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4、画中谜

14、画中谜

刘斌说:“那还不简单,要么青山指的是人,要么青山指的是地方。”
林凡拿起一片黄瓜,“刘斌,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林凡在网页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好像《红楼梦》里的晴雯死后成了芙蓉花神,是不是啊!?”
“你说‘青山再见’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林凡听了,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林凡说:“一说到青山你第一感觉能想到什么样的地方?”
“哎,这年头的人都怎么了,有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要跟自己和别人过不去。”刘斌说着把带来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林凡,看我拿了什么来,知道你最近吃得不好,特意给你买的,兄弟我够意思吧!”
刘斌一听,知道林凡的老毛病又犯了。林凡往往在遇到很难解决的问题的时候,会去问别人一些问题,从中得到思路或提醒。
刘斌说:“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有些事得自己来。”刘斌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
《红楼梦》?芙蓉花神?尼姑庵……林凡呆呆地坐在那里想着。林凡看着墙壁上的照片,突然跳了起来,“刘斌,赶紧走!”
林凡站在那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也完全不管刘斌在干吗。刘斌看到林凡这个样子,他索性也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可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本书他也看过,他不知道林凡为什么突然对这本书这样上心,这样有劲。
林凡走到桌边并没有动刘斌给他带的凉菜,而是拿了烟扔了一根给刘斌。
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刘斌进来都不知道往哪里迈脚。地上散乱地铺着一些照片还有一些资料。刘斌随手捡起几张照片,一看到照片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这几张照片是在了缘案发现场拍摄的,其中一张照片上就是了缘背部的彩绘。
“没想到你还记得。”说着,林凡拿起桌上的照片,看着照片里受害人背后的图画。
刘斌看danseshu.com着林凡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人约你看花市什么的?”
刘斌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能让你这样的,一定不是小事。不过我告诉你,既然你答应了帮任飞的忙,那你就得干好它。”
林凡说:“那就不可能是再见或是告别的意思?”
林凡点了点头。
林凡苦笑着说:“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看完这几张照片,刘斌看了看林凡,发现林凡的脸色有些苍白。刘斌把照片轻轻地放到桌子上,他没有问林凡这张照片里的人是谁,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凡忙刹了车,刘斌被惊得出了一身汗。
林凡傻笑着说:“是啊,跑不了,总会找到的。”
听着刘斌的话,林凡看着墙上的照片,眼睛里开始有了光彩。
“去哪?”刘斌被林凡给弄懵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凡终于把书合上,叹了口气。他嘴里默默地念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终于,刘斌说:“你能不能把车开慢点?红灯!红灯!”
那是很久以前林凡对刘斌说过的话。林凡是孤儿,也就是因为这个,他能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孤单的人,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多么渴望能得到一份外来的温暖和帮助,他没想到刘斌现在会提起这个。
“你说你干私家侦探这一行,不是想挣多少钱,只是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话我不会忘,我相信你也不会忘的。”
刘斌说:“可能是名字吧,要不就是字青山的,你想古时候都是用字来称呼的,不是有什么号什么的嘛。”
林凡看着关于芙蓉花的介绍,关于芙蓉花介绍的正文下面是一些网友关于芙蓉花的评论。林凡想看看从这里是不是能理清一些思路。看着看着,他的眼前突然一亮。
假作真时真亦假,
林凡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芙蓉花”这三个字,他点开一个网页,上面写着关于芙蓉花的介绍。刘斌也疑惑地走过来看到底林凡在搞什么鬼。
他翻到了太虚幻境对联:
刘斌说:“那就应该不是山,你看,青山再见就是说约别人在另一个地方见面,那不可能是让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林凡听了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是啊,青山路,那里有花店。”
“什么话?”
念完了,林凡转身就走。刘斌忙叫道:“你又要去哪?”
刘斌是来看林凡的,顺道还帮林凡买了他最爱吃的凉菜。刘斌刚才打电话给任飞,知道林凡今天晚上回了家。由于刘斌最近比较清闲,再经过那天晚上的事,他很想从林凡那里打听到一些消息。这事他不可能去问任飞,因为他知道任飞不可能会告诉他。
林凡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
林凡一听,眼睛里立即有了光彩,“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那里去?”
刘斌说:“那还不简单,那是咱们市很有名的地方,有几十家花店,还有一个花卉世界,最近那里不是要开花市吗,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斌看着林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你真会告诉我?”
林凡叹了口气说:“我没你说得那么有本事,我也是人,也会累,也有不行的时候。”
看着这句话,林凡不自主地抖了一下。这都会是真的吗?
刘斌说:“这可不像你,你是越有难事越精神,这次是怎么了?”
林凡口里慢慢地念叨着:“青山再见,芙蓉花,四月十七日,花市……”
两个人急匆匆地下了楼,开车直往附近的书店驶去。车上,刘斌时不时地看看林凡,想说些什么,可看林凡的样子,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无为有处有还无。
在任飞和刘斌两个人中,刘斌要比任飞更了解林凡。可能是因为刘斌和林凡的个性中有着某些相近的地方。刘斌一直认为,林凡不是那种需要靠别人的鼓励来战胜困难的人,可刘斌却不知道林凡虽然在某些时候显得那么坚毅,但林凡也需要鼓励,也需要朋友和帮助,哪怕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因为林凡也是人,一个平平常常的人。只是在林凡感到脆弱的时候,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包括任飞和刘斌。
林凡直接翻到书的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林凡想了想说:“那青山会指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问题?”
刘斌说:“如果你要是没了信心,这里的照片就会又多一张。”说着刘斌指了指地板上散落的那些照片,“我宁愿看到你的痞子样,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没出息的样子。我这次来,是想来打听那天晚上的事,现在看来,估计你小子不会说。”
“青山路!”
车再启动的时候,林凡的车速就不再那么快了。到了书店林凡直接就下车问书店的业务员哪里有《红楼梦》这本书。像这种名著是很容易找到的,不一会儿的工夫,业务员就把他们带到了放书的地方。
刘斌坐到沙发上,看着林凡说:“你小子没事吧?看样子你的脸色不太好呀。”
林凡听了想了想说:“如果指的是地方,你会想到什么地方?”
林凡翻开《红楼梦》就开始找,因为网上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惊醒了。他想起书里的一些内容和这个案件有出奇的相似,因为这书他是很久以前看的,所以现在有些细节不怎么记得,他需要再来看看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林凡说:“我可能是有些急了。”
刘斌认识林凡这么久以来,一直都不知道林凡还有多少本事。他每次都好像能让人感到吃惊,可是在刘斌心里让他最服林凡的是那份沉着,特别是遇到困难和危险的时候。而这一次林凡怎么会因为要去书店,而变成这个样子。
“看来你来这不光是为了给我送东西的,还是来打气的。”
林凡说:“不会。”
刘斌站起来,走到林凡的身边,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说:“会没事的,你办事我放心。如果你不行,我还真想不到还有谁能搞定!”
林凡说:“可是什么山都可以叫青山呀。”
“去警察局!”
刘斌说:“应该是指山吧。”
刘斌说:“那你小子是欠揍!”说着刘斌坐到沙发上,抽起了烟。
林凡没有理刘斌,而是坐到电脑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花卉世界”这四个字。林凡找到了这次举办花市的网页,这次花市的举办时间是从四月十七日开始,四月十七日,一个平常而又特殊的日子。
刘斌说:“你放心,书店跑不了,就算这家没有,下一家也还是一定找得到的。”
刘斌说:“你还记得以前你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书店!”
刘斌说:“那青山指的可能就只能是人了。”
林凡慢慢把镜子放下来,露出了他的脸。他看着任飞,“你看到了什么?”
看样子贾故实是有钱人,他住在城郊的别墅区。在开着车,任飞问林凡:“你觉不觉得这些都来得太容易了?”
任飞惊喜地推了推林凡,“你小子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暗室的?”
任飞听了笑着说:“你的观察还真细致。”
林凡说:“谁知道呢,这个问题只能问凶手。”
听孙院长说到这里任飞和林凡互相看了看。
任飞却不太相信林凡的话,他从林凡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可是这种奇怪的东西,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
贾故实,男,35岁,经过检查确定患恶性脑癌,无法手术。
任飞跟着林凡一路又跑回到地下室的暗室里。等任飞进了暗室,看见林凡正对着暗室里的那面被打碎的镜子发呆。任飞慢慢地走过去,往镜子里看了看,他看到了林凡和自己在镜子里变了形的脸……
任飞打开记事本,刚看前面的内容,便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林凡,“你这是从哪里弄到的?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一次你又是从书店买来的?”
……
两个人一起来到楼下的花园,经过仔细的探察后,果然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林凡摸了摸桌上的数字说:“你看这些数字上面也有灰尘。”任飞也伸手摸了摸,说,“看来这些数字是凶手很久以前写的,并不是最近留下来的。”
这是一栋只有两层的别墅,房子面积很大,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种满了繁盛花草。整个房子的环境看起来幽静舒适,房间里的家具摆放得也很整齐。
任飞看了看,觉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怎么我看不出来?”
林凡说:“还没有。”
任飞仍不相信地问道:“你真不知道,一点想法都没有?”
林凡拿起记事本就冲出了门,连门也忘了关。
保险柜里只有一封信。信上是这样写的:你找到了我,我也终于找到了你,这是我们的选择。信的下面写着“顽石”两个字。
任飞说:“这会是凶手什么时候留下的?”
任飞看着林凡问:“怎么,你觉得有问题?”
可这真的是凶手的诡计吗?
今天我终于把那面镜子给砸了。我茫茫然感觉不到一点快感。他折磨了我那么久,我却没有一点的快感。总会结束的,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一天。今天我决定把这本日记给林凡看,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在清云庵灵塔边,我看到他的样子,看到他的神情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林凡指着货柜说:“你看,其他两面墙的柜子都是顶着墙摆的而且把整面墙都占了。这个柜子占不了整面墙,按习惯来说,如果我们来摆应该把它顶到那边的墙头,靠门的地方就可以多留点位置好进出,奇怪的是这个柜子却放在顶着入口的地方。”
林凡愣愣地看着这奇怪的日记。鲜红的“开始”两个字还在上面。林凡又再一次拿起日记。他不再看前面的内容,而是翻到最后一页。日记上这样写着:“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知道我是谁,事情总有结束的一天,虽然我不知道会是哪一天。”
林凡说:“凶手要我们来这里,不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些的。”
听着林凡的话,任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任飞说:“你快把刀放下,你拿着刀的样子,很可怕。”
陈小东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所发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他吞吞吐吐地说:“凡哥!你……”
林凡说:“谁知道呢?”
我知道他终会知道我是谁,不过不要紧,趁我还清醒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东西给他,让他抓到我,让他来结束这一切,结束我的痛苦,也结束别人的痛苦。
任飞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把这记事本给你,而不是给我们?”
“那你怎么会猜到呢?”
得到了这个线索,任飞和林凡立即赶回了警局,他们把贾故实的相关资料全都调出来。幸运的是,在资料里找到了贾故实的居住地址,林凡和任飞立即带队前往贾故实的住处。
进了暗室,他们找了半天才把灯的开关找到。等他们借着灯光看清这个暗室的时候都呆住了。因为这个暗室不再像刚才进来的地下室摆放得那么整齐,这个暗室里面可以说是乱得一团糟,墙上、桌上、地上到处都是画纸,画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大多数都是人头画像,只是这些人头画像上都没有画脸。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头画像反射着暗黄的光,让人看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论走到房间的哪个角落,这些人头画像的脸似乎总在对着你,总在看着你,让你不知道该往哪里躲,也无处可躲。由于房间里的空气长年都不怎么流通,那味道闻了让人说不出的难受。房间的墙上还挂着一面镜子,不过已经被打碎了。
林凡翻开档案,上面这样写着:
到了警察局,林凡把记事本递给任飞,“给你一样好东西!”
林凡笑着说:“我猜的。”
林凡没有回答任飞。这个地下室面积不是很大,再加上柜子和货架,这个地下室的空地已经所剩无几。林凡在地下室里转了一圈,用指头比了比方向,朝一个货架走了过去。这个货架差不多有一米多宽,二米多高,旁边放着一个木桶,里面还有一些工具。林凡把桶挪出来,他发现地板上和墙角有一些磨损的痕迹。
其实任飞也想到了,可是他刚才在这楼上楼下没找到什么隔间或者是暗室。
林凡在客厅里转着,他用手摸了摸桌子,发现桌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房子里的家具和装饰颜色都显得很肃穆,能让人感觉到这个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可是这个屋子也给了林凡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本来像这样的豪宅应该是很多人所向往拥有的,可是站在这样的房子里,却没有让林凡感觉到生活的一点生气。
林凡问孙院长:“现在那位患者的资料还在吗?”
任飞觉得有些失望。他问林凡:“你找到什么没有?”
林凡说:“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凡听话地把刀放下,笑着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小,这可不像你呀。”
林凡说:“有可能。”虽然这样说着,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眨不眨,似乎在找些什么。
可是这保险箱有密码,开不了。大家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往林凡这边看。
林凡说:“也许凶手也用这刀伤害过自己。”
撬开地下室的门,里面黑漆漆的,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任飞看了看林凡,打开手电筒第一个往里走。由于刚从外面走进来,任飞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的黑暗,手电只能照到一米外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光晕。任飞刚走到地下室里,灯突然亮了。他猛地回过头,只见林凡笑着对他说:“有灯,总比用手电要好些。”
任飞说:“不是我胆小,是你这副德性让人受不了,要是录下来,你看了估计会被自己吓个半死。”
林凡也有这样的感觉,凶手突然把日记给了自己,现在又这么容易地就找到了嫌疑人的住址,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难道凶手真的是像日记里所说的那样,控制不了自己,想被警方抓住?
林凡说:“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接着下面是被笔划破的痕迹,看样子是因为写字用力过猛把纸划破了。
可也就是在看到林凡的脸的那一刻,任飞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他现在真分不清林凡是真的有病还是正常人。
任飞说:“那你的意思是?”
刘局长立即派人分头行动,对市里的每一家医院进行详细调查。任飞和林凡也出发了,他们去的第一家医院是“康复”医院。这是市里最有名的专门治疗癌症的医院。他们向医生一提起这事,立即得到了重要的信息。
话刚说完,林凡拔腿就往外跑,“任飞,快跟我来!”
“在的。”孙院长赶紧到档案室把这名患者的档案找了出来。孙院长还说,“也真是怪,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我们医院拿过药,他自己也说没有吃过药,本来是放弃治疗了的,可却突然好了,后来我们还试着联系他,想对他的肌体做详细的研究,可是再没有联系上。”
外面传来陈小东的叫声:“任队长!任队长!”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林凡和任飞赶紧走了出去。
林凡试着将这个货架移动,但货架只晃了晃并没有被林凡移动。林凡走到货架的右边,这里放着几个种花用的陶盘。林凡把陶盘移开,发现这个货架右下角有一个铁栓把货架固定在了墙上。林凡把这个铁栓抽出来,轻轻地往左边一推。货架动了,后面出现了一道门。
刚才灯一亮把任飞吓了一跳,因为他总觉得这地下室里应该有什么诡异,可是等他们进来后发现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地下室。地下室里放着很多杂物,有种花草的工具,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废旧生活用品,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林凡走到桌边摸了摸桌子,上面也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虽然这个地下室是用来放杂物的,可是每样东西都放得很整齐,让人看上去觉得一点也不杂乱。
“这凶手又在搞什么名堂?”任飞看着桌上的数字说。
林凡说:“如果我对什么事都有想法,那会把脑子想疯的,如果我什么都知道,那我就是神仙了。”
任飞问:“这个时候凶手还敢亲自来找你?”
林凡的这个举动,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弄懵了。任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有跟着林凡跑,其他的警察也跟着跑。
林凡又往前翻了一页,上面这样写道:
二楼的主卧室的窗边放着一个画架,画架的画纸上还画着一个人头画像,只是这张人头画像没有画人的五官。墙上的镜子已经破了,应该是被人用东西砸碎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林凡似乎能看到那个人站在镜子前和自己说话的情景……画纸上那幅没有脸的人头画像,好像默默地在对看着它的人诉说着些什么。
林凡笑着说:“有人自动送上门的。”
其他的画有很多根本看不出来到底画的是什么,看着这些画,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
房子里除了家具上有些灰尘外,其他的东西都摆放得很好,除了那面被砸碎了的镜子。林凡走到窗前,看到了楼下的花园。花园里的花草长得很好,显得生机勃勃。可是那花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和房子里的世界完全不同。虽然它们之间只隔了一扇窗户,却似乎永远不能融到一起。一边是生机勃勃,一边却是……
“康复”医院的孙院长对他们说,三年前在他们医院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案例。有一位患者因为头痛得厉害,来他们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这位患者已经是脑癌晚期,只有一两个月的生命。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个月这个人再来检查的时候,却检查不到这位患者脑里面的癌细胞了,当时他们院里的医生都说这是奇迹。那位患者从那次检查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说着,陈小东带着任飞他们上了二楼的卧室。在打碎的镜框的后面墙里真有一个暗格和保险箱。
可我不能让他抓住我,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不能!不能!
林凡走到镜子边,把镜子拿了下来。可镜子背面的墙上什么也没有。林凡看着镜子慢慢地转过来,镜子的背面正好对着任飞,任飞一看吓得倒退了两步……
看着这里的一切,任飞想起刚才看过的那些房间,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任飞心里暗暗地想:这里住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本记事本交到了刘局长的手里,林凡对刘局长说:“我只是大约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从内容看,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凶手曾经得过很重的病,上面写了他当时只有一个月的命,但却离奇地好了。信上面还有一个时间线索就是三年前,我想通过‘三年前’、‘一个只有一个月的命又离奇痊愈的病人’这两条线索应该可以在医院里查到这个人的信息,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多,医生也一定不会忘记。”
林凡说:“刚才我大约看了一下,根据这个房子的结构,应该不会有什么暗室。但别墅一般都建有地下室。”
林凡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你看,这个地下室是在房子的正下方。房子对面是马路,如果有暗室应该不会建在马路下面吧。按这个地下室的面积看,如果有暗室应该是在花园的下面,还有,你看这个货架摆得也奇怪。”
任飞问:“这刀会不会是凶手杀人时用的?”
林凡放下记事本,发现包裹里还有其他东西,包裹里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林凡,你的时间不多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林凡走过去,想也没想伸手就输入“959595”这几个数字,保险箱却没有像大家期望的那样被打开。大家有些失望,林凡站在保险箱前,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还得有钥匙才行。”说着他回过头,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幅大油画。油画里画的是一个个人的各种表情。油画的下面就是大床。林凡走过去鞋都没脱直接就踩到床上,到油画边,在画后面摸索了一会儿。良久,林凡转过身来,大家看到他的手上多了一把钥匙。
任飞接过记事本,“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看着这张字条,林凡默默地念道:“时间不多,时间不多!”林凡想着笑了,“让我们看看是谁的时间不多吧!”
林凡看着这些画,其中有一幅画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幅素描。上面有一个被过分拉长的像人形样的东西,人形的旁边是一间破烂的屋子,屋子旁画了一棵奇形怪状的枯树,下边的画纸都已经被用力画烂了……整幅画只有这三样东西。
保险柜有了钥匙,有了密码一下就被打开了。可是大家都不敢相信林凡是怎么知道密码和钥匙放在哪的。因为他们是和林凡一起来到这里的,林凡不可能比他们对这里的情况知道的更多一些,但是林凡开这个保险柜的样子,就像开自己家里的保险柜一样,大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除了这些画,他们还看到了血。只是这些血不是鲜红的,而是暗红色。被打碎的镜子上有,桌子上有,地上也有……
任飞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发现,都是些平时生活用的东西。”
林凡笑笑说:“有钱人,总要找个地方把好东西藏起来,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也会找个地方藏东西。”
任飞走到林凡身边说:“看样子这房子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看着林凡的神情,任飞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他不敢相信林凡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表情。其实刚才任飞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那被打碎的镜子后面,却还有另外的一面镜子,任飞只是从那面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了自己那张在昏黄的灯光下异样的脸……可也就是看到了自己的脸,任飞吓得退了几步……
到了贾故实的住处,为了慎重起见任飞让队员把附近的街道都封锁了,这一次他希望能有个结果,而不是白跑一趟。他们装备齐全地强行进入了屋子,把整个屋子都翻遍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林凡把桌上的画纸拨开,发现桌子上面写着一排暗红的数字:959595!
档案上还登记着贾故实的身份证号码等信息,查到这个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对于破案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直接线索了。
暗室的桌子上杂乱地放着很多东西,有画笔,有纸,还有一把小刀。林凡用纸包着刀把它拿起来,发现刀锋还沾着血迹,血已经是暗黑色的了。看得出这是一把手术刀,非常锋利。
陈小东对任飞说:“我们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暗格,里面有一个保险箱。”
任飞说:“不会是凶手把东西都转移了吧,要不他另外有地方,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
林凡慢慢地把镜子转过来,看着那面镜子后面的镜子,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脸……林凡却笑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