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8、解谜后的谜语

8、解谜后的谜语

任飞说:“我特地交代同事在那边查了,具体情况还要晚些时候才能汇报。”
屏幕上的投影转到第一位受害者的案发现场的照片上。林凡接着说:“秦丽的案发现场,其背部的图案,我个人认为是对受害者的一种暗示。而在墙上所留的血字,经破译是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的名字,凶手用这样的方式暗示了第二位死者的身份。”
林凡表情严肃了起来,“还没想明白。”
林凡说:“记得我们推测的下一次案发时间吗?”
林凡笑着说:“我还真后悔答应帮你,你看这才两天时间,我的小命都快报销了。”
任飞说:“面包你吃了,那可是我出的钱,也就是纳税人的钱,我现在有几个问题问你,你要是答不上来,你就是犯罪,知道不?”
任飞说:“那石头是什么意思,你想明白没?”
林凡没有推辞,“现在三个案件的情况应该比以前清晰了很多。首先,凶手寄给刘局长第一封信中的数字翻译出来是‘游戏开始’的意思。我个人认为这是凶手在向我们暗示整个连环凶杀案的开始。其中信上的数字是用第一位受害人秦丽的血所写的,它暗示着第一位受害人已经出现,值得一提的是,秦丽被害的时间是四月一日,而信寄到也是四月一日,尸体被发现的时间也是四月一日,可见凶手对被害人情况的了解以及整个计划的周密。”
刘局长说:“既然案子有了新的进展,现在要调整一下工作安排:一是把录像里的嫌疑犯的照片发到各个调查组的手里,让他们对三位受害人的家属和朋友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与受害者认识或有过接触的;二是对受害者所住地周围的住户进行排查,对于三个案发地点本住宅区两年以内入住的人员要进行详细的排查,并要做好详细的记录;三是对于死者身上的图案,应该是属于人体彩绘,找相关的业内人士去询问一下这些图案的意思,要尽快破解这些图案之谜,因为这些图案很可能暗示着凶手的杀人动机。原来正在进行的工作要做得更细致,没有做的立即开展。依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嫌犯是一名男子,身高一米七五,体格健壮。”
任飞打趣道:“喂,我说你不会慢点吃,给我留点,我今天也是啥也没吃呢!”
接着播映的画面是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的案发现场的照片。林凡说:“同样,在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家墙上留的血字,暗示的也正是第三位受害者的名字。”
林凡说:“可是凶手是怎么进到房间里的呢?从尸体的情况看并没有扭打的痕迹,难道他们认识?如果不认识又怎么让他进的房间?凶手难道有钥匙?”
林凡说得简单也没有作过多的猜测,他没有把凶手寄给刘局长的信里的“8”字里的无名氏的血迹说出来,也没有对1112号柜子里的物品和情况进行分析。林凡所做的和任飞的工作一样,只是把情况介绍一下,甚至比任飞更加简单。
任飞咬着牙说:“那他的人还‘真好’,还真会为我们考虑!”
可是林凡却没时间去吃东西,他要赶在天黑前,去前两个案发现场看看,至于那块石头,只有等晚上回来再研究了。
现在任飞脑子里除了问题还是问题,他一直希望林凡能给他多些答案。
最后林凡说:“可以看出,凶手对所有的犯案时间、人物、地点都事先计划好了,并用数字与图案的方式作出相应的暗示。”
林凡问:“电梯和其他地方的摄像头有这个人的记录吗?”
林凡说:“从这里还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凶手对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所住的地方情况很了解。”
看着林凡这个样子,让任飞觉得特别的舒心。任飞喜欢林凡这样有点痞的样子。可任飞嘴里却说:“你现在吃饱了,也喝足了,脑子也灵光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不上来,就得请我吃一顿好的。”
任飞让人先播放了本色酒吧的录像,他做了部分解释,接着开始播放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所住楼层八楼的监控录像,画面显示在九点十一分的时候,有一个男人从消防通道里出来,向史芳婷所住的房间走了过去,由于史芳婷的房间是在转角处,从嫌疑犯出现到消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嫌疑犯所穿的衣服、戴的帽子及走路的姿势都和在本色酒吧里出现的人一样,可以断定这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
林凡无奈地说:“就像昨天刘斌那小子说的,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哎,说吧。”
接着,刘局长根据相关的工作安排了相应的人员,大家也就立即分头行动。
林凡说:“他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他亲自把东西送来。可是他的衣着没有变,他只是告诉我们是他做的,而没有给我们留下更多的细节。”
林凡再问:“对附近的住户有没有调查?”
阳光照着任飞的脸,却没有给任飞带来一丝温暖的感觉,他反而觉得身上有些燥热,“还有什么,快说!”
林凡说:“虽然我们是在史芳婷楼里的监控录像里知道嫌疑犯的一些情况,可是你想过没有,凶手会不会知道我们会去调查那里的监控录像。”
任飞想了想说:“他应该知道。”
任飞来了精神说:“哦,说说看!”
任飞疑惑地说:“你说凶手为什么要亲自把钥匙送来?”
案子有了新的进展,刘局长立即召开了新的会议。讲完案子新的进展后,这一次刘局长没有让林凡沉默,他让林凡把对三个案件的分析向大家说明一下。
任飞说:“你觉得他们应该认识?”
路上,林凡大口嚼着面包。任飞看着林凡的样子,又想笑,又觉得过意不去。林凡是他找来的,可是从林凡来的第一天就是折腾他,吃得最好的也就是昨天晚上在本色酒吧的那一顿了。
林凡灌了一大口矿泉水,“哎,这人要是饿着,想问题的时候脑子都会不灵光。”
任飞问:“那他为什么要冒险来找我们,他不怕我们把他当场捉住?他肯定清楚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很多情况了,他还把那东西寄来,他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任飞说:“你是说四月十三日?”
林凡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凶手为什么要选史芳婷呢,选前面两个受害人还有道理,因为我们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这一次他明知道他逃不过楼道里监控摄像头,还要选她呢?”
刘局长说:“任飞,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任飞说:“哪一点?”
林凡说:“还有就是把东西第一时间送给我们,让我们多点时间去想,去解决石头的问题,从而发现更多的线索。”
林凡说:“嫌疑犯没有去想办法毁掉这段录像,一是说明他一定没有这个能力和机会,二是他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冒这个险。”
任飞点了点头。这也就是说,凶手亲自送和没来送情况都差不多,凶手只是为了给任飞一个下马威,可这凶手的胆子也太大了。
任飞点了点头。
林凡说:“这个我倒能猜到一点。”
任飞苦恼地说:“没有,查了这两天所有的记录只发现这几秒钟的镜头。”
排查的工作,林凡并没有介入,因为这方面的工作警察局的人比他有经验得多。闹了这么一天,林凡才想起自己连一口饭都没吃,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一看表现在已经是快下午四点了。
林凡说:“凶手有一点很聪明。”
任飞说:“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你这两天还不知道到哪里混呢,那样你的小命报销得更快,我要是你的话,跪下来给我磕头都来不及。”
阳光的确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人感到温暖,也能让人想起很多快乐的回忆……被暖暖的阳光照着脸,林凡闭着眼躺在座位上惬意地说:“本来我现在应该是抱着个小妞,去看太阳落山的,你想想,那滋味总比在这里啃面包、看臭脸、受挖苦要好得多吧。”
任飞上午去了第三个案发现场,他真的发现了情况,可是一回警局,不是奇怪的石头就是数字弄得他都没时间汇报了。任飞说:“从第三位受害者楼层的监控录像看,受害人是晚上七点十三分左右回到家的,这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昨天出现在本色酒吧里的神秘男人在史芳婷的楼层监控录像里出现了。时间是四月九日的晚上九点十一分。从摄像头的位置分析,嫌犯身高应该是在一米七五左右。”
这话让任飞听得莫名其妙,“不是吧?我有时候真搞不清是你有病,还是那变态杀手有病。”
林凡说:“对,时间对我们来说很紧迫,对于凶手来说也是一样。他是想把东西尽快交给我们。”
林凡明白这些问题不是首要解决的,首要解决的是那块石头和那些图案的意思。那石头也许就决定了一条鲜活的生命!林凡觉得还是要亲自去看看前两个案子的案发现场,也许在那里能找到一些线索。
钱秀男想了想说:“又怕又不怕,我也形容不出来是个什么感觉。你呢?”
……
刚才,林凡一心一意对付贾故实,对于身边的钱秀男并没有太多的留意。因为林凡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知道只有自己先松了绑,自己打败了贾故实才有可能救钱秀男。钱秀男现在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披头散发,脸上全是泪痕,眼睛有些红肿,脸上化的妆也全花了,和刚进这屋子的时候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此刻钱秀男看着林凡,眼神全是关心和柔情……
林凡说:“什么那样做?”
啊——
不大一会儿,刘斌就兴冲冲地回来了。这一次他带了很多好吃的,还特意帮林凡买了鸡汤。钱秀男拎起刘斌买的啤酒说:“你这个时候还买啤酒来,你没事儿吧?”
刘斌说:“这是买给我自己喝的,你要喝也行,不过要给钱。”
那子弹到底是真是假,这个问题钱秀男到现在也不知道。林凡怎么想的,也许除了林凡没有人会那样想,那样做。
张诚说:“他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抓住了他,比什么都好!”
钱秀男说:“你怎么那么肯定,万一要是真的呢?”
钱秀男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钱秀男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感觉像,但有时候感觉又不像。”
张诚说:“他的确像个疯子,太像疯子了。”
钱秀男笑着说:“你可真够鬼的!”
钱秀男上前轻轻地抚摸着林凡的头发问:“没有想到我?”
钱秀男看着刘斌,“你准备在这里住几天?”
林凡说:“怎么这样说?”
他们正说着话,窗外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是警局的人来了。带队的正是刘局长。刚才在电话里,刘局长问任飞在哪抓到这个凶手的时候,任飞却告诉了他一个他根本不可能想到的答案——林凡家里。
任飞拉了拉张诚,“你觉得他不是疯了?我怎么越看他越像个疯子?”
钱秀男不明白林凡怎么会和那疯子是一样的人。现在她想想所发生的一切,这生与死,输与赢,就在那么一刹那。钱秀男觉得再想起刚才发生的事,都觉得有些乱。在林凡和贾故实玩那个“游戏”的时候,她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而有时候却又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慢,慢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你又不是林凡,你凭什么说不行?”
贾故实只是坐在那里傻傻地笑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任飞的问话,也没有看到任飞这个人。
“我说不行就不行!”
“不行!”
林凡醒了过来,笑着说:“我没事。”说完他看着张诚,“你们来了就好了,看来我的电话线没有白白拔掉。”
等他们把贾故实押下了楼,刘局长和林凡说了几句话就和任飞、张诚先回警局了。
钱秀男把头靠在林凡的怀里,窗外温暖的阳光照进来,照着林凡和钱秀男两个人的脸……
任飞说:“你的意思是他不是疯子?”
林凡笑笑说:“我没事,就是有些累。”刘局长这才放了心。当他回过头看到椅子上的贾故实的时候,刘局长的心才真正落了地。他并不是不相信任飞的话,但见到了贾故实,就说明这么多天的辛苦,他们总算没有白忙活,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凡说:“说来话长,等过些时候我再告诉你们。”
林凡说:“你要知道贾故实是一个多么喜欢占据主动的人,在那个时候他多么想掌握所有的一切。这样的时候,我要是不急,故意拖时间,那他一定会知道我的用心,就一定会更加小心,那我的机会就更少了。”
钱秀男说:“你当时想到了什么?”
林凡躺在沙发上,挣扎着坐起来,“他没有疯,你们小心点,警局的人什么时候到?”
钱秀男的眼睛又红了,“没事,就是刚才差点被你吓死了。那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面前的林凡已经不再是刘局长平时看到的那个林凡,眼前的林凡显得虚弱而又苍白,原来那双发亮的眼睛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神采。看着脸色苍白的林凡,再看看旁边那个满是鲜血的人,刘局长觉得心里头有些堵得慌。在路上他一直想凶手怎么会在林凡家里被抓住了,在任飞给他的电话里,任飞只简单说是林凡把凶手抓住了,可是刘局长知道现在的林凡不要说抓人,让他抓只鸡可能都不行。而林凡又是怎么对付这样一个冷血而又有准备的杀人犯呢?
刘局长一进门就看到林凡躺在了沙发上。
这下可把任飞他们吓坏了,任飞还以为林凡被贾故实打伤了,可再一看发现林凡身上除了手上并没有其他的伤。
看着他们,林凡抓了抓头皮,心想,这才是生活啊!
刘斌看着地上的人,又看了看林凡:“这是怎么回事?”
张诚说:“林凡,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林凡说:“你错了!这不是你放在柜子里的那块石头!这只是我在清云庵后山按照你那块石头的大小捡的一块石头,而且这块石头根本就不是在灵塔附近。在清云山上这样的石头有很多,而你的灵石在这!”说着陈小东从门外走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块被透明的塑料袋装着的石头,上面还沾着血迹。
林凡说:“其实他有句话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我和他是一样的人!”
林凡说:“那你怕吗?”
跟刘局长上楼来的警员都很想看看,这个让他们找了那么久的凶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任飞瞪着他们,“都别看了,把他带回局里去,记得看好了。”
林凡说:“没有人不怕死,当时我也害怕,特别是听到枪被扣响的时候,你会突然想到很多事。”
任飞说:“已经打了电话了,很快就到,这小子现在是跑不了了。”
任飞说:“你不需要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他不是个东西就行!”
林凡睁开眼,坏坏地笑着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不期而遇。这个贾故实他们千寻万找都找不到,没想到他们今天一来到林凡的家里,就把他抓住了。回想到整个案子的前前后后,任飞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努力想把他和自己想象的人联系到一起,可是他怎么想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傻傻的像疯子一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钱秀男朝林凡的手臂往死里拧了一把说:“你这个混蛋!”
钱秀男恨恨地说:“他不是疯子,那谁是疯子,不过……”
刘斌一听笑了,“说你是个吃货,你还真是,想吃什么?”
钱秀男说:“你刚开始时怎么总是催那个疯子问问题?好像巴不得快点开始一样,本来你应该拖些时间等任飞他们来的。”
任飞先把贾故实从地上抓起来,铐在椅子上。任飞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贾故实。就是这个人让他们折腾了这么久,就是这个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看着贾故实那张苍白又满是鲜血的脸,任飞真恨不能冲上去给他几个耳光,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局长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找了这么久,找了这么多的地方,都没办法找到这个凶手。他们一直奇怪凶手为什么一直没有露面,难道他不住宿,不吃饭?原来贾故实藏进了林凡的家里。什么叫灯下黑,这就是真正的灯下黑,他们又怎么会想到跑到林凡的家里去找凶手呢。
这一刻林凡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里,“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不过什么?”
等他们都走了,林凡笑着对刘斌说:“我现在突然有点饿了。”
张诚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转身走向贾故实。他仔细地看了看面前这个像疯子一样的人。
钱秀男说:“不过,他又不太像个疯子。”
刘斌说:“你等一下,我就回来。”说着他就下楼了。
林凡却没有回答刘斌,他头歪了歪,倒了下去……
刘斌说:“可以留到明天吃,我准备在这里住几天,反正也没什么事。”
林凡说:“我不是说了,那子弹是假的。”
张诚说:“这个,你要问林凡,他比我们更清楚。”
钱秀男说:“你为什么要把判断答案对错的权利交给那个疯子呢,你不是在找死吗?”
林凡说:“想到了我的师父,其他的记不起来了。”说着林凡闭上了眼。
刘局长对任飞说:“先把凶犯送到局里去,记得叫医生,别让他死了。”
林凡说:“你不明白。”
任飞转过头看了看张诚,“是不是刚才林凡把这小子打傻了,你看看他这个样子!”
疯子!是啊,人人都觉得贾故实是一个疯子。钱秀男的话让林凡想起了刚才的情景。林凡说:“你觉得他是个疯子?”
钱秀男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吃不完多浪费呀。”
刘斌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把林凡扶到了沙发上,钱秀男把毛巾弄湿了盖在了林凡的额头上。钱秀男知道林凡只是体力透支了,才昏了过去。想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钱秀男的心现在还在狂跳着,她现在还不知道林凡是怎么把绳子解开的。
钱秀男抓着林凡的手,哭着说:“林凡,林凡,你没事吧?”
刘斌也走过来,“这是什么人,你们要抓的就是他?”
刘局长赶紧上前问:“林凡,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任飞问:“你就是贾故实?”
钱秀男说:“刚才他对你开那一枪的时候,你怕吗?”
“怎么,不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