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3、追捕

23、追捕

任飞觉得头痛,搞来搞去还真是一场普通事故。可是遇到了又不能不管,他对身边的陈小东说:“你去看一下,叫交警队的同志来。”说着带着人就往回走,可任飞他们还没走出几步,陈小东就在那边喊开了,“任队长,快回来,出事了!”
任飞冲过去大叫:“林凡!你小子怎么样了?”只见林凡满头满脸的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站在一边刚才还和任飞说话的那个中年人,脸都白了。他刚才认为是自己倒霉撞了人,没想到这一次他撞的是警察,这可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可那陌生人却没有拿出枪来,而是往街对面跑去。这个时候人行道的指示灯转为了红灯。现在路上的车虽然不多,可是车速非常的快。他这突然往路上跑,立刻引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不顾一切地冲过了马路,林凡现在明白原来刚才凶手就是在等这个时候。
任飞现在就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可是在这样的黑夜又到哪里去找那个黑影。此时任飞急得都快发了疯,他相信以林凡的身手,那凶手是不可能会跑得掉的。可怕就怕在,林凡和他一样没追到凶手,在城区里凶手的逃跑方式太多了,如果这里是荒郊野外还好找些。
等林凡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有一个人站在红绿灯下。林凡慢慢地走过去,他的脑子里正在把这个人和录像里的人比对着。这个时候那个人正好转过头往林凡这边的方向看。就在他们目光相交的一刹那,林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林凡觉得他认识这个不远处站着的陌生人。
一听警察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警察同志,你来了就好了,今天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了,撞到个不要命的!明明是红灯,他偏要突然横过马路,我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你看看弄得后面几辆车都跟着倒了霉。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不信你问他们,你可要为我做主!我的车才刚买不到一个月,这可倒霉到家了!”
林凡往前走了几步,他紧紧地盯着这个人,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而这个人自从把头转过来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林凡。他俩就这样对望着,而就在这时人行道上的红灯变成了绿灯。
等他们冲到前进路上的时候,发现在十字路口已经停了几辆车,车旁边站着几个人。任飞也不管这到底是一场平常的交通事故还是和这案子有关,他带着人直往这边赶。
林凡的脑子里一直在想,凶手会往哪个方向逃。他的脑子里在搜索着所能记得的这附近的大概情况。对这里的环境林凡不可能像凶手那样了解,他只能凭着记忆去寻找。
等任飞带着人跑过来的时候,哪里还能找得到林凡的影子,任飞急得直跺脚。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声。肯定在那边!任飞立即带着人往狗叫的方向冲了过去。任飞知道这个时候等局里的人来增援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有靠林凡,靠自己和身边的这些人。
只见那个人也往自己的腰间摸去,林凡暗叫一声不好,林凡不能再等了,他直往那个人冲去。如果这个人真有枪,那么对于林凡来说后果是很严重的,他很有可能把命留在这里。可是这个时候林凡却没有考虑这些,无论怎么样,他这一次都不能让这个凶手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跑掉。
任飞站起来大吼:“是谁撞的?”这一吼,吓得那中年人直往后退。任飞的眼睛就像要喷火一样,陈小东一看任飞这架式,要是不拦着一定出事。他赶紧上前拦住了任飞,“任队长,救人要紧,快打120。”
林凡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其实林凡是从来不带枪的,他毕竟不是警察。但此刻他倒希望身边有枪,那样这个人就根本不可能从他手里跑掉了。在这样的距离下,这样的灯光下,林凡自信能够打中他。可就是在林凡把手伸向腰间的时候,那个人却行动了。
等他们跑到事故现场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周围站着几个人在议论着,由于前车紧急刹车,后面几辆车都撞到了一起。有人正拿着手机打电话,任飞走过去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警察!”
林凡跑出了家属区,来到了前进路上。这是附近的主干道,因为时间比较晚,路上的车很少了。林凡走在前进路上,仔细地搜寻着,路两边都是铁栏杆,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十字路口,林凡想也没想就朝十字路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奇妙的,有时候相隔咫尺却感觉相距万里,有时候相距万里却感觉就在身边。现在林凡和这个人之间的距离很奇妙,奇妙到他不会跑,而林凡也不会追。似乎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这样看着,等着。可是林凡不急,他知道他等得起,而这个陌生人等不起。
任飞转过头就对陈小东吼:“还打什么120!快到路上拦辆车,等120到了,人也没气了。”一听这话陈小东回过了神,他赶紧站到路边拦了车。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林凡弄上了车,开足了马力往医院赶。
正在林凡往凶手跑的方向追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喇叭声,接着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任飞一听就来了精神,难道真是老天有眼,这次被撞倒的是凶手?可等任飞走到被撞的人面前,他差点没昏过去。虽然被撞的人一脸的血,可是他还是认出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的林凡。原来被撞的不是凶手,而是他的好朋友林凡。
他会不会把车停在这附近呢?不,这不可能,凶手的车牌都被监控了,他不敢用自己的车。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借别人的车用,如果这个时候凶手在路上随便拦部的士,那是没办法追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这刺耳的喇叭声和刹车声,显得那么突出。任飞正没头没脑地找着,突然听到了这个声音。还没等他开口命令,他身边的人已经往那个方向奔去了。从刹车的声音判断,他们都知道能有这样车速的道路,这附近只有一条。
“你说‘青山再见’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刘斌说:“你还记得以前你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林凡站在那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也完全不管刘斌在干吗。刘斌看到林凡这个样子,他索性也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可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本书他也看过,他不知道林凡为什么突然对这本书这样上心,这样有劲。
“什么话?”
“看来你来这不光是为了给我送东西的,还是来打气的。”
林凡傻笑着说:“是啊,跑不了,总会找到的。”
刘斌说:“那就应该不是山,你看,青山再见就是说约别人在另一个地方见面,那不可能是让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念完了,林凡转身就走。刘斌忙叫道:“你又要去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凡终于把书合上,叹了口气。他嘴里默默地念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刘斌说:“那还不简单,要么青山指的是人,要么青山指的是地方。”
刘斌说:“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有些事得自己来。”刘斌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
林凡苦笑着说:“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你说你干私家侦探这一行,不是想挣多少钱,只是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话我不会忘,我相信你也不会忘的。”
《红楼梦》?芙蓉花神?尼姑庵……林凡呆呆地坐在那里想着。林凡看着墙壁上的照片,突然跳了起来,“刘斌,赶紧走!”
林凡想了想说:“那青山会指什么样的人呢?”
车再启动的时候,林凡的车速就不再那么快了。到了书店林凡直接就下车问书店的业务员哪里有《红楼梦》这本书。像这种名著是很容易找到的,不一会儿的工夫,业务员就把他们带到了放书的地方。
两个人急匆匆地下了楼,开车直往附近的书店驶去。车上,刘斌时不时地看看林凡,想说些什么,可看林凡的样子,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刘斌说:“应该是指山吧。”
刘斌认识林凡这么久以来,一直都不知道林凡还有多少本事。他每次都好像能让人感到吃惊,可是在刘斌心里让他最服林凡的是那份沉着,特别是遇到困难和危险的时候。而这一次林凡怎么会因为要去书店,而变成这个样子。
林凡口里慢慢地念叨着:“青山再见,芙蓉花,四月十七日,花市……”
林凡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
林凡走到桌边并没有动刘斌给他带的凉菜,而是拿了烟扔了一根给刘斌。
刘斌说:“那还不简单,那是咱们市很有名的地方,有几十家花店,还有一个花卉世界,最近那里不是要开花市吗,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他翻到了太虚幻境对联:
林凡说:“不会。”
林凡一听,眼睛里立即有了光彩,“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那里去?”
刘斌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能让你这样的,一定不是小事。不过我告诉你,既然你答应了帮任飞的忙,那你就得干好它。”
“去警察局!”
刘斌说:“这可不像你,你是越有难事越精神,这次是怎么了?”
刘斌说:“那你小子是欠揍!”说着刘斌坐到沙发上,抽起了烟。
林凡翻开《红楼梦》就开始找,因为网上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惊醒了。他想起书里的一些内容和这个案件有出奇的相似,因为这书他是很久以前看的,所以现在有些细节不怎么记得,他需要再来看看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在任飞和刘斌两个人中,刘斌要比任飞更了解林凡。可能是因为刘斌和林凡的个性中有着某些相近的地方。刘斌一直认为,林凡不是那种需要靠别人的鼓励来战胜困难的人,可刘斌却不知道林凡虽然在某些时候显得那么坚毅,但林凡也需要鼓励,也需要朋友和帮助,哪怕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因为林凡也是人,一个平平常常的人。只是在林凡感到脆弱的时候,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包括任飞和刘斌。
林凡听了想了想说:“如果指的是地方,你会想到什么地方?”
林凡点了点头。
刘斌是来看林凡的,顺道还帮林凡买了他最爱吃的凉菜。刘斌刚才打电话给任飞,知道林凡今天晚上回了家。由于刘斌最近比较清闲,再经过那天晚上的事,他很想从林凡那里打听到一些消息。这事他不可能去问任飞,因为他知道任飞不可能会告诉他。
林凡听了,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林凡说:“一说到青山你第一感觉能想到什么样的地方?”
林凡忙刹了车,刘斌被惊得出了一身汗。
刘斌说:“可能是名字吧,要不就是字青山的,你想古时候都是用字来称呼的,不是有什么号什么的嘛。”
无为有处有还无。
那是很久以前林凡对刘斌说过的话。林凡是孤儿,也就是因为这个,他能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孤单的人,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多么渴望能得到一份外来的温暖和帮助,他没想到刘斌现在会提起这个。
林凡拿起一片黄瓜,“刘斌,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去哪?”刘斌被林凡给弄懵了。
林凡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芙蓉花”这三个字,他点开一个网页,上面写着关于芙蓉花的介绍。刘斌也疑惑地走过来看到底林凡在搞什么鬼。
刘斌看danseshu.com着林凡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人约你看花市什么的?”
林凡说:“可是什么山都可以叫青山呀。”
终于,刘斌说:“你能不能把车开慢点?红灯!红灯!”
假作真时真亦假,
林凡直接翻到书的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刘斌说:“如果你要是没了信心,这里的照片就会又多一张。”说着刘斌指了指地板上散落的那些照片,“我宁愿看到你的痞子样,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没出息的样子。我这次来,是想来打听那天晚上的事,现在看来,估计你小子不会说。”
“哎,这年头的人都怎么了,有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要跟自己和别人过不去。”刘斌说着把带来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林凡,看我拿了什么来,知道你最近吃得不好,特意给你买的,兄弟我够意思吧!”
听着刘斌的话,林凡看着墙上的照片,眼睛里开始有了光彩。
林凡在网页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好像《红楼梦》里的晴雯死后成了芙蓉花神,是不是啊!?”
林凡看着关于芙蓉花的介绍,关于芙蓉花介绍的正文下面是一些网友关于芙蓉花的评论。林凡想看看从这里是不是能理清一些思路。看着看着,他的眼前突然一亮。
林凡说:“那就不可能是再见或是告别的意思?”
“没想到你还记得。”说着,林凡拿起桌上的照片,看着照片里受害人背后的图画。
林凡说:“我可能是有些急了。”
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刘斌进来都不知道往哪里迈脚。地上散乱地铺着一些照片还有一些资料。刘斌随手捡起几张照片,一看到照片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这几张照片是在了缘案发现场拍摄的,其中一张照片上就是了缘背部的彩绘。
林凡没有理刘斌,而是坐到电脑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花卉世界”这四个字。林凡找到了这次举办花市的网页,这次花市的举办时间是从四月十七日开始,四月十七日,一个平常而又特殊的日子。
刘斌坐到沙发上,看着林凡说:“你小子没事吧?看样子你的脸色不太好呀。”
刘斌站起来,走到林凡的身边,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说:“会没事的,你办事我放心。如果你不行,我还真想不到还有谁能搞定!”
看着这句话,林凡不自主地抖了一下。这都会是真的吗?
看完这几张照片,刘斌看了看林凡,发现林凡的脸色有些苍白。刘斌把照片轻轻地放到桌子上,他没有问林凡这张照片里的人是谁,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凡听了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是啊,青山路,那里有花店。”
刘斌说:“那青山指的可能就只能是人了。”
“什么问题?”
“书店!”
刘斌一听,知道林凡的老毛病又犯了。林凡往往在遇到很难解决的问题的时候,会去问别人一些问题,从中得到思路或提醒。
“青山路!”
刘斌看着林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你真会告诉我?”
林凡叹了口气说:“我没你说得那么有本事,我也是人,也会累,也有不行的时候。”
刘斌说:“你放心,书店跑不了,就算这家没有,下一家也还是一定找得到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