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8、芙蓉凋零

18、芙蓉凋零

房间的光线并不是很好,房间虽然不大,却飘着一股花香,可现在这花香里却掺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报案的人是花店的老板,名叫李国章。他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发现店根本没开门。他的店里请了两个女孩子当店员,一个是邓招弟,另一个是刘若诗。当天晚上是邓招弟负责守店,他来的时候还觉得奇怪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开门,因为这几天是做生意的好日子,再说邓招弟平时是一个很勤快的人。等李国章进了店上了二楼,他才发现邓招弟出了事。
这是一个美丽的房间,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美艳新鲜的花,但有一个女孩子奇怪地跪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显得异常诡异。
任飞说:“他哪来的钥匙?”
林凡说:“你不要忘了二十八日深夜的时候,有很亮的月光,这个地方对的方向是正西,有这样的月光也够了。钥匙除了邓招弟外,你不要忘了还有一个人有。”
林凡说:“也许他有钥匙,他也有夜眼。”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任飞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能吗?任飞相信自己严密的布控,他也相信自己的人是不可能偷懒的。
等林凡和任飞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有很多人正围着看热闹。本来这里就是闹市,一看到有警察在这里搞这么大的一个阵式,围的人都快把路给堵了。
任飞走过去,拍了拍陈小东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往楼上去了。
陈小东做警察这份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他还年轻。任飞知道这个小伙子很有前途,他有着自己没有的潜质,从某些程度上看他觉得陈小东有些像林凡。
强烈的不祥之感袭击了林凡,他说:“走,去刘若诗家!”
一路上林凡的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他和邓招弟见面时候的情形,林凡想起邓招弟对他说过的话:“你是来看人的,还是来买花的?”她说这话的神情,是那么的可爱……
任飞接完电话后呆呆看着林凡。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现在只有等待,等待凶手的出现,也就是成功的那一刻。
任飞说:“我们都疏漏了一点,我们认为这里不会有人进得来。就算要从后门进来,也要通过前面的街绕过来,这里反而成了监控的死角。”
邓招弟遇害的现场是在花店的二楼,严格地说,花店的二楼并不能算是房间,它只是矮矮的一个隔层。林凡他们上去都得弯着腰。这里是邓招弟守店休息的地方,也是花店存放货品的地方。这里只有一间很小的窗户,对着花卉世界的围墙。从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花卉世界围墙里边高大的树木。
任飞说:“你是说凶手拿的是刘若诗的钥匙?”可话一出口,任飞就感觉不妙。他猛地想起《红楼梦》里除了晴雯之外还有一个贾宝玉的丫头,那就是袭人!
如出一辙的案发现场,同样的死因、同样的姿势……只是这一次受害人没有死在家里,而是死在花店里。
在花店的一楼还有个后门,后门是店里取水的地方,水龙头下方不远处是一个下水道的井盖。林凡问李国章:“店里面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有后门钥匙?”
林凡立即叫任飞派人按照李国章提供的住址,到刘若诗住的地方看看。
任飞说:“就算凶手从下水道出来,可他怎么进到二楼呢。就算进了二楼他怎么能摸黑作案,难道他是夜眼?”
像了缘的案发现场一样,凶手并没有把现场整理干净。他任由邓招弟的血流着,直到流干她的最后一滴血……
林凡思索着说:“就算是从这里进来,凶手没有钥匙怎么进门?再说门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凶手从这里爬到窗户那里也不可能,除非有梯子。按凶手的身高体态看,那么小的窗户凶手不可能钻得进去。”
而且让李国章感到奇怪的是另外一个店员刘若诗今天竟然没来上班。李国章打刘若诗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他的店里刚发生了命案,他现在连店里的事都处理不过来。他哪有精力来处理这件事。但当他把这个信息告诉林凡后,林凡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一切都要好了,一个又一个在网上留言的人被找到,被确认,一个个无辜的人离危险越来越近。
对于邓招弟,经过商量还是决定先暗地里保护起来,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凶手具体是谁,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只有通过这朵“芙蓉”引出凶手。
可事情的发展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四月二十九日一大早他们就接到报案,那朵“芙蓉”凋谢了!
林凡指了指地上的井盖,对任飞说:“来帮个忙,把这东西弄开。”两个人把井盖弄开,下面是一个很大的下水道,林凡和任飞蹲在井口边,用水电筒往里照了照,林凡对任飞说:“你看,这些水管上面有摩擦的痕迹。”任飞点了点头。
“任队,我……”陈小东惭愧地低下了头。
案件的一切似乎已经清楚,清楚得只剩下找到凶手了。
邓招弟十九岁,来自穷困山区,她现在在一家“满园春”的花店打工。经过调查,她承认自己经常上这个博客,也在这个博客上留了言,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和这个“顽石”长期用邮件联系着,只是从来没有通过电话。她在邮件里告诉过“顽石”她的联系方式。因为这个叫“顽石”的人告诉她,他是电视台的编剧,正准备重拍《红楼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网上留言希望能够找到现实中与“十二金钗”相对应的人,从中选择剧组演员。对于从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小女孩来说,明星梦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美好的愿望给她带来的却是一场噩梦。
林凡向李国章询问了刘若诗的一些情况,刘若诗比邓招弟要早一年到李国章的店里打工,她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刘若诗平时很文静、老实,不像邓招弟个性有点泼辣。
一走进花店一楼,陈小东就迎了出来。陈小东比前几天已经瘦了很多,他一直在花店对面的烟摊上负责监视,现在出了事,陈小东觉得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任飞看得出,这小伙子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看着他那张憔悴而又消瘦的脸,本来任飞一肚子的火一下就没了。任飞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为这个案子付出了很多,他们在这里没日没夜地干,没日没夜地监控,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要尽快抓到凶手,还不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不受伤害吗?任飞是干警察的,他能深深地体会到,那种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的心情。
美丽的花市,僵硬的尸体。美丽和死亡离得是这么近。
林凡也知道此刻陈小东的心情,陈小东不是怕负责任,他愧疚的是因为他的失职而让邓招弟受害,可是林凡何曾不是这样想呢。等林凡上了二楼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的眼睛不由得一阵刺痛。
按尸检的情况看,死亡时间是在四月二十九日的零点之后。可这一次凶手是怎么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得手的呢?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有人盯着这个花店,哪怕有一只蚊子走进去都会有人知道,可就是这样,邓招弟也被杀害了。
李国章说:“我老婆,还有邓招弟和刘若诗都有钥匙。”
可是在“顽石”的博客里,刘若诗的名根本没有出现过。难道刘若诗没用真名和凶手联系?
就如同林凡所推测的一样,凶手在选择,而这些受害者也在选择。
任飞正想着,手机响了,是刚派去刘若诗家的陈小东打来的。
在这个“顽石”的博客里,任飞通过分析和调查确认了二三十个可能被凶手确认的“十二金钗”。原来被警方保护起来的三个“晴雯”,警方也对她们进行了询问,最终确认了真正的“晴雯”,正是邓招弟。
“手枪。”
“先不急,我们先要算下时间。”说完贾故实把林凡电脑桌上的表拿了过来,“每个问题我们只有三十秒的回答时间,如果超过了,就算错。”
“现在轮到你了!”说着那陌生人把林凡绑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绑得特别的结实。等这一切都做完了,他还没忘了将钱秀男的嘴用布给堵上,还在钱秀男的嘴上缠了胶布。
“那开始吧。”林凡生怕贾故实改变主意,赶紧同意道。
“反正迟早你也会告诉我,无所谓。”
听到“镜子”这两个字,那人的脸色又不自然了起来。
“那开始吧,我会诚心诚意地来玩这个游戏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
“那你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
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回了家,回到家里,林凡感觉舒心极了。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到家后,很知趣地离开了,只留下钱秀男在这里照顾林凡。
“不知道。”
“我不是一个谨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等了那么久才发现有陌生人在我的房间里,吃我的住我的,还让人拿枪指着我。”
林凡闭着嘴没有回答贾故实。他不怕贾故实对他做什么,可是就如同贾故实说的那样,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关心着自己却有可能被这个人伤害的人。
“知道吗,我不是催你,你要知道,你的那些朋友很有可能会再上门,那样这个游戏就没办法玩下去了,不是吗?”
电话的铃声响着,那陌生人的脸铁青着。林凡说:“你看,这电话我要不要去接?”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这吗?”
这下,那陌生人才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刚才做的这些事把他累坏了。
贾故实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他愣愣地看了看林凡,“记得清云庵上的灵石吗?”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林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喜欢上面前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变态杀手的话,那么也许他们能交上朋友。以现在贾故实的情况,他竟然敢待在林凡的家里等着他回来。就在刚才,任飞和刘斌还在这里,他也敢躲在屋子里,直到他们离开。面对林凡,他竟然用没有子弹的枪来威胁他们。就像贾故实说的一样,林凡看到贾故实拿着枪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枪里会是没有子弹的,因为在林凡的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枪里一定有子弹。可贾故实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你赶我走?”
“没有,怎么了?”钱秀男问。
“你冰箱里什么也没有,”钱秀男回过头对林凡说。
“也许是这样。”
林凡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看了你的镜子,所以变得比较奇怪!”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会杀了你就走?”
贾故实笑了,“这就对了,这样多好,你说是不是?”说完他把刀放进了怀里,然后把枪放到他前面的茶几上。
钱秀男听到这话,她明白了。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一定是个疯子。
听到林凡在骂他,贾故实却没有生气,他反而笑了,“我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要找你帮忙,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贾故实从怀里拿出一把刀,那是一把很薄的小刀,和上次林凡在那暗室里看到的刀是一样的。那刀冷冷地闪着寒光,贾故实说:“也许我不会杀你,可是你旁边还有一个人,我一生气说不定就会把这东西往她身上划几下,你要知道这东西划在身上很痛的,不是吗?”他边说着,边看着他手里的刀,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让人恐惧的痴迷……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林凡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林凡的精神好了很多,可是身体还是有点虚弱。
林凡笑着说:“你还真热心,只是我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尽不了地主之谊啊。”
那个陌生人笑着说:“别嚷嚷,我不喜欢太吵。”
“记得。”
那个陌生人说:“这样站着聊天,我怕你体力不行,不如大家坐下来聊吧,那样更好些。”
林凡笑着说:“你怎么不把我的嘴也堵上,我叫起来的声音可比她大得多。”
那陌生人笑了,“林凡,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别急,我还没把话说完呢。等我问完你的问题,你也可以问我六个问题,同样,我答对了拿走一颗子弹,我答错了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了,我就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这样公平吧,就像这样!”说着贾故实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贾故实沉下脸来说:“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很容易生气。”
那陌生人走过来用手搂住钱秀男的脖子,用枪顶住钱秀男的脑袋,对林凡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像电影里一样?”
接着从卧室里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脸色惨白,脸上除了骨头就是皮,个头和林凡差不多,只是瘦得有点离谱,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支手枪对着他们。
“如果没经过那天晚上,也许我会放心,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保险一些好,你过来!”那陌生人用枪指了指钱秀男。
“我是贾故实。”
林凡说:“那就坐吧,像自己家里一样。”
“说不定,我只是想来看看。”
贾故实的神情,让钱秀男真的害怕了。她知道贾故实不是开玩笑,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他的眼神里流露的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恐惧。
“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打不过你,你可以完全放心。”林凡说。
林凡说:“无论是不是,反正你也不会放她走,就算是吧。”
林凡笑着说:“哦,没什么,我只是问问。”
一听这话,那人一下就呆了。他死死地盯着林凡,三个人就这样站着,沉默着。
林凡说:“这不公平。”
林凡看着他,却笑了,“原来是你,你倒很会躲嘛。”
林凡走过来看,冰箱里面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了。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林凡拉过钱秀男悄悄地说:“别说话,把门打开,你先出去,给任飞他们打电话,要他们立刻来我家。”
“哒”的一声!枪没有响,自然贾故实还坐在林凡的前面,他也没有死。原来这把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贾故实笑着说:“你说多有意思,只要一看到枪,别人就会觉得里面一定有子弹,拿着枪的人就能杀人。可是枪真有子弹吗?这个恐怕只有拿枪的人才知道。没有子弹的枪和废铁没什么两样,你说呢,林凡?”说完贾故实从口袋里拿出六颗子弹,一颗一颗地在茶几上摆好。
听了电话里的声音,林凡笑了。原来是催交话费,让他好一顿紧张,林凡没有把电话挂断,他转过头看着那陌生人,等着他“指示”。
“哦?是吗?有多有意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钱秀男坐在那里,听着他们说话,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她觉得林凡似乎应该认识这个人,可是看样子他们又好像是第一次见面,而这个要杀林凡的人又会是谁呢?
“那你想不想知道?”
“你说吧,你要什么,只是不要伤害她,我会尽量做到。”林凡说。
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
林凡说:“是有些像,不过在电影里拿枪的那个人,都没什么好结果。”
“我一生气可能就会把你杀了,可能会忘了我为什么来这里。”
“不是这个,如果我问你的时候,你不怕我骗你吗,就算你答对了,我也可以说你答错了。”
林凡这次受伤,在医院最少也要待一个月以上,就是出了院在家里也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林凡的伤势没问题了,可是另一边却再也没有了凶犯的消息。凶手似乎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般,在火车站、汽车站、高速公路口、酒店、旅馆……任飞能查的地方都已经查过了。对于贾故实所认识的人,都已经派人进行了调查,可还是没有调查到一点贾故实的行踪。
那陌生人脸上却没有表情,他拉着钱秀男往卧室退,边退边对林凡说,“你站在那里别动。”林凡只得把电话挂了。只见那陌生人到了卧室拿了一根绳子,把钱秀男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就把她推了出来。那陌生人又在厅里拿过一把椅子,将钱秀男再一次绑到了椅子上。
“差不多,这房子是我的,我想我有这个权利。”
这个声音把钱秀男吓了个半死,她知道这不可能是林凡的朋友,如果是林凡的朋友怎么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因为刚才任飞和刘斌还都在这里。
林凡指了指房间,“我住院的时候,你来过我家没有?”
林凡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明白和贾故实这样的人玩游戏,你自己必须先疯狂起来,你必须先相信一个不可能的规则。
对于贾故实所说的话,林凡并不知道他会不会履行他的承诺。他没想到贾故实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和他玩这个游戏。而贾故实又会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自己又该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
“赢了有什么奖品吗?是房子、车,还是女人?”
听着他们的说话内容,钱秀男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林凡的客人。虽然现在钱秀男心里非常害怕,可是她表面上还算镇定。只要有林凡在,她就觉得踏实一些。
“怎么,你觉得不公平?那你可以先问我,我再问你。”
钱秀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林凡的神情,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可还没等她迈步,卧室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怎么,林凡,有客人来,你也不欢迎吗?”
“那要看心情,如果心情好,就想知道。”
那个陌生人说:“没办法,没地方去,只有在你这里暂时住下来,怎么,这是你的女朋友?”
“知道。”
钱秀男被问得奇怪,“什么来过你家?”
“我没忘。”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杀你,所以才敢这么说?”
“那你觉得在你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小心一些?”
贾故实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林凡问:“什么奇怪?”
“知道。”
林凡问钱秀男:“你来过我家?”
现在钱秀男有些糊涂了,贾故实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你说他疯,他所做的事的确是正常人做不出来的,甚至是想都想不到的。可如果他真是疯子,他却有比正常人更严谨的思维。
两个疯子!钱秀男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这样说对林凡没有一点好处。的确如果在林凡问问题的时候,林凡说贾故实答错了,这样留下的子弹数目会更多,那结果更有利于他们。可是钱秀男想得太简单了,她没想到这个游戏永远不可能公平,因为枪在别人手里,林凡他们永远不可能主宰这个游戏。
“我同意!”
“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那还来这里干什么。”
“灵石之所以灵,就是要有心人的‘诚’心!我相信你,就算你说我回答的问题都是错的,我也愿意死在这里!”贾故实说。
“你要不说,我哪知道你是谁。”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不能杀人,你现在能杀的估计只有你自己!”林凡轻蔑地说。
“如果别人这样说,我会很高兴,可是你这样说,我觉得没意思。”
“是吗,你不害怕?我现在随时可以杀了你们!”那陌生人冷冷地笑着。
贾故实说:“这把手枪装了六颗子弹。我另外还有六颗子弹。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问你六个问题,你答对一个,我就拿走一颗子弹,答错一个,我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后,我把留下的子弹都放到这把枪里,然后这么一转。”说着贾故实把左轮手枪一转,“对你开一枪,如果你没死,那你就赢了。”
林凡转身走到电话机边,在电话机上按了免提键。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系统提醒您……”
那陌生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很奇怪。”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去买点东西,我今天给你做点好吃的。”说着钱秀男准备离开。
恰恰在这个时候,林凡家里的电话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电话的铃声显得特别的刺耳。可是没有人去接电话,这又会是谁打来的电话呢?会不会是任飞或刘斌?
“奇怪!”钱秀男打开冰箱说。
“嗯,听说过,听说贾故实是一个混蛋,没想到是你。”
“先等等!”那陌生人说,“为了让大家更放心地说话,不如先做些准备,这样我会更放心。”
那陌生人说:“你去接,记住按‘免提’,你要敢乱来,敢乱说,我就不客气!”
“你帮我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扔了,这么久应该都坏了。”林凡说。
那个陌生人说:“你太客气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当然有,既然你说到女人,那我就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就不杀她。”贾故实说着看向钱秀男。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那陌生人说。
“那你现在心情好吗?”
“嗯,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不好,被绑着,还被人用枪指着,有谁的心情会好!”
“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
等送走了任飞和刘斌,林凡刚坐下来没多久,他就感觉不太对劲。他看着这屋子,总觉得怪怪的。要知道林凡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在这间屋子里住过了,可是这屋子里怎么会这么干净整齐?他记得上一次走的时候,这个屋子里还是很乱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