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1、玉观音和石头

11、玉观音和石头

林凡越想越乱,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他的身后有人对他喊:“林凡,快下来!出事了!”
林凡说:“凶手为什么要直接把超市储物柜的钥匙先交给我们,而不是直接把玉观音交给我们呢?”
张诚接着说:“这个案子,关键点就是在这些受害者背部的彩绘上。那些数字只是凶手设计的连环杀人案的提示,只是做给我们看的。而这些图案应该就是凶手选择这些受害者的原因,这才是本案的根本点。我们只有找出凶手想透过这些图案中所要表达的意思,才能够掌握凶手的思路和动向。”
其实林凡一个晚上都没睡,天刚亮,他就跑到警察局的楼顶上,看着太阳从地平线慢慢升起。由于一晚没睡,又抽了一晚的烟,他觉得头有些昏,舌头也有些发麻。
张诚点了点头,说,“那你有什么看法?”
任飞说:“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数字所代表的含义,可是图案代表了什么,我们还不知道。派出去调查此情况的人,也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只知道受害人背部的图案属于人体彩绘。”
这样一个到处都有得卖的仿玉的观音像却放在了保险箱里,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如果说凶手在暗示,那他到底在暗示什么呢?林凡坚信凶手是不可能用一些虚假的暗示来糊弄警方,因为这个凶手不是一个疯子。这个凶手所做的一切除了杀人以外,那些数字、钥匙、石头等和案件的联系都绝对需要一个正常、冷静的头脑才会设计并完成的。
任飞说:“我还要补充一下,凶手还有可能做过技术员,或干过与锁有关的行业。凶手应该是本地居民,对这个城市的情况十分了解。”
张诚说:“按现在掌握的资料,我对凶手作了大致勾画——男性,身高一米七五,体格健壮,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很可能是单身,性格孤僻,很可能无固定职业。爱干净甚至有洁癖,存在很大的心理问题,可能有或曾经有过精神病史。”
张诚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天空的霞光,林凡的心里却温暖不起来。他觉得愧疚,这种愧疚不是觉得对不起任飞。当面对一个生命的消失,却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这种愧疚感才是那么的真实。
林凡说:“依我看,图案的事是很重要,可是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开石头和玉观音之谜。因为现在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些图案的含义,也没有用。我们也无法知道凶手会对哪一个人下手。”
一桌子的照片,就好像是一桌子的问题,虽然数字的谜已经解开了,可是这个解开的谜已经和这个案子的关系不大了。因为凶手已经不再用数字来作暗示了。在不能确定凶手、不能确定下一位受害人的情况下,早一步破解凶手所留下的提示好像是唯一可行的路了,可这条路走得通吗?
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怎样设计这个过程呢?林凡心里这样想着,会真如任飞所说的,石头是代表下一个受害人的姓氏吗?但玉观音呢?如果石头指的是姓氏,那玉观音会不会指的是地点呢?玉观音暗示的是工厂?商店?还是庙宇呢?
四月十四日,似乎一切都平静了。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消息。如果说四月十三日是令人煎熬的日子的话,那今天大家似乎都有一种认命的心态了。因为按时间上来分析,昨晚就是凶手动手作案的时间。如果真是这样,警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做的了,能做的无非是接到报案,再开始新一轮的调查。
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这些情况大家都知道,可是这些图案究竟代表的是什么呢?时间已经非常紧迫,现在已经是十三日晚上,如果十三日真有命案发生的话,那也许就是现在了。
任飞说:“像这样的玉观音在哪能买得到?”
桌子上放着几十张照片和各种资料,还有从保险箱里找出来的玉观音以及那块从储物柜子里找到的石头。刘局长、林凡、张诚和任飞四个人围坐在一起研究下一步的计划。
张诚明白林凡这话的意思,因为这玉观音很可能不被发现,或是在下一次案发后才被发现。
任飞说:“还有这块石头指的是什么呢?是指姓石?还是指地点?这玉观音又指的是什么,是指受害者是一个信佛的人吗?还是说凶手本人就是信佛的人呢?”
玉观音被拿回了警局,任飞找了一个古玩行家王得宝作鉴定。王得宝仔细看了一会儿,笑着说:“这只是一个仿玉的观音,到处都有得卖。”说着他把玉观音倒过来,“你们看,这里还印有厂家的名字呢。”任飞拿过来看了看,果然在观音底座下发现有厂家的名称。
王得宝说:“这东西很多古玩店里面都有得卖。”
林凡平时也挺看好这小伙子,“怎么了?是不是发现哪家的姑娘了?”
林凡说:“怎么,有什么新发现吗?”
等林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窗外照进来的柔和的阳光。任飞和刘局长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出去忙了。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毛毯,林凡一看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一听这话,林凡来了精神,“快告诉我,是什么线索?”
平时在警局,陈小东和周清是一对冤家。就像林凡、任飞和刘斌他们三个的关系一样。可是周清不知道的是,陈小东在和她抬杠的时候,陈小东眼神蕴含的东西。周清瞟了陈小东一眼,“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这对案子有用吗?”
陈小东得意地看着周清,那样子好像在说,看!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
窗外的阳光照着林凡的脸,他的眼睛在阳光中闪着光,透亮透亮的,让周清忍不住闪了一下神,周清赶紧调整了一下表情说:“任飞去调看监控录像的同事那儿了。他说等你醒了,和你一起去前两个案发现场看看呢。”
可是这种疲倦却又亢奋的状态让人不好受,林凡知道就算现在知道了那些数字和图案所代表的意思,就算知道这钥匙暗示了什么,还是无法阻止凶手再行凶的。
说真的,林凡真的没什么胃口。可周清一定要去给他买早餐,他也没法子。她还硬要拉着他一起去,说是走动走动可以清醒一下脑子。
林凡站在那里,眼睛突然一亮……他转身快走几步来到储物柜前。贮物柜是自动存取的,只要用一元钱的硬币就可以使用。没有用过的柜子上都还插着钥匙,每一把钥匙上都有吊牌,上面的号码对应着柜子的号码。
“得了吧你,你也就这点本事,和我们任队一比,和凡哥一比,你就歇菜吧!”
“你今天立了头功,走,我们赶紧回去。”林凡说完拉着周清就往外跑,可周清却还是一头雾水。
面对林凡,周清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对于这种感觉连周清自己也说不清。虽然林凡和任飞是好朋友,也帮过任飞不少的忙,可是林凡来警局的次数并不多。这个世界有些人,不常会见到,也可能不常会思念,可是一见面,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对周清来说,林凡就是这样的人。
林凡知道这个凶手作案一定是蓄谋已久的,在发生的这三个案件中,不同的受害人、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身份背景,凶手却能得心应手地作案,而且有充足的时间去处理案发现场,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布置案发现场,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多么可怕的一个计划……
来到警局,他俩迎面就遇到了陈小东。他是任飞的手下,入警察这一行也只有两年的时间。陈小东一见到林凡就把他拉住了,“凡哥,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他俩走到一家超市门前,由于时间还早,又是上班时间,所以这个超市显得有些冷清。周清提议去里面逛逛,顺便买点吃的。一进门,旁边便是一排储物柜。
这样的天气,此情此景心里本应想的是些美好的事,可林凡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仍然很乱。
“那好,我们拉钩!”说着妈妈和孩子拉了钩,就把储物柜的钥匙给了孩子,孩子高兴极了。
“不是!”说着陈小东瞟了一眼林凡身后的周清,“我发现了这个案件的一个线索,刚才和刘局长说了,他还夸我呢!”
“你就不敢!”
周清正往前走着,突然发现身边的林凡不见了。她回头一看却看到林凡站在储物柜前发呆,她忙走过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林凡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和周清往里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柜门的声音。林凡从沉思中惊醒,他回头去看,原来是一个母亲正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在储物柜前存物品。
警察局里大家都在忙着。林凡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可爱,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觉得,在这里他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温暖。他正想着,对面走过来一位漂亮的女警察,她的笑就像春风里绽放的花一样。
“当然有用了,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陈小东说。
“这话你就敢在我面前说,你要是敢在他们面前说,那我才真服你!”
林凡一听就明白了!他真想抽自己一耳光,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自己没有想到呢!而且不光是自己没有想到,这么多的人只有陈小东一个人想到了。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什么,可是这话一说明了,似乎就那么的明显,也那么的没有了意思。
清晨的阳光下,周清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她的眼睛真的好美,美得让林凡觉得她本不应该来当警察的。面前的情景就像一幅画,那么真实而又自然。或许是因为她眼中的那点莫名的透亮,让林凡觉得今天应该会有好的开始。林凡笑着说:“还好,任飞去哪了?”
“这次我一定不会弄丢,我保证!”
周清着急得把脸都憋红了:“那可不行,你是客人,任队长走的时候还特别交代我,要我伺候好你这个大侦探呢。”
周清说:“不知道,他没说,只让我这样告诉你。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帮你去买。”
“你猜这第三个死者是什么时候生日?”
这句话把周清弄糊涂了,她看着林凡,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那小男孩子抓着妈妈的手:“妈妈,我要,给我,给我嘛!”
“记得,怎么了?”
“行!算你厉害,我现在要去找刘局长,回头再和你细聊,你再发现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说着林凡就往楼上跑去。
人毕竟还是要休息的,折腾了这么久,林凡他们也的确感到累了。他们躺在警局的沙发上,准备休息几个小时后再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妈妈却不依他,“不行,上次给你你就给弄丢了,害得妈妈好一顿找。”
林凡说:“不用了,我现在去找任飞。”
她名叫周清,是这里的警花,刚到这里工作还不到一年。周清走过来笑呵呵地对林凡说:“怎么样,我的大侦探,睡醒了?”
林凡没有回答周清,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些柜子。好半天,林凡才转过头笑着对周清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不是吗?”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想明白,但实在是太累了,林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些血红的数字和那些诡异的图案……
的确,外面的空气比屋子里要好很多,再加上今天早上有些风,让林凡感觉放松了很多。阳光、轻风,多么美好的一天,虽然现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恢复了白日的喧嚣。
“我比他们差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差在哪里?”
陈小东凑到林凡耳边,轻声说:“还记得第三个案发现场留下来的‘1danseshu.com112’那四个数字吗?”
下楼以后林凡没有急着去吃早饭,他要周清陪他走走。这样的好天气,和这样的漂亮女警察一起散散步,也许真能让林凡的脑子得到清醒。周清一路上和林凡有说有笑的,却一句也没提案子的事。林凡知道这是任飞的安排,想让他得到片刻的休息,他是一个粗中带细的人。
“你以为我不敢?”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