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2、粉红色的花朵

12、粉红色的花朵

林凡将它拿起来,觉得这花朵有些眼熟。他猛然想起刚才在了缘的房间里,也有这样的花朵,粉红色的花朵!只是这一朵上面没有鲜血。林凡赶紧抬起头,看了看四周。但在这寂静的山林间,似乎只有他一个人。
林凡回头一看原来是章南,林凡忙问:“出什么事了?”
据和了缘同房间的尼姑们说,她们昨天入睡前没发现了缘有什么异样,没想到昨天晚上会发生这样的事。三个人起来的时候都觉得头昏脑涨,全身没有力气。林凡知道这一定是凶手为了方便作案,把屋子里的人都迷倒了,然后入室行凶的。
林凡这一次没有像原来那样仔细地察看案发现场。他离开这间屋子往后山的灵塔走去,因为那屋子里的血腥味让他实在受不了。
清云庵并不大,只有两套院落。前面是正殿和接待香客和游人的地方。后面是尼姑们生活和修行的地方。一位年长的尼姑领着他们往后院走,她是庵里的住持——觉静。
灵塔的四周堆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头,林凡随手拿起了一块,他想起凶手留下的那块石头,现在看来它们是如此的相似。想到凶手留下的灵石,林凡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恨,这眼前的灵石,是给人们带来好运与祝福的,林凡不能理解凶手为什么会选择这里,选择用灵石来暗示。
此刻的清云庵像平常一样安静和祥和,如果不是因为警察的到来,来到这里的善男信女们还会以为,这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庵里的尼姑都在大殿里念着经。林凡站在院子里,正对着大殿里的观音像,双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上一次他来也是这样做的,这一次他依然这样做,他真希望这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林凡在山间的路上走着,不时地听到清脆的鸟鸣声。看着这眼前的景色,林凡的心中有种说出不来的压抑,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样的美景之下,本不该发生这样的事,本不该有这样的血案。
林凡急着问:“凶杀案发生在哪?”
有时候人和自然之间是微妙的,林凡上次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风景,看到这里的灵塔,突然觉得人生那么多的追求,未必有那么重要。那一份自在,那一份快乐,让人觉活在世上足矣,也许在这里会发现自己内心藏着的某些东西,某些平时忘却了的。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景色,这次却让林凡有了不同的心情。灵塔还是灵塔,林凡还是林凡,可故事不同了,一切似乎都已经改变。林凡深深地向灵塔鞠躬,心里默默地祈祷,祈祷那年轻纯净的灵魂能到达天堂。如果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他希望在那里她能快乐,能忘记这世间的一切。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后山的灵塔边上,那是一座破旧的山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可就是在这山色的辉映之下,使原不起眼的小塔显得那么的有灵气。林凡记得上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坐在这里久久都不愿离开。因为那时候他觉得坐在这里很自在,自在得就像山林里的这些鸟儿一样。
一行人来到后院靠西面的厢房,林凡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看着那粉红色的花朵,林凡觉得有些好奇,因为这一朵粉红色的花在这山石之间显得特别的醒目,它不同于旁边的那些小野花,醒目得让林凡觉得太过于美丽,又有些不自然。
死者法号了缘。很显然死者和前三位受害者一样,是被凶手割断动脉失血过多而死的。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受害者穿着衣服,而前面的三位受害者是赤裸的。
这间屋子靠南墙并排摆着四张床,靠窗的一张床上趴着一个尼姑,其他三张床上的被子都很零乱。
这张纸和寄到警察局的纸是一样的,林凡把纸展开,纸上面写着血红的一首诗:
血红的字体深深映入林凡的眼帘。林凡抬头看着灵塔,想起觉静住持对他说的话,这些灵石能带来吉祥与平安,只要有心人心诚……
再催香魂非为恶,见梦灵石诚为最。
青云之间寻故回,山中一见定相对,
人的思想有时候是神圣的,可有时候也是低下的,它能带着一个人走向神圣,走向成功,也能带着一个人走向堕落,走向灭亡。
“清云庵!”
屋子里的警察正忙着各自的工作,法医把了缘的尸体翻转过来,任飞看到了了缘清秀的面容,这是一张年轻而又美丽的脸,像这样美丽的女子怎么会来当了尼姑呢?人世间的事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快乐与哀愁,这样一位不问世事的人却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林凡走过去,轻轻地拨了拨这粉红的花朵,可出乎意料的这花朵竟然倒下了。原来这花并不是长在这里的,而是有人将它插在了石头的缝隙之间。可这又会是谁留下的呢?会不会某个过客也被这风景感动,而将它插在了这里呢?
林凡终于知道,为什么凶手那么急着亲自把钥匙送给他们,而不是把玉观音像一起给他们了。
林凡轻轻地把花放下,又发现在插花的石头下,有东西被压着。林凡把石头搬开,原来石头的下面压着一张纸。
林凡现在终于知道那块石头和玉观音所暗示的真正含义了。
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觉静住持。每天觉静都是第一个起床的,她会把喜欢睡懒觉的弟子们一个个拉起来,叫她们去做早课。可当觉静今天像往常一样推开这个屋子的门的时候,她却看到了连做梦都不可能会想到的情景,会看到她死也不愿意看到的情景……除了缘外其他的尼姑却都还在睡着。
“有人报案,按情况看,应该是那个凶手又作案了!”
林凡站了起来,突然看见灵塔边上有一朵粉红色的花,在山风的轻拂下轻轻地摆动着。在山石之间,这朵粉红的花显得那么的出众和美丽,它把这里衬托得有了生机。灵塔的山石间长着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它们在这里相互呼应着,就好像它们在风中说着话,述说着这里发生的每一个故事……
清云庵的后山有一座灵塔,灵塔边杂乱地放着很多石头,庙里的尼姑叫这些石头为“灵石”。据庵里的尼姑说,这些石头因为长年和灵塔为伴也都有了灵气,会给人带来吉祥和平安。有了这样的说法,善男信女们自然会向庵里求一块灵石,要庵里的尼姑开了光带回去,以求带来好运。当然这些石头被求走是要给香火钱的。这些是林凡上次到清云庵的时候听说的,不过林凡没有带走一块灵石,因为他觉得如果这些石头真有灵气,它更应该陪伴着灵塔,而不应该用钱买走。林凡问过庵里的尼姑,既然这些石头能卖钱,那不是早被人偷光了。庵里的尼姑告诉他,没有人来偷,因为这些石头在有心人眼里是灵石,而在其他人眼里却只是普通的石头。那些有心人不可能会偷这些石头,那样灵石不会给他带来吉祥与平安。
这三个字就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得林凡有些发愣。原来下一个受害人是在尼姑庵里!清云庵林凡是知道的。这座尼姑庵在东南方向的清云山上。庵里只有十几个尼姑,那是一个美丽得让人心醉的地方,林凡去过清云山,在那里他看过灵塔和灵石……
而这庵里供奉的恰恰就是观音菩萨。
一朵粉红色的花放在死者旁边,上面还沾着死者的鲜血……
警车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一路飞驰着。任飞他们坐在车里都不说话。陈小东开着车通过后视镜,时不时地看着任飞的脸色。任飞现在的神情就好像随时要掏出枪和人拼命似的。
趴在床上的尼姑穿着僧衣,她的双手像前三件案子里的受害者一样被交叉压在胸下,她胸下的床单上可以看到一大片的血渍,由于血流得太多,血从床上渗下来,滴到了地上……
林凡走到窗前,窗外是一片绿色,从这里看向山间的风景,显得格外的美。山里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让林凡不禁想起,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一个秋天,现在想来那金黄色的景色一样美丽……
林凡迅速地拿出袋子,在检查过柜子里面没有其他东西以后,拿出钥匙和袋子就往外走,边走边说:“你赶紧给刘局长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这里的管理处,不让其他人再动这个柜子。”陈小东立即给刘局长打了电话,他们一路飞车回了警局。
陈小东下意识地看了看林凡,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林凡说:“是的,今天我和周清去逛了超市,我发现这把钥匙很像超市里储物柜的钥匙。”刘局长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戏。可钥匙已经送到技术科去了,他赶紧打电话叫人送了回来。的确,这把钥匙和他们平时逛超市时所用的储物柜的钥匙很像。
“也许知道了,比不知道好不到哪里去。”
“想听实话吗?”
陈小东笑了笑,“凡哥,我不就是这样想的嘛,我之所以没对任队和刘头说,就是因为还没想通,所以先和你说说,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陈小东被林凡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赶紧把车停在路边,“凡哥,你怎么了?”
林凡说:“刘头,其实这个储物柜的大概地点,我知道。”
可林凡知道,这个数字之谜虽然解开了,但对于侦破这个案子基本没有多大的帮助,因为凶手不会再用这种方式作案了。
已经是四月十一日下午了,离推测的凶手再一次作案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史芳婷家附近的超市叫“联众”,是一间比较大的超市。离林凡他们所在的警局也不是很远,开车只要半个小时。
林凡说:“凶手已经暗示了,这把钥匙与史芳婷有关,钥匙所开的柜子应该就在史芳婷家附近的超市内。”
“特殊的时候,特殊的时候……”林凡口里默默地念着。可什么时候是特殊的时候呢?林凡想起他和任飞说的话。凶手暗示的模式一定是他们都知道的,只是他们一时想不起来。可什么样的模式是他们都知道而又一时想不起来的呢?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1112号柜子。柜子锁着,林凡拿出钥匙和其他柜子的钥匙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些钥匙都非常的相似。蓝色的吊牌,连吊牌上的数字都极其的相似,这些似乎都证明了林凡的推测。
一打开柜门,一股怪味扑面而来,像是霉味又带了些腥臭味。仔细一看,柜子里面放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满满当当地装了一袋子的东西。
刘局长说:“你是说史芳婷的生日和钥匙上的数字是一致的?”
听到林凡向自己问问题,陈小东高兴极了。说实话,在警察局里陈小东最服最怕的是任飞,可是他在心里更服的却是林凡。陈小东得意地说:“虽然我从事警察这个职业,可是破案子这档子事要看本事,也要看点运气,是不,凡哥?就拿这个案子说吧,我对那些数字就很感兴趣。”
现在林凡知道自己没有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这封信是寄给刘局长的,这是一种暗示。还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凶手已经改变了暗示的方式。那“1112”就是证明,在第三个案发现场发现的数字和原来的数字就不再有关联了。
可此时的林凡却突然像触了电一样在座位跳了起来,“我怎么这么笨呢?这都想不到!”
陈小东开着车,时不时从后视镜看着放在后排座位上的那个黑色袋子。
林凡觉得思路渐渐清晰了起来。他问陈小东:“你说说看,在什么情况下,我们要用数字来代替汉字?”
林凡说:“我有一定的把握,在受害者家附近就有一家很大的超市,我们可以先去看看。”
陈小东一头雾水说:“汉字区位码?你的意思是?”
陈小东知道林凡的意思,打开了这个袋子发现了里面的东西,也许那又是一个让他们头痛的“谜”!
秦丽:3956 3286
车很快就到了联众超市,超市里的人不是很多。储物柜是在商场一楼,林凡他们经过储物柜走到商场里,林凡没有直接在储物柜前停下来,而是带着陈小东在商场里逛了起来。林凡要陈小东注意,有没有人在监视储物柜前的情况。他们就这样轮流在柜子不远的地方逛来逛去,等林凡确定没有人跟踪后,他才带着陈小东往储物柜的方向走过去。
林凡并没有回警局,而是立即给刘局长打了电话,毕竟这次出来是先要把钥匙的事情弄清楚。
林凡并没有立即把柜门打开,他回过头看了看陈小东。看着陈小东紧张的样子,笑着说:“我想,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骇人的东西。”
陈小东吞了口口水,“你怎么知道?”他不明白林凡这个时候为什么会笑。如果里面不是像林凡所说的那样,而是有着其他的东西呢?
陈小东想了一会儿,“平时哪会有这种情况,估计应该是特别的时候,比如打仗的时候用的密码啥的。”
陈小东看了看林凡,他希望从林凡的表情中,找到什么,可是林凡的眼神却是冷冷的。
在第一位受害人秦丽的案发现场,凶手所留的数字——3278 4636 3074暗示的正是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的名字,在第二位受害人——李文娟的案发现场,凶手所留下的数字——4223 2328 7035暗示的也正是第三位受害人史芳婷的名字。得到这个结果令大家欢喜不已,而站在一边的林凡脸上却没有高兴的表情。
大家围着这块石头仔细地看着,这块石头看上去很普通,就像是在野外随便就见得到的那种石头。这块石头如果放在野外应该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到,可现在,它却变得比钻石还惹人注目。
“当然了!”
对于林凡单_色_书说的这些数字代表的是汉字区位码的事,在接到林凡的电话后刘局长已经开始派人着手调查。用汉字打数字代码容易,可是用数字找汉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还是林凡想了个办法,先把受害者的名字打出来,再找出数字代码,最后与这些数字进行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林凡说:“刚开始我不知道,可根据刚才陈小东告诉我的信息,使我确定了地点。”
林凡边缓缓地打开柜门边说:“如果我是他,我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
林凡找到刘局长,告诉他,凶手送来的钥匙很可能是一把超市或公共储物柜的钥匙。刘局长听了,却没怎么高兴起来,因为这个城市的超市太多,再加上一些其他公共场所的储物柜,一时间又到哪里去找和这把钥匙配套的储物柜呢?看着刘局长的神情,林凡也知道他的困惑。
林凡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心里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以他的猜测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万一判断有误呢?林凡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你还发现了些什么?说说看。”
“怎么,是不是很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林凡说。
陈小东点点头,“难道你不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林凡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一扭,柜子门“啪”的一声开了……
林凡二话没说就出发了,时间不等人,更何况虽然林凡说得有理,但需要用事实来证明。他只带了陈小东一个人就出发了,出发前,林凡打了电话给任飞,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任飞一听差点没跳起来,他说立刻赶到林凡所说的超市与他会合。可林凡并没有同意,他说自己先过去看看,有情况再通知任飞,任飞也只好同意。走的时候,林凡要陈小东换了便衣,换了辆民用小轿车一同前往。
看着第一组被解释出来的汉字,大家的脸都阴沉下来。看着“游戏开始”这几个字,大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一个疯子的挑衅。这个困扰大家多天的数字之谜终于解开了。可“1112”却没有找到相对应的汉字。
林凡笑笑说:“要想抓贼,就得先当好贼。”
陈小东在这个时候说:“我想这次任队一定被气死了,这个凶手明摆着是来挑衅的!”
路上陈小东开着车,显得很高兴,“凡哥,你说我那个发现算不算一个大发现?”
刘局长忙问:“那地点会在什么地方?”
陈小东自信地说:“你看,第一个案发现场留下了十二个数字,四个数字一组,也就是三组数字,而第二个受害人的名字正好是三个字,我觉得凶手留下的数字就是暗示受害者的名字,第二个案发现场也是这样。”
林凡听了,越发觉得陈小东可爱。陈小东说的是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全对。以林凡的思路来看,案发现场的数字是暗示下一个受害者,而受害者背部的图案他觉得与暗示下一个受害者无关,而是暗示了更多的东西,很可能这就是凶手为什么要杀害死者的原因。
陈小东在旁边舒出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要揭开钥匙代表的秘密了。可是陈小东却开始有些紧张起来,这个柜子里面会有什么呢?陈小东知道这凶手什么变态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想着这个,陈小东的心里又有些害怕起来。
林凡说:“这事情好像很多人都知道,这也显不出你的厉害吧?”
林凡也在回忆着案情。陈小东说的数字一个个在林凡的脑海里呈现着……
“你看,第一封信,是暗示第一个受害人,而第一个受害人现场的那些图案和数字是暗示下一个受害人,如此类推,现在我们只要找出1112这四个数字暗示史芳婷的生日外,还代表了什么,就可以找到凶手作案的规律了!”说着陈小东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到了警局,林凡和陈小东立即将情况向刘局长汇报。不一会儿任飞也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刘局长叫来技术科的人员拍了照后,开始打开这个神秘的黑色塑料袋。
本来陈小东急着想知道那把钥匙是不是这里的,可是林凡却拉着他到处逛,搞得陈小东心里有些烦,“我们是来调查的,现在搞得我们像贼一样!”
“你说,凶手现在在想些什么呢?”说着林凡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林凡的笑,陈小东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林凡现在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劲,像他这样的人,越是有困难,他就会越坚强,越勇敢,越想战胜它……
“四个数字代表一个汉字……”陈小东说,“对了,除了这个还会是什么呢?为什么明摆着的事,我们就没想到?”
技术科的工作人员打开这些毛巾,发现毛巾中包着一样东西——一块石头。
刘局长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地问:“你怎么会知道?”
李文娟:3278 4636 3074
林凡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地点了点头。
刘局长说:“好,你带几个人去,回来向我报告。”
林凡觉得这小伙子可爱极了,在警局里陈小东是最淘气的,可也是最聪明的一个年轻人。林凡笑着说,“哦?怎么个有兴趣法?”
窗外的阳光很好,林凡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街道,“证据就在这里!是不是汉字区位码,这把钥匙也许就是旁证!”林凡心里想着,他的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把钥匙。
林凡兴奋地问陈小东:“你听说过汉字区位码没有?”
史芳婷:4223 2328 7035
“有理!可是第一封信有十六位数字,按你的意思,应该代表四个字,可第一位受害者是三个字的名字,而且第三位受害者案发现场找到的只有四个数字,按你的推测,就只有一个字,谁的名字会只有一个字呢?”
第一封信中的数字,经过大家仔细查找,终于找到了相对应的汉字。5146对应的是“游”字,4723是“戏”字,3110是“开”字,4228则是“始”字。
林凡咬了咬嘴唇,像是刚下了一个重要决定似地说:“先不管这石头是什么意思了,那些数字与汉字区位码的关系,查出来了吗?”
打开塑料袋一看,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塑料袋里装有几条毛巾,上面印有很多血迹,以及一些长头发,看样子像是女人的。毛巾被装在袋里闷了很久,发出难闻的气味。任飞知道这肯定就是案发现场被带走的毛巾,但凶手又把这些毛巾给送回来了。
这奇怪的钥匙,这奇怪的数字,被林凡这样一说,好像两者之间的联系一下就变得清楚起来。刘局长点了点头,“地点你真的能肯定?”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