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omic no longer prompts
章节列表
33、那一片天空蔚蓝

33、那一片天空蔚蓝

“我叫张强。”
林凡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存折,放在桌上,“外婆,好好照顾张强,他会有出息的。”说完林凡转身就往外走。
“叔叔,你认识我妈妈吗?我好久没见到她了,你知道她在哪吗?”
那块“灵石”上的血已经被洗干净了,林凡仍旧把它放在了灵塔边,在它的旁边放上了林凡在山里找的另一块石头。
离开了张强的家,林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林凡从小就是孤儿,他明白从小没有父亲、没有母亲的那种感受。张强那么可爱,他还有美好的未来。他会有自己的朋友,妻子和孩子……他也曾经像张强一样,天天盼着有一天自己的母亲能出现,可是每一天希望都变成了失望……
说完林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外婆展开存折,看到了上面有十万元的余额,里面还夹着一张字条:密码是张强的生日。
林凡看着这山间的灵塔,他仍旧能感觉到这灵塔在山间的那份灵气,他知道这灵塔不会讨厌,那块离她而去曾经沾满鲜血的灵石。灵塔会接受它,帮它洗去一切尘世和污浊的东西。
林凡拉着外婆的手,“一个孤儿。”
外婆把林凡领进了屋子里,“小伙子,你真的是阿娟的朋友吗?”
这是林凡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与前两次不同,林凡这一次是为了把东西送回而来到这里。林凡要送回来的就是那两块石头,它们本就是属于这里,以后也将一直属于这里。无论它们是灵石还是普通的石头,都改变不了它们就是这清云山的石头这个事实。
林凡笑着点了点头。
“外婆,是妈妈要他来的,你看,叔叔还给我带了飞机呢!”
“林凡!”
生命虽然逝去,但一切都还会继续。
林凡要送回来的就是那两块石头,它们本就是属于这里,以后也将一直属于这里。无论它们是灵石还是普通的石头,都改变不了它们就是这清云山的石头这个事实。
外婆忙拉住林凡,“你是谁?”
“认识,她还让我给你带东西来了呢。”林凡强忍着泪水说。
看着林凡远去的背影,外婆的眼泪流了下来……
这些石头没有善恶,只是人们善恶的心利用它们做了善或恶的事。
林凡知道自己不应该骗他,可是他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听着张强的话,林凡的眼睛一阵刺痛,他能告诉这可爱的孩子,她的母亲去哪了吗?
林凡把带给张强的玩具——模型飞机,递给了他。张强喜欢极了,拿着飞机就在院子里跑了起来,“哦,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
“是吗!”张强高兴得跳了起来,“太好了,妈妈要回来了。”
外婆摸着孩子的头,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好,好,快去玩吧。”
了缘的墓就在清云庵的旁边,一座不起眼的小墓。林凡站在这墓前,良久都没有离开。山风吹过,树叶在风中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林凡抚摸着了缘的墓碑,“你听……”
林凡转过头,看到钱秀男在阳光下灿烂的笑脸,是的,一个花店消失了,不久后,另一个花店将又在这里开业。生活仍得继续,想着活着的种种美好,林凡大步向钱秀男跑了过去……
danseshu.com小孩抬起头看着林凡,“你是谁,是来找人的吗?”
林凡看着这低矮的小平房,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见一个小孩正蹲在屋子前的院子里玩着小石子。林凡走过去。
“她不在家,你找我外婆是吗?”
下了山,林凡来到李文娟母亲住的地方。李文娟已经走了,她的儿子成了没有父母的人,他只有他的外婆。
清云山还是那么的美丽。
孩子长得很可爱,脸上红红的,眼神里透着淘气。林凡摸了摸孩子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这就是李文娟的儿子张强。
这个时候,张强的外婆回来了,“请问你找谁?”
“你外婆呢?”
邓招弟工作的花店已经关门了。玻璃门上挂着“店面转让”的牌子。店里面还散落着一些残花。就在不久前,林凡还在这个店里和她们说笑,而现在……
张诚点了点头,说,“那你有什么看法?”
林凡说:“依我看,图案的事是很重要,可是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开石头和玉观音之谜。因为现在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些图案的含义,也没有用。我们也无法知道凶手会对哪一个人下手。”
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任飞说:“像这样的玉观音在哪能买得到?”
王得宝说:“这东西很多古玩店里面都有得卖。”
四月十四日,似乎一切都平静了。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消息。如果说四月十三日是令人煎熬的日子的话,那今天大家似乎都有一种认命的心态了。因为按时间上来分析,昨晚就是凶手动手作案的时间。如果真是这样,警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做的了,能做的无非是接到报案,再开始新一轮的调查。
一桌子的照片,就好像是一桌子的问题,虽然数字的谜已经解开了,可是这个解开的谜已经和这个案子的关系不大了。因为凶手已经不再用数字来作暗示了。在不能确定凶手、不能确定下一位受害人的情况下,早一步破解凶手所留下的提示好像是唯一可行的路了,可这条路走得通吗?
任飞说:“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数字所代表的含义,可是图案代表了什么,我们还不知道。派出去调查此情况的人,也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只知道受害人背部的图案属于人体彩绘。”
看着天空的霞光,林凡的心里却温暖不起来。他觉得愧疚,这种愧疚不是觉得对不起任飞。当面对一个生命的消失,却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这种愧疚感才是那么的真实。
这样一个到处都有得卖的仿玉的观音像却放在了保险箱里,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张诚说:“按现在掌握的资料,我对凶手作了大致勾画——男性,身高一米七五,体格健壮,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很可能是单身,性格孤僻,很可能无固定职业。爱干净甚至有洁癖,存在很大的心理问题,可能有或曾经有过精神病史。”
任飞说:“我还要补充一下,凶手还有可能做过技术员,或干过与锁有关的行业。凶手应该是本地居民,对这个城市的情况十分了解。”
桌子上放着几十张照片和各种资料,还有从保险箱里找出来的玉观音以及那块从储物柜子里找到的石头。刘局长、林凡、张诚和任飞四个人围坐在一起研究下一步的计划。
任飞说:“还有这块石头指的是什么呢?是指姓石?还是指地点?这玉观音又指的是什么,是指受害者是一个信佛的人吗?还是说凶手本人就是信佛的人呢?”
玉观音被拿回了警局,任飞找了一个古玩行家王得宝作鉴定。王得宝仔细看了一会儿,笑着说:“这只是一个仿玉的观音,到处都有得卖。”说着他把玉观音倒过来,“你们看,这里还印有厂家的名字呢。”任飞拿过来看了看,果然在观音底座下发现有厂家的名称。
林凡说:“凶手为什么要直接把超市储物柜的钥匙先交给我们,而不是直接把玉观音交给我们呢?”
这些情况大家都知道,可是这些图案究竟代表的是什么呢?时间已经非常紧迫,现在已经是十三日晚上,如果十三日真有命案发生的话,那也许就是现在了。
张诚明白林凡这话的意思,因为这玉观音很可能不被发现,或是在下一次案发后才被发现。
张诚接着说:“这个案子,关键点就是在这些受害者背部的彩绘上。那些数字只是凶手设计的连环杀人案的提示,只是做给我们看的。而这些图案应该就是凶手选择这些受害者的原因,这才是本案的根本点。我们只有找出凶手想透过这些图案中所要表达的意思,才能够掌握凶手的思路和动向。”
张诚点头表示同意。
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怎样设计这个过程呢?林凡心里这样想着,会真如任飞所说的,石头是代表下一个受害人的姓氏吗?但玉观音呢?如果石头指的是姓氏,那玉观音会不会指的是地点呢?玉观音暗示的是工厂?商店?还是庙宇呢?
如果说凶手在暗示,那他到底在暗示什么呢?林凡坚信凶手是不可能用一些虚假的暗示来糊弄警方,因为这个凶手不是一个疯子。这个凶手所做的一切除了杀人以外,那些数字、钥匙、石头等和案件的联系都绝对需要一个正常、冷静的头脑才会设计并完成的。
其实林凡一个晚上都没睡,天刚亮,他就跑到警察局的楼顶上,看着太阳从地平线慢慢升起。由于一晚没睡,又抽了一晚的烟,他觉得头有些昏,舌头也有些发麻。
林凡越想越乱,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他的身后有人对他喊:“林凡,快下来!出事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
[关闭]
爱奇艺VIP + 京东plus会员
价格: 138 元
注释信息
...