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19、花香袭人伤我心

19、花香袭人伤我心

花香袭人若梦里,
林凡边想着手边使劲地抓着纸花,他的心中升起出一种无法言语的恨,他现在真想抓住凶手亲口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无情地摧残这些年轻而又可爱的生命?
和前几次一样,凶手这一次没忘了留下他的暗示,凶手留下的是一个音乐盒。凶手还怕警方的人认为不是他留的,在音乐盒下面特地留了一张字条,上面用鲜血写了一首诗:
看着这些“美丽”的花朵,林凡默默地流下泪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个放满“鲜花”的房间里,他能感受到这女孩子的孤单,那一份对生活的热爱……这样一个爱花的女孩,因为穷她买不起花,于是她折了这么多的纸花,来把自己的房间装饰美丽。林凡似乎能看到刘若诗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折着花的神情,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或许还带有一点点忧伤……
看样子刘若诗是一个爱花的女孩,她的屋子里放了这么多的花。林凡走到这些花前,才发现这些花不是真的鲜花,而是纸折的纸花。这些花虽然美丽却永远没有香味。原来这屋子里除了血腥味外混着的香味,不是这些纸花发出的,而是这可怜的女孩子喷的香水。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
《红楼梦》里,晴雯和袭人本是在一起的。她们都是宝玉的丫头,虽然按书上说她们的命运不同,可是凶手却给她们安排了同样的命运。在花店门口,林凡看过她的笑,看过她和邓招弟聊天打闹……她的笑是那么美丽,比那鲜花还要美丽。可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却这样凋谢了,邓招弟也是一样。每个人都有梦想,她之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难道只因为有一个明星梦吗?
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子,都死在了花的旁边。不同的是邓招弟身边是真正的鲜花,而刘若诗身边却是纸花。她们都曾经比这花还要美丽,也许她们心中都有像这些花朵一样美丽的梦,她们本不应该躺在这冰冷的地上,她们应该面对着温暖的阳光快乐地笑着……
现在已经有六个人被害了,而这个凶手还不知道在哪。自从凶手杀害了缘后,凶手再也没有把受害人的血弄干净。案发现场的地上淌满了受害人的鲜血,那刺鼻的血腥味布满了整个房间,而在这血腥味中却带着一丝幽幽的香味,因为屋子里放着很多鲜艳欲滴的花……
芙蓉凋零化春泥,
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林凡紧紧地握着拳头。他想起在报上登的那条消息,那条他劝凶手投案自首的数字。难道自己做错了?难道那条信息激怒了凶手,让他这样变本加厉地来作案?
前生往事唯自知。
打开音乐盒音乐响起,音乐盒里面有一个转动的转盘,上面有两个人偶在翩翩起舞……
香魂此去相为伴,
刘若诗也被杀害了,奇怪的发式、跪着的姿势、背部的彩绘……
等林凡赶到刘若诗家的时候,她家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屋里已经有警员在做现场搜查了。
大家在房间里忙着各自的事情,林凡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只能协助,不能像原来那样主动了。这并不是说他面对张诚这个特别调查组胆怯了,而是怕影响任飞的工作。
九楼的住客是三个月前搬到这里的,房东已经出国,现在正在想办法联系。从保安那里得知,保安对这个租客没有什么印象。在监控录像中看到这名租客是一名中年男子,这名男子很少回这里住,而且出入的时候都戴着帽子,看不到脸部。从录像中该男子走路的姿势和打扮来看,该名男子很像前两次监控录像中出现的嫌疑人的外形体态。
这时,只听张诚那组的人说:“张头,这个保险箱打不开,但根据嫌疑人是三个月前搬进来的这个信息,可以查一下近三个月市里保险箱买主的资料,说不定会有发现。”
林凡说:“没有必要。”
林凡打趣道:“那你可以把门砸开!”
林凡笑笑说:“以嫌疑犯人的智商,他用不着买这个来用。”
林凡说:“我可能知道。”
林凡面无表情地说:“只有打开了才知道。”
林凡见了问:“怎么,又被骂了?”
任飞说:“那你们守在这里一步也不要离开,密切注意九楼那间房间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不知为什么,这玉观音似乎隐藏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让在场的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却没有人上前去把玉观音像拿出来。
林凡说:“最好是进去看看,说不定他会留下什么线索。”
林凡说:“那不是好事吗?怎么,你又不想进去了?”
四月十三日是一个让人难熬的日子,因为今天很可能是凶手再次作案的日子。任飞手机每一次铃声的响起都会让他心惊胆战,每一次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响起,都是一种煎熬。但无论怎么样,时间不会理会这一切,它以它的方式不可改变地进行着。
林凡说:“这样不是更好吗?不打扰你工作。”
任飞说:“到底会是什么密码呢?”
整个屋子里,只有这个保险箱没查过了。
任飞点了点头,“那倒是,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进这个房间吗?”
任飞问:“那保险箱按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按林凡的想法,这块石头一定暗示着下一个案发地点或人物,可是这又会是谁,又会在哪里?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四月十三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省局派了个特别调查组来协助侦破这个案子。领队的人名叫张诚,中等个头,五十多岁,那张脸似乎和任飞有着同样的神情,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严谨的人。任飞原来也听说过他,在省里破过很多大案要案,干警察这行已经有三十多年。不要看他粗粗壮壮的样子,他竟然是一位博士,还到国外进修过犯罪心理学、犯罪刑侦学等课程,算得上是省局的一个传奇人物。
林凡没有说话,他看着玉观音,总觉得观音在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虽然林凡自问没做过亏心事,可是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任飞咬咬牙说:“我现在还真想进去看看。”
任飞一脸无奈地说:“不是,张诚说也要过来。”
任飞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忙活,似乎林凡更变得无事可干了。可任飞看到林凡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的样子,心里便有些气了,“怎么,你就这样看着?”
任飞问:“那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如果凶手已经回来了怎么办?”
林凡看着他们清查的过程,偷偷笑了。他突然觉得偷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看着别人做事,却让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时间。
来到大厦大堂,警察局的郑仁正在等着他们。郑仁正告诉他们,经过仔细的排查发现九楼有一个住户很可疑。
任飞马上掏出手机又给刘局长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任飞一脸的不高兴。
林凡说:“这个保险箱应该是房东买的,由于出国没法带走,所以就留给现在的租客使用了。”
任飞听了哭笑不得,“你觉得这个租客会不会是那个嫌疑人?”
任飞说:“不是!”
张诚质疑说:“就凭这个你就能确定这不是嫌疑人买的?”
张诚叫了一个他那组的人,那人把手里的工具包打开,拿出一些奇怪的工具,没几下两道门就被弄开了。任飞看了看林凡,意思好像是你手艺不精啊。林凡并没有理睬任飞,跟着张诚走了进去。
张诚回过头,看着林凡和任飞:“你们觉得呢?”
只见黑黢黢的保险箱里放着一尊碧绿通透的玉观音。这尊观音像隐隐中发出某种神秘的气息。除了观音像,在箱子里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张诚疑惑地看着林凡说:“怎么会没有必要?他说的有一定道理。”
这块奇怪的石头成了全警察局的心病,大家吃饭想着,睡觉想着,可这块石头到底暗示着什么,却没有人想得出来。
任飞看了看身边的林凡,“这又是什么把戏?”
任飞他们立即来到大厦监控室,把相关的录像调出来看,的确如郑仁正所说,这个租客与嫌疑人的体态特征非常相似。
林凡说:“那干吗一脸苦瓜样?”
林凡说:“有可能。”
林凡一听明白了,任飞气的原来是这个。
林凡说:“有没有问题先不管,重要的是先要知道密码,打开了才知道里面的秘密!”
保安带着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九楼,要进去只有砸门了。
这是一套三室二厅的居室,家具一应俱全,房间十分的整洁。不过经过搜查后发现,柜子里没有衣服,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有谁会在这里住三个月,却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呢?
按郑仁正向任飞汇报的情况,任飞想了想觉得这个线索可能是破案的一大关键,马上给刘局长打了个电话。刘局长在电话里做了指示后,任飞问郑仁正:“查没查到那人的联系方式?”
林凡和任飞在保安室等了一会儿,局里的人就来了,还带来了搜查令。
不一会儿,大家在卧室里发现了一个保险箱。张诚蹲在保险箱前沉思着,任飞问一旁的林凡:“你看这个保险箱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林凡说:“你觉得他还会回来这里吗?”
布置完工作,任飞和林凡上到九楼。郑仁正所说的那间906号房,大门和消防通道非常接近,大门紧闭着,任飞看了看林凡,指了指大门,他的意思好像是让林凡把门弄开。林凡苦笑着说:“你还真把我当神偷了,这种门哪有那么容易打开?”
四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警察局的人打电话告诉任飞,说发现了新的情况,要任飞立即赶往史芳婷所住的大厦。
任飞看着林凡的样子,一下就明白了。只见任飞转身走到张诚那边,张诚还在试着开保险箱。任飞说:“前辈,让我来试试吧?”说着任飞蹲下来,在键盘上按下了“1112”四个数字,再按了“确认”。只听“咔嗒”一声,保险箱的门真的打开了。
看得出来,张诚并没有把任飞放在眼里,当任飞向张诚介绍林凡的时候,张诚的表情很有些意思,皮笑肉不笑的像是在打量一个犯罪嫌疑人。不过张诚知道林凡是刘局长同意加入的“编外人员”,多少也要给刘局长点面子,所以说话的时候还算客气。
任飞说:“刘头同意签搜查令。”
郑仁正说:“查到了,不过是无效号码。”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