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6、找自己

26、找自己

“那你觉得我找到了自己吗?”
林凡说:“不会!我永远不会做像你那样伤害别人的事!永远!”
林凡又问道:“镜子破了,你还能找到自己吗?”
“有时候迷失也是自己,不是吗?”
钱秀男真不知道这个贾故实在想些什么。看他说话的表情,钱秀男分不清这个贾故实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难道贾故实真的愿意让林凡先问吗?可林凡又为什么要选在后面问呢?要知道谁先问谁就更有可能活下来,因为这个游戏很有可能在下一个人还没有问问题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会问什么,什么样的答案才是对的。可钱秀男没有考虑到,枪是在谁的手里。
“你说,我都会回答你。”
“可以!”
林凡沉默了,贾故实说的对。就算掌握的证据有多么充分,也不可能会真正知道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林凡说:“既然你这么客气,那我就问了。”
“当然找得到,一定能找到自己,不是吗?”贾故实不像是在回答林凡的问题。
林凡说:“在我回答这个问题前,你应该先考虑是把子弹拿走,还是留下。”的确林凡已经回答完贾故实的第一个问题,而贾故实却没有立刻选择是把子弹留下还是拿走。
“我好过?我是无辜的!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他要我做的!我没办法!我,我……”说着,贾故实哭了起来。
林凡说:“可能,也许。”
贾故实听了却流下泪来。
林凡点了点头。
“你说。”
贾故实一听就跳了起来,“我没有,我是不得已的!这你是知道的!你在骗我!你看了我的日记,我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知道我的心的人,要不然我怎么会把日记给你!”贾故实涨得一脸通红。
林凡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贾故实一听林凡问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他那张本没有血色的脸,突然间涨红了。贾故实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林凡说:“我,每天都照镜子!”
林凡说:“你先问吧。”
林凡没有立刻回答贾故实,他想了想说:“找到了自己!”
贾故实没有说话,继续把一颗子弹放到了枪里。
这个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压抑起来。钱秀男想要这一切都快点结束,可是又怕这一刻的到来。她真想现在任飞他们就冲进屋子里,结束这个闹剧。
贾故实流着泪,他把一颗子弹上到了枪膛里,“这不是我希望的,我本不想杀你,是你逼我的!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想的,你只是害怕真相,因为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我知道你是了解我的,不是吗?”
贾故实继续问:“第三个问题,你看了我的日记,在那上面你看到了什么?”
贾故实说:“那我们谁先问呢,是你先问我,还是我先问你呢?”
林凡说:“不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只有生和死!你杀了六个无辜的人!”
贾故实点了点头说:“有道理,可是你就那么确信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
林凡说:“你杀了人,你杀人不是因为你发疯了,你只是找了个疯的借口来骗别人,更重要的是你在骗你自己!”
林凡笑了笑说:“可能是我还没想到问你什么吧。”
贾故实说:“为什么你不先问我,这样你赢的机会会更大些?”
贾故实把一颗子弹放到了手枪里。
林凡的表情却是冰冷的,面对着贾故实的泪水,他没有感到一点的同情。
林凡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想问贾故实。可是贾故实这样说了,他却不知道该问什么,问哪三个问题。林凡知道贾故实这样做的用意,无论问不问这三个问题,对贾故实来说都是有好处的。问了,林凡接下来的六个问题可能就不知道问什么,贾故实也可能会在林凡问问题的时候,找到林凡问问题的思路;而不问这三个问题,那一定就会影响林凡的心理,这样林凡回答贾故实问题的时候情绪会受到影响。
“如果我死了,你放了她。”
六个问题已经问完了,贾故实把手枪上的枪盘转了一下,慢慢地举起枪对准林凡……
林凡说:“反正你来这里也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只不过是为了这个游戏来的。”
林凡说:“你现在最好快问,要不然我朋友来了,你可能又要跳一次楼。这次你跳得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了。”
林凡说:“没有!”
林凡不再说话了。这个人变成现在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其实这是林凡心里最想问的问题,可是他没有问。也许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就连贾故实自己都回答不上来。
“照镜子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钱秀男没想到贾故实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她现在明白无论有没有她,贾故实的这个游戏里只有两个主角,那就是他和林凡,而她只是一个突然多出来的看客。面对此情此景,她的心情十分的矛盾。因为她想看到这个结果和过程,可是又害怕看到这结果和过程。
贾故实抓着自己的头发,“不会的,不会的!你骗我!我和她们说过话,我知道她们很开心,她们说过的!”
林凡面无表情地盯着贾故实说:“这个游戏我们都要玩下去,因为它一旦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
贾故实的手本来是很轻松地放在大腿上,可是现在他的手就像抽筋一样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裤子。钱秀男不明白林凡怎么会问这些奇怪又没有意义的问题。可是看到贾故实现在的这个样子,钱秀男知道林凡的这个问题问对了。
贾故实慢慢地收回了枪,坐回到沙发上。这个时候的贾故实突然一下又回到了原来冷静的模样。他拿起一颗子弹,上到了枪膛里,又把枪放到了茶几上。
贾故实呆呆地看着林凡,看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林凡的眼睛是那么明亮,亮得似乎能看穿一切。
钱秀男被贾故实这突然的举动吓坏了,她不知道贾故实接下来会不会控制不了自己,不再玩这个游戏,而是直接动手杀了林凡还有她。因为她一直都以为,贾故实没有必要做这些事,完全没有必要来问这么该死的问题。
“你已经有多久没照镜子了?”
过了一会儿,贾故实慢慢地说:“感觉就像不会游泳的人掉到水里,在水里找岸上的人一样。”
这个游戏有意思的地方就是,问问题的人完全占有主动权,而被问的人回答的答案,只有被选择的份。问问题的人说是对的,那就是对的,说不对那就是不对。可是每回答错误一次,那么就离死亡更近一步。
贾故实说:“就因为这个?”
贾故实听了笑了笑说:“你还真为我着想,我越来越搞不清楚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贾故实呆呆地看着林凡,他的表情有些怪,好像他现在在想一些别的事情。贾故实说:“林凡,你知道吗?我现在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
日记,那是一本什么样的日记?钱秀男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可钱秀男能感觉到贾故实在伤心地哭泣。他不是在骗他们,钱秀男隐隐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可怜,也许他真有说不出的苦衷呢?
过了好半天,贾故实终于开口说道:“现在该轮到我问问题了!”
四个问题结束了。
林凡离死亡又近了一步。钱秀男看着茶几上的那把枪,她现在才知道枪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东西,当它落到了像贾故实这样的人手上的时候,会给其他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林凡却冷冷地说:“可这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你做任何事的时候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你不敢面对,不敢承认!你只是在故意放纵自己去伤害别人!你只是找个借口来达到你伤害别人的目的,你只是找个方式来伤害自己,并让你自己觉得好过些!”
听了林凡的话,贾故实猛地抓起茶几上的枪,顶在林凡的脑袋上,“我虽然说过不想杀你,可是我没说一定不杀你!”虽然枪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可是那终究还是枪。
贾故实抬起头,看着林凡。他慢慢拿起一颗子弹,放进了枪里。
林凡说:“现在可以开始了。你问吧。”
听着贾故实的话,钱秀男脑子里似乎能感觉到那样的感觉。当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到水里,拼命挣扎着,在水里你看不清岸上有什么,想找人却又看不到人……叫不出声,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可是自己却把自己越拉越深……
贾故实面无表情地说:“最后一个问题,你说她们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会幸福吗?她们会见到她们的宝玉吗?”
“哦,为什么?”
钱秀男不敢相信这是从林凡口里说出来的话,如果他不是疯子他怎么会干这样的事?难道林凡因为怕死而低头了吗?
三个问题很快就问完了,可是这个房间里却静悄悄的。只有那茶几上的钟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贾故实说:“在我问问题之前,为了公平,我让你先问我三个问题,不过这三个问题不算在这个游戏里面,只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想问我。”
贾故实又问:“如果你是我,你会这样做吗?”
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钱秀男放弃刚才那一点点同情。贾故实根本不是在对他们说话,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林凡说:“如果我是你,也会找不到杀我的理由,因为你的计划里不应该有我,如果真杀了我,那就破坏了你的计划。”
贾故实伸手向一颗子弹摸去……钱秀男的心提了起来。她看了看林凡,林凡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的紧张,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的亮。林凡的这种神情钱秀男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看过林凡的流氓样,看过他风趣的样子,看过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过他喝醉了满地爬的样子……可是这一次却与平常的他完全不同。在这一刻钱秀男突然感觉一点也不了解林凡,甚至有点陌生。
贾故实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疯子?”
林凡和贾故实开始了这个疯狂的游戏。而这难道真是一场游戏吗?在钱秀男看来这不是游戏,这是一场赌博,不,更确切地说这应该是一场闹剧。因为这一切本不应该在现实中出现,它只能出现在书里,出现在电影里,而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自己亲眼看到。贾故实的死钱秀男根本不放在心上,可是对于林凡,她多想对林凡说不要同意玩这个游戏。可是她明白,这样的情况下,林凡只能这样做,有时候生死只在一念之间。这个游戏的结果将会很快出来,因为每个问题回答的时间只有三十秒。可这个结果会是怎么样,钱秀男连想都不敢想。
林凡愤怒地说:“如果有一天,你的亲人也被像你这样的人杀害了,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林凡却没有感到一点意外,他冷冷地看着贾故实说:“选子弹,你还有四个问题!”
一听这话,林凡来了精神,“快告诉我,是什么线索?”
“我比他们差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差在哪里?”
警察局里大家都在忙着。林凡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可爱,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觉得,在这里他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温暖。他正想着,对面走过来一位漂亮的女警察,她的笑就像春风里绽放的花一样。
“得了吧你,你也就这点本事,和我们任队一比,和凡哥一比,你就歇菜吧!”
可是这种疲倦却又亢奋的状态让人不好受,林凡知道就算现在知道了那些数字和图案所代表的意思,就算知道这钥匙暗示了什么,还是无法阻止凶手再行凶的。
面对林凡,周清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对于这种感觉连周清自己也说不清。虽然林凡和任飞是好朋友,也帮过任飞不少的忙,可是林凡来警局的次数并不多。这个世界有些人,不常会见到,也可能不常会思念,可是一见面,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对周清来说,林凡就是这样的人。
“你今天立了头功,走,我们赶紧回去。”林凡说完拉着周清就往外跑,可周清却还是一头雾水。
妈妈却不依他,“不行,上次给你你就给弄丢了,害得妈妈好一顿找。”
那小男孩子抓着妈妈的手:“妈妈,我要,给我,给我嘛!”
她名叫周清,是这里的警花,刚到这里工作还不到一年。周清走过来笑呵呵地对林凡说:“怎么样,我的大侦探,睡醒了?”
下楼以后林凡没有急着去吃早饭,他要周清陪他走走。这样的好天气,和这样的漂亮女警察一起散散步,也许真能让林凡的脑子得到清醒。周清一路上和林凡有说有笑的,却一句也没提案子的事。林凡知道这是任飞的安排,想让他得到片刻的休息,他是一个粗中带细的人。
他俩走到一家超市门前,由于时间还早,又是上班时间,所以这个超市显得有些冷清。周清提议去里面逛逛,顺便买点吃的。一进门,旁边便是一排储物柜。
林凡平时也挺看好这小伙子,“怎么了?是不是发现哪家的姑娘了?”
的确,外面的空气比屋子里要好很多,再加上今天早上有些风,让林凡感觉放松了很多。阳光、轻风,多么美好的一天,虽然现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恢复了白日的喧嚣。
林凡没有回答周清,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些柜子。好半天,林凡才转过头笑着对周清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不是吗?”
“你以为我不敢?”
“记得,怎么了?”
清晨的阳光下,周清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她的眼睛真的好美,美得让林凡觉得她本不应该来当警察的。面前的情景就像一幅画,那么真实而又自然。或许是因为她眼中的那点莫名的透亮,让林凡觉得今天应该会有好的开始。林凡笑着说:“还好,任飞去哪了?”
“不是!”说着陈小东瞟了一眼林凡身后的周清,“我发现了这个案件的一个线索,刚才和刘局长说了,他还夸我呢!”
“行!算你厉害,我现在要去找刘局长,回头再和你细聊,你再发现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说着林凡就往楼上跑去。
人毕竟还是要休息的,折腾了这么久,林凡他们也的确感到累了。他们躺在警局的沙发上,准备休息几个小时后再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林凡说:“不用了,我现在去找任飞。”
周清说:“不知道,他没说,只让我这样告诉你。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帮你去买。”
林凡站在那里,眼睛突然一亮……他转身快走几步来到储物柜前。贮物柜是自动存取的,只要用一元钱的硬币就可以使用。没有用过的柜子上都还插着钥匙,每一把钥匙上都有吊牌,上面的号码对应着柜子的号码。
周清正往前走着,突然发现身边的林凡不见了。她回头一看却看到林凡站在储物柜前发呆,她忙走过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林凡一听就明白了!他真想抽自己一耳光,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自己没有想到呢!而且不光是自己没有想到,这么多的人只有陈小东一个人想到了。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什么,可是这话一说明了,似乎就那么的明显,也那么的没有了意思。
“那好,我们拉钩!”说着妈妈和孩子拉了钩,就把储物柜的钥匙给了孩子,孩子高兴极了。
说真的,林凡真的没什么胃口。可周清一定要去给他买早餐,他也没法子。她还硬要拉着他一起去,说是走动走动可以清醒一下脑子。
“这话你就敢在我面前说,你要是敢在他们面前说,那我才真服你!”
这句话把周清弄糊涂了,她看着林凡,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林凡知道这个凶手作案一定是蓄谋已久的,在发生的这三个案件中,不同的受害人、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身份背景,凶手却能得心应手地作案,而且有充足的时间去处理案发现场,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布置案发现场,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多么可怕的一个计划……
“你猜这第三个死者是什么时候生日?”
陈小东得意地看着周清,那样子好像在说,看!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
“这次我一定不会弄丢,我保证!”
平时在警局,陈小东和周清是一对冤家。就像林凡、任飞和刘斌他们三个的关系一样。可是周清不知道的是,陈小东在和她抬杠的时候,陈小东眼神蕴含的东西。周清瞟了陈小东一眼,“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这对案子有用吗?”
窗外的阳光照着林凡的脸,他的眼睛在阳光中闪着光,透亮透亮的,让周清忍不住闪了一下神,周清赶紧调整了一下表情说:“任飞去调看监控录像的同事那儿了。他说等你醒了,和你一起去前两个案发现场看看呢。”
林凡说:“怎么,有什么新发现吗?”
“当然有用了,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陈小东说。
周清着急得把脸都憋红了:“那可不行,你是客人,任队长走的时候还特别交代我,要我伺候好你这个大侦探呢。”
这样的天气,此情此景心里本应想的是些美好的事,可林凡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仍然很乱。
陈小东凑到林凡耳边,轻声说:“还记得第三个案发现场留下来的‘1danseshu.com112’那四个数字吗?”
林凡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和周清往里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柜门的声音。林凡从沉思中惊醒,他回头去看,原来是一个母亲正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在储物柜前存物品。
等林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窗外照进来的柔和的阳光。任飞和刘局长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出去忙了。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毛毯,林凡一看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来到警局,他俩迎面就遇到了陈小东。他是任飞的手下,入警察这一行也只有两年的时间。陈小东一见到林凡就把他拉住了,“凡哥,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想明白,但实在是太累了,林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些血红的数字和那些诡异的图案……
“你就不敢!”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