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7、林凡的问题

27、林凡的问题

贾故实想了很久,“好,我答应你!你问吧!”说着他把枪里的子弹都退出来,放在茶几上。
此刻,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林凡,林凡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贾故实,林凡知道贾故实扣动扳机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因为这把枪里已经有了五颗子弹,这把枪不再是一把空枪,现在它已经变成了一把完全可以要人命的凶器。按几率来说,林凡只有六分之一能活下来的机会。可是道理只是道理,林凡这一次真的离死亡不远了。
林凡说:“你说得对,你是注定会被抓住的!”
贾故实说:“你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贾故实说:“林凡,我觉得你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着贾故实的样子,钱秀男怎么也想不通像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怎么会让贾故实这样的为单-色-书难。可是钱秀男又想,如果她现在是贾故实,她会像现在那样肯定就是等于二吗?她越想越觉得这个问题复杂,越想越觉得这个答案不可能是等于二。可是不等于二,会等于几呢?想着她又看了看贾故实,又看了看林凡,原来林凡所问的这个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如果在平时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而现在呢?原来林凡并没有疯,可如果不是疯子怎么会想到在这样的时候去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又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他又给任飞打了电话,告诉任飞林凡没有接电话的事。任飞一听并没有觉得奇怪,他对刘斌说,可能林凡出去走动,等他忙完手头上的事一起去林凡家看看他。
回答问题的时间只有三十秒,茶几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在响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贾故实看着桌上的表,迟疑地说:“等于,等于二。”
贾故实没想到林凡会这样说,因为接下来林凡完全可以占主动,而林凡这样做却把主动权交给了对方。如果贾故实总是觉得自己的答案是对的,那么这把枪一颗子弹也上不了,那他对自己开的一枪只可能是空枪。如果贾故实还活着,那林凡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就是不可能了。
好半天钱秀男才睁开眼睛,她还看到林凡坐在那里,林凡的身上也没有流血,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贾故实也还坐在那里,枪也放到了桌上。
贾故实说:“你是不是想我早点死?”
林凡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对你有意思。”
钱秀男想,如果她是贾故实的话,那她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往枪里放子弹。这样一个该死的问题,再加上林凡刚才所要求的该死的规则,这颗该死的子弹又该往哪里放呢?
其实林凡这样做和疯子没什么区别。可林凡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他真的疯了?
林凡说:“记得清云庵上的灵石吗?”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凶手正在他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他最不可能想到的地方,正和他最好的朋友面对面地说着话。
刘斌拿着手机一直在摇头,他心想林凡这小子在干什么,怎么家里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就连打钱秀男的手机她也没有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斌脸上有了一丝坏笑,难道这小子刚出院就开始乱来了?这小子体力也可真够好的,身上的零件都被撞成那样了,还有心情搞这些。
林凡说:“我并不想你死,我只是想把你抓住,交给警方。”
贾故实苦笑了下,“林凡,如果我真被你抓住,我心甘情愿!”说着他把一颗子弹放进了手枪里。
“记得。”
贾故实说:“就这样?你不是做这种蠢事的人!”
贾故实说:“你也一样,也还活着,这都是注定的!”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也能回答上来的问题,却让贾故实显得为难了。一加一等于二,这个简单而直接的答案却迟迟没在贾故实口里说出来。他低着头想着,似乎这是一个比什么都要难的问题。
林凡说:“似乎有点像!”
贾故实说:“你可要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贾故实说:“那还不是一样?”
林凡说:“灵石之所以灵,就是要有心人的‘诚’心!我相信你,只要你认为你所回答的答案是对的,就算我认为是错的,我也不会反对。”
而贾故实的这个举动却让钱秀男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贾故实真的会把子弹放到枪里面。就算贾故实不知道自己回答得是对是错,他也可以认为自己回答的是对的,因为他的答案看上去并不错,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是对的,可是他却把子弹放进了枪里。
林凡说:“知道!”
林凡没有回答贾故实,他的答案是不是正确,因为这个并不是林凡决定的,而是贾故实!
钱秀男闭上了眼睛,她不忍心看到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清脆的“哒”的一声……
林凡并没有死。
贾故实笑着说:“死亡的感觉怎么样?”
贾故实说:“可我是个疯子!疯子说的话是可以不算数的!”
贾故实说:“可我认为我回答错了。既然我同意了你的规则,那我们都要遵守。你还有五个问题!”
接下来就是沉默。林凡没有马上问第二个问题,而是等着贾故实去选择,选择他自己的答案是对的还是错的。
贾故实说:“很多事都是注定的!”
钱秀男看着这情形,心里完全凉透了。对于林凡的生死,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认定,这一次林凡必死无疑了,而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们高高兴兴地从医院回来,她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钱秀男本来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照顾林凡,让他的身体快些康复起来。她甚至想过,林凡吃着她做的饭菜,开心笑着的样子……可是这黑洞洞的枪口,告诉她,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枪声过后她和林凡将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她以后想扇人耳光,想让人给她下跪,可能都没了机会。她知道这一刻她和林凡的命是拴在一起的。看着林凡的表情,她知99lib.net道林凡并不怕死。以前她不知道面临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她有点明白了。她害怕,可是她又觉得心里平静,她不想就这样死去,可是她又觉得心里有某种程度的开心,因为能和林凡死在一起,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
“我问你答,但至于答案是不是正确,由你来判断。如果你觉得对,那么就拿走一颗子弹,如果是错的,你自己留下一颗子弹!”林凡说。
贾故实说:“有什么不一样?”
贾故实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凡说:“不一样!”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一个没上过小学的孩子也能回答上来的问题,可是林凡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这个。钱秀男觉得林凡真是疯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如果林凡正常一点,他也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问这样一个让她听了想骂人的问题。如果在平时她非要过去踢林凡几脚不可,问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白痴问题。
枪刚被放下,林凡立刻就问:“一加一等于几?”
贾故实说:“这都是注定的!在清云庵,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天!”
林凡又说:“你可以不答应我,因为刚才我同意了你的规则。”
林凡说:“你可以认为自己是对的。”
林凡说:“人都会死,注定会死!”
林凡说:“你说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不能让你失望!”
这个时候林凡转过头来看着她,林凡笑了,林凡笑得是那么坦然,他似乎在告诉钱秀男,这都没有什么。从林凡的笑容里,钱秀男感到了一份安心,她想笑,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笑是那么的不自然,她不想在林凡面前流泪,可是泪水却停不下来,她想说话,可是口里除了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外,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现在多想告诉林凡,告诉他,以前她那样对他,不是真心的,不是真的想骂他,不是真的想打他,她只想他能对她好,不要那样对她……可是这都晚了。
林凡说:“抓到你后,我可以考虑去当!”
“不管了,管这小子现在在干什么呢!”刘斌说了一句。
林凡说:“可你没有死。”
林凡说:“你不是疯子!就算你是,那就当我也是个疯子好了!”
林凡说:“这六个问题我会问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本来林凡也认为自己死定了,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贾故实没伤害钱秀男。刚才贾故实扣动了扳机,枪却没有响,林凡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有人不怕死,没有人真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能泰然自若。怕死是人的本性,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对死亡的恐惧。
林凡说:“你已经答应过我,你会放了她!”
林凡说:“你是聪明人,你明白!”
林凡说:“刚才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刘斌又拿起电话给林凡打电话,因为林凡住院的时候,手机没有再使用。刘斌现在只能打林凡家里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打钱秀男的手机也没有人接。他觉得太奇怪了,这个时候林凡会不会去了警察局呢?刘斌一想到这个,就来了劲。林凡一定是去了警察局了。于是他拿起电话给任飞打了电话。结果任飞说林凡根本没有到过警察局来。这让刘斌感到更奇怪了。
钱秀男都快急疯了,她根本无法理解林凡为什么要这样做,林凡是不是疯了?!他是不是真的被贾故实弄得神经不正常了?难道刚才那一枪把林凡吓傻了?还是贾故实用了什么药,把林凡弄得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贾故实说:“有道理!你应该去当哲学家!”
刘斌正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他觉得太无聊了。自从生意上的事他很少过问以后,他就开始觉得日子过得特别的无聊。要是在平时他还可以和林凡混在一起,因为任飞工作忙,不好找他。可现在他觉得没人可找,连说话都没人听。刘斌本不是一个能闲得下来的人。他想着该找谁出来找点事干,可是想来想去想到的人,他都觉得没意思。他现在只想找林凡说说话,哪怕是说说废话也行。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他就很想问林凡关于那件案子的情况。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林凡出院了,而且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他觉得林凡应该会把事情告诉他了。
贾故实听了哈哈笑了,“既然老天注定让你活着,那看看老天是不是让我活着!”
贾故实说:“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感觉。”
“什么条件?”
任飞也给林凡打了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他估计林凡现在正在休息,所以没接他的电话。由于手头上的事情很多,他也没有再想什么。他现在一心一意地找那个凶手。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但他相信凶手总有一天会露出破绽的。凶手总要吃饭,总要出来走动,不可能变成神仙,只要他一有动作就一定会被人发现。任飞一定要抓住他,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贾故实说:“到你了,你可以问我六个问题。”
钱秀男在心里叹了口气,听了他们的话,知道他们都在试探对方,但她觉得面前的两个人本不应该成为敌人,也许他们更应该成为朋友,成为像任飞、刘斌那样的朋友。可钱秀男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有时候敌人和朋友会让人分不清,有时候到底是朋友了解自己多些,还是敌人了解自己多些,就像林凡对任飞他们说的一样,当朋友和敌人都很了解你的时候,那是一件幸福的事。
林凡笑着点了点头。
外婆忙拉住林凡,“你是谁?”
了缘的墓就在清云庵的旁边,一座不起眼的小墓。林凡站在这墓前,良久都没有离开。山风吹过,树叶在风中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林凡知道自己不应该骗他,可是他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那块“灵石”上的血已经被洗干净了,林凡仍旧把它放在了灵塔边,在它的旁边放上了林凡在山里找的另一块石头。
林凡抚摸着了缘的墓碑,“你听……”
生命虽然逝去,但一切都还会继续。
这个时候,张强的外婆回来了,“请问你找谁?”
外婆把林凡领进了屋子里,“小伙子,你真的是阿娟的朋友吗?”
这是林凡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与前两次不同,林凡这一次是为了把东西送回而来到这里。林凡要送回来的就是那两块石头,它们本就是属于这里,以后也将一直属于这里。无论它们是灵石还是普通的石头,都改变不了它们就是这清云山的石头这个事实。
“叔叔,你认识我妈妈吗?我好久没见到她了,你知道她在哪吗?”
“她不在家,你找我外婆是吗?”
林凡拉着外婆的手,“一个孤儿。”
“认识,她还让我给你带东西来了呢。”林凡强忍着泪水说。
外婆摸着孩子的头,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好,好,快去玩吧。”
这些石头没有善恶,只是人们善恶的心利用它们做了善或恶的事。
邓招弟工作的花店已经关门了。玻璃门上挂着“店面转让”的牌子。店里面还散落着一些残花。就在不久前,林凡还在这个店里和她们说笑,而现在……
清云山还是那么的美丽。
林凡要送回来的就是那两块石头,它们本就是属于这里,以后也将一直属于这里。无论它们是灵石还是普通的石头,都改变不了它们就是这清云山的石头这个事实。
“林凡!”
“是吗!”张强高兴得跳了起来,“太好了,妈妈要回来了。”
林凡看着这山间的灵塔,他仍旧能感觉到这灵塔在山间的那份灵气,他知道这灵塔不会讨厌,那块离她而去曾经沾满鲜血的灵石。灵塔会接受它,帮它洗去一切尘世和污浊的东西。
孩子长得很可爱,脸上红红的,眼神里透着淘气。林凡摸了摸孩子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danseshu.com小孩抬起头看着林凡,“你是谁,是来找人的吗?”
听着张强的话,林凡的眼睛一阵刺痛,他能告诉这可爱的孩子,她的母亲去哪了吗?
“我叫张强。”
下了山,林凡来到李文娟母亲住的地方。李文娟已经走了,她的儿子成了没有父母的人,他只有他的外婆。
“外婆,是妈妈要他来的,你看,叔叔还给我带了飞机呢!”
林凡转过头,看到钱秀男在阳光下灿烂的笑脸,是的,一个花店消失了,不久后,另一个花店将又在这里开业。生活仍得继续,想着活着的种种美好,林凡大步向钱秀男跑了过去……
“你外婆呢?”
说完林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外婆展开存折,看到了上面有十万元的余额,里面还夹着一张字条:密码是张强的生日。
林凡看着这低矮的小平房,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见一个小孩正蹲在屋子前的院子里玩着小石子。林凡走过去。
看着林凡远去的背影,外婆的眼泪流了下来……
离开了张强的家,林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林凡从小就是孤儿,他明白从小没有父亲、没有母亲的那种感受。张强那么可爱,他还有美好的未来。他会有自己的朋友,妻子和孩子……他也曾经像张强一样,天天盼着有一天自己的母亲能出现,可是每一天希望都变成了失望……
林凡把带给张强的玩具——模型飞机,递给了他。张强喜欢极了,拿着飞机就在院子里跑了起来,“哦,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
这就是李文娟的儿子张强。
林凡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存折,放在桌上,“外婆,好好照顾张强,他会有出息的。”说完林凡转身就往外走。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