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29、知音难求

29、知音难求

林凡说:“我们现在还可以玩一个游戏,我们手里都有刀,虽然我手里的刀比你的差了些,不过也是刀。枪就在我们中间,我们看看谁更快些。”
“是吗?”贾故实笑着睁开了眼睛……可是当他看到林凡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
“你在想是不是该杀了我?”
看到门开了,林凡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不是,我现在在想,怎样才能让你低头!”说着贾故实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把手术刀。手术刀泛着冷冷的光,刀上映着贾故实那张变了形的脸……
正在贾故实闭着眼睛说话时,林凡悄悄站了起来。钱秀男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知道坐在身边的林凡什么时候挣脱了绳子。只见林凡的手里流着血,手里拿着刀片。
林凡说:“你看,这是谁?这面镜子没有破,你可以找到你自己了。”
“我们永远不会是同样的人,你现在应该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以为现在的人不是你吗?杀人的那个是你,装疯的那个是你,正常的那个人也是你,你比谁都清楚。”林凡说。
贾故实的笑声传到了门外。这下可把任飞他们给急得差点要拆房子。无论谁也听得出来,这笑声不是正常的笑声。这是一个人在被逼得发疯的时候发出的笑声!可这会是林凡的笑声吗?
林凡说:“那谁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比我慢!”
“我用得着自首吗?你们谁也抓不住我!包括你在内,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让你们谁也找不到我!”
“现在我才明白,我错了!我今天上了你的当,原来我以为我今天赢定了,没想到我却输了。不过不要紧,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输赢,不是吗?”说着贾故实再一次把枪对准了林凡。
“我没有失败,我不可能会失败!”贾故实嚷道。他拿起枪对着林凡疯狂地扣动着扳机。可是他忘了这子弹是假的,根本打不死林凡。林凡坐在那儿面不改色地看着贾故实发疯。林凡知道这一次他的死期真的不远了。
贾故实倒在沙发上,手上全是血。他手里拿着的刀已经掉到了地上。林凡还在那里站着,手里拿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贾故实。贾故实看着,哈哈大笑起来。他疯了一样跳起来直往林凡身上撞了过去……
钱秀男冲过去打开门,一看到任飞的脸,钱秀男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冲上去抱住任飞,“你们终于来了!”说完就哭得说不出话来。
钱秀男知道这一次的子弹一定是真的。可是林凡却笑笑说:“真的永远假不了,假的永远也真不了。”
贾故实慢慢地站起来。他们紧盯着对方,比看初恋情人还要专注。可是他们谁也没有动,钱秀男都不敢再看下去,她知道林凡的身体还没有康复,还很虚弱,再加上刚才一直被绑着,体力消耗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赢过贾故实吗?
任飞正往林凡家赶着,刘斌打来了电话。他说他正在去林凡家的路上,他今天眼皮总是跳得厉害,老觉得会出什么事。
钱秀男真希望刘斌他们快点冲进来,她想向门口移,可是没有力气,她动不了,她又说不了话,急得她出了一身的汗……钱秀男用力移着椅子,她一下没留神“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着林凡的样子,贾故实哈哈大笑。贾故实又坐回到沙发上,他慢慢地把枪放下说:“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林凡站在房间里,背对着他们。刘斌走过去,“小子,你没事吧,刚才不开门……”他正说着,突然看到了林凡对面的地板上躺着一个满头是血的人!刘斌再看看林凡,却看到林凡流血的手里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我本来以为今天我来,你会了解我的,因为我知道你和我是一样的人。”贾故实说。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就是刘斌的声音:“林凡,你小子在不在,快开门!”
贾故实死死地盯着镜子里的人哈哈大笑,“我就说你不该来的,你偏要来,你不听我的,这就是你的结果!”笑着的贾故实又哭了起来,“求你放了我,我不是真心要那样做,你不要再逼我!……”
贾故实问:“如果有谁慢了呢?”
“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既然你还不敢对自己承认,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林凡说,“你留下信,留下图画,留下线索,就是怕别人不知道,更确切地说,你是怕没人了解你,没有人相信你。你希望大家相信你自己编造的杀人理由,哪怕只有一个人相信你,哪怕只是在心里相信你!这就是你来这的目的,你不是为了玩游戏来的,不是为了威胁我来的,你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要的就是这个!这是你在你的计划失败后唯一能让自己觉得胜利的把戏。可是我告诉你,你失败了!你以为你刚才的那些表现,会让我们觉得你疯了,你不怕死?你错了!你比谁都怕死!”
林凡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林凡轻轻地叹了口气。
刘斌和张诚看着他的样子,看着他那张满是血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现在的贾故实似乎不知道自己是谁。
林凡说:“可惜的是你今天谁也杀不了!”
可是林凡却没有回答刘斌,现在他只有靠自己,贾故实是不可能让他去开这个门的,他一定会在刘斌他们进来之前动手。这个时候贾故实却好像并不急,他的神色一点也没有变。
刘斌听着任飞在电话里吼,心里就火得不行,可是后面一听到林凡可能出事了,他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虽然刘斌不是干警察这行的,也不是什么侦探,但他当过特种兵,以前林凡的一些案子他也帮过忙,他知道刚才任飞说的不是疯话气话,再说以任飞的为人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任飞在电话里对刘斌吼:“你为什么早不去,我跟你说,要是林凡出了什么事,我活埋了你!到了林凡家你小心点,林凡可能真的出事了!”任飞并没有阻止刘斌去林凡家。因为任飞知道刘斌的身手,以前刘斌当过特种兵,这个时候如果有刘斌的帮忙那再好不过了。
贾故实突然笑了,他对林凡说:“我竟然忘了这手枪里面的子弹是假的,所以你不害怕,不是吗?”说着,他把枪里的假子弹都倒出来,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几颗子弹。把子弹都装上去。贾故实抬头阴沉沉地看着林凡说:“那你猜猜现在的这些子弹是真的还是假的?”
贾故实看着手里的那把手术刀,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刀锋,“你知道吗?这东西割在人身上的感觉好极了,只要轻轻一划,血就会流出来。”说着贾故实闭上了眼,“那味道,感觉好极了,真的,你要不要试试?”
贾故实笑了,他弯腰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枪。林凡这个时候也动了……
椅子倒地的声音被任飞他们听到了,这个屋子里有人!可为什么不开门呢?任飞看了看刘斌,那意思是,完了,真的出事了。接着他们就开始撞门,可是这防盗门哪里能撞得开。他们只能在门外面干着急,没有办法。
林凡没有理他,他走到钱秀男身边帮她解开了绳子,“快去开门!”
任飞他们没想到钱秀男这个时候能把门打开。看到了她,他们多少松了口气,至少她没有事。就在钱秀男抱着任飞的时候,刘斌和张诚冲进了房间里。
“可我不知道答案,我要问你!”
林凡说:“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
林凡没有开枪打冲过来的贾故实。他用枪托狠狠地朝着贾故实的脑袋砸下去。这一下让贾故实结结实实地倒了下去,贾故实的脑袋顿时鲜血直流,可他却没有昏过去,他冲着林凡大笑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和我是同样的人,哈哈!”
贾故实又坐回到沙发上,冷冷地看着林凡。此刻,贾故实的眼睛就像夜里的恶鬼一样,“可我为什么要那样做,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说过,我是个疯子,我原来答应过什么我都忘了,也许你现在向我低头,我可能会记起来。”贾故实说。
“去自首吧,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责任。”林凡说。
等刘斌赶到林凡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任飞。他们俩对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往林凡家冲。在电梯里他们三个迅速分配了一下任务。不管事情有没有可能,总要做好最好的准备。
“机会?我现在还需要机会吗?我看你们才需要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说着贾故实显得得意极了。
贾故实说:“在我问问题之前,为了公平,我让你先问我三个问题,不过这三个问题不算在这个游戏里面,只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想问我。”
贾故实面无表情地说:“最后一个问题,你说她们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会幸福吗?她们会见到她们的宝玉吗?”
贾故实没有说话,继续把一颗子弹放到了枪里。
三个问题很快就问完了,可是这个房间里却静悄悄的。只有那茶几上的钟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林凡笑了笑说:“可能是我还没想到问你什么吧。”
林凡说:“现在可以开始了。你问吧。”
贾故实一听就跳了起来,“我没有,我是不得已的!这你是知道的!你在骗我!你看了我的日记,我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知道我的心的人,要不然我怎么会把日记给你!”贾故实涨得一脸通红。
听了林凡的话,贾故实猛地抓起茶几上的枪,顶在林凡的脑袋上,“我虽然说过不想杀你,可是我没说一定不杀你!”虽然枪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可是那终究还是枪。
林凡说:“你先问吧。”
贾故实流着泪,他把一颗子弹上到了枪膛里,“这不是我希望的,我本不想杀你,是你逼我的!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想的,你只是害怕真相,因为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我知道你是了解我的,不是吗?”
林凡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想问贾故实。可是贾故实这样说了,他却不知道该问什么,问哪三个问题。林凡知道贾故实这样做的用意,无论问不问这三个问题,对贾故实来说都是有好处的。问了,林凡接下来的六个问题可能就不知道问什么,贾故实也可能会在林凡问问题的时候,找到林凡问问题的思路;而不问这三个问题,那一定就会影响林凡的心理,这样林凡回答贾故实问题的时候情绪会受到影响。
“你说。”
林凡却冷冷地说:“可这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你做任何事的时候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你不敢面对,不敢承认!你只是在故意放纵自己去伤害别人!你只是找个借口来达到你伤害别人的目的,你只是找个方式来伤害自己,并让你自己觉得好过些!”
贾故实抓着自己的头发,“不会的,不会的!你骗我!我和她们说过话,我知道她们很开心,她们说过的!”
贾故实把一颗子弹放到了手枪里。
贾故实听了却流下泪来。
这个游戏有意思的地方就是,问问题的人完全占有主动权,而被问的人回答的答案,只有被选择的份。问问题的人说是对的,那就是对的,说不对那就是不对。可是每回答错误一次,那么就离死亡更近一步。
贾故实慢慢地收回了枪,坐回到沙发上。这个时候的贾故实突然一下又回到了原来冷静的模样。他拿起一颗子弹,上到了枪膛里,又把枪放到了茶几上。
林凡离死亡又近了一步。钱秀男看着茶几上的那把枪,她现在才知道枪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东西,当它落到了像贾故实这样的人手上的时候,会给其他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过了好半天,贾故实终于开口说道:“现在该轮到我问问题了!”
“有时候迷失也是自己,不是吗?”
林凡说:“你现在最好快问,要不然我朋友来了,你可能又要跳一次楼。这次你跳得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了。”
“你说,我都会回答你。”
“照镜子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四个问题结束了。
钱秀男不敢相信这是从林凡口里说出来的话,如果他不是疯子他怎么会干这样的事?难道林凡因为怕死而低头了吗?
“如果我死了,你放了她。”
“可以!”
贾故实呆呆地看着林凡,他的表情有些怪,好像他现在在想一些别的事情。贾故实说:“林凡,你知道吗?我现在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
林凡说:“既然你这么客气,那我就问了。”
林凡又问道:“镜子破了,你还能找到自己吗?”
贾故实说:“就因为这个?”
林凡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林凡不再说话了。这个人变成现在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其实这是林凡心里最想问的问题,可是他没有问。也许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就连贾故实自己都回答不上来。
钱秀男真不知道这个贾故实在想些什么。看他说话的表情,钱秀男分不清这个贾故实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难道贾故实真的愿意让林凡先问吗?可林凡又为什么要选在后面问呢?要知道谁先问谁就更有可能活下来,因为这个游戏很有可能在下一个人还没有问问题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会问什么,什么样的答案才是对的。可钱秀男没有考虑到,枪是在谁的手里。
贾故实继续问:“第三个问题,你看了我的日记,在那上面你看到了什么?”
林凡点了点头。
“当然找得到,一定能找到自己,不是吗?”贾故实不像是在回答林凡的问题。
贾故实说:“那我们谁先问呢,是你先问我,还是我先问你呢?”
贾故实呆呆地看着林凡,看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林凡的眼睛是那么明亮,亮得似乎能看穿一切。
林凡说:“没有!”
六个问题已经问完了,贾故实把手枪上的枪盘转了一下,慢慢地举起枪对准林凡……
林凡和贾故实开始了这个疯狂的游戏。而这难道真是一场游戏吗?在钱秀男看来这不是游戏,这是一场赌博,不,更确切地说这应该是一场闹剧。因为这一切本不应该在现实中出现,它只能出现在书里,出现在电影里,而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自己亲眼看到。贾故实的死钱秀男根本不放在心上,可是对于林凡,她多想对林凡说不要同意玩这个游戏。可是她明白,这样的情况下,林凡只能这样做,有时候生死只在一念之间。这个游戏的结果将会很快出来,因为每个问题回答的时间只有三十秒。可这个结果会是怎么样,钱秀男连想都不敢想。
“我好过?我是无辜的!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他要我做的!我没办法!我,我……”说着,贾故实哭了起来。
贾故实说:“为什么你不先问我,这样你赢的机会会更大些?”
贾故实又问:“如果你是我,你会这样做吗?”
林凡面无表情地盯着贾故实说:“这个游戏我们都要玩下去,因为它一旦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
林凡说:“可能,也许。”
贾故实一听林凡问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他那张本没有血色的脸,突然间涨红了。贾故实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林凡说:“我,每天都照镜子!”
林凡说:“在我回答这个问题前,你应该先考虑是把子弹拿走,还是留下。”的确林凡已经回答完贾故实的第一个问题,而贾故实却没有立刻选择是把子弹留下还是拿走。
贾故实伸手向一颗子弹摸去……钱秀男的心提了起来。她看了看林凡,林凡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的紧张,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的亮。林凡的这种神情钱秀男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看过林凡的流氓样,看过他风趣的样子,看过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过他喝醉了满地爬的样子……可是这一次却与平常的他完全不同。在这一刻钱秀男突然感觉一点也不了解林凡,甚至有点陌生。
林凡说:“你杀了人,你杀人不是因为你发疯了,你只是找了个疯的借口来骗别人,更重要的是你在骗你自己!”
林凡却没有感到一点意外,他冷冷地看着贾故实说:“选子弹,你还有四个问题!”
“你已经有多久没照镜子了?”
贾故实点了点头说:“有道理,可是你就那么确信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
过了一会儿,贾故实慢慢地说:“感觉就像不会游泳的人掉到水里,在水里找岸上的人一样。”
贾故实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疯子?”
这个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压抑起来。钱秀男想要这一切都快点结束,可是又怕这一刻的到来。她真想现在任飞他们就冲进屋子里,结束这个闹剧。
林凡愤怒地说:“如果有一天,你的亲人也被像你这样的人杀害了,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林凡沉默了,贾故实说的对。就算掌握的证据有多么充分,也不可能会真正知道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你觉得我找到了自己吗?”
贾故实的手本来是很轻松地放在大腿上,可是现在他的手就像抽筋一样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裤子。钱秀男不明白林凡怎么会问这些奇怪又没有意义的问题。可是看到贾故实现在的这个样子,钱秀男知道林凡的这个问题问对了。
听着贾故实的话,钱秀男脑子里似乎能感觉到那样的感觉。当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到水里,拼命挣扎着,在水里你看不清岸上有什么,想找人却又看不到人……叫不出声,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可是自己却把自己越拉越深……
林凡的表情却是冰冷的,面对着贾故实的泪水,他没有感到一点的同情。
林凡说:“如果我是你,也会找不到杀我的理由,因为你的计划里不应该有我,如果真杀了我,那就破坏了你的计划。”
林凡没有立刻回答贾故实,他想了想说:“找到了自己!”
林凡说:“不会!我永远不会做像你那样伤害别人的事!永远!”
贾故实听了笑了笑说:“你还真为我着想,我越来越搞不清楚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哦,为什么?”
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钱秀男放弃刚才那一点点同情。贾故实根本不是在对他们说话,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日记,那是一本什么样的日记?钱秀男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可钱秀男能感觉到贾故实在伤心地哭泣。他不是在骗他们,钱秀男隐隐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可怜,也许他真有说不出的苦衷呢?
钱秀男被贾故实这突然的举动吓坏了,她不知道贾故实接下来会不会控制不了自己,不再玩这个游戏,而是直接动手杀了林凡还有她。因为她一直都以为,贾故实没有必要做这些事,完全没有必要来问这么该死的问题。
林凡说:“不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只有生和死!你杀了六个无辜的人!”
贾故实抬起头,看着林凡。他慢慢拿起一颗子弹,放进了枪里。
钱秀男没想到贾故实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她现在明白无论有没有她,贾故实的这个游戏里只有两个主角,那就是他和林凡,而她只是一个突然多出来的看客。面对此情此景,她的心情十分的矛盾。因为她想看到这个结果和过程,可是又害怕看到这结果和过程。
林凡说:“反正你来这里也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只不过是为了这个游戏来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京东】可乐6瓶
价格: 6.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