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30、生活如旧

30、生活如旧

刘斌说:“可以留到明天吃,我准备在这里住几天,反正也没什么事。”
钱秀男不明白林凡怎么会和那疯子是一样的人。现在她想想所发生的一切,这生与死,输与赢,就在那么一刹那。钱秀男觉得再想起刚才发生的事,都觉得有些乱。在林凡和贾故实玩那个“游戏”的时候,她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而有时候却又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慢,慢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钱秀男的眼睛又红了,“没事,就是刚才差点被你吓死了。那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林凡躺在沙发上,挣扎着坐起来,“他没有疯,你们小心点,警局的人什么时候到?”
刘斌也走过来,“这是什么人,你们要抓的就是他?”
……
钱秀男说:“你为什么要把判断答案对错的权利交给那个疯子呢,你不是在找死吗?”
林凡说:“你要知道贾故实是一个多么喜欢占据主动的人,在那个时候他多么想掌握所有的一切。这样的时候,我要是不急,故意拖时间,那他一定会知道我的用心,就一定会更加小心,那我的机会就更少了。”
不大一会儿,刘斌就兴冲冲地回来了。这一次他带了很多好吃的,还特意帮林凡买了鸡汤。钱秀男拎起刘斌买的啤酒说:“你这个时候还买啤酒来,你没事儿吧?”
林凡睁开眼,坏坏地笑着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这下可把任飞他们吓坏了,任飞还以为林凡被贾故实打伤了,可再一看发现林凡身上除了手上并没有其他的伤。
钱秀男上前轻轻地抚摸着林凡的头发问:“没有想到我?”
钱秀男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吃不完多浪费呀。”
钱秀男说:“你怎么那么肯定,万一要是真的呢?”
“我说不行就不行!”
林凡醒了过来,笑着说:“我没事。”说完他看着张诚,“你们来了就好了,看来我的电话线没有白白拔掉。”
钱秀男想了想说:“又怕又不怕,我也形容不出来是个什么感觉。你呢?”
张诚说:“林凡,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林凡说:“你不明白。”
“你又不是林凡,你凭什么说不行?”
等他们把贾故实押下了楼,刘局长和林凡说了几句话就和任飞、张诚先回警局了。
钱秀男抓着林凡的手,哭着说:“林凡,林凡,你没事吧?”
刘斌说:“这是买给我自己喝的,你要喝也行,不过要给钱。”
刘局长一进门就看到林凡躺在了沙发上。
林凡说:“想到了我的师父,其他的记不起来了。”说着林凡闭上了眼。
刘斌看着地上的人,又看了看林凡:“这是怎么回事?”
疯子!是啊,人人都觉得贾故实是一个疯子。钱秀男的话让林凡想起了刚才的情景。林凡说:“你觉得他是个疯子?”
刘局长对任飞说:“先把凶犯送到局里去,记得叫医生,别让他死了。”
面前的林凡已经不再是刘局长平时看到的那个林凡,眼前的林凡显得虚弱而又苍白,原来那双发亮的眼睛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神采。看着脸色苍白的林凡,再看看旁边那个满是鲜血的人,刘局长觉得心里头有些堵得慌。在路上他一直想凶手怎么会在林凡家里被抓住了,在任飞给他的电话里,任飞只简单说是林凡把凶手抓住了,可是刘局长知道现在的林凡不要说抓人,让他抓只鸡可能都不行。而林凡又是怎么对付这样一个冷血而又有准备的杀人犯呢?
等他们都走了,林凡笑着对刘斌说:“我现在突然有点饿了。”
跟刘局长上楼来的警员都很想看看,这个让他们找了那么久的凶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任飞瞪着他们,“都别看了,把他带回局里去,记得看好了。”
“不过什么?”
钱秀男笑着说:“你可真够鬼的!”
啊——
林凡笑笑说:“我没事,就是有些累。”刘局长这才放了心。当他回过头看到椅子上的贾故实的时候,刘局长的心才真正落了地。他并不是不相信任飞的话,但见到了贾故实,就说明这么多天的辛苦,他们总算没有白忙活,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贾故实只是坐在那里傻傻地笑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任飞的问话,也没有看到任飞这个人。
钱秀男恨恨地说:“他不是疯子,那谁是疯子,不过……”
刘局长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找了这么久,找了这么多的地方,都没办法找到这个凶手。他们一直奇怪凶手为什么一直没有露面,难道他不住宿,不吃饭?原来贾故实藏进了林凡的家里。什么叫灯下黑,这就是真正的灯下黑,他们又怎么会想到跑到林凡的家里去找凶手呢。
刘斌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把林凡扶到了沙发上,钱秀男把毛巾弄湿了盖在了林凡的额头上。钱秀男知道林凡只是体力透支了,才昏了过去。想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钱秀男的心现在还在狂跳着,她现在还不知道林凡是怎么把绳子解开的。
“怎么,不行?”
“不行!”
林凡说:“怎么这样说?”
林凡说:“什么那样做?”
任飞说:“你不需要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他不是个东西就行!”
任飞拉了拉张诚,“你觉得他不是疯了?我怎么越看他越像个疯子?”
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不期而遇。这个贾故实他们千寻万找都找不到,没想到他们今天一来到林凡的家里,就把他抓住了。回想到整个案子的前前后后,任飞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努力想把他和自己想象的人联系到一起,可是他怎么想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傻傻的像疯子一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钱秀男把头靠在林凡的怀里,窗外温暖的阳光照进来,照着林凡和钱秀男两个人的脸……
刘斌一听笑了,“说你是个吃货,你还真是,想吃什么?”
钱秀男说:“你刚开始时怎么总是催那个疯子问问题?好像巴不得快点开始一样,本来你应该拖些时间等任飞他们来的。”
林凡说:“你错了!这不是你放在柜子里的那块石头!这只是我在清云庵后山按照你那块石头的大小捡的一块石头,而且这块石头根本就不是在灵塔附近。在清云山上这样的石头有很多,而你的灵石在这!”说着陈小东从门外走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块被透明的塑料袋装着的石头,上面还沾着血迹。
他们正说着话,窗外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是警局的人来了。带队的正是刘局长。刚才在电话里,刘局长问任飞在哪抓到这个凶手的时候,任飞却告诉了他一个他根本不可能想到的答案——林凡家里。
林凡说:“那你怕吗?”
任飞问:“你就是贾故实?”
刚才,林凡一心一意对付贾故实,对于身边的钱秀男并没有太多的留意。因为林凡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知道只有自己先松了绑,自己打败了贾故实才有可能救钱秀男。钱秀男现在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披头散发,脸上全是泪痕,眼睛有些红肿,脸上化的妆也全花了,和刚进这屋子的时候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此刻钱秀男看着林凡,眼神全是关心和柔情……
张诚说:“他的确像个疯子,太像疯子了。”
张诚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转身走向贾故实。他仔细地看了看面前这个像疯子一样的人。
任飞转过头看了看张诚,“是不是刚才林凡把这小子打傻了,你看看他这个样子!”
任飞说:“已经打了电话了,很快就到,这小子现在是跑不了了。”
林凡说:“其实他有句话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我和他是一样的人!”
这一刻林凡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里,“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林凡说:“说来话长,等过些时候我再告诉你们。”
钱秀男朝林凡的手臂往死里拧了一把说:“你这个混蛋!”
钱秀男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感觉像,但有时候感觉又不像。”
林凡说:“我不是说了,那子弹是假的。”
张诚说:“他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抓住了他,比什么都好!”
任飞先把贾故实从地上抓起来,铐在椅子上。任飞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贾故实。就是这个人让他们折腾了这么久,就是这个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看着贾故实那张苍白又满是鲜血的脸,任飞真恨不能冲上去给他几个耳光,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凡却没有回答刘斌,他头歪了歪,倒了下去……
任飞说:“你的意思是他不是疯子?”
刘斌说:“你等一下,我就回来。”说着他就下楼了。
钱秀男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林凡说:“没有人不怕死,当时我也害怕,特别是听到枪被扣响的时候,你会突然想到很多事。”
钱秀男看着刘斌,“你准备在这里住几天?”
那子弹到底是真是假,这个问题钱秀男到现在也不知道。林凡怎么想的,也许除了林凡没有人会那样想,那样做。
刘局长赶紧上前问:“林凡,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钱秀男说:“不过,他又不太像个疯子。”
钱秀男说:“刚才他对你开那一枪的时候,你怕吗?”
张诚说:“这个,你要问林凡,他比我们更清楚。”
钱秀男说:“你当时想到了什么?”
看着他们,林凡抓了抓头皮,心想,这才是生活啊!
按尸检的情况看,死亡时间是在四月二十九日的零点之后。可这一次凶手是怎么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得手的呢?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有人盯着这个花店,哪怕有一只蚊子走进去都会有人知道,可就是这样,邓招弟也被杀害了。
一走进花店一楼,陈小东就迎了出来。陈小东比前几天已经瘦了很多,他一直在花店对面的烟摊上负责监视,现在出了事,陈小东觉得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任飞看得出,这小伙子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看着他那张憔悴而又消瘦的脸,本来任飞一肚子的火一下就没了。任飞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为这个案子付出了很多,他们在这里没日没夜地干,没日没夜地监控,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要尽快抓到凶手,还不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不受伤害吗?任飞是干警察的,他能深深地体会到,那种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的心情。
可是在“顽石”的博客里,刘若诗的名根本没有出现过。难道刘若诗没用真名和凶手联系?
就如同林凡所推测的一样,凶手在选择,而这些受害者也在选择。
林凡向李国章询问了刘若诗的一些情况,刘若诗比邓招弟要早一年到李国章的店里打工,她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刘若诗平时很文静、老实,不像邓招弟个性有点泼辣。
这是一个美丽的房间,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美艳新鲜的花,但有一个女孩子奇怪地跪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显得异常诡异。
任飞走过去,拍了拍陈小东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往楼上去了。
林凡思索着说:“就算是从这里进来,凶手没有钥匙怎么进门?再说门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凶手从这里爬到窗户那里也不可能,除非有梯子。按凶手的身高体态看,那么小的窗户凶手不可能钻得进去。”
任飞正想着,手机响了,是刚派去刘若诗家的陈小东打来的。
林凡也知道此刻陈小东的心情,陈小东不是怕负责任,他愧疚的是因为他的失职而让邓招弟受害,可是林凡何曾不是这样想呢。等林凡上了二楼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的眼睛不由得一阵刺痛。
美丽的花市,僵硬的尸体。美丽和死亡离得是这么近。
林凡说:“你不要忘了二十八日深夜的时候,有很亮的月光,这个地方对的方向是正西,有这样的月光也够了。钥匙除了邓招弟外,你不要忘了还有一个人有。”
陈小东做警察这份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他还年轻。任飞知道这个小伙子很有前途,他有着自己没有的潜质,从某些程度上看他觉得陈小东有些像林凡。
对于邓招弟,经过商量还是决定先暗地里保护起来,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凶手具体是谁,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只有通过这朵“芙蓉”引出凶手。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任飞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能吗?任飞相信自己严密的布控,他也相信自己的人是不可能偷懒的。
可事情的发展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四月二十九日一大早他们就接到报案,那朵“芙蓉”凋谢了!
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一切都要好了,一个又一个在网上留言的人被找到,被确认,一个个无辜的人离危险越来越近。
林凡说:“也许他有钥匙,他也有夜眼。”
像了缘的案发现场一样,凶手并没有把现场整理干净。他任由邓招弟的血流着,直到流干她的最后一滴血……
在这个“顽石”的博客里,任飞通过分析和调查确认了二三十个可能被凶手确认的“十二金钗”。原来被警方保护起来的三个“晴雯”,警方也对她们进行了询问,最终确认了真正的“晴雯”,正是邓招弟。
如出一辙的案发现场,同样的死因、同样的姿势……只是这一次受害人没有死在家里,而是死在花店里。
强烈的不祥之感袭击了林凡,他说:“走,去刘若诗家!”
而且让李国章感到奇怪的是另外一个店员刘若诗今天竟然没来上班。李国章打刘若诗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他的店里刚发生了命案,他现在连店里的事都处理不过来。他哪有精力来处理这件事。但当他把这个信息告诉林凡后,林凡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任队,我……”陈小东惭愧地低下了头。
等林凡和任飞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有很多人正围着看热闹。本来这里就是闹市,一看到有警察在这里搞这么大的一个阵式,围的人都快把路给堵了。
邓招弟遇害的现场是在花店的二楼,严格地说,花店的二楼并不能算是房间,它只是矮矮的一个隔层。林凡他们上去都得弯着腰。这里是邓招弟守店休息的地方,也是花店存放货品的地方。这里只有一间很小的窗户,对着花卉世界的围墙。从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花卉世界围墙里边高大的树木。
任飞接完电话后呆呆看着林凡。
在花店的一楼还有个后门,后门是店里取水的地方,水龙头下方不远处是一个下水道的井盖。林凡问李国章:“店里面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有后门钥匙?”
任飞说:“就算凶手从下水道出来,可他怎么进到二楼呢。就算进了二楼他怎么能摸黑作案,难道他是夜眼?”
任飞说:“他哪来的钥匙?”
报案的人是花店的老板,名叫李国章。他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发现店根本没开门。他的店里请了两个女孩子当店员,一个是邓招弟,另一个是刘若诗。当天晚上是邓招弟负责守店,他来的时候还觉得奇怪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开门,因为这几天是做生意的好日子,再说邓招弟平时是一个很勤快的人。等李国章进了店上了二楼,他才发现邓招弟出了事。
房间的光线并不是很好,房间虽然不大,却飘着一股花香,可现在这花香里却掺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一路上林凡的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他和邓招弟见面时候的情形,林凡想起邓招弟对他说过的话:“你是来看人的,还是来买花的?”她说这话的神情,是那么的可爱……
任飞说:“我们都疏漏了一点,我们认为这里不会有人进得来。就算要从后门进来,也要通过前面的街绕过来,这里反而成了监控的死角。”
任飞说:“你是说凶手拿的是刘若诗的钥匙?”可话一出口,任飞就感觉不妙。他猛地想起《红楼梦》里除了晴雯之外还有一个贾宝玉的丫头,那就是袭人!
林凡指了指地上的井盖,对任飞说:“来帮个忙,把这东西弄开。”两个人把井盖弄开,下面是一个很大的下水道,林凡和任飞蹲在井口边,用水电筒往里照了照,林凡对任飞说:“你看,这些水管上面有摩擦的痕迹。”任飞点了点头。
邓招弟十九岁,来自穷困山区,她现在在一家“满园春”的花店打工。经过调查,她承认自己经常上这个博客,也在这个博客上留了言,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和这个“顽石”长期用邮件联系着,只是从来没有通过电话。她在邮件里告诉过“顽石”她的联系方式。因为这个叫“顽石”的人告诉她,他是电视台的编剧,正准备重拍《红楼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网上留言希望能够找到现实中与“十二金钗”相对应的人,从中选择剧组演员。对于从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小女孩来说,明星梦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美好的愿望给她带来的却是一场噩梦。
李国章说:“我老婆,还有邓招弟和刘若诗都有钥匙。”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现在只有等待,等待凶手的出现,也就是成功的那一刻。
林凡立即叫任飞派人按照李国章提供的住址,到刘若诗住的地方看看。
案件的一切似乎已经清楚,清楚得只剩下找到凶手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红米note9 5000mAh大电池
价格: 1299 元
注释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