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9、两个案发现场

9、两个案发现场

任飞觉得自己刚才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其实他不知道,有了林凡,他已经有些习惯问问题了,因为这样能很快得到答案。
由于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除了秦丽住的房间,其他地方都没有画警戒线,住户可以像平时一样自由出入。邻居们只是知道秦丽自杀了,大家都比较接受这个理由,不过还是有很多的猜测。
从楼上下来,任飞说:“看来凶手很可能是撬锁进来的。”
修锁老板想走,可是哪里敢动。他回头看看任飞他们,任飞对他点点头,示意让他走,修锁老板才提着箱子下了楼。
任飞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惯偷啊!”说着大家都笑了。
任飞忙走过来,发现林凡正蹲在一根水管面前仔细察看着。
楼道里同一层就有四套房间,李文娟住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朱义告诉他们,李文娟的母亲来过,把李文娟和她儿子的一些东西拿走了,李文娟的儿子现在住在他外婆家里。
林凡问任飞:“你说李文娟那天为什么突然要把儿子送到她母亲那里去呢?”
从李文娟楼上下来,林凡他们开车回警局。其实林凡这次来看现场,只是想多一些对凶手的了解。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那块石头的暗示含义。
林凡又问:“案发当晚有没有邻居听到敲门声或其他声音?”
吴天宝说:“没有,都睡了。”
林凡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修锁老板看着林凡的眼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只是认识,认识,原来在一起打过麻将。”
任飞站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周围是有一些比这幢楼还高的房子,但晚上要是坐在这里,有水箱和这小房子挡住,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人。
林凡问:“师傅,这家人有没有找过你修锁?”
林凡说:“那麻烦你,把老板叫来,我有事要问一下。”
两间房间,一间是书房,一间是卧室。秦丽的尸体是在卧室里被发现的。
虽然林凡笑了,可是修锁老板心里却更紧张了。他宁愿这个时候林凡像原来那样板着脸问他。修锁老板有点心虚地说:“用久了的锁都这样。”
林凡笑着问:“像这样的锁好好的怎么会坏呢?”
等到了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任飞说;“为什么?”
李文娟住的地方比秦丽住的小区差多了。虽然路上能看到治安员,但像这种城中村所住的人员更是复杂。
任飞告诉林凡,这里都经过了仔细的搜查,但家具的大体位置没有变。林凡听了点了点头,卧室墙上的血字已经被擦掉了。
林凡回身拉了拉门锁问:“你看这门是不是像和你上次说的那样?”
林凡没再说什么,他拍了拍修锁老板的肩膀,从他的箱子里拿出一样东西,走出门外,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可还没过几秒钟,门又开了,林凡拿着那把工具又出现在大家面前。
修锁老板不时地瞟着任飞说:“有,还有两三家,不过这一头就我一家,其他的在小区的那一头。”说着他指了指方向。
从见到修锁老板开始,林凡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修锁老板的脸,“那她平时为人怎么样?”
修锁老板不明白林凡怎么突然从锁的事说到这个上面来。可是他又不得不回答,“呵,人不错,说话细声细气的,不像外面传的那样。”
来到李文娟住的楼下,他们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房子挨得都很近,也就是两三米的楼间距离。来到五楼,警员朱义正在等着他们。
来到秦丽所住的楼下,林凡他们又转了一圈,发现就在这幢房子的旁边就有一个小的出口,铁门还开着,不时地有人进出。秦丽所住的楼下也有一个五金店,店里正在加工铝合金门窗之类的东西,发出刺耳的声音。案发现场是在四楼,林凡他们上去的时候,已经有警员在等着他们,一个是章南,另一个是吴天宝。
林凡回头问:“这附近有没有修锁的?”
林凡皱了皱眉说:“史芳婷住的房间不可能被撬锁。”
林凡问:“这附近只有你一家修锁的,还有没有别家?”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房间里的摆设和一般家庭里的差不多。客厅的小茶几上摆着一盆水仙花,也许是因为很多天没有人照顾,已经有些枯了,但整个房间还是有着淡淡的清香。
林凡问:“可不可能被人撬过?把锁弄坏了?”
林凡他们下车后并没有直接往小区里走,而是绕着小区转了一圈。通过观察,这个小区一共有九幢房子,并不是封闭式管理的。有四五个出口,有些出口没有设保安。林凡问任飞这些没有人守的小区出口,晚上什么时候关门。任飞告诉他由于这里人员复杂,要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保安才会来关闭。这里的保安人手不足,因此在小区内巡逻的次数也有限。
林凡笑了笑说:“不要怕,就算你会撬,我们也不会说什么,你只要说有没有可能。”
章南说:“有,楼下旁边就有一家。”
林凡说:“这个凶手总不可能会飞吧。”
林凡忙问:“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
修锁老板说:“我也不太记得了,反正那次秦丽来找我说锁坏了,门不好关。我就来了,帮她调了下锁就走了。”
走进小区里,人来人往,到处可以看见某某公司的广告招牌。各幢房子的一楼大多是小卖部,也有一些五金店。林凡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小区仍然很热闹。
或许是因为这屋子里不久前死了人,让这修锁老板觉得嗓子有些发干,他干笑了声,“我和秦丽算是朋友,平时关系也还不错,不好意思在修锁的时候宰她。”
出了李文娟的房间上一层楼梯左转就是一扇铁门,铁门外就是天台。天台上有一个大的水箱,旁边还有一个小房子,里面堆放着杂物,林凡走进小房子里察看了一会儿后,他又在天台上转悠,似乎这里比案发现场还要有看头。
水管是从水箱通到楼下的,日晒雨淋,水管已经锈迹斑斑,可是有一块地方却显得很干净。林凡皱了皱眉,走进旁边的小房子里,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出来,毛巾上面全是橘黄色的铁锈,看样子,是有人用毛巾把水管上的铁锈擦干净,方便坐下来。
从秦丽家出来,他们又前往第二个案发现场。
任飞说:“你是说,凶手有可能是躲在这里,等被害人回家后,再下楼杀人的?就算是这样,他总要上楼呀,不可能飞上来吧。”
任飞问:“那其他受害者的情况会不会也是这样?”
两个人在车上没聊一会儿就到了。林凡下了车,看到“阳光小区”四个大字。林凡知道这是第一位受害者住的小区。
林凡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他并没有往窗户那里去看,只是看了看门锁,看完他和任飞上了顶楼。
朱义向林凡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在李文娟受害前后,这个楼道里有不少人上下楼,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是可疑的事。他对这整幢房子的住户也都调查过,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幢房子周围的一些出租屋也都被仔细调查过,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似乎这个凶手是透明的,没有人看到他来,也没有人看到他离开。
不一会儿,章南就把楼下修锁店的老板带来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个箱子。看他的样子他有些紧张,毕竟有警察来找,再加上前些天发生的事,不做贼也会心虚的。
修锁老板走过来,试了试门:“应该是,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你也知道,这锁是旧锁。”
林凡在水箱边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突然蹲了下来,向任飞他们招了招手。
修锁老板呆呆地点了点头,一头的汗。
修锁老板看得眼睛都直了。
修锁老板擦了擦额头的汗,想了想说:“嗯,有过,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林凡说:“因为她家的锁比这里的锁要先进得多,也要结实得多。你不要忘了凶手进入史芳婷家是什么时候。凶手进入史芳婷家的时间不算太晚,面对一个难撬的锁和随时被人撞见的危险,凶手不可能会选择这种做法,你不要忘记凶手是一个多么心思缜密的人!”
林凡问:“那你怎么不帮她换把锁,换锁总比修锁轻松也划算。”
林凡问:“你和这家的女主人秦丽很熟?”
林凡指着水管说:“你们看,这里有情况。”
林凡问:“晚上十二点以后,小区里仍会有很多人在外面活动吗?”
林凡站起来把门轻轻一关,没关住,再用点劲还是没关住,他使劲一关,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林凡又打开门,拉着门栓把门轻轻地关上,再把门栓松开,他拉了拉门,门锁上了。
吴天宝说:“案发当晚,这附近没有人,商店都关门了。平时这里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人就很少了。”
修锁老板一听,汗都下来了,“我,我……”
修锁老板赶紧说:“有可能,上次我就和秦丽说来着,可能是被人撬了,劝她换锁,可是她不听,说没关系。”
林凡走到窗户前看了看,又走到门口蹲下来看了看门锁。身后的吴天宝说:“锁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不知道凶手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凶手是从窗子爬进来的?”
林凡把工具扔进箱子里说:“锁有没有可能是这样被弄坏的?”
修锁老板不说话了,他看了看林凡,又看了看其他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里有人死了,那人是秦丽而且和他很熟。虽然外面说她是自杀死的,可是他不相信,再加上外面的一些传闻,他不由得有些怕了。
林凡说:“你们看,要是我晚上坐在这里,有没有人会发现我呢?”
林凡点了点头。
林凡说:“你先回去吧,谢谢你的协助。”
这话一出,林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可刚才你不是说用久了锁都会坏吗?”
林凡说:“虽然我们是在史芳婷楼里的监控录像里知道嫌疑犯的一些情况,可是你想过没有,凶手会不会知道我们会去调查那里的监控录像。”
林凡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凶手为什么要选史芳婷呢,选前面两个受害人还有道理,因为我们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这一次他明知道他逃不过楼道里监控摄像头,还要选她呢?”
林凡没有推辞,“现在三个案件的情况应该比以前清晰了很多。首先,凶手寄给刘局长第一封信中的数字翻译出来是‘游戏开始’的意思。我个人认为这是凶手在向我们暗示整个连环凶杀案的开始。其中信上的数字是用第一位受害人秦丽的血所写的,它暗示着第一位受害人已经出现,值得一提的是,秦丽被害的时间是四月一日,而信寄到也是四月一日,尸体被发现的时间也是四月一日,可见凶手对被害人情况的了解以及整个计划的周密。”
路上,林凡大口嚼着面包。任飞看着林凡的样子,又想笑,又觉得过意不去。林凡是他找来的,可是从林凡来的第一天就是折腾他,吃得最好的也就是昨天晚上在本色酒吧的那一顿了。
任飞想了想说:“他应该知道。”
这话让任飞听得莫名其妙,“不是吧?我有时候真搞不清是你有病,还是那变态杀手有病。”
林凡说:“凶手有一点很聪明。”
林凡说得简单也没有作过多的猜测,他没有把凶手寄给刘局长的信里的“8”字里的无名氏的血迹说出来,也没有对1112号柜子里的物品和情况进行分析。林凡所做的和任飞的工作一样,只是把情况介绍一下,甚至比任飞更加简单。
任飞说:“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你这两天还不知道到哪里混呢,那样你的小命报销得更快,我要是你的话,跪下来给我磕头都来不及。”
接着播映的画面是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的案发现场的照片。林凡说:“同样,在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家墙上留的血字,暗示的也正是第三位受害者的名字。”
任飞说:“那石头是什么意思,你想明白没?”
林凡说:“记得我们推测的下一次案发时间吗?”
林凡说:“从这里还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凶手对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所住的地方情况很了解。”
林凡表情严肃了起来,“还没想明白。”
任飞苦恼地说:“没有,查了这两天所有的记录只发现这几秒钟的镜头。”
任飞咬着牙说:“那他的人还‘真好’,还真会为我们考虑!”
任飞上午去了第三个案发现场,他真的发现了情况,可是一回警局,不是奇怪的石头就是数字弄得他都没时间汇报了。任飞说:“从第三位受害者楼层的监控录像看,受害人是晚上七点十三分左右回到家的,这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昨天出现在本色酒吧里的神秘男人在史芳婷的楼层监控录像里出现了。时间是四月九日的晚上九点十一分。从摄像头的位置分析,嫌犯身高应该是在一米七五左右。”
林凡说:“还有就是把东西第一时间送给我们,让我们多点时间去想,去解决石头的问题,从而发现更多的线索。”
现在任飞脑子里除了问题还是问题,他一直希望林凡能给他多些答案。
林凡说:“他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他亲自把东西送来。可是他的衣着没有变,他只是告诉我们是他做的,而没有给我们留下更多的细节。”
林凡问:“电梯和其他地方的摄像头有这个人的记录吗?”
接着,刘局长根据相关的工作安排了相应的人员,大家也就立即分头行动。
阳光的确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人感到温暖,也能让人想起很多快乐的回忆……被暖暖的阳光照着脸,林凡闭着眼躺在座位上惬意地说:“本来我现在应该是抱着个小妞,去看太阳落山的,你想想,那滋味总比在这里啃面包、看臭脸、受挖苦要好得多吧。”
任飞来了精神说:“哦,说说看!”
林凡灌了一大口矿泉水,“哎,这人要是饿着,想问题的时候脑子都会不灵光。”
阳光照着任飞的脸,却没有给任飞带来一丝温暖的感觉,他反而觉得身上有些燥热,“还有什么,快说!”
林凡说:“嫌疑犯没有去想办法毁掉这段录像,一是说明他一定没有这个能力和机会,二是他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冒这个险。”
屏幕上的投影转到第一位受害者的案发现场的照片上。林凡接着说:“秦丽的案发现场,其背部的图案,我个人认为是对受害者的一种暗示。而在墙上所留的血字,经破译是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的名字,凶手用这样的方式暗示了第二位死者的身份。”
任飞让人先播放了本色酒吧的录像,他做了部分解释,接着开始播放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所住楼层八楼的监控录像,画面显示在九点十一分的时候,有一个男人从消防通道里出来,向史芳婷所住的房间走了过去,由于史芳婷的房间是在转角处,从嫌疑犯出现到消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嫌疑犯所穿的衣服、戴的帽子及走路的姿势都和在本色酒吧里出现的人一样,可以断定这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
任飞说:“你是说四月十三日?”
任飞点了点头。
案子有了新的进展,刘局长立即召开了新的会议。讲完案子新的进展后,这一次刘局长没有让林凡沉默,他让林凡把对三个案件的分析向大家说明一下。
林凡无奈地说:“就像昨天刘斌那小子说的,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哎,说吧。”
林凡笑着说:“我还真后悔答应帮你,你看这才两天时间,我的小命都快报销了。”
刘局长说:“既然案子有了新的进展,现在要调整一下工作安排:一是把录像里的嫌疑犯的照片发到各个调查组的手里,让他们对三位受害人的家属和朋友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与受害者认识或有过接触的;二是对受害者所住地周围的住户进行排查,对于三个案发地点本住宅区两年以内入住的人员要进行详细的排查,并要做好详细的记录;三是对于死者身上的图案,应该是属于人体彩绘,找相关的业内人士去询问一下这些图案的意思,要尽快破解这些图案之谜,因为这些图案很可能暗示着凶手的杀人动机。原来正在进行的工作要做得更细致,没有做的立即开展。依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嫌犯是一名男子,身高一米七五,体格健壮。”
最后林凡说:“可以看出,凶手对所有的犯案时间、人物、地点都事先计划好了,并用数字与图案的方式作出相应的暗示。”
林凡明白这些问题不是首要解决的,首要解决的是那块石头和那些图案的意思。那石头也许就决定了一条鲜活的生命!林凡觉得还是要亲自去看看前两个案子的案发现场,也许在那里能找到一些线索。
任飞问:“那他为什么要冒险来找我们,他不怕我们把他当场捉住?他肯定清楚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很多情况了,他还把那东西寄来,他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任飞点了点头。这也就是说,凶手亲自送和没来送情况都差不多,凶手只是为了给任飞一个下马威,可这凶手的胆子也太大了。
看着林凡这个样子,让任飞觉得特别的舒心。任飞喜欢林凡这样有点痞的样子。可任飞嘴里却说:“你现在吃饱了,也喝足了,脑子也灵光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不上来,就得请我吃一顿好的。”
林凡说:“对,时间对我们来说很紧迫,对于凶手来说也是一样。他是想把东西尽快交给我们。”
林凡说:“这个我倒能猜到一点。”
任飞疑惑地说:“你说凶手为什么要亲自把钥匙送来?”
林凡再问:“对附近的住户有没有调查?”
任飞打趣道:“喂,我说你不会慢点吃,给我留点,我今天也是啥也没吃呢!”
排查的工作,林凡并没有介入,因为这方面的工作警察局的人比他有经验得多。闹了这么一天,林凡才想起自己连一口饭都没吃,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一看表现在已经是快下午四点了。
刘局长说:“任飞,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任飞说:“我特地交代同事在那边查了,具体情况还要晚些时候才能汇报。”
任飞说:“哪一点?”
林凡说:“可是凶手是怎么进到房间里的呢?从尸体的情况看并没有扭打的痕迹,难道他们认识?如果不认识又怎么让他进的房间?凶手难道有钥匙?”
任飞说:“面包你吃了,那可是我出的钱,也就是纳税人的钱,我现在有几个问题问你,你要是答不上来,你就是犯罪,知道不?”
任飞说:“你觉得他们应该认识?”
可是林凡却没时间去吃东西,他要赶在天黑前,去前两个案发现场看看,至于那块石头,只有等晚上回来再研究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