画着一座古楼,古楼里有一人悬梁自尽。
见梦灵石诚为最。
的确,林凡原来的想法和现在张诚的想法是一致的。在案子一开始,林凡就推测到,凶手很可能就是用这些受害人身后的图案来暗示他的杀人动机,或是选择这些人的原因。由于在史芳婷受害后,时间太紧迫,只有尽快找到凶手所提供的暗示才能拯救下一位受害者,林凡只有一门心思地想把这些暗示破解掉。因为林凡也曾经认为自己能够找出这些暗示所代表的意思,在凶手再一次作案前抓住凶手,在林凡一步步地破解了凶手所制造的谜团的时候,这些小小的成果使得林凡有些过于自信了。
四月十四日,一个特殊的日子……
从清云庵回来,张诚他们立即围绕着花和诗开始了工作,林凡看得出这次张诚再没有了上次那种嚣张的神情,他现在只想一心一意把凶手捉拿归案。晚上林凡和张诚聊天的时候,张诚的一句话让他很感动。他说:“我有一个女儿,我发誓要抓住这个凶手,不仅仅是因为我是警察,更因为我是一名父亲。”说这话的时候,张诚眼睛里流露的神情,不再是一个警察,而是一个平常的父亲,一个希望悲剧不要再发生的老百姓。
发作了一阵以后,林凡疲惫地坐了下来,地上散落着几张照片,林凡随手拿起一张,那是了缘的照片,照片里的了缘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林凡的脑子里在努力地回忆着,他第一次到清云庵的时候,是不是见过她?可是他想不起来,虽然林凡和了缘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林凡想从原来的某个记忆里,想起这个面孔。人虽去了,但一定会有人想念的,不是吗?因为这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还年轻,而且没做过什么错事,不是吗?
美丽的花市,僵硬的尸体。美丽和死亡离得是这么近。
当问题太多又无法解释的时候,不要一心想把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找出来,只要找到这些问题指向哪就行了。这个案子还有很多问题,而所有的问题所指的方向就是凶手选择这些受害人的原因。只要找到凶手选择这些受害者的模式,那么这些问题都应该会变得清晰起来。
再催香魂非为恶,
谁都没有想到,凶手会到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方去作案。张诚告诉林凡,他现在更认同林凡的观点,那就是一定要在凶手再次作案前,找出凶手留下的信息暗示的是什么。
人世间有一种痛苦,就是想帮别人却帮不了,看到有人会受伤害却无能为力。
四月十四日,一个让所有的人都心痛的日子……
林凡没有再留在警局,他带着资料回了家,他想一个人静静。走的时候,张诚拍着林凡的肩膀对他说:“想到什么立刻打电话给我。”
而凶手就是用这样美丽的东西,来完成他那可怕的计划。
从庵里没有得到什么直接的线索,凶手又一次犯案,又一次像鬼魂一样消失了。
在梦里,林凡又看到了那些尸体,那些死者的面孔……突然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冷笑……林凡一下就被惊醒了。他一睁眼便看到了墙上的那些照片。林凡无奈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冰箱里拿了瓶水,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瓶。当他一转身又看到了墙上的照片时,他疯狂地扔掉了手里的水瓶,冲到墙边,把墙上的照片抓下来狠狠地扔到了地上,然后他无力地靠着墙坐在地板上。
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背部画的是几片云和一条小河。
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背部画的是一盆兰花,旁有一位古装妇人。
芙蓉花是美丽的,可是它却暗示着将有下一个无辜的人在几天后被害,这美丽的芙蓉现在却成了催命花。
从诗里的意思看,前两句说的是被害人。在清云庵凶手看到了了缘,也就把了缘作为他行凶的对象。可是为什么说“寻故回”呢?难道清云庵对于凶手是一个有特别意义的地方吗?这里的“故”说的又是什么呢?按第三句诗的意思,凶手是说他杀人不是为了作恶,可让人想不透的却是最后一句,尤其是最后一句里的那个“诚”字!这“诚”字又是什么意思?
了缘被杀害后,凶手留给林凡他们两样东西:一样是芙蓉花,另一样是林凡在后山发现的用死者鲜血写下的诗。
第四位受害者:了缘。背部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
正当林凡开始神游的时候,“开门!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门外传来刘斌的大叫。刘斌的叫声,把林凡从迷惑中惊醒了过来。
凶手的暗示:芙蓉花,诗。
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这是了缘背上画的图画。了缘如果是那块美玉,那这泥垢呢?指的会是清云庵吗?还是整个图画说的是一个故事呢?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