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7、神秘博客

17、神秘博客

任飞说:“就算凶手知道了我们在保护他要杀的人,那他躲着不出来就好了,等有机会的时候再下手,他犯得着这样做吗?”
《石头记》!”
林凡说:“查过没有?”
林凡要陈小东把电脑里,所有有关红楼梦的资料和受害人可能上过这方面的网站全部搜索出来。
这些文章后有很多的回复,大多是一些对于书中人物的感想和评论。可也就是这些回复之中,竟然也有人自称和书中主人公有相似的命运的。在这些回复中,留下真实名字的除了秦丽还找到了李文娟的名字。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凶手也再没有和《诚报》方面联系。
在秦丽的收藏夹中和史芳婷的上网记录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她们都上过一个网站,确切地说应该是她们都访问过一个博客。其实上网的人上过同一个网站或是同一个博客并不奇怪,这个博客里的文章也不奇怪,可是联系到已经发生的这几起命案,里面的信息就显得极不寻常。
任飞说:“他这样做能试探到什么?”
林凡现在考虑的是凶手是怎么找到这四位受害人,选择并确定了她们就是凶手所要的“十二金钗”之一。如果说了缘的情况比较特殊,那其他三个人与她们相同或近似情况的人却有很多。
在“顽石”的博客里有几十篇文章,其中有十四篇文章是单独介绍“十二金钗”,还有晴雯和袭人的。在每一篇文章里“顽石”还特意说明要在现实当中去寻找这些人,寻找现实之中的“十二金钗”。
任飞要陈小东把这个博客里所有的资料都打印出来,接着他们就开始查这些回复的内容,因为已经有四个人被杀害,现在还要找到十个与“十二金钗”相对应的人。在原来四个受害人当中,只发现了两个被害人用真名回复了,了缘和史芳婷并没有发现用真名回复。在“史湘云”篇中,有一条回复这样写道:虽然我的命运和史湘云不怎么相似,但我很喜欢书中的史湘云,看了这里的文章,我觉得我很像她,我很想有一天能成为她。因为我和她一样是一个敢做敢笑的人,我希望有一天能和她一样醉倒在青石上,与花同眠,那感觉一定很好……
林凡说:“谁也不是,了缘的事凶手在所留的诗里已经写清楚了。”
“查过了,没发现什么问题。”
任飞看着信,气得都快冒泡了,他对钱秀男吼道:“你是不是有毛病?收到这样的信也先不和警方联系,却自作主张登在报纸上。就是白痴也看得出来,这一定是凶手所为,要不然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
任飞说:“凶手想报道,你偏不给报道,这是不是在斗气?”
任飞打沙包的声音单调而又沉闷。林凡便拿起桌上放着的乒乓球和球拍,掂起球来。乒乓球一上一下地跳动着,林凡边掂着球,边看着球的跳动。突然一下,林凡没有接稳乒乓球,球一蹦一跳滚到了任飞的脚边。任飞停下来,看了看林凡,用脚把乒乓球给林凡踢了回来……
林凡说的话提醒了任飞。任飞说:“那我一定认为警方已经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林凡叹了口气说:“你想想,凶手这样做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他这样做是可以制造混乱,可是这种混乱的局面决不会更便于他作案。”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看过一些你写的报道和文章,我很喜欢。很抱歉我只能写信给你,不能直接约你见面,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看了这封信也许会觉得我是个骗子,但我要告诉你在这封信里所写的都是真实的。
来这个博客访问的人并不是很多,点击率也不是很高,可是里面的留言却让每一位在场的警员心直往下沉。
林凡说:“如果案子的情况如实地报道出去对我们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因为这样做不仅会在社会上制造不必要的混乱,搞得人心惶惶,还会让我们查案的时候很不方便,凶手也很容易知道我们的下一步动向。”
林凡的这个举动把任飞吓了一跳,任飞诧异地看着林凡,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任飞想了想,愣愣地点了点头。
任飞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说:“那你为什么反对把案子的情况如实地告诉外界,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吗?”
值得庆幸的是钱秀男没有把受害人的真实姓名和相关资料登在报纸上,要不然这个案子肯定捂不住,其他报社的记者也不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新闻线索。
任飞想了半天说:“你说凶手会不会自首?”
任飞说:“那你的意思是?”
“而这里博客的主人恰好也叫‘顽石’。”
“记得,怎么了?”
林凡不停地在脑海里回忆着,他所见到的关于凶杀案现场情况的片断。他总觉得有些细节可能被他们忽视了,而往往案件侦破的关键就是在一些小的细节上发现的。
林凡又对任飞说:“记得凶手留下的那块石头吗?”
在“妙玉”一篇中,也有一些回复,可是并没有像其他文章一样,会有人把自己的命运和书中的“妙玉”作比较,也没有人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
任飞说:“哪一点?”
从四月一日起,市里连续发生了杀人案。警方对所公布的情况却和事实不符……
林凡焦急地问:“那你在秦丽和史芳婷家里有没有发现电脑,这些电脑现在在哪?”
林凡说:“凶手这样做有他的目的,他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过了一会儿,果然在两台电脑里都发现了《红楼梦》的电子版的书。在秦丽的电脑里竟然还发现了她自己写的关于看红楼梦的感想,而里面写的恰恰正是有关于“秦可卿”的,而这些信息以前都被忽视了。
林凡坐得久了,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突然想起史芳婷的案子。原来林凡也想过,凶手为什么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去杀史芳婷呢?因为他完全可能找到不太容易被发现的场所和人来作案,为什么要选她呢?而凶手又是怎么找到史芳婷的?
林凡说:“这就对了!你想想如果你是凶手,你发现锁定的目标被警方发现并保护起来了,你会怎么想?”
任飞疑惑地说:“在局里呀,怎么了?”
“顽石”的博客里播着《红楼梦》里凄美的插曲,鲜红的页面,似乎在告诉到这里的人们,这里有着一个凄美、无奈而又荒诞的故事……
林凡看着乒乓球慢慢地滚回来,眼睛里突然闪动起莫名的光彩,凶手在寻找这些受害人,难道这些受害人就不可能主动来找凶手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青山路上的花市还在开着,任飞他们在静静地等待着,等着凶手的出现,可是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凶手没有再采取任何的行动。
钱秀男也叫道:“我怎么知道是凶手寄给我的,我又不是警察。你怎么说我没联系过你们,我打过电话给你,可你什么也不说。”
而“顽石”最后一篇文章写于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上面只有四句话:
林凡冲到任飞面前说:“我记得你上次说,第二位受害者李文娟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是不是?”
林凡说:“你觉得凶手会是这样的人吗?”
这个声明登出来后,事态逐渐得到了平息。可是钱秀男向任飞报怨,说是声明登出后的几天,《诚报》报社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很多市民纷纷打电话来,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任飞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可嘴上又不好说,只得安慰钱秀男,并亲自跑到《诚报》去找王社长和杜立文表示感谢。
现在大家似乎都卡在了同一个地方,无论是任飞还是凶手。可凶手会不会换另外一位受害人而行动呢?他们一直担心这一点,可是如果凶手真要那么做,他们也无能为力。在这茫茫人海之中,他们又到哪里去找另一位被凶手确定的目标呢。
接着信里详细描述了四个案子的情况。
林凡走出房间,开始在警察局里溜达。逛来逛去,他来到警察局二楼的健身房。房间里传来一阵打沙包的声音,林凡走进房间看到任飞正在健身房里练拳。林凡进来也没和任飞说话,直接走到一张乒乓球台边,坐在球桌上看着任飞练拳。
任飞一拍大腿说:“有道理,这话听着提气!”
第二天,《诚报》把声明登在了报纸上。《诚报》声明前一日所登的连环杀人案是虚假消息,经过警方和《诚报》的共同取证,证明这件事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另外,林凡要钱秀男在声明里发的消息是一组数字——4503 5425 5552 4256。这组数字是汉字区位码,意思是“停止自首”。对于这组数字的刊登,林凡征求了刘局长和张诚的意见,因为这是唯一能和凶手对话的机会,这也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凶手,这个案件的很多重要线索已经被警方掌握,凶手唯一的机会就是投案自首。
林凡说:“我想他更多的是想试探我们,想看看我们都知道些什么。”
听着林凡的话,任飞又想叹气。
林凡拉着任飞去找那两台电脑,那两台电脑已经被封存了。林凡立即要任飞打开电脑查受害人的上网记录。
林凡慢慢地念着:“青云之间寻故回,山中一见定相对,再催香魂非为恶,见梦灵石诚为最,他确定‘妙玉’是在重回青云山时选定的。”
林凡说:“我们这样做,他一定会知道我们知道的线索并不多,那他就不用怕了!”
可是要查电脑上的上网记录,有太多的问题,因为很有可能受害人会删除自己的上网记录,有些链接也根本查不出来。
在那个特殊的日子——四月十七日,凶手没有作案,但就算是这样,刘局长也没有把负责监视的人员调回来,因为没有人知道凶手会在什么时候再次行动。通过这次的事情,刘局长他们知道,他们已经成功地阻止了凶手的作案计划。
林凡说:“还不只这个,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让凶手得逞。他想报道出来,我们就一定不能报道出来。还有市民知道了这个案子的情况,只会在他们心里制造恐慌,虽然提高了他们的警惕却不能制止凶手再次作案,面对这样一个冷血又计划周密的凶手,市民根本没办法防备,也就达不到阻止他再次作案的效果。”
这件事终于得到了解决,这让任飞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
凶手所选取的四位受害者的经历或多或少与红楼梦中的人物有着近似的经历,凶手发现这四个受害人绝对不是巧合,凶手和这些受害人不可能全都认识,而这些受害人之间也可能互不认识,一个普通人要得到这些受害者的具体信息太难了。
……
钱秀男的消息来源是一封信,钱秀男收到信的时间是四月十五日。收到信后,钱秀男调查过李文娟和秦丽的家人,得到了她们家人的证实,这样钱秀男才敢把信里所写的一些情况登在报纸上。
想着想着,林凡跳了起来,“对,没有比这个可能性更大、更快、更有效了!”
这个博客的主人名叫“顽石”。在他的博客里的第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寻找十二金钗——圆你自己的红楼梦。”
“灵石。”
任飞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摸着被任飞打红了的胳膊,林凡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了苦瓜一样,“你能不能轻点!你可别把我当沙包使呀。”
林凡看着这些,叹了口气。书中的故事是美妙而又多情的,而现实中的“红楼梦”的故事却是那么的冷血而又无情……
林凡笑着说:“他不知道我们具体知道了什么,就如同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下一个所选择的具体对象是谁一样。”
任飞点点头。
林凡说:“对,还有一点很重要。”
“哎!”任飞摇了摇头说,“不是!”
林凡想起刚才看的网站……史芳婷,几名受害人和书中“十二金钗”相似的身世……
“哦?”
林凡在网上查了有关《红楼梦》这本书的一些情况。网上关于“红学”的网站还是很多的,在那些网站里,大家都在讨论着关于“红楼梦”的各种各样的内容,其中也有很多对书中各个人物的分析和评论。只是里面的内容又多,又没有什么规律,林凡看了很久,也没理出个思路来。
任飞疑惑地说:“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制造混乱?方便他下一次作案吗?”
林凡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大腿说:“凶手是在发现他锁定的目标已经被我们保护起来时,才这样做的。”
任飞却不管,看着林凡的苦瓜脸,他哈哈大笑起来。
林凡叹了口气说:“我希望他会,可惜的是他不会!他也知道我们会把这件事情摆平的。这是我们都想要的结果,包括凶手在内。”
可是时间并不会理会这些,它仍然以它的方式进行着。
任飞问林凡:“你说凶手吃饱了撑的,他为什么要把这个案子透露给报社?”
任飞问林凡:“你觉得这里面谁有可能会是了缘?”
林凡笑着说:“那只是说给钱秀男他们听的。”
林凡说:“有时候破这种案子,斗的就是‘气’。”
“你知道《红楼梦》又叫什么吗?”
由于林凡和任飞对电脑并不怎么在行,任飞就把陈小东给找来了,警局里电脑技术最厉害的就属陈小东了。
“你记得清云庵后山上灵塔那里的石头叫什么吗?”
在“顽石”写的一篇“红楼梦之可卿梦回”中,出现了一个自称叫“秦丽”的人的回复。这个在网上自称“秦丽”的人和第一位受害人的名字是相同的!
林凡还特地嘱咐钱秀男,如果最近有人来要求刊登奇怪的数字一定要通知警方。
二话没说,任飞照着林凡的肩膀就是一拳头说:“你可真会骗,把我也给带进去了。”
钱秀男把信交给了林凡,信上面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林凡指了指房间,“我住院的时候,你来过我家没有?”
“怎么,你觉得不公平?那你可以先问我,我再问你。”
钱秀男听到这话,她明白了。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一定是个疯子。
听到“镜子”这两个字,那人的脸色又不自然了起来。
“先等等!”那陌生人说,“为了让大家更放心地说话,不如先做些准备,这样我会更放心。”
“你要不说,我哪知道你是谁。”
林凡笑着说:“你还真热心,只是我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尽不了地主之谊啊。”
林凡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看了你的镜子,所以变得比较奇怪!”
这下,那陌生人才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刚才做的这些事把他累坏了。
“知道。”
那陌生人走过来用手搂住钱秀男的脖子,用枪顶住钱秀男的脑袋,对林凡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像电影里一样?”
“我同意!”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杀你,所以才敢这么说?”
“知道吗,我不是催你,你要知道,你的那些朋友很有可能会再上门,那样这个游戏就没办法玩下去了,不是吗?”
“现在轮到你了!”说着那陌生人把林凡绑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绑得特别的结实。等这一切都做完了,他还没忘了将钱秀男的嘴用布给堵上,还在钱秀男的嘴上缠了胶布。
接着从卧室里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脸色惨白,脸上除了骨头就是皮,个头和林凡差不多,只是瘦得有点离谱,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支手枪对着他们。
“别急,我还没把话说完呢。等我问完你的问题,你也可以问我六个问题,同样,我答对了拿走一颗子弹,我答错了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了,我就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这样公平吧,就像这样!”说着贾故实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林凡说:“这不公平。”
“没有,怎么了?”钱秀男问。
听到林凡在骂他,贾故实却没有生气,他反而笑了,“我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要找你帮忙,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林凡笑着说:“你怎么不把我的嘴也堵上,我叫起来的声音可比她大得多。”
那陌生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很奇怪。”
“那你想不想知道?”
“那开始吧。”林凡生怕贾故实改变主意,赶紧同意道。
听了电话里的声音,林凡笑了。原来是催交话费,让他好一顿紧张,林凡没有把电话挂断,他转过头看着那陌生人,等着他“指示”。
听着他们的说话内容,钱秀男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林凡的客人。虽然现在钱秀男心里非常害怕,可是她表面上还算镇定。只要有林凡在,她就觉得踏实一些。
林凡走过来看,冰箱里面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了。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林凡拉过钱秀男悄悄地说:“别说话,把门打开,你先出去,给任飞他们打电话,要他们立刻来我家。”
“如果没经过那天晚上,也许我会放心,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保险一些好,你过来!”那陌生人用枪指了指钱秀男。
“哦?是吗?有多有意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奇怪!”钱秀男打开冰箱说。
林凡说:“是有些像,不过在电影里拿枪的那个人,都没什么好结果。”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不能杀人,你现在能杀的估计只有你自己!”林凡轻蔑地说。
林凡看着他,却笑了,“原来是你,你倒很会躲嘛。”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林凡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林凡的精神好了很多,可是身体还是有点虚弱。
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
贾故实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林凡转身走到电话机边,在电话机上按了免提键。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系统提醒您……”
“那开始吧,我会诚心诚意地来玩这个游戏的。”
林凡问:“什么奇怪?”
对于贾故实所说的话,林凡并不知道他会不会履行他的承诺。他没想到贾故实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和他玩这个游戏。而贾故实又会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自己又该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
这个声音把钱秀男吓了个半死,她知道这不可能是林凡的朋友,如果是林凡的朋友怎么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因为刚才任飞和刘斌还都在这里。
“你说吧,你要什么,只是不要伤害她,我会尽量做到。”林凡说。
“哒”的一声!枪没有响,自然贾故实还坐在林凡的前面,他也没有死。原来这把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贾故实笑着说:“你说多有意思,只要一看到枪,别人就会觉得里面一定有子弹,拿着枪的人就能杀人。可是枪真有子弹吗?这个恐怕只有拿枪的人才知道。没有子弹的枪和废铁没什么两样,你说呢,林凡?”说完贾故实从口袋里拿出六颗子弹,一颗一颗地在茶几上摆好。
“如果别人这样说,我会很高兴,可是你这样说,我觉得没意思。”
那陌生人说:“你去接,记住按‘免提’,你要敢乱来,敢乱说,我就不客气!”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去买点东西,我今天给你做点好吃的。”说着钱秀男准备离开。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那陌生人说。
“那你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
现在钱秀男有些糊涂了,贾故实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你说他疯,他所做的事的确是正常人做不出来的,甚至是想都想不到的。可如果他真是疯子,他却有比正常人更严谨的思维。
“那你觉得在你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小心一些?”
那个陌生人说:“没办法,没地方去,只有在你这里暂时住下来,怎么,这是你的女朋友?”
林凡闭着嘴没有回答贾故实。他不怕贾故实对他做什么,可是就如同贾故实说的那样,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关心着自己却有可能被这个人伤害的人。
“反正迟早你也会告诉我,无所谓。”
“我一生气可能就会把你杀了,可能会忘了我为什么来这里。”
“嗯,听说过,听说贾故实是一个混蛋,没想到是你。”
那个陌生人说:“你太客气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你赶我走?”
“我没忘。”
“是吗,你不害怕?我现在随时可以杀了你们!”那陌生人冷冷地笑着。
恰恰在这个时候,林凡家里的电话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电话的铃声显得特别的刺耳。可是没有人去接电话,这又会是谁打来的电话呢?会不会是任飞或刘斌?
“差不多,这房子是我的,我想我有这个权利。”
那陌生人脸上却没有表情,他拉着钱秀男往卧室退,边退边对林凡说,“你站在那里别动。”林凡只得把电话挂了。只见那陌生人到了卧室拿了一根绳子,把钱秀男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就把她推了出来。那陌生人又在厅里拿过一把椅子,将钱秀男再一次绑到了椅子上。
“灵石之所以灵,就是要有心人的‘诚’心!我相信你,就算你说我回答的问题都是错的,我也愿意死在这里!”贾故实说。
“你帮我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扔了,这么久应该都坏了。”林凡说。
那个陌生人笑着说:“别嚷嚷,我不喜欢太吵。”
“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打不过你,你可以完全放心。”林凡说。
“手枪。”
“我是贾故实。”
林凡问钱秀男:“你来过我家?”
那陌生人笑了,“林凡,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我不是一个谨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等了那么久才发现有陌生人在我的房间里,吃我的住我的,还让人拿枪指着我。”
“那你现在心情好吗?”
“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林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喜欢上面前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变态杀手的话,那么也许他们能交上朋友。以现在贾故实的情况,他竟然敢待在林凡的家里等着他回来。就在刚才,任飞和刘斌还在这里,他也敢躲在屋子里,直到他们离开。面对林凡,他竟然用没有子弹的枪来威胁他们。就像贾故实说的一样,林凡看到贾故实拿着枪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枪里会是没有子弹的,因为在林凡的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枪里一定有子弹。可贾故实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钱秀男被问得奇怪,“什么来过你家?”
电话的铃声响着,那陌生人的脸铁青着。林凡说:“你看,这电话我要不要去接?”
“先不急,我们先要算下时间。”说完贾故实把林凡电脑桌上的表拿了过来,“每个问题我们只有三十秒的回答时间,如果超过了,就算错。”
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回了家,回到家里,林凡感觉舒心极了。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到家后,很知趣地离开了,只留下钱秀男在这里照顾林凡。
贾故实说:“这把手枪装了六颗子弹。我另外还有六颗子弹。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问你六个问题,你答对一个,我就拿走一颗子弹,答错一个,我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后,我把留下的子弹都放到这把枪里,然后这么一转。”说着贾故实把左轮手枪一转,“对你开一枪,如果你没死,那你就赢了。”
“当然有,既然你说到女人,那我就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就不杀她。”贾故实说着看向钱秀男。
“不好,被绑着,还被人用枪指着,有谁的心情会好!”
贾故实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他愣愣地看了看林凡,“记得清云庵上的灵石吗?”
两个疯子!钱秀男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这样说对林凡没有一点好处。的确如果在林凡问问题的时候,林凡说贾故实答错了,这样留下的子弹数目会更多,那结果更有利于他们。可是钱秀男想得太简单了,她没想到这个游戏永远不可能公平,因为枪在别人手里,林凡他们永远不可能主宰这个游戏。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会杀了你就走?”
“说不定,我只是想来看看。”
“嗯,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记得。”
贾故实沉下脸来说:“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很容易生气。”
“赢了有什么奖品吗?是房子、车,还是女人?”
“知道。”
等送走了任飞和刘斌,林凡刚坐下来没多久,他就感觉不太对劲。他看着这屋子,总觉得怪怪的。要知道林凡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在这间屋子里住过了,可是这屋子里怎么会这么干净整齐?他记得上一次走的时候,这个屋子里还是很乱的。
一听这话,那人一下就呆了。他死死地盯着林凡,三个人就这样站着,沉默着。
林凡笑着说:“哦,没什么,我只是问问。”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这吗?”
钱秀男坐在那里,听着他们说话,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她觉得林凡似乎应该认识这个人,可是看样子他们又好像是第一次见面,而这个要杀林凡的人又会是谁呢?
钱秀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林凡的神情,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可还没等她迈步,卧室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怎么,林凡,有客人来,你也不欢迎吗?”
林凡这次受伤,在医院最少也要待一个月以上,就是出了院在家里也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林凡的伤势没问题了,可是另一边却再也没有了凶犯的消息。凶手似乎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般,在火车站、汽车站、高速公路口、酒店、旅馆……任飞能查的地方都已经查过了。对于贾故实所认识的人,都已经派人进行了调查,可还是没有调查到一点贾故实的行踪。
贾故实笑了,“这就对了,这样多好,你说是不是?”说完他把刀放进了怀里,然后把枪放到他前面的茶几上。
那个陌生人说:“这样站着聊天,我怕你体力不行,不如大家坐下来聊吧,那样更好些。”
“那要看心情,如果心情好,就想知道。”
“不知道。”
“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那还来这里干什么。”
贾故实的神情,让钱秀男真的害怕了。她知道贾故实不是开玩笑,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他的眼神里流露的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恐惧。
“不是这个,如果我问你的时候,你不怕我骗你吗,就算你答对了,我也可以说你答错了。”
林凡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明白和贾故实这样的人玩游戏,你自己必须先疯狂起来,你必须先相信一个不可能的规则。
“也许是这样。”
贾故实从怀里拿出一把刀,那是一把很薄的小刀,和上次林凡在那暗室里看到的刀是一样的。那刀冷冷地闪着寒光,贾故实说:“也许我不会杀你,可是你旁边还有一个人,我一生气说不定就会把这东西往她身上划几下,你要知道这东西划在身上很痛的,不是吗?”他边说着,边看着他手里的刀,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让人恐惧的痴迷……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
林凡说:“无论是不是,反正你也不会放她走,就算是吧。”
“你冰箱里什么也没有,”钱秀男回过头对林凡说。
林凡说:“那就坐吧,像自己家里一样。”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