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5、一切的一切

15、一切的一切

“我看这小子疯了,的确是疯了!”刘斌看着林凡的背影嘴里念叨着。刘斌打开手里的《红楼梦》,他看到了这样的诗句:
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第四位受害者:了缘背部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
张诚说:“你的意思是‘青山再见’这四个字暗示了地点?”
刘局长说:“既然这样,我们大家都先理理思路。先吃饭,吃完了饭再说。”其实刘局长知道现在时间比什么都要宝贵,可要是行动之前大家脑子里还是乱着的话,那更浪费时间。他自己也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这个新的线索,考虑下一步的动作。
无为有处有还无。
说是吃饭,其实他们四个人哪有心思。这吃饭的时间他们都在考虑着案情。心不在焉地吃完饭后他们又聚到了刘局长的办公室。
由于花卉世界的关系,全国各地都从这里批量订货,市里各个零售花店的鲜花供应也是从这里批发来的。有需求自然就有供应,在青山路上到处都是花店,接待着全国各地的游客和商人。
任飞问:“什么人?谁这么厉害?”
张诚说:“可是还会有很多的问题。”
林凡说:“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谜团。就像张头说的,这个案子的关键在于发现凶手选择受害人的模式是什么。如果没有找到这个模式那些问题就永远都解不开,我们也只能自己乱在那些问题和谜团里。而只要找到这个症结所在,我们再反推,那些问题就不再那么神秘了。我们也不会只跟着凶手后面走,在凶手一个接一个提供的暗示里自乱阵脚。”
芙蓉花暗示的是凶手心里的“晴雯”,可这“晴雯”又身在何方呢?
就像林凡所说的,书上有这样几段文字:
“晴雯”必须找,可是找的时候又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十分困难的。任飞想到一个很好的借口,他们借口调查人口居住情况,对这一带进行寻访。这样不仅不会造成恐慌,也减少了凶手发现警方行动的可能。尽管这样,凶手还是有可能发现他们的行动,但如果不行动,青山路上那么多的花店,那么多的人,很难确定“晴雯”所在。
任飞说:“你简直就是一‘吃货’!”说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前面还有很多困难,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但林凡的发现给大家带来了信心。
任飞说:“凶手怎么选择受害人的呢?”
林凡说:“没有,只知道可能的地点。”说着林凡把那首诗的照片找了出来,他指着照片说,“这是一首藏头诗,你们看,诗里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就是‘青山再见’。”
张诚忍不住问林凡:“你是怎么想到这里来的?”而刘局长和任飞也很想知道,林凡回家几个小时就找到答案了。
林凡说:“要想想,就凭他一个人要找到这些受害人,是多么的困难,要知道他不可能找人来帮他做这些事的。”
任飞听着林凡的话,边回忆着这几个案子,边说:“秦丽、李文娟……”
可是张诚所说的凶手心目中的“晴雯”在哪呢?凶手下一个行凶的对象会是谁呢?
任飞一看,联想起刚才书上写的内容,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着林凡说:“你的意思是?”
林凡说:“我所说的都是自己的一些猜测,可是如果没有发现《红楼梦》里的暗示的话,那么我也许会不那么肯定,但现在我却有十足的把握!”
张诚说:“而且时间上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难题,因为开花市的原因,那里的人比平时要多出很多倍,这给我们的调查工作也带来很大的难度。”
刘局长心里明白如果真的按林凡所说的那样,那么下面的工作就比较清楚,也比较有目的性了。但要在凶手下一次作案前抓住他,刘局长觉得没那么容易,因这个凶手不同以往任何一个凶手。
张诚看了点了点头。
凶手作案动机竟然是与“十二金钗”有关!
林凡笑着说:“有道理,不过就算当老师,也不能饿着肚子!”
可是这样就能抓到凶手了吗?
张诚说:“你的意思是在凶手所写的诗里,你找到了下一个受害人的具体的信息?”
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背部画的是一盆兰花,旁有一位古装妇人。
林凡说:“在书店买的。”
任飞和林凡一起来到这青山路,青山路在这个城市里代表着美丽,代表着鲜花。这是市里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很多人在休息日都会到这里来逛逛花市、散散心。因为这里有一个花卉世界,而且对外是免费开放的,花卉世界里有各种各样的花卉,在不同的季节花卉世界会举行不同的花市。这个地方就是这城市里的“花朵”,美丽而又芬芳。
林凡朝他们点了点头。
第三位受害者:史芳婷背部画的是几片云和一条小河。
任飞说:“我看你不要当什么鬼侦探了,你应该去当老师,说不定更有前途。”
林凡笑了笑说:“其实这个线索对我来说来得有些突然。”事情的发展往往是不期而遇的。就像这个案子的发生,他们是想不到的。就像林凡发现的这个线索,就连林凡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甚至是来得这么容易。也许真如那句话说的一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永不能胜正。事情总会有转机,总会有希望。
林凡说:“对,我们要尽快找到凶手选择的对象,又不能让凶手发现我们的行动。”
任飞问:“林凡,你还找到其他线索没有?”
任飞瞪着眼睛说:“那书里还有其他受害人背部图画的描述吗?”
任飞问:“你是说‘青山再见’里的‘青山’指的就是那条青山路?”
林凡苦笑,“其实这不是我的功劳,只是有一位不知名的朋友帮助了我。”
林凡点了点头说:“我从书里都找到了,四个受害者,一个不少!”
刘局长把书合上,交给林凡,等林凡把答案公布。林凡马上把书翻开,指着书上的内容说:“你们看,这是什么!”
这四位受害人的情况,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记得。根据林凡所提供的线索,张诚想着不由得心里发冷……这也意味着还有八个人已经被凶手锁定,案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任飞顺着林凡指的地方,看到书上这样写着: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按书中所写的四段内容所描述的图画,和发生的四个案子里四位受害者背部所画的图案非常相似!
林凡不再说话,拉着任飞就往刘局长的办公室走。这个时候张诚正在刘局长的办公室和刘局长谈着案子的情况。林凡一进门就对刘局长说:“我今天发现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等大家都坐了下来,林凡说:“我们不是一直都想找到凶手选择这些受害人的原因吗?现在这本书就告诉了我们答案!”
刘斌边看着口里边念道,他转过头看着林凡冲出去的方向,“这到底是怎么了,什么事会让这小子变成这个样子……”
四月十七日,一个看来不起眼的日子,现在让任飞他们一听起来就会心里发毛。因为那很可能是凶手下一次行凶的时间。这个日子本是一个快乐的日子,凶手却要选择这个时间来作案吗?
任飞迟疑地说:“这是什么意思?这和案子有关系吗?”
张诚再一次看着林凡,他实在想不通林凡是怎么想到这本书的。怎么联想到这里面去的。张诚真的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怎么知道的。
张诚表示同意,“从凶手所留下的芙蓉花应该可以判断,他要杀的就是他心目中的‘晴雯’了。”
林凡说:“从凶手杀害第一位受害者开始,这些互不相识又没有任何关系的受害者,怎么会成为凶手行凶的对象一直是一个谜。我们把这本书上描述的内容,和这些受害者背部的图画相对比,会发现原来这些都离奇的相似甚至是雷同。还有这些受害人生前的生活经历,和书里的人物都有着某些相近的地方。”
假作真时真亦假,
林凡说:“网上的一位朋友,他告诉我晴雯死后成了芙蓉花神。于是我就想到了《红楼梦》,想到了里面的一些情节。”
刘局长拿起桌上的《红楼梦》,坐下来说:“大家先坐下来,林凡你发现了什么线索,慢慢说。”
林凡点了点头:“有,就是那首诗。”
林凡冲进警察局,任飞正在办公室里忙着。林凡一手把任飞抓起来,“走,有事找你!”
案子又似乎回到了原点,凶手下一次又会对谁作案。
任飞说:“你这样判断有一定的道理,但那‘青山再见’里的‘青山’就不能指人,或是这首诗根本就不是一首藏头诗?”
任飞说:“那你担心什么?”
任飞也觉得没有什么可再反驳的了,任飞并不是要怀疑林凡,因为他所说的都是有可能的。但他们的判断左右着一个生命,如果错了,那就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林凡把书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对刘局长他们说:“线索就在这里!”
任飞忙从桌上的照片里把史芳婷的照片找了出来。林凡指着照片里史芳婷背上的图画说:“你们看,这是什么?!”
任飞说:“按现在所掌握和分析的情况来看,凶手下一次行凶很可能是在青山路。如果这一次凶手要杀的是他心中的‘晴雯’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通过排查与之相类似的人员来进行监控。”
林凡接着说:“原来我想过,会不会是每句诗都代表一个字。这一点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思路,但按藏头诗的情况看,这四个字更有可能是凶手要暗示我们的。”
林凡说:“你会记得的,如果你也知道了那个信息的话。”
刘局长随手翻开这本《红楼梦》,这里的几个人都看过这本书,书里面的很多情节他们都还大概记得。可是他们想不通林凡怎么会从这本书里找到了凶手选择受害人的原因。
调查的过程都是秘密进行的,因为他们知道凶手很可能就在附近,如果让凶手知道了警方的行动,那么凶手很可能改变作案的时间和地点,或是选择别的受害人作案。那么在这里所做的一切不仅徒劳无功,而且还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如果再想抓住凶手,就更难上加难了。
林凡说:“你不用服我,你应该感谢告诉我们这个信息的那个无名的朋友。有时候一些话、一些行动,可能说者无心做者无意,可是就是这些能给别人带来一些提醒。这些提醒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无所谓,而对于一些人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
林凡说:“其实我现在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林凡说:“史芳婷背部图画的照片呢?”
林凡说:“就算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些数字和图案的含义,可是我们还不知道凶手是怎么找到这些受害人的。如果不知道这个,我们就不能主动出击。”
任飞忙问:“这书你是从哪弄来的?难道是……”
林凡说:“对,这也是偶然的机会,我知道最近在青山路上的花卉世界将举办一次大规模的花市,而时间就是从四月十七日开始的。”
林凡点了点头。
听了这话,刘局长他们都不敢相信。就在林凡回家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他就发现了重要线索?
林凡自信地点了点头。
任飞叹了口气说:“如果是我,我哪会记得书上的内容。”
张诚看着林凡说:“《红楼梦》里还写着其他十二金钗图画的暗喻。”
刘局长、张诚和任飞都凑了过来,只见桌上是一本红色封面的书,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红楼梦。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眼睛里全是疑惑,他们不明白这本众所周知的《红楼梦》和林凡口里所说的“重要线索”有什么联系。
第一位受害者:秦丽背部画着一座古楼,古楼里有一人悬梁自尽。
画着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云: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刘局长说:“既然知道了凶手选择受害人的模式,那芙蓉花的意思就十分明显了!”
这是史芳婷背部图案的照片,在史芳婷的背上画着几片云彩和一条小河……
任飞对林凡说:“我真是服了你了。”
任飞一听就有些泄气。张诚听出了任飞话里的意思,任飞以为这书是凶手通过什么方式交给林凡的,可没想到这本书是林凡从书店买来的。但张诚知道林凡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随便拿本书来开玩笑,林凡一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会这样急匆匆地找他们。
张诚看了看林凡,迟疑地说:“你的意思是说,这书里有重要线索?”
对于如何在这样的地方找到凶手选择的对象,任飞和他的同事很在行。因为他们有充足的资源和人力去做这些事,而林凡却没有加入他们。现在林凡考虑得更多的是既然凶手通过杀人来做他的“红楼梦”,那么他是怎么找到这些受害人,并如此地了解这些受害人的呢。
任飞没想到林凡这么快就又回来了,他被林凡抓得肩膀生痛。任飞摸着肩膀说:“怎么了,你小子怎么就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诚说:“林凡,那你说说你的看法?”
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其断语云: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林凡带着这本书冲出了书店,急匆匆地往警察局赶。只留下刘斌一个人拿着书在书店里发呆。
林凡边想着手边使劲地抓着纸花,他的心中升起出一种无法言语的恨,他现在真想抓住凶手亲口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无情地摧残这些年轻而又可爱的生命?
前生往事唯自知。
现在已经有六个人被害了,而这个凶手还不知道在哪。自从凶手杀害了缘后,凶手再也没有把受害人的血弄干净。案发现场的地上淌满了受害人的鲜血,那刺鼻的血腥味布满了整个房间,而在这血腥味中却带着一丝幽幽的香味,因为屋子里放着很多鲜艳欲滴的花……
《红楼梦》里,晴雯和袭人本是在一起的。她们都是宝玉的丫头,虽然按书上说她们的命运不同,可是凶手却给她们安排了同样的命运。在花店门口,林凡看过她的笑,看过她和邓招弟聊天打闹……她的笑是那么美丽,比那鲜花还要美丽。可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却这样凋谢了,邓招弟也是一样。每个人都有梦想,她之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难道只因为有一个明星梦吗?
香魂此去相为伴,
花香袭人若梦里,
芙蓉凋零化春泥,
看着这些“美丽”的花朵,林凡默默地流下泪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个放满“鲜花”的房间里,他能感受到这女孩子的孤单,那一份对生活的热爱……这样一个爱花的女孩,因为穷她买不起花,于是她折了这么多的纸花,来把自己的房间装饰美丽。林凡似乎能看到刘若诗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折着花的神情,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或许还带有一点点忧伤……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
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子,都死在了花的旁边。不同的是邓招弟身边是真正的鲜花,而刘若诗身边却是纸花。她们都曾经比这花还要美丽,也许她们心中都有像这些花朵一样美丽的梦,她们本不应该躺在这冰冷的地上,她们应该面对着温暖的阳光快乐地笑着……
刘若诗也被杀害了,奇怪的发式、跪着的姿势、背部的彩绘……
和前几次一样,凶手这一次没忘了留下他的暗示,凶手留下的是一个音乐盒。凶手还怕警方的人认为不是他留的,在音乐盒下面特地留了一张字条,上面用鲜血写了一首诗:
看样子刘若诗是一个爱花的女孩,她的屋子里放了这么多的花。林凡走到这些花前,才发现这些花不是真的鲜花,而是纸折的纸花。这些花虽然美丽却永远没有香味。原来这屋子里除了血腥味外混着的香味,不是这些纸花发出的,而是这可怜的女孩子喷的香水。
打开音乐盒音乐响起,音乐盒里面有一个转动的转盘,上面有两个人偶在翩翩起舞……
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林凡紧紧地握着拳头。他想起在报上登的那条消息,那条他劝凶手投案自首的数字。难道自己做错了?难道那条信息激怒了凶手,让他这样变本加厉地来作案?
等林凡赶到刘若诗家的时候,她家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屋里已经有警员在做现场搜查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