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1、巢穴

21、巢穴

……
我知道他终会知道我是谁,不过不要紧,趁我还清醒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东西给他,让他抓到我,让他来结束这一切,结束我的痛苦,也结束别人的痛苦。
任飞说:“不是我胆小,是你这副德性让人受不了,要是录下来,你看了估计会被自己吓个半死。”
看着这里的一切,任飞想起刚才看过的那些房间,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任飞心里暗暗地想:这里住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得到了这个线索,任飞和林凡立即赶回了警局,他们把贾故实的相关资料全都调出来。幸运的是,在资料里找到了贾故实的居住地址,林凡和任飞立即带队前往贾故实的住处。
话刚说完,林凡拔腿就往外跑,“任飞,快跟我来!”
任飞听了笑着说:“你的观察还真细致。”
任飞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发现,都是些平时生活用的东西。”
林凡愣愣地看着这奇怪的日记。鲜红的“开始”两个字还在上面。林凡又再一次拿起日记。他不再看前面的内容,而是翻到最后一页。日记上这样写着:“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知道我是谁,事情总有结束的一天,虽然我不知道会是哪一天。”
看着林凡的神情,任飞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他不敢相信林凡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表情。其实刚才任飞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那被打碎的镜子后面,却还有另外的一面镜子,任飞只是从那面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了自己那张在昏黄的灯光下异样的脸……可也就是看到了自己的脸,任飞吓得退了几步……
刚才灯一亮把任飞吓了一跳,因为他总觉得这地下室里应该有什么诡异,可是等他们进来后发现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地下室。地下室里放着很多杂物,有种花草的工具,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废旧生活用品,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林凡走到桌边摸了摸桌子,上面也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虽然这个地下室是用来放杂物的,可是每样东西都放得很整齐,让人看上去觉得一点也不杂乱。
林凡试着将这个货架移动,但货架只晃了晃并没有被林凡移动。林凡走到货架的右边,这里放着几个种花用的陶盘。林凡把陶盘移开,发现这个货架右下角有一个铁栓把货架固定在了墙上。林凡把这个铁栓抽出来,轻轻地往左边一推。货架动了,后面出现了一道门。
“这凶手又在搞什么名堂?”任飞看着桌上的数字说。
档案上还登记着贾故实的身份证号码等信息,查到这个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对于破案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直接线索了。
林凡笑笑说:“有钱人,总要找个地方把好东西藏起来,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也会找个地方藏东西。”
到了警察局,林凡把记事本递给任飞,“给你一样好东西!”
林凡拿起记事本就冲出了门,连门也忘了关。
这是一栋只有两层的别墅,房子面积很大,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种满了繁盛花草。整个房子的环境看起来幽静舒适,房间里的家具摆放得也很整齐。
任飞觉得有些失望。他问林凡:“你找到什么没有?”
接着下面是被笔划破的痕迹,看样子是因为写字用力过猛把纸划破了。
林凡笑着说:“我猜的。”
林凡看着这些画,其中有一幅画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幅素描。上面有一个被过分拉长的像人形样的东西,人形的旁边是一间破烂的屋子,屋子旁画了一棵奇形怪状的枯树,下边的画纸都已经被用力画烂了……整幅画只有这三样东西。
林凡听话地把刀放下,笑着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小,这可不像你呀。”
林凡走过去,想也没想伸手就输入“959595”这几个数字,保险箱却没有像大家期望的那样被打开。大家有些失望,林凡站在保险箱前,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还得有钥匙才行。”说着他回过头,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幅大油画。油画里画的是一个个人的各种表情。油画的下面就是大床。林凡走过去鞋都没脱直接就踩到床上,到油画边,在画后面摸索了一会儿。良久,林凡转过身来,大家看到他的手上多了一把钥匙。
林凡的这个举动,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弄懵了。任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有跟着林凡跑,其他的警察也跟着跑。
林凡摸了摸桌上的数字说:“你看这些数字上面也有灰尘。”任飞也伸手摸了摸,说,“看来这些数字是凶手很久以前写的,并不是最近留下来的。”
林凡说:“有什么不可能的?”
任飞接过记事本,“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林凡又往前翻了一页,上面这样写道:
林凡翻开档案,上面这样写着:
陈小东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所发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他吞吞吐吐地说:“凡哥!你……”
林凡说:“还没有。”
任飞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把这记事本给你,而不是给我们?”
两个人一起来到楼下的花园,经过仔细的探察后,果然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林凡说:“也许凶手也用这刀伤害过自己。”
“那你怎么会猜到呢?”
刘局长立即派人分头行动,对市里的每一家医院进行详细调查。任飞和林凡也出发了,他们去的第一家医院是“康复”医院。这是市里最有名的专门治疗癌症的医院。他们向医生一提起这事,立即得到了重要的信息。
可这真的是凶手的诡计吗?
保险柜里只有一封信。信上是这样写的:你找到了我,我也终于找到了你,这是我们的选择。信的下面写着“顽石”两个字。
林凡在客厅里转着,他用手摸了摸桌子,发现桌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房子里的家具和装饰颜色都显得很肃穆,能让人感觉到这个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可是这个屋子也给了林凡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本来像这样的豪宅应该是很多人所向往拥有的,可是站在这样的房子里,却没有让林凡感觉到生活的一点生气。
任飞走到林凡身边说:“看样子这房子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任飞看了看,觉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怎么我看不出来?”
这本记事本交到了刘局长的手里,林凡对刘局长说:“我只是大约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从内容看,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凶手曾经得过很重的病,上面写了他当时只有一个月的命,但却离奇地好了。信上面还有一个时间线索就是三年前,我想通过‘三年前’、‘一个只有一个月的命又离奇痊愈的病人’这两条线索应该可以在医院里查到这个人的信息,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多,医生也一定不会忘记。”
任飞说:“那你的意思是?”
可我不能让他抓住我,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不能!不能!
林凡说:“谁知道呢?”
任飞惊喜地推了推林凡,“你小子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暗室的?”
林凡没有回答任飞。这个地下室面积不是很大,再加上柜子和货架,这个地下室的空地已经所剩无几。林凡在地下室里转了一圈,用指头比了比方向,朝一个货架走了过去。这个货架差不多有一米多宽,二米多高,旁边放着一个木桶,里面还有一些工具。林凡把桶挪出来,他发现地板上和墙角有一些磨损的痕迹。
林凡放下记事本,发现包裹里还有其他东西,包裹里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林凡,你的时间不多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撬开地下室的门,里面黑漆漆的,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任飞看了看林凡,打开手电筒第一个往里走。由于刚从外面走进来,任飞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的黑暗,手电只能照到一米外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光晕。任飞刚走到地下室里,灯突然亮了。他猛地回过头,只见林凡笑着对他说:“有灯,总比用手电要好些。”
任飞问:“这个时候凶手还敢亲自来找你?”
林凡说:“有可能。”虽然这样说着,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眨不眨,似乎在找些什么。
林凡说:“凶手要我们来这里,不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些的。”
林凡笑着说:“有人自动送上门的。”
“在的。”孙院长赶紧到档案室把这名患者的档案找了出来。孙院长还说,“也真是怪,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我们医院拿过药,他自己也说没有吃过药,本来是放弃治疗了的,可却突然好了,后来我们还试着联系他,想对他的肌体做详细的研究,可是再没有联系上。”
可是这保险箱有密码,开不了。大家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往林凡这边看。
林凡把桌上的画纸拨开,发现桌子上面写着一排暗红的数字:959595!
林凡说:“谁知道呢,这个问题只能问凶手。”
今天我终于把那面镜子给砸了。我茫茫然感觉不到一点快感。他折磨了我那么久,我却没有一点的快感。总会结束的,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一天。今天我决定把这本日记给林凡看,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在清云庵灵塔边,我看到他的样子,看到他的神情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其实任飞也想到了,可是他刚才在这楼上楼下没找到什么隔间或者是暗室。
任飞跟着林凡一路又跑回到地下室的暗室里。等任飞进了暗室,看见林凡正对着暗室里的那面被打碎的镜子发呆。任飞慢慢地走过去,往镜子里看了看,他看到了林凡和自己在镜子里变了形的脸……
房子里除了家具上有些灰尘外,其他的东西都摆放得很好,除了那面被砸碎了的镜子。林凡走到窗前,看到了楼下的花园。花园里的花草长得很好,显得生机勃勃。可是那花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和房子里的世界完全不同。虽然它们之间只隔了一扇窗户,却似乎永远不能融到一起。一边是生机勃勃,一边却是……
任飞仍不相信地问道:“你真不知道,一点想法都没有?”
到了贾故实的住处,为了慎重起见任飞让队员把附近的街道都封锁了,这一次他希望能有个结果,而不是白跑一趟。他们装备齐全地强行进入了屋子,把整个屋子都翻遍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可也就是在看到林凡的脸的那一刻,任飞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他现在真分不清林凡是真的有病还是正常人。
任飞却不太相信林凡的话,他从林凡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可是这种奇怪的东西,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
任飞看着林凡问:“怎么,你觉得有问题?”
其他的画有很多根本看不出来到底画的是什么,看着这些画,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
暗室的桌子上杂乱地放着很多东西,有画笔,有纸,还有一把小刀。林凡用纸包着刀把它拿起来,发现刀锋还沾着血迹,血已经是暗黑色的了。看得出这是一把手术刀,非常锋利。
林凡慢慢地把镜子转过来,看着那面镜子后面的镜子,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脸……林凡却笑了……
林凡说:“刚才我大约看了一下,根据这个房子的结构,应该不会有什么暗室。但别墅一般都建有地下室。”
听着林凡的话,任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任飞说:“你快把刀放下,你拿着刀的样子,很可怕。”
林凡说:“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贾故实,男,35岁,经过检查确定患恶性脑癌,无法手术。
林凡也有这样的感觉,凶手突然把日记给了自己,现在又这么容易地就找到了嫌疑人的住址,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难道凶手真的是像日记里所说的那样,控制不了自己,想被警方抓住?
林凡说:“如果我对什么事都有想法,那会把脑子想疯的,如果我什么都知道,那我就是神仙了。”
看样子贾故实是有钱人,他住在城郊的别墅区。在开着车,任飞问林凡:“你觉不觉得这些都来得太容易了?”
二楼的主卧室的窗边放着一个画架,画架的画纸上还画着一个人头画像,只是这张人头画像没有画人的五官。墙上的镜子已经破了,应该是被人用东西砸碎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林凡似乎能看到那个人站在镜子前和自己说话的情景……画纸上那幅没有脸的人头画像,好像默默地在对看着它的人诉说着些什么。
任飞说:“不会是凶手把东西都转移了吧,要不他另外有地方,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
林凡走到镜子边,把镜子拿了下来。可镜子背面的墙上什么也没有。林凡看着镜子慢慢地转过来,镜子的背面正好对着任飞,任飞一看吓得倒退了两步……
林凡慢慢把镜子放下来,露出了他的脸。他看着任飞,“你看到了什么?”
进了暗室,他们找了半天才把灯的开关找到。等他们借着灯光看清这个暗室的时候都呆住了。因为这个暗室不再像刚才进来的地下室摆放得那么整齐,这个暗室里面可以说是乱得一团糟,墙上、桌上、地上到处都是画纸,画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大多数都是人头画像,只是这些人头画像上都没有画脸。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头画像反射着暗黄的光,让人看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论走到房间的哪个角落,这些人头画像的脸似乎总在对着你,总在看着你,让你不知道该往哪里躲,也无处可躲。由于房间里的空气长年都不怎么流通,那味道闻了让人说不出的难受。房间的墙上还挂着一面镜子,不过已经被打碎了。
除了这些画,他们还看到了血。只是这些血不是鲜红的,而是暗红色。被打碎的镜子上有,桌子上有,地上也有……
林凡指着货柜说:“你看,其他两面墙的柜子都是顶着墙摆的而且把整面墙都占了。这个柜子占不了整面墙,按习惯来说,如果我们来摆应该把它顶到那边的墙头,靠门的地方就可以多留点位置好进出,奇怪的是这个柜子却放在顶着入口的地方。”
任飞说:“这会是凶手什么时候留下的?”
林凡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你看,这个地下室是在房子的正下方。房子对面是马路,如果有暗室应该不会建在马路下面吧。按这个地下室的面积看,如果有暗室应该是在花园的下面,还有,你看这个货架摆得也奇怪。”
看着这张字条,林凡默默地念道:“时间不多,时间不多!”林凡想着笑了,“让我们看看是谁的时间不多吧!”
保险柜有了钥匙,有了密码一下就被打开了。可是大家都不敢相信林凡是怎么知道密码和钥匙放在哪的。因为他们是和林凡一起来到这里的,林凡不可能比他们对这里的情况知道的更多一些,但是林凡开这个保险柜的样子,就像开自己家里的保险柜一样,大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听孙院长说到这里任飞和林凡互相看了看。
任飞打开记事本,刚看前面的内容,便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林凡,“你这是从哪里弄到的?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一次你又是从书店买来的?”
外面传来陈小东的叫声:“任队长!任队长!”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林凡和任飞赶紧走了出去。
说着,陈小东带着任飞他们上了二楼的卧室。在打碎的镜框的后面墙里真有一个暗格和保险箱。
任飞问:“这刀会不会是凶手杀人时用的?”
林凡问孙院长:“现在那位患者的资料还在吗?”
陈小东对任飞说:“我们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暗格,里面有一个保险箱。”
“康复”医院的孙院长对他们说,三年前在他们医院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案例。有一位患者因为头痛得厉害,来他们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这位患者已经是脑癌晚期,只有一两个月的生命。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个月这个人再来检查的时候,却检查不到这位患者脑里面的癌细胞了,当时他们院里的医生都说这是奇迹。那位患者从那次检查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人毕竟还是要休息的,折腾了这么久,林凡他们也的确感到累了。他们躺在警局的沙发上,准备休息几个小时后再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可是这种疲倦却又亢奋的状态让人不好受,林凡知道就算现在知道了那些数字和图案所代表的意思,就算知道这钥匙暗示了什么,还是无法阻止凶手再行凶的。
周清着急得把脸都憋红了:“那可不行,你是客人,任队长走的时候还特别交代我,要我伺候好你这个大侦探呢。”
林凡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和周清往里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柜门的声音。林凡从沉思中惊醒,他回头去看,原来是一个母亲正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在储物柜前存物品。
“这话你就敢在我面前说,你要是敢在他们面前说,那我才真服你!”
林凡说:“怎么,有什么新发现吗?”
这句话把周清弄糊涂了,她看着林凡,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得了吧你,你也就这点本事,和我们任队一比,和凡哥一比,你就歇菜吧!”
“当然有用了,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陈小东说。
陈小东得意地看着周清,那样子好像在说,看!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
“这次我一定不会弄丢,我保证!”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想明白,但实在是太累了,林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些血红的数字和那些诡异的图案……
这样的天气,此情此景心里本应想的是些美好的事,可林凡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仍然很乱。
林凡知道这个凶手作案一定是蓄谋已久的,在发生的这三个案件中,不同的受害人、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身份背景,凶手却能得心应手地作案,而且有充足的时间去处理案发现场,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布置案发现场,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多么可怕的一个计划……
等林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窗外照进来的柔和的阳光。任飞和刘局长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出去忙了。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毛毯,林凡一看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面对林凡,周清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对于这种感觉连周清自己也说不清。虽然林凡和任飞是好朋友,也帮过任飞不少的忙,可是林凡来警局的次数并不多。这个世界有些人,不常会见到,也可能不常会思念,可是一见面,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对周清来说,林凡就是这样的人。
警察局里大家都在忙着。林凡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可爱,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觉得,在这里他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温暖。他正想着,对面走过来一位漂亮的女警察,她的笑就像春风里绽放的花一样。
林凡平时也挺看好这小伙子,“怎么了?是不是发现哪家的姑娘了?”
她名叫周清,是这里的警花,刚到这里工作还不到一年。周清走过来笑呵呵地对林凡说:“怎么样,我的大侦探,睡醒了?”
陈小东凑到林凡耳边,轻声说:“还记得第三个案发现场留下来的‘1danseshu.com112’那四个数字吗?”
“你今天立了头功,走,我们赶紧回去。”林凡说完拉着周清就往外跑,可周清却还是一头雾水。
“那好,我们拉钩!”说着妈妈和孩子拉了钩,就把储物柜的钥匙给了孩子,孩子高兴极了。
林凡一听就明白了!他真想抽自己一耳光,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自己没有想到呢!而且不光是自己没有想到,这么多的人只有陈小东一个人想到了。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什么,可是这话一说明了,似乎就那么的明显,也那么的没有了意思。
清晨的阳光下,周清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她的眼睛真的好美,美得让林凡觉得她本不应该来当警察的。面前的情景就像一幅画,那么真实而又自然。或许是因为她眼中的那点莫名的透亮,让林凡觉得今天应该会有好的开始。林凡笑着说:“还好,任飞去哪了?”
“行!算你厉害,我现在要去找刘局长,回头再和你细聊,你再发现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说着林凡就往楼上跑去。
下楼以后林凡没有急着去吃早饭,他要周清陪他走走。这样的好天气,和这样的漂亮女警察一起散散步,也许真能让林凡的脑子得到清醒。周清一路上和林凡有说有笑的,却一句也没提案子的事。林凡知道这是任飞的安排,想让他得到片刻的休息,他是一个粗中带细的人。
来到警局,他俩迎面就遇到了陈小东。他是任飞的手下,入警察这一行也只有两年的时间。陈小东一见到林凡就把他拉住了,“凡哥,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平时在警局,陈小东和周清是一对冤家。就像林凡、任飞和刘斌他们三个的关系一样。可是周清不知道的是,陈小东在和她抬杠的时候,陈小东眼神蕴含的东西。周清瞟了陈小东一眼,“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这对案子有用吗?”
“我比他们差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差在哪里?”
周清说:“不知道,他没说,只让我这样告诉你。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帮你去买。”
周清正往前走着,突然发现身边的林凡不见了。她回头一看却看到林凡站在储物柜前发呆,她忙走过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记得,怎么了?”
说真的,林凡真的没什么胃口。可周清一定要去给他买早餐,他也没法子。她还硬要拉着他一起去,说是走动走动可以清醒一下脑子。
那小男孩子抓着妈妈的手:“妈妈,我要,给我,给我嘛!”
一听这话,林凡来了精神,“快告诉我,是什么线索?”
“你就不敢!”
窗外的阳光照着林凡的脸,他的眼睛在阳光中闪着光,透亮透亮的,让周清忍不住闪了一下神,周清赶紧调整了一下表情说:“任飞去调看监控录像的同事那儿了。他说等你醒了,和你一起去前两个案发现场看看呢。”
“不是!”说着陈小东瞟了一眼林凡身后的周清,“我发现了这个案件的一个线索,刚才和刘局长说了,他还夸我呢!”
他俩走到一家超市门前,由于时间还早,又是上班时间,所以这个超市显得有些冷清。周清提议去里面逛逛,顺便买点吃的。一进门,旁边便是一排储物柜。
“你猜这第三个死者是什么时候生日?”
林凡说:“不用了,我现在去找任飞。”
的确,外面的空气比屋子里要好很多,再加上今天早上有些风,让林凡感觉放松了很多。阳光、轻风,多么美好的一天,虽然现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恢复了白日的喧嚣。
“你以为我不敢?”
林凡没有回答周清,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些柜子。好半天,林凡才转过头笑着对周清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不是吗?”
妈妈却不依他,“不行,上次给你你就给弄丢了,害得妈妈好一顿找。”
林凡站在那里,眼睛突然一亮……他转身快走几步来到储物柜前。贮物柜是自动存取的,只要用一元钱的硬币就可以使用。没有用过的柜子上都还插着钥匙,每一把钥匙上都有吊牌,上面的号码对应着柜子的号码。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