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0、神秘玉观音

10、神秘玉观音

林凡说:“那不是好事吗?怎么,你又不想进去了?”
只见黑黢黢的保险箱里放着一尊碧绿通透的玉观音。这尊观音像隐隐中发出某种神秘的气息。除了观音像,在箱子里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任飞说:“不是!”
张诚质疑说:“就凭这个你就能确定这不是嫌疑人买的?”
任飞他们立即来到大厦监控室,把相关的录像调出来看,的确如郑仁正所说,这个租客与嫌疑人的体态特征非常相似。
张诚回过头,看着林凡和任飞:“你们觉得呢?”
林凡面无表情地说:“只有打开了才知道。”
任飞马上掏出手机又给刘局长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任飞一脸的不高兴。
林凡说:“最好是进去看看,说不定他会留下什么线索。”
郑仁正说:“查到了,不过是无效号码。”
林凡和任飞在保安室等了一会儿,局里的人就来了,还带来了搜查令。
林凡说:“那干吗一脸苦瓜样?”
四月十三日是一个让人难熬的日子,因为今天很可能是凶手再次作案的日子。任飞手机每一次铃声的响起都会让他心惊胆战,每一次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响起,都是一种煎熬。但无论怎么样,时间不会理会这一切,它以它的方式不可改变地进行着。
按郑仁正向任飞汇报的情况,任飞想了想觉得这个线索可能是破案的一大关键,马上给刘局长打了个电话。刘局长在电话里做了指示后,任飞问郑仁正:“查没查到那人的联系方式?”
这时,只听张诚那组的人说:“张头,这个保险箱打不开,但根据嫌疑人是三个月前搬进来的这个信息,可以查一下近三个月市里保险箱买主的资料,说不定会有发现。”
林凡看着他们清查的过程,偷偷笑了。他突然觉得偷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看着别人做事,却让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时间。
林凡说:“我可能知道。”
林凡说:“有可能。”
林凡说:“这样不是更好吗?不打扰你工作。”
任飞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忙活,似乎林凡更变得无事可干了。可任飞看到林凡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的样子,心里便有些气了,“怎么,你就这样看着?”
林凡见了问:“怎么,又被骂了?”
林凡笑笑说:“以嫌疑犯人的智商,他用不着买这个来用。”
张诚叫了一个他那组的人,那人把手里的工具包打开,拿出一些奇怪的工具,没几下两道门就被弄开了。任飞看了看林凡,意思好像是你手艺不精啊。林凡并没有理睬任飞,跟着张诚走了进去。
林凡一听明白了,任飞气的原来是这个。
任飞看了看身边的林凡,“这又是什么把戏?”
大家在房间里忙着各自的事情,林凡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只能协助,不能像原来那样主动了。这并不是说他面对张诚这个特别调查组胆怯了,而是怕影响任飞的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四月十三日。
九楼的住客是三个月前搬到这里的,房东已经出国,现在正在想办法联系。从保安那里得知,保安对这个租客没有什么印象。在监控录像中看到这名租客是一名中年男子,这名男子很少回这里住,而且出入的时候都戴着帽子,看不到脸部。从录像中该男子走路的姿势和打扮来看,该名男子很像前两次监控录像中出现的嫌疑人的外形体态。
林凡没有说话,他看着玉观音,总觉得观音在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虽然林凡自问没做过亏心事,可是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保安带着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九楼,要进去只有砸门了。
任飞说:“到底会是什么密码呢?”
林凡说:“你觉得他还会回来这里吗?”
林凡说:“没有必要。”
按林凡的想法,这块石头一定暗示着下一个案发地点或人物,可是这又会是谁,又会在哪里?
林凡说:“这个保险箱应该是房东买的,由于出国没法带走,所以就留给现在的租客使用了。”
任飞问:“那保险箱按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任飞说:“刘头同意签搜查令。”
任飞问:“那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如果凶手已经回来了怎么办?”
任飞说:“那你们守在这里一步也不要离开,密切注意九楼那间房间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任飞点了点头,“那倒是,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进这个房间吗?”
任飞一脸无奈地说:“不是,张诚说也要过来。”
任飞咬咬牙说:“我现在还真想进去看看。”
布置完工作,任飞和林凡上到九楼。郑仁正所说的那间906号房,大门和消防通道非常接近,大门紧闭着,任飞看了看林凡,指了指大门,他的意思好像是让林凡把门弄开。林凡苦笑着说:“你还真把我当神偷了,这种门哪有那么容易打开?”
任飞看着林凡的样子,一下就明白了。只见任飞转身走到张诚那边,张诚还在试着开保险箱。任飞说:“前辈,让我来试试吧?”说着任飞蹲下来,在键盘上按下了“1112”四个数字,再按了“确认”。只听“咔嗒”一声,保险箱的门真的打开了。
来到大厦大堂,警察局的郑仁正在等着他们。郑仁正告诉他们,经过仔细的排查发现九楼有一个住户很可疑。
任飞听了哭笑不得,“你觉得这个租客会不会是那个嫌疑人?”
看得出来,张诚并没有把任飞放在眼里,当任飞向张诚介绍林凡的时候,张诚的表情很有些意思,皮笑肉不笑的像是在打量一个犯罪嫌疑人。不过张诚知道林凡是刘局长同意加入的“编外人员”,多少也要给刘局长点面子,所以说话的时候还算客气。
林凡打趣道:“那你可以把门砸开!”
这块奇怪的石头成了全警察局的心病,大家吃饭想着,睡觉想着,可这块石头到底暗示着什么,却没有人想得出来。
不一会儿,大家在卧室里发现了一个保险箱。张诚蹲在保险箱前沉思着,任飞问一旁的林凡:“你看这个保险箱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整个屋子里,只有这个保险箱没查过了。
这是一套三室二厅的居室,家具一应俱全,房间十分的整洁。不过经过搜查后发现,柜子里没有衣服,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有谁会在这里住三个月,却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呢?
张诚疑惑地看着林凡说:“怎么会没有必要?他说的有一定道理。”
四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警察局的人打电话告诉任飞,说发现了新的情况,要任飞立即赶往史芳婷所住的大厦。
林凡说:“有没有问题先不管,重要的是先要知道密码,打开了才知道里面的秘密!”
不知为什么,这玉观音似乎隐藏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让在场的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却没有人上前去把玉观音像拿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省局派了个特别调查组来协助侦破这个案子。领队的人名叫张诚,中等个头,五十多岁,那张脸似乎和任飞有着同样的神情,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严谨的人。任飞原来也听说过他,在省里破过很多大案要案,干警察这行已经有三十多年。不要看他粗粗壮壮的样子,他竟然是一位博士,还到国外进修过犯罪心理学、犯罪刑侦学等课程,算得上是省局的一个传奇人物。
林凡走到窗户前看了看,又走到门口蹲下来看了看门锁。身后的吴天宝说:“锁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不知道凶手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凶手是从窗子爬进来的?”
朱义向林凡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在李文娟受害前后,这个楼道里有不少人上下楼,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是可疑的事。他对这整幢房子的住户也都调查过,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幢房子周围的一些出租屋也都被仔细调查过,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似乎这个凶手是透明的,没有人看到他来,也没有人看到他离开。
修锁老板赶紧说:“有可能,上次我就和秦丽说来着,可能是被人撬了,劝她换锁,可是她不听,说没关系。”
从李文娟楼上下来,林凡他们开车回警局。其实林凡这次来看现场,只是想多一些对凶手的了解。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那块石头的暗示含义。
林凡回头问:“这附近有没有修锁的?”
林凡他们下车后并没有直接往小区里走,而是绕着小区转了一圈。通过观察,这个小区一共有九幢房子,并不是封闭式管理的。有四五个出口,有些出口没有设保安。林凡问任飞这些没有人守的小区出口,晚上什么时候关门。任飞告诉他由于这里人员复杂,要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保安才会来关闭。这里的保安人手不足,因此在小区内巡逻的次数也有限。
虽然林凡笑了,可是修锁老板心里却更紧张了。他宁愿这个时候林凡像原来那样板着脸问他。修锁老板有点心虚地说:“用久了的锁都这样。”
修锁老板一听,汗都下来了,“我,我……”
楼道里同一层就有四套房间,李文娟住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朱义告诉他们,李文娟的母亲来过,把李文娟和她儿子的一些东西拿走了,李文娟的儿子现在住在他外婆家里。
林凡问:“这附近只有你一家修锁的,还有没有别家?”
章南说:“有,楼下旁边就有一家。”
修锁老板不明白林凡怎么突然从锁的事说到这个上面来。可是他又不得不回答,“呵,人不错,说话细声细气的,不像外面传的那样。”
走进小区里,人来人往,到处可以看见某某公司的广告招牌。各幢房子的一楼大多是小卖部,也有一些五金店。林凡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小区仍然很热闹。
林凡笑着问:“像这样的锁好好的怎么会坏呢?”
林凡站起来把门轻轻一关,没关住,再用点劲还是没关住,他使劲一关,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林凡又打开门,拉着门栓把门轻轻地关上,再把门栓松开,他拉了拉门,门锁上了。
林凡问:“晚上十二点以后,小区里仍会有很多人在外面活动吗?”
任飞觉得自己刚才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其实他不知道,有了林凡,他已经有些习惯问问题了,因为这样能很快得到答案。
不一会儿,章南就把楼下修锁店的老板带来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个箱子。看他的样子他有些紧张,毕竟有警察来找,再加上前些天发生的事,不做贼也会心虚的。
林凡笑了笑说:“不要怕,就算你会撬,我们也不会说什么,你只要说有没有可能。”
林凡回身拉了拉门锁问:“你看这门是不是像和你上次说的那样?”
任飞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惯偷啊!”说着大家都笑了。
修锁老板不时地瞟着任飞说:“有,还有两三家,不过这一头就我一家,其他的在小区的那一头。”说着他指了指方向。
林凡皱了皱眉说:“史芳婷住的房间不可能被撬锁。”
林凡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他并没有往窗户那里去看,只是看了看门锁,看完他和任飞上了顶楼。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房间里的摆设和一般家庭里的差不多。客厅的小茶几上摆着一盆水仙花,也许是因为很多天没有人照顾,已经有些枯了,但整个房间还是有着淡淡的清香。
修锁老板想走,可是哪里敢动。他回头看看任飞他们,任飞对他点点头,示意让他走,修锁老板才提着箱子下了楼。
林凡在水箱边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突然蹲了下来,向任飞他们招了招手。
林凡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林凡问:“那你怎么不帮她换把锁,换锁总比修锁轻松也划算。”
林凡忙问:“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
任飞忙走过来,发现林凡正蹲在一根水管面前仔细察看着。
林凡把工具扔进箱子里说:“锁有没有可能是这样被弄坏的?”
任飞站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周围是有一些比这幢楼还高的房子,但晚上要是坐在这里,有水箱和这小房子挡住,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人。
或许是因为这屋子里不久前死了人,让这修锁老板觉得嗓子有些发干,他干笑了声,“我和秦丽算是朋友,平时关系也还不错,不好意思在修锁的时候宰她。”
修锁老板不说话了,他看了看林凡,又看了看其他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里有人死了,那人是秦丽而且和他很熟。虽然外面说她是自杀死的,可是他不相信,再加上外面的一些传闻,他不由得有些怕了。
来到李文娟住的楼下,他们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房子挨得都很近,也就是两三米的楼间距离。来到五楼,警员朱义正在等着他们。
来到秦丽所住的楼下,林凡他们又转了一圈,发现就在这幢房子的旁边就有一个小的出口,铁门还开着,不时地有人进出。秦丽所住的楼下也有一个五金店,店里正在加工铝合金门窗之类的东西,发出刺耳的声音。案发现场是在四楼,林凡他们上去的时候,已经有警员在等着他们,一个是章南,另一个是吴天宝。
林凡问:“可不可能被人撬过?把锁弄坏了?”
修锁老板看得眼睛都直了。
林凡没再说什么,他拍了拍修锁老板的肩膀,从他的箱子里拿出一样东西,走出门外,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可还没过几秒钟,门又开了,林凡拿着那把工具又出现在大家面前。
林凡问任飞:“你说李文娟那天为什么突然要把儿子送到她母亲那里去呢?”
从见到修锁老板开始,林凡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修锁老板的脸,“那她平时为人怎么样?”
从楼上下来,任飞说:“看来凶手很可能是撬锁进来的。”
林凡说:“你先回去吧,谢谢你的协助。”
吴天宝说:“案发当晚,这附近没有人,商店都关门了。平时这里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人就很少了。”
修锁老板呆呆地点了点头,一头的汗。
林凡点了点头。
修锁老板擦了擦额头的汗,想了想说:“嗯,有过,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修锁老板看着林凡的眼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只是认识,认识,原来在一起打过麻将。”
林凡又问:“案发当晚有没有邻居听到敲门声或其他声音?”
出了李文娟的房间上一层楼梯左转就是一扇铁门,铁门外就是天台。天台上有一个大的水箱,旁边还有一个小房子,里面堆放着杂物,林凡走进小房子里察看了一会儿后,他又在天台上转悠,似乎这里比案发现场还要有看头。
林凡说:“因为她家的锁比这里的锁要先进得多,也要结实得多。你不要忘了凶手进入史芳婷家是什么时候。凶手进入史芳婷家的时间不算太晚,面对一个难撬的锁和随时被人撞见的危险,凶手不可能会选择这种做法,你不要忘记凶手是一个多么心思缜密的人!”
林凡问:“师傅,这家人有没有找过你修锁?”
等到了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李文娟住的地方比秦丽住的小区差多了。虽然路上能看到治安员,但像这种城中村所住的人员更是复杂。
这话一出,林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可刚才你不是说用久了锁都会坏吗?”
从秦丽家出来,他们又前往第二个案发现场。
林凡说:“你们看,要是我晚上坐在这里,有没有人会发现我呢?”
水管是从水箱通到楼下的,日晒雨淋,水管已经锈迹斑斑,可是有一块地方却显得很干净。林凡皱了皱眉,走进旁边的小房子里,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出来,毛巾上面全是橘黄色的铁锈,看样子,是有人用毛巾把水管上的铁锈擦干净,方便坐下来。
林凡说:“这个凶手总不可能会飞吧。”
修锁老板走过来,试了试门:“应该是,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你也知道,这锁是旧锁。”
吴天宝说:“没有,都睡了。”
两个人在车上没聊一会儿就到了。林凡下了车,看到“阳光小区”四个大字。林凡知道这是第一位受害者住的小区。
林凡说:“那麻烦你,把老板叫来,我有事要问一下。”
林凡指着水管说:“你们看,这里有情况。”
任飞说;“为什么?”
由于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除了秦丽住的房间,其他地方都没有画警戒线,住户可以像平时一样自由出入。邻居们只是知道秦丽自杀了,大家都比较接受这个理由,不过还是有很多的猜测。
修锁老板说:“我也不太记得了,反正那次秦丽来找我说锁坏了,门不好关。我就来了,帮她调了下锁就走了。”
任飞告诉林凡,这里都经过了仔细的搜查,但家具的大体位置没有变。林凡听了点了点头,卧室墙上的血字已经被擦掉了。
林凡问:“你和这家的女主人秦丽很熟?”
任飞说:“你是说,凶手有可能是躲在这里,等被害人回家后,再下楼杀人的?就算是这样,他总要上楼呀,不可能飞上来吧。”
两间房间,一间是书房,一间是卧室。秦丽的尸体是在卧室里被发现的。
任飞问:“那其他受害者的情况会不会也是这样?”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