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5、相遇

25、相遇

“灵石之所以灵,就是要有心人的‘诚’心!我相信你,就算你说我回答的问题都是错的,我也愿意死在这里!”贾故实说。
“知道。”
“知道吗,我不是催你,你要知道,你的那些朋友很有可能会再上门,那样这个游戏就没办法玩下去了,不是吗?”
“嗯,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我没忘。”
钱秀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林凡的神情,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可还没等她迈步,卧室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怎么,林凡,有客人来,你也不欢迎吗?”
“那要看心情,如果心情好,就想知道。”
林凡说:“无论是不是,反正你也不会放她走,就算是吧。”
“记得。”
林凡闭着嘴没有回答贾故实。他不怕贾故实对他做什么,可是就如同贾故实说的那样,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关心着自己却有可能被这个人伤害的人。
“不是这个,如果我问你的时候,你不怕我骗你吗,就算你答对了,我也可以说你答错了。”
贾故实沉下脸来说:“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很容易生气。”
“你冰箱里什么也没有,”钱秀男回过头对林凡说。
对于贾故实所说的话,林凡并不知道他会不会履行他的承诺。他没想到贾故实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和他玩这个游戏。而贾故实又会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自己又该问他什么样的问题呢?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林凡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林凡的精神好了很多,可是身体还是有点虚弱。
“那你觉得在你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小心一些?”
“哒”的一声!枪没有响,自然贾故实还坐在林凡的前面,他也没有死。原来这把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贾故实笑着说:“你说多有意思,只要一看到枪,别人就会觉得里面一定有子弹,拿着枪的人就能杀人。可是枪真有子弹吗?这个恐怕只有拿枪的人才知道。没有子弹的枪和废铁没什么两样,你说呢,林凡?”说完贾故实从口袋里拿出六颗子弹,一颗一颗地在茶几上摆好。
一听这话,那人一下就呆了。他死死地盯着林凡,三个人就这样站着,沉默着。
贾故实说:“这把手枪装了六颗子弹。我另外还有六颗子弹。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问你六个问题,你答对一个,我就拿走一颗子弹,答错一个,我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后,我把留下的子弹都放到这把枪里,然后这么一转。”说着贾故实把左轮手枪一转,“对你开一枪,如果你没死,那你就赢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林凡家里的电话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电话的铃声显得特别的刺耳。可是没有人去接电话,这又会是谁打来的电话呢?会不会是任飞或刘斌?
电话的铃声响着,那陌生人的脸铁青着。林凡说:“你看,这电话我要不要去接?”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杀你,所以才敢这么说?”
“你帮我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扔了,这么久应该都坏了。”林凡说。
“那开始吧。”林凡生怕贾故实改变主意,赶紧同意道。
钱秀男被问得奇怪,“什么来过你家?”
“我一生气可能就会把你杀了,可能会忘了我为什么来这里。”
“差不多,这房子是我的,我想我有这个权利。”
“说不定,我只是想来看看。”
这个声音把钱秀男吓了个半死,她知道这不可能是林凡的朋友,如果是林凡的朋友怎么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因为刚才任飞和刘斌还都在这里。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这吗?”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那陌生人说。
那个陌生人说:“这样站着聊天,我怕你体力不行,不如大家坐下来聊吧,那样更好些。”
“那你现在心情好吗?”
那陌生人走过来用手搂住钱秀男的脖子,用枪顶住钱秀男的脑袋,对林凡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像电影里一样?”
林凡说:“那就坐吧,像自己家里一样。”
听了电话里的声音,林凡笑了。原来是催交话费,让他好一顿紧张,林凡没有把电话挂断,他转过头看着那陌生人,等着他“指示”。
“反正迟早你也会告诉我,无所谓。”
等送走了任飞和刘斌,林凡刚坐下来没多久,他就感觉不太对劲。他看着这屋子,总觉得怪怪的。要知道林凡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在这间屋子里住过了,可是这屋子里怎么会这么干净整齐?他记得上一次走的时候,这个屋子里还是很乱的。
“你要不说,我哪知道你是谁。”
听到林凡在骂他,贾故实却没有生气,他反而笑了,“我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要找你帮忙,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那陌生人脸上却没有表情,他拉着钱秀男往卧室退,边退边对林凡说,“你站在那里别动。”林凡只得把电话挂了。只见那陌生人到了卧室拿了一根绳子,把钱秀男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就把她推了出来。那陌生人又在厅里拿过一把椅子,将钱秀男再一次绑到了椅子上。
那陌生人笑了,“林凡,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贾故实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林凡笑着说:“哦,没什么,我只是问问。”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会杀了你就走?”
“奇怪!”钱秀男打开冰箱说。
两个疯子!钱秀男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这样说对林凡没有一点好处。的确如果在林凡问问题的时候,林凡说贾故实答错了,这样留下的子弹数目会更多,那结果更有利于他们。可是钱秀男想得太简单了,她没想到这个游戏永远不可能公平,因为枪在别人手里,林凡他们永远不可能主宰这个游戏。
钱秀男听到这话,她明白了。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一定是个疯子。
“也许是这样。”
林凡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看了你的镜子,所以变得比较奇怪!”
林凡笑着说:“你怎么不把我的嘴也堵上,我叫起来的声音可比她大得多。”
“你赶我走?”
“那你想不想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
那个陌生人笑着说:“别嚷嚷,我不喜欢太吵。”
“那你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
“不好,被绑着,还被人用枪指着,有谁的心情会好!”
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
“那开始吧,我会诚心诚意地来玩这个游戏的。”
林凡转身走到电话机边,在电话机上按了免提键。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尊敬的用户,您好!本系统提醒您……”
“手枪。”
“哦?是吗?有多有意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不是一个谨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等了那么久才发现有陌生人在我的房间里,吃我的住我的,还让人拿枪指着我。”
贾故实笑了,“这就对了,这样多好,你说是不是?”说完他把刀放进了怀里,然后把枪放到他前面的茶几上。
“先不急,我们先要算下时间。”说完贾故实把林凡电脑桌上的表拿了过来,“每个问题我们只有三十秒的回答时间,如果超过了,就算错。”
“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
钱秀男坐在那里,听着他们说话,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她觉得林凡似乎应该认识这个人,可是看样子他们又好像是第一次见面,而这个要杀林凡的人又会是谁呢?
“如果别人这样说,我会很高兴,可是你这样说,我觉得没意思。”
“我同意!”
“没有,怎么了?”钱秀男问。
那个陌生人说:“你太客气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贾故实的神情,让钱秀男真的害怕了。她知道贾故实不是开玩笑,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他的眼神里流露的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恐惧。
现在钱秀男有些糊涂了,贾故实到底是不是一个疯子。你说他疯,他所做的事的确是正常人做不出来的,甚至是想都想不到的。可如果他真是疯子,他却有比正常人更严谨的思维。
“如果没经过那天晚上,也许我会放心,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保险一些好,你过来!”那陌生人用枪指了指钱秀男。
“现在轮到你了!”说着那陌生人把林凡绑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绑得特别的结实。等这一切都做完了,他还没忘了将钱秀男的嘴用布给堵上,还在钱秀男的嘴上缠了胶布。
“不知道。”
“赢了有什么奖品吗?是房子、车,还是女人?”
那陌生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很奇怪。”
“当然有,既然你说到女人,那我就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就不杀她。”贾故实说着看向钱秀男。
林凡笑着说:“你还真热心,只是我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尽不了地主之谊啊。”
那个陌生人说:“没办法,没地方去,只有在你这里暂时住下来,怎么,这是你的女朋友?”
那陌生人说:“你去接,记住按‘免提’,你要敢乱来,敢乱说,我就不客气!”
“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打不过你,你可以完全放心。”林凡说。
林凡这次受伤,在医院最少也要待一个月以上,就是出了院在家里也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林凡的伤势没问题了,可是另一边却再也没有了凶犯的消息。凶手似乎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般,在火车站、汽车站、高速公路口、酒店、旅馆……任飞能查的地方都已经查过了。对于贾故实所认识的人,都已经派人进行了调查,可还是没有调查到一点贾故实的行踪。
这下,那陌生人才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刚才做的这些事把他累坏了。
接着从卧室里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脸色惨白,脸上除了骨头就是皮,个头和林凡差不多,只是瘦得有点离谱,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支手枪对着他们。
“知道。”
“你说吧,你要什么,只是不要伤害她,我会尽量做到。”林凡说。
林凡看着他,却笑了,“原来是你,你倒很会躲嘛。”
林凡说:“这不公平。”
林凡说:“是有些像,不过在电影里拿枪的那个人,都没什么好结果。”
听到“镜子”这两个字,那人的脸色又不自然了起来。
“是吗,你不害怕?我现在随时可以杀了你们!”那陌生人冷冷地笑着。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不能杀人,你现在能杀的估计只有你自己!”林凡轻蔑地说。
林凡问:“什么奇怪?”
林凡问钱秀男:“你来过我家?”
听着他们的说话内容,钱秀男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林凡的客人。虽然现在钱秀男心里非常害怕,可是她表面上还算镇定。只要有林凡在,她就觉得踏实一些。
“我是贾故实。”
“怎么,你觉得不公平?那你可以先问我,我再问你。”
“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那还来这里干什么。”
林凡走过来看,冰箱里面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了。林凡想了想原来冰箱里存有很多吃的,因为林凡喜欢自己做饭吃。突然,林凡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有人在我房间里待过?林凡拉过钱秀男悄悄地说:“别说话,把门打开,你先出去,给任飞他们打电话,要他们立刻来我家。”
贾故实从怀里拿出一把刀,那是一把很薄的小刀,和上次林凡在那暗室里看到的刀是一样的。那刀冷冷地闪着寒光,贾故实说:“也许我不会杀你,可是你旁边还有一个人,我一生气说不定就会把这东西往她身上划几下,你要知道这东西划在身上很痛的,不是吗?”他边说着,边看着他手里的刀,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让人恐惧的痴迷……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林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喜欢上面前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变态杀手的话,那么也许他们能交上朋友。以现在贾故实的情况,他竟然敢待在林凡的家里等着他回来。就在刚才,任飞和刘斌还在这里,他也敢躲在屋子里,直到他们离开。面对林凡,他竟然用没有子弹的枪来威胁他们。就像贾故实说的一样,林凡看到贾故实拿着枪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枪里会是没有子弹的,因为在林凡的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枪里一定有子弹。可贾故实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林凡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明白和贾故实这样的人玩游戏,你自己必须先疯狂起来,你必须先相信一个不可能的规则。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去买点东西,我今天给你做点好吃的。”说着钱秀男准备离开。
“别急,我还没把话说完呢。等我问完你的问题,你也可以问我六个问题,同样,我答对了拿走一颗子弹,我答错了就留下一颗子弹,等六个问题都答完了,我就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这样公平吧,就像这样!”说着贾故实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林凡指了指房间,“我住院的时候,你来过我家没有?”
“嗯,听说过,听说贾故实是一个混蛋,没想到是你。”
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回了家,回到家里,林凡感觉舒心极了。刘斌他们把林凡送到家后,很知趣地离开了,只留下钱秀男在这里照顾林凡。
“先等等!”那陌生人说,“为了让大家更放心地说话,不如先做些准备,这样我会更放心。”
贾故实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他愣愣地看了看林凡,“记得清云庵上的灵石吗?”
林凡摸了摸桌上的数字说:“你看这些数字上面也有灰尘。”任飞也伸手摸了摸,说,“看来这些数字是凶手很久以前写的,并不是最近留下来的。”
林凡指着货柜说:“你看,其他两面墙的柜子都是顶着墙摆的而且把整面墙都占了。这个柜子占不了整面墙,按习惯来说,如果我们来摆应该把它顶到那边的墙头,靠门的地方就可以多留点位置好进出,奇怪的是这个柜子却放在顶着入口的地方。”
“那你怎么会猜到呢?”
听孙院长说到这里任飞和林凡互相看了看。
任飞问:“这个时候凶手还敢亲自来找你?”
林凡说:“也许凶手也用这刀伤害过自己。”
林凡没有回答任飞。这个地下室面积不是很大,再加上柜子和货架,这个地下室的空地已经所剩无几。林凡在地下室里转了一圈,用指头比了比方向,朝一个货架走了过去。这个货架差不多有一米多宽,二米多高,旁边放着一个木桶,里面还有一些工具。林凡把桶挪出来,他发现地板上和墙角有一些磨损的痕迹。
林凡说:“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凡翻开档案,上面这样写着:
进了暗室,他们找了半天才把灯的开关找到。等他们借着灯光看清这个暗室的时候都呆住了。因为这个暗室不再像刚才进来的地下室摆放得那么整齐,这个暗室里面可以说是乱得一团糟,墙上、桌上、地上到处都是画纸,画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大多数都是人头画像,只是这些人头画像上都没有画脸。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头画像反射着暗黄的光,让人看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论走到房间的哪个角落,这些人头画像的脸似乎总在对着你,总在看着你,让你不知道该往哪里躲,也无处可躲。由于房间里的空气长年都不怎么流通,那味道闻了让人说不出的难受。房间的墙上还挂着一面镜子,不过已经被打碎了。
陈小东对任飞说:“我们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暗格,里面有一个保险箱。”
林凡说:“谁知道呢,这个问题只能问凶手。”
听着林凡的话,任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任飞说:“你快把刀放下,你拿着刀的样子,很可怕。”
林凡说:“凶手要我们来这里,不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些的。”
到了贾故实的住处,为了慎重起见任飞让队员把附近的街道都封锁了,这一次他希望能有个结果,而不是白跑一趟。他们装备齐全地强行进入了屋子,把整个屋子都翻遍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档案上还登记着贾故实的身份证号码等信息,查到这个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对于破案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直接线索了。
话刚说完,林凡拔腿就往外跑,“任飞,快跟我来!”
房子里除了家具上有些灰尘外,其他的东西都摆放得很好,除了那面被砸碎了的镜子。林凡走到窗前,看到了楼下的花园。花园里的花草长得很好,显得生机勃勃。可是那花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和房子里的世界完全不同。虽然它们之间只隔了一扇窗户,却似乎永远不能融到一起。一边是生机勃勃,一边却是……
其实任飞也想到了,可是他刚才在这楼上楼下没找到什么隔间或者是暗室。
这本记事本交到了刘局长的手里,林凡对刘局长说:“我只是大约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从内容看,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凶手曾经得过很重的病,上面写了他当时只有一个月的命,但却离奇地好了。信上面还有一个时间线索就是三年前,我想通过‘三年前’、‘一个只有一个月的命又离奇痊愈的病人’这两条线索应该可以在医院里查到这个人的信息,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多,医生也一定不会忘记。”
暗室的桌子上杂乱地放着很多东西,有画笔,有纸,还有一把小刀。林凡用纸包着刀把它拿起来,发现刀锋还沾着血迹,血已经是暗黑色的了。看得出这是一把手术刀,非常锋利。
林凡说:“谁知道呢?”
我知道他终会知道我是谁,不过不要紧,趁我还清醒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东西给他,让他抓到我,让他来结束这一切,结束我的痛苦,也结束别人的痛苦。
林凡说:“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林凡说:“还没有。”
“这凶手又在搞什么名堂?”任飞看着桌上的数字说。
林凡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你看,这个地下室是在房子的正下方。房子对面是马路,如果有暗室应该不会建在马路下面吧。按这个地下室的面积看,如果有暗室应该是在花园的下面,还有,你看这个货架摆得也奇怪。”
任飞跟着林凡一路又跑回到地下室的暗室里。等任飞进了暗室,看见林凡正对着暗室里的那面被打碎的镜子发呆。任飞慢慢地走过去,往镜子里看了看,他看到了林凡和自己在镜子里变了形的脸……
保险柜里只有一封信。信上是这样写的:你找到了我,我也终于找到了你,这是我们的选择。信的下面写着“顽石”两个字。
林凡试着将这个货架移动,但货架只晃了晃并没有被林凡移动。林凡走到货架的右边,这里放着几个种花用的陶盘。林凡把陶盘移开,发现这个货架右下角有一个铁栓把货架固定在了墙上。林凡把这个铁栓抽出来,轻轻地往左边一推。货架动了,后面出现了一道门。
林凡慢慢地把镜子转过来,看着那面镜子后面的镜子,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脸……林凡却笑了……
看着这张字条,林凡默默地念道:“时间不多,时间不多!”林凡想着笑了,“让我们看看是谁的时间不多吧!”
任飞觉得有些失望。他问林凡:“你找到什么没有?”
任飞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发现,都是些平时生活用的东西。”
任飞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把这记事本给你,而不是给我们?”
任飞接过记事本,“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任飞仍不相信地问道:“你真不知道,一点想法都没有?”
任飞说:“不会是凶手把东西都转移了吧,要不他另外有地方,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
可也就是在看到林凡的脸的那一刻,任飞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他现在真分不清林凡是真的有病还是正常人。
林凡在客厅里转着,他用手摸了摸桌子,发现桌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房子里的家具和装饰颜色都显得很肃穆,能让人感觉到这个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可是这个屋子也给了林凡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本来像这样的豪宅应该是很多人所向往拥有的,可是站在这样的房子里,却没有让林凡感觉到生活的一点生气。
说着,陈小东带着任飞他们上了二楼的卧室。在打碎的镜框的后面墙里真有一个暗格和保险箱。
林凡又往前翻了一页,上面这样写道:
可这真的是凶手的诡计吗?
林凡慢慢把镜子放下来,露出了他的脸。他看着任飞,“你看到了什么?”
林凡愣愣地看着这奇怪的日记。鲜红的“开始”两个字还在上面。林凡又再一次拿起日记。他不再看前面的内容,而是翻到最后一页。日记上这样写着:“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知道我是谁,事情总有结束的一天,虽然我不知道会是哪一天。”
外面传来陈小东的叫声:“任队长!任队长!”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林凡和任飞赶紧走了出去。
任飞听了笑着说:“你的观察还真细致。”
这是一栋只有两层的别墅,房子面积很大,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种满了繁盛花草。整个房子的环境看起来幽静舒适,房间里的家具摆放得也很整齐。
林凡拿起记事本就冲出了门,连门也忘了关。
林凡问孙院长:“现在那位患者的资料还在吗?”
任飞说:“不是我胆小,是你这副德性让人受不了,要是录下来,你看了估计会被自己吓个半死。”
得到了这个线索,任飞和林凡立即赶回了警局,他们把贾故实的相关资料全都调出来。幸运的是,在资料里找到了贾故实的居住地址,林凡和任飞立即带队前往贾故实的住处。
任飞看着林凡问:“怎么,你觉得有问题?”
林凡笑笑说:“有钱人,总要找个地方把好东西藏起来,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也会找个地方藏东西。”
林凡说:“如果我对什么事都有想法,那会把脑子想疯的,如果我什么都知道,那我就是神仙了。”
刚才灯一亮把任飞吓了一跳,因为他总觉得这地下室里应该有什么诡异,可是等他们进来后发现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地下室。地下室里放着很多杂物,有种花草的工具,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废旧生活用品,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林凡走到桌边摸了摸桌子,上面也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虽然这个地下室是用来放杂物的,可是每样东西都放得很整齐,让人看上去觉得一点也不杂乱。
看着这里的一切,任飞想起刚才看过的那些房间,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任飞心里暗暗地想:这里住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任飞走到林凡身边说:“看样子这房子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林凡笑着说:“我猜的。”
林凡听话地把刀放下,笑着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小,这可不像你呀。”
到了警察局,林凡把记事本递给任飞,“给你一样好东西!”
林凡放下记事本,发现包裹里还有其他东西,包裹里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林凡,你的时间不多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二楼的主卧室的窗边放着一个画架,画架的画纸上还画着一个人头画像,只是这张人头画像没有画人的五官。墙上的镜子已经破了,应该是被人用东西砸碎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林凡似乎能看到那个人站在镜子前和自己说话的情景……画纸上那幅没有脸的人头画像,好像默默地在对看着它的人诉说着些什么。
任飞却不太相信林凡的话,他从林凡说话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可是这种奇怪的东西,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
林凡笑着说:“有人自动送上门的。”
刘局长立即派人分头行动,对市里的每一家医院进行详细调查。任飞和林凡也出发了,他们去的第一家医院是“康复”医院。这是市里最有名的专门治疗癌症的医院。他们向医生一提起这事,立即得到了重要的信息。
任飞说:“那你的意思是?”
林凡走过去,想也没想伸手就输入“959595”这几个数字,保险箱却没有像大家期望的那样被打开。大家有些失望,林凡站在保险箱前,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还得有钥匙才行。”说着他回过头,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幅大油画。油画里画的是一个个人的各种表情。油画的下面就是大床。林凡走过去鞋都没脱直接就踩到床上,到油画边,在画后面摸索了一会儿。良久,林凡转过身来,大家看到他的手上多了一把钥匙。
可我不能让他抓住我,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不能!不能!
……
两个人一起来到楼下的花园,经过仔细的探察后,果然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任飞说:“这会是凶手什么时候留下的?”
任飞问:“这刀会不会是凶手杀人时用的?”
林凡也有这样的感觉,凶手突然把日记给了自己,现在又这么容易地就找到了嫌疑人的住址,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难道凶手真的是像日记里所说的那样,控制不了自己,想被警方抓住?
贾故实,男,35岁,经过检查确定患恶性脑癌,无法手术。
其他的画有很多根本看不出来到底画的是什么,看着这些画,林凡又想起了那本记事本里的话……
看样子贾故实是有钱人,他住在城郊的别墅区。在开着车,任飞问林凡:“你觉不觉得这些都来得太容易了?”
陈小东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所发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他吞吞吐吐地说:“凡哥!你……”
任飞惊喜地推了推林凡,“你小子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暗室的?”
接着下面是被笔划破的痕迹,看样子是因为写字用力过猛把纸划破了。
可是这保险箱有密码,开不了。大家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往林凡这边看。
撬开地下室的门,里面黑漆漆的,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任飞看了看林凡,打开手电筒第一个往里走。由于刚从外面走进来,任飞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的黑暗,手电只能照到一米外的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光晕。任飞刚走到地下室里,灯突然亮了。他猛地回过头,只见林凡笑着对他说:“有灯,总比用手电要好些。”
林凡走到镜子边,把镜子拿了下来。可镜子背面的墙上什么也没有。林凡看着镜子慢慢地转过来,镜子的背面正好对着任飞,任飞一看吓得倒退了两步……
林凡说:“刚才我大约看了一下,根据这个房子的结构,应该不会有什么暗室。但别墅一般都建有地下室。”
林凡看着这些画,其中有一幅画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幅素描。上面有一个被过分拉长的像人形样的东西,人形的旁边是一间破烂的屋子,屋子旁画了一棵奇形怪状的枯树,下边的画纸都已经被用力画烂了……整幅画只有这三样东西。
任飞看了看,觉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怎么我看不出来?”
林凡把桌上的画纸拨开,发现桌子上面写着一排暗红的数字:959595!
林凡说:“有可能。”虽然这样说着,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眨不眨,似乎在找些什么。
任飞打开记事本,刚看前面的内容,便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林凡,“你这是从哪里弄到的?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一次你又是从书店买来的?”
今天我终于把那面镜子给砸了。我茫茫然感觉不到一点快感。他折磨了我那么久,我却没有一点的快感。总会结束的,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一天。今天我决定把这本日记给林凡看,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在清云庵灵塔边,我看到他的样子,看到他的神情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林凡的这个举动,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弄懵了。任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有跟着林凡跑,其他的警察也跟着跑。
保险柜有了钥匙,有了密码一下就被打开了。可是大家都不敢相信林凡是怎么知道密码和钥匙放在哪的。因为他们是和林凡一起来到这里的,林凡不可能比他们对这里的情况知道的更多一些,但是林凡开这个保险柜的样子,就像开自己家里的保险柜一样,大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在的。”孙院长赶紧到档案室把这名患者的档案找了出来。孙院长还说,“也真是怪,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我们医院拿过药,他自己也说没有吃过药,本来是放弃治疗了的,可却突然好了,后来我们还试着联系他,想对他的肌体做详细的研究,可是再没有联系上。”
“康复”医院的孙院长对他们说,三年前在他们医院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案例。有一位患者因为头痛得厉害,来他们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这位患者已经是脑癌晚期,只有一两个月的生命。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个月这个人再来检查的时候,却检查不到这位患者脑里面的癌细胞了,当时他们院里的医生都说这是奇迹。那位患者从那次检查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看着林凡的神情,任飞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他不敢相信林凡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表情。其实刚才任飞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那被打碎的镜子后面,却还有另外的一面镜子,任飞只是从那面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了自己那张在昏黄的灯光下异样的脸……可也就是看到了自己的脸,任飞吓得退了几步……
除了这些画,他们还看到了血。只是这些血不是鲜红的,而是暗红色。被打碎的镜子上有,桌子上有,地上也有……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